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扶不起的阿斗

扶不起的阿斗

时间 : 2019-08-29 09:23:48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梅芷    点击:Tags标签: 扶不起的阿斗
(原标题:扶不起的阿斗)

   1983年,全国海迪热,诸暨自不甘落后。团县委从书店了解到我的情况,似乎有意把我也树成什么典型。他们通过书店团支部,让晓红与杨冠芳、柳惠芳三位姑娘与我合影,并将照片陈列在文化馆的“学张海迪事迹展览”。
   我非常尴尬。难道“无聊才读书”也算“事迹”?
   有人找上门来了,自我介绍说:“我叫周光荣,广播站编辑。”
   我听说过周光荣,也读过他的文章,知道他很有名气,却不明白他干吗找我。稍作寒暄,我才明白,他想了解一下新华书店关心帮助我的情况。这个我当然配合。
   过了几天,周光荣又来了。
   我什么都说了,他干吗还来?周光荣显然看出了我的疑惑,很和气地解释道:“我很想和你交个朋友,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这还用说,就怕我什么也不懂,到时候你可别嫌弃。”
   “那怎么可能。这样吧,以后咱们谁都不要客气,好不好?”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我连连称是。从此后,我们真成了朋友,相互直呼其名。
   很快我明白了,光荣是希望从我身上挖出点什么来。两年前,杨光耀也曾想宣传我,把我的照片送去《诸暨报》,结果,一无所用。原因很简单,我没出过成绩。杨光耀不甘心,又来找我,让介浩摆出为我从书架上取书的样子,这一张总算发了出来,解说词为:“残疾青年周介眉多年来刻苦学习各种科学文化知识。”
   是不是很滑稽?
   我觉得光荣的努力也只能得到杨光耀同样的结果。然而,他并不着急,几乎天天来看我,一坐就是两三个小时,天南地北地闲扯。显然,他是想从所谓的点点滴滴中发现“闪光”。
   有一天光荣问我:“上刊大后,你有没有写过什么?”
   我有点不好意思。说真的,从头一回捧写作教材开始,我就打定主意要“写文章”。我不考虑自己是不是这块料,只觉得应该相信“有志者事竟成”的古训。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读过无数小说,长的短的,古的今的。苦思冥想着要编个什么故事,最终发现,好的小说人家全写过了。脑子里一片空空。
   那天吃鸡肉,居然激发了“灵感”,很快编了一个:有个家庭主妇去买菜,捡到一只装钱的信封,以为是意外之财,便用这钱好好奢侈了一回,最后才知那钱是她丈夫不慎丢失的工资。
   写完了,自鸣得意。为保精益求精,还数易其稿。
   敏敏也写了个小小说。我觉得她写得着实不错,可文字较乱。越俎代庖地帮她改一下。然后,将两篇小说同时投往《浣纱》。
   结果,我的那篇被退了回来,退稿信说:“立意肤浅”,“过多地把笔墨用在交代人物关系、事情细末,削弱了人物刻划。”“作为微型小说,看似容易实为难,难就难在这选取的片断,必须是不大用交代就能明白的。”大约是怕我伤心,编辑李战老师加了句鼓励的话:“……生活气息是浓郁的。”信末还有一句话:“你同时寄来的同伴的稿子,较有情趣,暂留”。 非常美文
   好懊丧。我怎么如此没用?敏敏比我整整小15岁哪!
   我并没气馁,重新编了个故事,再次投稿。结果,同样下场。
   面对光荣的提问,不得不实话实说。
   没想到光荣却来了兴趣:“真的写过?能不能让我看看。”
   “没用的啦,是被退了回来的废品。”
   “不一定,编辑口味各异,换个人兴许就行了,这种例子很多的。”
   很感激光荣的宽慰鼓励,可我怎能没一点自知之明?
   收到《浣纱》退稿之后,也产生过“东方不亮西方亮”的侥幸心理。抄了好几份,天女散花般投将出去,结果更添失望。尤其是《呼和浩特晚报》,干脆说我是“捏造生活”。然而,凭心想想,我那东西不正是捏造出来的吗?
   实在是不愿将其翻捡出来,可光荣坚持要看,也不能太不知好歹,拂了美意。
   认真读完,光荣没作任何评说,只问我:“我可以带回去再好好看看吧?”我不明白他的用意,答应了。
www.verywen.com

   没过几天,光荣把稿子还给了我:“本想让李战老师再看看的,可……”原来他是为我“开后门”去了!
   我没有理由不悲从中来。
   我以为光荣该对我失望了,谁知他依旧天天过来陪我聊天。
   时间长了,免不了碰上我的那几位女孩子朋友。我注意到,光荣对我们之间的关系很感兴趣,后来,干脆一次次找她们聊谈,问得最多的是为什么喜欢上我家,我对她们到底有什么吸引力。朋友们觉得这很难回答,她们从没多想过什么,只是愿意或者喜欢。上我这里来坐坐,完全成了一种习惯。
   琴琴一句无意的话,让光荣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他就像一块吸铁石,我们都是些铁屑,一接近,就吸了过去。”
   光荣赞不绝口:“这话说得好——我有题目了。”
   “哦?什么题目?”我好奇地问。
   “《他像一块磁铁》!”光荣不无得意地说,“这题目不错吧?” verywen.com
   心想,这下光荣的任务应该完成了吧?没料到,他并没草草收场,照样三天两头过来,从看似无意的闲话中找素材。
   从一开始,我就对光荣的采访很不合作,我怕出丑。慢慢的,却被他的认真执著感化了。我不清楚那篇文章他改过多少次,为那3000多字,花了他多少心力。
   扪心自问,换作自己,会不会有光荣这般韧劲?
   很没自信,一向没有。正因为如此,特别钦佩光荣。
   光荣当过文化局长,报社社长总编,宣传部副部长,文联主席,然而,在我眼里,这些都不敌我当初对他的那番敬意。
   次年春节,《他像一块磁铁》在电台播出。
   听着广播,我感觉对自己很陌生,又不得不承认,光荣并没虚构,只不过,我被美化了。
   1984年下半年,我们又搬了家,我与周光荣一时失去了联系。
   两年后,一位叫金德均的朋友转弯抹角地找到了我。他交给我一个纸包,是当初光荣借去的一些信件。 非常美文
   金德均说:“光荣非常记挂你,可又觉得很过意不去。”
   “怎么会?我感激他都来不及!”
   “你不知道,光荣一直有个愿望,要把你‘宣传’出去。他写的那篇文章,本来有家青年杂志要用的,结果还是没能发出。”
   我笑了:“是不是因为我没有成绩?”
   “你怎么知道?”金德均有些诧异。
   “唉!”我不由得叹了口气,“蒙光荣不弃,始终高看着我,说到底,是我让他受累了。我,是扶不起的阿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家常菜

下一篇:韭菜岩、虎头山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