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大年三十夜

大年三十夜

时间 : 2019-08-29 09:12:52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艄夫    点击:Tags标签: 大年三十夜
(原标题:大年三十夜)
在潜意识里,我还是清楚地记着的,今夜乃是大年三十的夜晚,叫做除夕,农历一九九五年的最后一夕。所以,我从八点钟入睡,到了十点钟,被寺外远处传来的爆竹声惊醒,因为已在意料之中,而不怎么吃惊,心情没有丝毫异样的感觉。当然,想重新入睡,那是不可能的了。大年三十夜要鸣放爆竹这一重要的节目才刚拉开序幕,热闹的场面,还在后头呢。且只用耳朵欣赏着,听吧。不听也得听。
   十几分钟之后,我索性拉亮床头灯,在床上拥被而坐。如果算是坐禅的话,就可以叫做年夜禅了。当然,坐管坐,年夜管年夜。为了坐得有精神些,给自己泡了杯麦片,点燃一支香烟,边饮麦片边抽烟。我虽然已在寺里出家,却仍然坚持抽烟。为何呢?
   因为,有两个瘾君子,张甲,李乙,向一位禅师学习参禅。张甲问禅师:“参禅时可以抽烟吗?”禅师劈头打了张甲一棒。李乙问禅师:“抽烟时可以参禅吗?”禅师笑而允之。 非常美文
   任何事物,并无绝对的好坏与可否,它是应时应地应人而异的。将一些事物的好坏进行绝对化,这乃是形式至上的教条主义。
   窗外其静如水,使遥远的隔了些山和原野的爆竹轰炸之声,走过那段不少的空间距离,声响依然清楚,此起彼伏,彼伏此起,如此热闹。热闹的声响传入寺院,却未能将窗外寂静的氛围打动得了,反而使它有了对比的反差,显得加倍的静寂。每个爆竹声一落,照样是一枚针掉到地上也会听得着。
   不知是什么缘故,古老的民俗保留着过年鸣放爆竹的惯例,至今,早已成为奉行不悖的传统。大年三十晚上鸣放的叫做“关门铳”,正月初一凌晨鸣放的叫做“开门铳”。而今晚与明天凌晨,偏偏同在一个夜里,古老的界分日子的方式,并非按照日夜的分明,却是在午夜的漆黑中。于是,旧的一年刚在关门铳的炮仗声中结束,新的一岁便在开门铳中来临,这新与旧的交换以及辞旧迎新的行为,在同一个夜里完成,居然需要仪式,并且,十分轰轰烈烈。由此看来,不光是现代人喜爱搞形式主义,其实,古人也是相当热衷的。
verywen.com

   尽管过年的辞旧迎新很热闹,夜依旧寂静。轰轰烈烈的,只是爆竹的声响,只在寺外发生。寺里,没有什么动静,寺院过年,没有鸣放爆竹这个节目,和不过年没有多大差异。
   因为过年是俗人们消闲最为显著的大节日。春节期间,外出游玩的人客会特多特多。春节期间,这座省内著名的隋代古刹,日本、韩国佛教天台宗的祖庭,将会接待日以万计的游客。过了今夜的明天,正月初一和初一后的初二初三,是全寺僧人以及工人一年之中最要忙活的日子。所以,我好象已忘记今夜是大年三十似的,却记着明天是十分忙碌的正月初一。故而早早入睡(平时我都在十时或十一时,甚至半夜之后入睡,今夜的八时入睡,便可算得上是很早的了),使明天能够早起。入睡时,当然已确确实实忘记了这是大年三十夜。让爆竹声惊醒过来,便立即清楚,这是除夕夜的轰闹影响了我。 copyright verywen.com
   平平淡淡的人生,总是希望会有轰轰烈烈大展作为的时候。除夕的热闹之所以在宁静的深夜里产生,大概,跟人们的不甘平凡淡泊的心态不无关系。而除夕,因为处于一年的尽头,而使这个普普通通的夜,变成辞旧迎新的关键时刻。
   我定定地坐着,坐着。不知不觉,有些昏昏欲睡。一个轻而均匀的脚步声,在窗外响起。我们国清寺的寺院是由五六百间上百年了的房屋组成,我们所住的寮房全是砖木结构,以薄薄的木板为墙壁。木板有缝,墙壁有隙,毫不隔音。窗外的脚步声,虽在窗外,但它很能细致地进入我的耳中。它由远而近,伴随着也是轻而均匀的念佛声:“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在妙法堂前的院中,一圈又一圈地围绕着。显然,这是一个经常念佛的人,女的,并不年青。她念佛的声音完全可以听得出她是个老太婆。

verywen.com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这一声紧随一声的佛号称念,伴着一声缓随一声的脚步,衬在阵阵爆竹声中,于宁静的氛围中,很分明。可以肯定,这个深夜独自于空庭中绕行念佛的老女人,向往极乐世界,崇信中国佛教净土宗。求生西方,是她最大的愿望。得到阿弥陀佛的接引,是她日夜萦梦的祈希。
   在汉传佛教寺院里,最常见的“三佛五菩萨”,他们是:本师释迦牟尼佛,东方净琉璃世界药师佛,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大智文殊师利菩萨,大行普贤菩萨,大愿地藏王菩萨,大悲观世音菩萨,弥勒菩萨。这些佛菩萨中,最为人所知晓的就是阿弥陀佛和观世音菩萨。
   阿弥陀佛主管西方极乐世界,那是个黄金为界琉璃为地极其富丽堂皇的国土,所生活着的都是脱离众苦而受极乐的人们。这些人,都已证得佛果或果而成为了佛或菩萨,都差不多地和阿弥陀佛享着同等的待遇。如果世间的人,向往那个国土,只要一心不乱地称念阿弥陀佛的名号,就会得到阿弥陀佛的接引,进入极乐世界中生活,成为佛或菩萨。 非常美文
   观世音菩萨虽然只是阿弥陀佛身边的侍者,却因为其前身是佛,慈慈化身,以广大的神通,具有无处不现身进行救苦救难的法力,能够寻声而来。人有灾难临头,只要称念观世音菩萨的名,观世音菩萨就会来帮助那人。
   关于阿弥陀佛和观音菩萨的记述,主要是在《普门品》(《妙法莲华经》里的一小部份)和《净土五经》(《无量寿经》,《观无量寿佛经》,《阿弥陀经》,《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普贤菩萨行愿品》)。佛教的经律论,三藏十二部,汗牛充栋之多的书籍,在民间影响最大的就是《净土五经》。
   而《净土五经》这五本不怎么厚实的经书,其实乃是三经(《无量寿经》,《观无量寿佛经》,《阿弥陀经》),《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章》只是《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里的一章、《普贤菩萨行愿品》只是《大方广佛华严经》里的一小部份。三经一章一品所交代的内容,其实乃是天台宗根本经典《妙法莲华经》里所指的“化城”。化城,在哲学意义上,等于乌托邦,也等于是望梅止渴的梅。 copyright verywen.com
   佛教的原始教义是提倡“梵我一如”的无神论,并反对偶像崇拜。然而,佛祖释迦牟尼涅槃后,就出现了佛像,并类同于多神信仰。佛经里哲学成份较浓,但是,文盲甚多的民间,又怎么能明白什么佛教的哲理呢!无非是只要有梅可望,也就可以止渴了。
   人们都想受到阿弥陀佛的接引,到极乐世界中生活,都想求助于观世音菩萨,免难消灾,而对阿弥陀佛和观世音菩萨深信不疑。他们她们认为:这是正确的佛教信仰,这种祈求有别于向某某庙或祠堂的某某大神或某某祖师的祈求,不是迷信。于是,他们她们确以为是,跌入了中国佛教净土宗的大妄求中,竟毫不知觉。她们他们只是一个劲地称念着“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却不问问:“为什么要念?”“念了有什么作用?”“其效果是什么?”“阿弥陀佛和观世音菩萨到底有没有?”“这个世间,到底以何为真?以何为实?以何为假?以何为妄?”

非常美文


   净土宗是一个重于实践的宗派,讲究在实践中的息妄求真,证得清净自在,而使理论重于唯心和感性,缺乏理性的反省和辨证。它的实践方法虽是很有效的静心修持,却因为缺乏理性的辩证,其理论就象神话。为使慧眼不深的人走上觉路,以极乐世界和阿弥陀佛包括观世音菩萨作为人们向往的条件,建立一念克万念、一妄制万妄的主张,提倡念佛法门。这完全只是一种过渡的手段。
   然而,慧根不深的人却信以为是,看住形式,不究内因,只会念佛,不知静心,更不知息妄归真。于是,净土宗的信徒,便以愚夫愚妇和斋公斋婆为主流!
   窗外的女人,念佛声已加重了许多。她没觉察到她的声音已不知不觉地加重了许多,已到了很能惊醒周围熟睡了的人们的程度。她念佛虽然虔诚,却出于一己之私的祈求,无非是希望阿弥陀佛在今夜的这里接引她进入极乐世界那可太好了。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于是,从一间寮房里传出了这样一个声音:“老太婆,你吵什么?叫嚷什么呀?不想让人家睡觉吗?好端端的深更半夜了你要把人吵醒,别念了,回去吧。”
   老太婆的念佛声停了片刻,随即就继续念着“阿弥陀佛,南无(音:那摩)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寮房里传出的声音,显然不耐烦了:“老太婆,你还叫?你还不停止你的鬼叫?准备要把这里的人都吵醒?”
   “老师父,我是在念佛,念阿弥陀佛,不是鬼叫。唉!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真是天晓得。我念阿弥陀佛,他说我鬼叫。阿弥陀佛啊,他是佛弟子吗?他难道算得是三宝弟子?我念阿弥陀佛,他却说我鬼叫。”老太婆继续念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念得更为分明一些。
   那个声音继续骂老太婆:“你这就是鬼叫。”
   “我是念佛,不是鬼叫。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老太婆念得更响。

verywen.com


   “他妈的,真是岂有此理。”那个声音高声地骂了起来:“这个哪里来的老不死,怎么,竟要在这里撒野吗?深更半夜了吵人睡觉,怎么不算是鬼叫呢?又怎能算是念佛呢?念佛是这样念的?”
   “我怎么不是念佛?说我不是念佛。我怎么不是念佛?我明明是在念阿弥陀佛的,怎么会不是呢?这个老不死,还真会说得出,说我鬼叫。你咋不早点死掉?也就不会说出这些不怕因果不怕报应的话了。”
   “什么,这老太婆敢骂起我来了。”那个声音吼了起来:“难道是你深更半夜吵醒人睡觉是有道理的?”
   这时,多出了另一个声音:“老太婆,早点回去休息吧。深更半夜了,怎能吵人睡觉呢?吵了我们出家人的睡觉,你老太婆背得起这因果?”
   随即,又一个声音:“老太婆,你这根本不是念佛,根本就是在鬼叫。”
   “我怎么不是念佛?我明明是在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www.verywen.com

   一个稍为和气些的声音说:“老太婆,白天是人时,夜里是鬼时。夜里胡弄的声音,吵人睡觉的声音,就是鬼叫。你这不是在念佛积功德,你这是在吵人睡觉造罪过。老太婆,你难道不怕下地狱吗?吵了我们做和尚的睡觉,就是在造要下地狱的大罪过。老太婆,你难道连这都不懂?”
   老太婆说:“我是皈依三宝了的,我才不会下地狱呢。要下地狱,你们去好了。我才不去呢。”
   那个和气些的声音说:“老太婆,你既然皈依三宝,难道不知道我们是僧宝?吵了僧宝的睡觉,还会不下地狱吗?”
   老太婆无语以对,念佛之声给停顿住了。但她过不了几分钟,还是继续念佛,将音量压低了一大半,算是念得比较合格的呓喃一般。在僧门课诵的规矩中,唱与念是有很大区别的,唱可张口,念必闭嘴,因此,闭嘴出声的念诵犹如呓喃。
   那个和气的声音继续说:“要念佛,你自己回房间去一个人好好的念,不要吵了别人,这才是积功德。你吵了人们睡觉,这就是鬼叫,是造罪。以后,就会下地狱。”

www.verywen.com


   于是,窗外终于沉默了。沉默中,传来轻轻的脚步声,由近而远,老太婆走了。求生西方者最怕下地狱。僧人口中的地狱,是有威慑力的。尽管,僧人与俗人可以同样的骂人,同样的不识字,但是,衣服打扮不一样。
   老太婆因为认识了佛教寺院,然后学会了念佛。居然在寺院里念佛会受到僧人们的反对。老太婆恐怕很难理解:“这是为了什么?”
   白天,是人们的工作时间,人们习惯于喧嘈。夜晚,是人们的休息时间,人们习惯于宁静。一旦有人破坏夜晚的宁静,扰乱了人们的休息,人们就会反对。但是,这除夕的关门铳,轰轰烈烈,严重破坏了夜的宁静。却未见有人出声抗议。
   人们总是在不容忍打乱了正常秩序的反常现象的同时,认可某些有特色的反常现象,将它作为正常秩序的另一种类来看待。因为,有特色的反常现象是有其特定的意义而作为产生的原因的,所以,不好反对。就好象是这除夕夜的轰闹,因为是除夕,所以,我所住的寮房附近,妙法堂边上住着的人们,在反对老太婆深夜念佛的同时,对寺外爆竹声无可奈何,不发意见。于是,爆竹声响得更欢了,一阵阵越来越激烈。窗外却更加默然。
copyright verywen.com

   我渐渐地因默摈喧,由坐如定,想睡了。在混沌般的睏意中迷迷糊糊,没糊多久,我又给窗外妙法堂前传来的脚步声惊醒过来。看着时间:十一时三十八分。噢,是巡夜人。我关了电灯,免得很没有必要地引起那个巡夜人的注意,从而怀疑我深夜未眠是否想弄什么企图?昨天,寺务会决定春节期间增加二个巡夜人。如果是老巡夜的,他习惯于我的寮房半夜未熄灯,但今夜新增的巡夜人是不知道这个情况的。
   巡夜人的脚步较重,节奏分明。在这午夜时分,这脚步声听起来很有威慑力。寺院大了,名头随之而来,财产也就随之而多。在寺院的财产日趋增多的过程中,引起了爬梁跳柱之徒的注意,开始来窥探,企图谋取些不义之财。于是,寺院不安全了。于是,响起了巡夜人的脚步声。在这脚步声中,不法分子悄然避遁,不敢再来窥视。寺院重新得到安全。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巡夜人的脚步,安全地走过庭院,走过穿廊,走过通道,走过宁静的地面。地面依然宁静,通道依旧,穿廊依旧,庭院依旧。宁静中,却留着巡夜人脚步的回音,留下了他的气息。我闻不到,但我感觉得出。他的气息中,有着不法分子为了等待时机的暗中注意。安全的保安人员的工作气氛中,总是包含着无形迹可触但随时随地都会出现的危险信号。
   唉,可笑,敬奉阿弥陀佛的场所,竟不能安全自保,也得以人力来维持。观世音菩萨的神通和法力都怎么了呢?干吗不发挥出来啊!
   寺里颇有一些民国时就已出家并坚持了半个世纪的老僧,他们会说:“想当年,破四旧,佛像都扳倒了,毁了,佛祖怎么也不出来保他自己啊!我告诉你吧,别信什么保佑了。信什么什么来保佑我到哪里哪里去的,都是邪道。平安稳当过日子,就是正道。”
   正与邪,就跟形与影的关系是很类似的,二者是并存而相对的。世间充满了相对论,佛与魔相对,圣人与大盗相对。圣人不死,大盗不止,换而言之,也就是:不法分子的注意不止,巡夜人的脚步不停。巡夜人的脚步不停,这所寺院就不是真正的安全场所。可是,谁会知道不法分子的注意何时会止呢?即使已止了,又何能知道呢?于是,为了防患于未然,巡夜人不得不继续提起双腿,走,巡夜,在寺内一遍又一遍地巡行,夜复一夜。这宁静的夜,便一次又一次、一声接一声地响着巡夜人的脚步的联贯。 非常美文
   世上的事理,有此而有彼,相应相承而有联贯。就跟圣人与大盗、不法分子与巡夜人共存的道理一样,想求福的会惹祸,想成功的会犯罪。福与祸、功与罪的彼此联贯,形影相随地走动在世间,这个人类社会也就只好任凭世风朴而不朴,人心安又不安的了!
   巡夜人的脚步声再次传过来时,我手表上的两根夜光针正重叠着。新的一年,已经开始。巡夜人的脚步,沉稳,踏过了新年取代旧岁的时刻,从农历乙亥年走入了丙子年。那脚步居然毫不有所犹豫,更是毫不有所错乱!
  
   一九九六年二月十九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在岁月的精彩里

下一篇:与霜书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