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往事堪回首 ————我就是一本书

往事堪回首 ————我就是一本书

时间 : 2019-08-29 09:18:41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南柯追梦人    点击:Tags标签: 往事堪回首
(原标题:往事堪回首 ————我就是一本书)
我,1963年出生在黑龙江省嫩江县。汉族,初中文化。身高1.73米,不胖不瘦,略有点将军肚。600度近视,花白头发。长相虽不好看,但不是奇丑。
   “人为什么一生下来就哭,是因为来到着世上受罪来了。”
   这话是谁告诉我的,还是在哪儿看来的,我忘记了,但我下生就没哭。
   不是我不会哭,也不是我不哭,而是我没有力气哭。
   听妈妈讲,自从她怀上我就没有停止过呕吐,一直吐到我来到这个世上。而我出生后非常软弱,脑壳如同软皮鸡蛋似的,碰都不敢碰,要是没有哪口气儿在,与死孩子没什么两样。
   真不知道妈妈是怎么把我将就活的。
   ——这段话是我将来要写的长篇小说《爱的旅程》的开篇语,也是我出生时的真实写照。童年的我可谓是无忧无虑,上学时是副班长,成绩优异,只得过一次99分(还是班长判的分),其余都是百分。没想到的是,在我14岁那年,父亲突然被调往偏远的山区新建点的公社工作。因父亲身体不好,母亲带着我和三姐、哥哥一同随父亲来到这个既陌生又有新奇感的地方。这里的条件十分艰苦,不论是住宅还是学校,都是草房,四面透风。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当时公社没有学校,要到远离公社的林场小学去读书。公社的学生在这里读书,不但受林场学生的欺负,也倍受林场人的歧视。被欺负时的情景,不是一句两句话能说完的,至今想起来还是有些胆战心惊的。
   后来,公社建学校,我们在老师的带领下,上山采石头,扛树木。就是那个时候,我的右脚被石头和树段三次砸伤,至今右脚脖子也比左脚脖子粗了很多。新建成的学校,条件十分差。教室内,满地钉木桩子,上面铺上宽木板,高的是书桌,矮的是凳子,稍一不注意,就会被扎上木刺儿,学生们经常痛得呲牙裂嘴。
   但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里的老师,教学水平比学生强不了多少,有的还得问学生“这道题怎么做?”,真的令人啼笑皆非。我的学习成绩从此一落千丈,好在在县里的二姐经常给捎些书刊杂志,和后来到公社的李柏森老师(李老师经常给我讲,他在文革前发表过一篇写儿童团故事的短篇小说《红缨枪》的经历),不然我的今天还不知道会怎样。数学老师问学生“这道题怎么做”,物理老师一堂课讲四章,化学老师是山东口音……
非常美文

   八年,整整八年,我的学业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混过来了。而这八年,给我印象最深的是这里环境变化。开始时,满山碧绿,树木参天,到处都有鸟鸣,到处都是鲜艳的花卉,令人心旷神怡。犴、獐、鹿、狍、兔、狼、熊、野猪、野鸡、猞猁到处可见,令人数不胜数。河水清澈见底,大鱼儿小鱼儿在水中自由自在在水中游弋,令人流连往返。
   但,在这八年中,人们疯狂地猎杀野物,枪来得慢,就用炸子儿。绝情地打捞河里的鱼儿、青蛙,捕鸟用粘网(打冰窟窿,连泥浆都抽上来。有人称捕鱼捕鸟捕猎为“断子绝孙”或“绝户”的方法)。
   八年后,我在来到这地方,看到的确是于过去情景大不相同。只有路两旁的人工林,满山跑拖拉机。河水混浊,也只剩下小鱼苗儿了。再也看不到那怡人的景色了。
   回到县里就上班了,在土产公司的废品收购部工作。当时和同事们关系很好,就是经理看不上我,原因很多,我至今都不太明白到底是为了什么。而且还要经常为单位写标语、告示,以及各种牌匾等。为此我写了一首藏头诗:

非常美文


   刘某为学乱拜师,
   健全知识在何时?
   民众问谁是知己,
   怨识只有天外知。
   83年,全国严打,我被当作保卫干事送到公安局帮忙,84年通过考试,我成为了正式人民警察。先是在拘留所当管教员,因为我的文笔略好一些,经常为领导写材料。后调到刑警队,因为领导说我不“虎势”,就被调到派出所。到派出所后,一干就是6年,担任业务内勤、辖区民警、治安警长。我所带领的治安小组,年破获案件百余起,捕处人犯60余名,比所有的派出所总和还要多出很多。刑警队、刑侦科加一起也没有我们办的案件多。我们的治安小组被称为公安局“第二刑警队”,我也称为派出所“第一高手”。派出所有一台就三轮摩托,因我从不用公车办私事,所领导就指定我来驾驶这台被称为“野马”破旧摩托车。因没经费修理,摩托车启动时,启动器反电,经常把我打得脚脖子生疼。原本已经养好的伤脚,再次受伤,整日走路一瘸一拐的,至今都没能治好。 copyright verywen.com
   但没想到的是,86年7月我的前妻因为难产(孩子没活下来)而瘫痪。母亲为了我好好工作,经常半夜三更地代我伺候前妻,直到我回家。就这样,母亲得了严重的肾病。而就在这时,远在山区生活的大姐,因病故去。可怜66岁的父亲和年逾60的母亲,三天当中失去了一个女儿和一个孙子,还瘫痪了一个儿媳。街坊邻居都为之惋惜,都称作为三天“两条半人命”。当时住的房子也有一间是危房,人们也都说我是“破房,漏锅,炕上躺着病老婆”,外加两位病老人。
   看着父母操劳过度,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我便向局里要求回刑警队。局领导二话没说,就把我调回刑警队。我如愿以偿了,回刑警队做内勤工作。可没想到的是,我这个内勤还得参与破案办案,还是和派出所一样,没黑没白地工作。 www.verywen.com
   而这时,秘书科正缺一位秘书,当时的秘书科科长朱维坚(公安作家,《使命》、《黑白道》等作品的作者)。朱科长对我不了解,见我情况特殊,就答应试一试。这一试,就干了二年。二年后,政工科缺一位干事,我又要求调去。
   政工科也是需要试一试,这一试就6年。在这6年里,我每三天就要写一份材料,6年下来,我的材料写的不计其数。因人手不足,还要帮助纪检委办案,到县组织部、政法委帮忙,经常起早贪黑地加班。还经常为单位写标语、会标等大型横额等。过去公安局前脸挂的警徽,就是我一刀一凿刻的。一次,在我第一次休大礼拜时,铁路派出所找到了我。因为火车上出现了杀人案件,有两名乘客看清了凶手,要我给画像。我把病重的妻子托付给母亲,到派出所用时两个小时,画出两个凶手的画像。几日后,案件破获了。可半年后受到奖励的是认出画像的民警。
非常美文

   在市局举办的警察节,我的小小说《残梦》获得了三等奖。而在工作中,我多次获得优秀民警、优秀公务员和个人三等功、黑龙江省优秀民警、全国优秀人民警察等荣誉称号。
   后来换来一位领导(先是政委,后任局长),不知什么原因,就是看不上我,把我调到了巡警大队,任副大队长。就在这时,我瘫痪10年的前妻,因患突发性心脏病故去了。晴空霹雳,我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原本一心只知道工作的我,突然感到身心具疲,头发也一下子白了许多。
   1999年9月底,又被调到政经文保科,任副科长。工作任务仍然十分繁重,几乎是疲于奔命。一个大雪纷飞的早晨,我办案件被拘留者的家属找到了我家,敲开门扔下一个信封就走。我穿着衬衣衬裤正在吃早饭,捡起信封一看,里面装一沓钱,我急忙开门追了出去。那人走的很快,我边追边叫他,那人头也不回地快步走着。穿着衬衣衬裤的我,在风雪中奔跑的我,被冻得浑身打颤。一直追到那人的家,把钱放在他的手里,打着喷嚏和那人说了几句话,转身往家跑回。这八九百米的的一个来回,把我冻得几乎欲昏厥过去。回到家里,半辈子都没得过几次病的我,一下子病倒了,一躺就是三天。

verywen.com


   2002年,岗位竞争。因其定的竞争条件不合理(民警可以竞争副股级,副股级可以竞争股级,股级不可以竞争副科级),决定只当民警。有人劝我花点钱,我不同意,毅然决然地辞去副科长职务做民警。人们都为我惋惜,但我无怨无悔。前年,我的小小说《垂钓》在全市反腐倡廉征文中,又获得了三等奖。
   令我没想到的是,我这个民警,工作比谁都多,比之过去有增无减。
   到现在仍然有人让我吃后悔药,但我死不悔改。用金钱来让人认可,我办不到。但我欣慰的是,我的“徒弟们”都有了不错的发展。有的现任科所队长,有的任镇纪检书记,有的任镇长,有的任司法局局长……
   做自己,走自己的路无怨无悔,是我终生的信条。因为我特喜欢陆游的卜算子《咏梅》:
   驿外断桥边,
   寂寞开无主。
   已是黄昏独自愁,

非常美文


   更著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
   一任群芳妒
   零落成泥碾作尘,
   只有香如故。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一场有预谋的盛宴

下一篇:『逝水流年*散文』火中凤凰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