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韭菜岩、虎头山

韭菜岩、虎头山

时间 : 2019-08-29 09:23:53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秋耕    点击:Tags标签:
(原标题:韭菜岩、虎头山)
故乡皖南山区,多跌宕起伏的丘陵。这些丘陵大都在海拨四百米以上,比较高大矗立的有韭菜岩、虎头山。这两座山,是我儿时常常攀登并曾劳作过的地方。山上的一草一木,一石一洞,都曾是那么熟悉,还有那些发生在山上的奇闻轶事,至今也那么记忆犹新。
   韭菜岩,海拨五百七十多米,是故乡最高的一座丘陵了,因山上随处可见野韭菜,故得名。它位于铜陵钟鸣镇西南方水龙山脉的主峰上,而峰的最上面尚立有航空导航物,一个灯塔似的架子。——至于那架子是什么人、什么时候设置的,至今也不知晓,但它底座全部用钢筋混凝土浇铸,上面也是用上好的钢铁组成,在阳光下显得熠熠生辉,高空当然能看得更清楚的了。韭菜岩的南面,坡度较小,阳光也较充足,与南陵县的孙村、烟墩相连,与著名的桃花潭所在的泾县也遥遥相望。而韭菜岩北面则是比较陡峭的崖壁,但仍有茅草小路曲曲折折地通往上面。老家便在这北面的山麓下。当然,这些小路,应是故乡前人辛苦修筑的,路虽陡峻,但对山里人来说,仍可挑着担子上山或下山的。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韭菜岩及附近地区,在夏季或多雨的时候,常暴发山洪或小型的泥石流。而那山洪则象一匹脱缰的野马,或一头咆哮的狮子,往往在漆黑的夜里生成可怕的洪峰,给人们带来一定的危害。当白天大暴雨密集地落在岩上时,便很快地积聚成山洪,大部分从北面的崖壁飞流直下,形成一个巨大的黄色瀑布,浩浩荡荡地从山顶冲下来,汇入故乡那不太宽的季节河里。于是季节河高涨起来,洪水急速地从河中奔泻而去,汹涌澎湃,洪峰所到之处发出沉闷的雷声,河岸两边都被震得颤抖。那种奔腾的气势,只有亲自站在岸上,才能感觉到它的磅礴与威力。而彼时,故乡的青壮年则要站在河边比较薄弱的地方,紧张地关注着洪水,以随时随地地待命。
   但韭菜岩在天晴或少雨的时候,则显得温和平静多了,像一位任劳任怨地汉子,全力供养着故乡人们粮食或其它经济作物。所以登韭菜岩是我们小时候必须做的事情,但也是最喜欢的事情了。记得少年时候,我们经常随父母上岩,参加生产队劳动。韭菜岩虽高,但山上仍有些土地,可种植玉米或花生等。所谓劳动,则是诸如给玉米、花生锄草,或待玉米成熟时掰玉米穗等这些辅助性的工作。自然劳作之余,便可采撷一大捆野韭菜等带回家,那可是在苦涩的年月里最好的味道了,它通常比家韭菜要香得多,也更富营养。自然,最高兴的还是上韭菜岩的最高峰,并爬那立在峰顶的铁架子上。到了群峰最高的韭菜岩,又上了最高的韭菜岩的制高点,那种感觉,大有“登泰山而小天下”之感,各色景物尽收眼底:向南,可见山下村落农舍,或青灰瓦舍,或土墙草屋,皆炊烟袅袅;向东或西,但见沟壑纵横,峰峦叠嶂,起伏的山陵,如一条条长龙,或卧或跃,气势恢宏;向北可观苍茫的平原大地,天气晴朗的时候,还可隐约可见象玉带一般的长江,她紧紧地系在广阔肥沃的平原上。浩浩长江,滔滔不歇,那曾是我们儿时最向往的地方呵。
copyright verywen.com

   这就是韭菜岩,一座多么富有生机而给人以希望与憧憬的岩。然而,倘韭菜岩还似一位生机勃勃的红脸汉子,阴晴皆写在脸上的话,那么虎头山则是一位神秘诡异的算命先生了,它深藏不露,却又令人好奇神往。
   虎头山,从远处看极象一只卧虎,它似乎正昂首远眺,随时要猎杀对手一般,所以故乡人便把它称之虎头山。它坐落在水龙山脉的另一端,比韭菜岩要低一些,但山上奇花异草,怪石参差。因草深林密,走兽成群,飞瀑倒悬,人们很少上山。我上虎头山大约只有一两次。记得小学快毕业时,学校组织我们上山采一种可卖钱的草籽,实际上是一种中药材,以便为学校积累一点经费。是日,我们寻着杂草丛生的小径,艰难地向上慢慢地走着,才到半山腰就感到一股股冷气仆面而来,彼时虽已近夏季,但那冷气直让人打颤。再看山顶,多苍松古藤,杂树横柯,掩映遮蔽;又看看归途,涧溪流淌,沟壑纵横,阴气森森。于是,老师要我们快速地采撷一些草籽,便匆匆忙忙地下了山。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其实,故乡的人们很少上虎头山,还有一个原因,那便是听了山上有一条巨蟒的传说,心有余悸之故。传说那蟒有二十多米长,身围有一个小水桶那么粗,当它张开嘴时,像一个漆黑的洞口,随时可吞去一切物品,凶猛异常。大蟒长期盘居在虎头山的密林深壑中,靠吃山中的走兽或飞鸟为食。听老人们说,它还吃了好几个上山打柴或打猎的人,连骨头都找不到。但最神秘的说法,还是莫过于它有一次差点吃了一架飞机。据说,那是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初,一架飞机(可能是日本的小型侦察机)从虎头山飞过,突然有一股巨大的吸力把飞机向下拖,机翼猛烈地颠簸,差一点就掉了下来。后来,那飞机或怀疑山下有神秘的武器,还特意带来一架轰炸机,对虎头山丢下了许多炸弹,顿时把虎头山变成了一片火海。但巨蟒当时并没有被炸死,而是藏匿在一个石洞里。不过,后来也许山上没有充足的食物了,它便常常跑到山下扰乱山民,吃掉了许多家禽,甚至于小孩或大人,作恶多端,可人们对它又没有办法,只好纷纷逃到外地。然而,老天有眼,在几年后的一次狂风暴雨的夜里,虎头山电闪如白昼,雷鸣如战鼓,大蟒就被雷电劈死了。当人们发现它时,巨蟒只剩下一堆白骨了。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不过这一传说是否可信,就很难考证了。但它生动惊险,故乡的人们对此深信不疑。只是近半个世纪以来,虎头山的神秘凶险,人们一直对它既好奇又害怕的事实,确是不争的。
   如今的虎头山,早已经开发出一个天然中药材生产、加工的地方了,正造福于故乡人们。
  
   是的,皖南丘陵之地,多山水秀丽,每一棵树,每一根草,皆是宝物;每一坐山,每一道水皆有故事。诸如韭菜岩、虎头山上的故事,还有很多,即使几天几夜也说不完。不过,倘朋友有兴趣到我的家乡走一趟,或许还会有更多的收获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扶不起的阿斗

下一篇:紫薇红,雨倾城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