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红尘

红尘

时间 : 2019-08-29 09:24:42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庄明    点击:Tags标签: 红尘
(原标题:红尘)
1
   在这样炎热的季节,出门几天,给我的感觉,就是找罪受。在一个地方呆得久了,当安静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心中就会生出一种不想出门的慵懒,不想出门,哪怕只是出去一天。当然,如果天气不是这么热,如果去的地方不是城市,情况可能不是这样,可能会有意想不到的兴奋,可能会有几天不错的旅行。
   然而,在这样的年纪,很多事情,不用去就已经料想到了,何况是例行的商业会务,对于那一套程序,早就司空见惯了。甚至,一听到开会这两个字,心中就会生出莫名的抵触情绪。六月下旬,推掉了一个会议,七月初,再推掉一个,这两个会,都是在郑州开的。推掉了也就推掉了,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发生。
   七月十一日,终于决定去郑州开会,关于开会的时间,朋友早就通知过了,并说一定要过来接我。所以,这次不好意思再推脱,也实在找不到合适的理由推脱。况且,次日上午还有另外一个会务,正好可以一并打发了。

copyright verywen.com


   上午,就呆在家里等。等也不能闲着,顺便给家里安装了两台空调。
   算起来,我们家已经有十几年没有用空调了。临出门之前,妻说,你出去享福了,留下我和孩子在家受罪。出去到哪开会都有空调,坐车也有空调。瞧我们家,过的什么日子呢。这几天要是再热起来的话,晚上就别想睡觉了。她的一番唠叨,却让我想起了一个梦。
   早几天,突然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我梦到了世界的末日。在没来由的梦里,没有了树木,没有了一切称之为绿色的东西,没有了动物,除了人类,没有了一切可以活动的生命。聪明的人类,在消灭了一切可以消灭的物种后,就躲在自己制造的由钢筋水泥组成的房子里,躲在看不到头尾的汽车长龙里,用自己发明的空调,和热辣辣的太阳对抗。更有优秀的人种,在琢磨着另一个可以用来代替太阳的发明。
   这个梦和妻的唠叨,让我也感觉到了异样的闷热。打开的窗,吹进来的确实不是凉爽的风。在本该寂静的夜里,到处传来的都是空调的呼噜声。那些异样的闷热,正是来自它们的喘息。我所住的楼房,看来,只有我们一家不用空调了。

非常美文


   家里原本安装着一台空调,是老式的窗机,牌子是汇丰的,这应该是我们家的第一件奢侈品,在那已经闲有十几年了。去年,似乎打开过一次,感觉太吵人,就又让它彻底休息了。而今年,干脆就没有打开过。这时感觉热了,就又想起了它,于是,全家齐上阵,先是找了半天遥控器,却只找出一身汗水。后来,干脆爬上桌子,喊女儿拿来一支圆珠笔,把它强制打开。结果,听它哼了半天,也没有吹出一点凉气。这时,女儿也在身边添乱子,说,爸,我感觉它就是一个风扇。我说,对,它就是一个风扇,一个噪音超大的风扇。
   是啊,我家也该安装一台新的空调了。
   我不喜欢用空调,就是电扇,在家里也基本不用。一楼的房间,除了光线有点差外,夏天还是很凉快的。搬家的那一年,有了女儿。女儿小的时候,我们家从不用空调,怕对孩子不好。等她大了,我们家反而习惯了不用空调。那种闷闷的凉快,一直都不是我所喜欢的感觉。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家里还有一台空调,是四年前从商店拆回家的。这是一台新飞牌的分体机,刚好用了两年,就因为房租到期而搁置不用了。拆回后,就放在屋里的一个角落,上面布满了灰尘。我从来没有想到再去用它,新开的商店,自然重新安装了新的空调。这是一个喜新厌旧的时代,在某些问题上,我也不能免俗。虽然,我一直以为,自己还算是一个怀旧之人,但处在这样的时代,遇到这样的问题,也只能暗自纠结一下,就悄无声息地作罢了。
   早上照例早早起来,骑车到山上,到我的桃花源里,寻找一片静寂。然后,纵身扑入水库游泳。等游舒服了,才回城买空调。买空调的时候,刚好八点,这也是我每天正常上班的时间。在家电超市,各种各样的空调应有尽有,只是没有了我家的那两个老牌子。大浪淘沙,那两个厂家,想必早就倒闭了吧。不过,这个时间,不是怀旧的时候。很快,我就在导购员的职业微笑里,挑了一台最能让她们挣钱的变频空调。接着,就是呆在家里,等待安装工的到来了。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安装这个活儿,从前,我也是干过的,并且一干就是两年。现在,我一说话,就是从前,好像我已经很老了。不过,那年那月,屈指算来,竟也有十七年了。就在十七年前,我承包着商场的家电维修,安装空调也是分内的活儿。当然,那时我还年青,爬高爬低的事情,还很在行。腰里只需系上一根绳子,高空作业,就变成一种稍微有些危险的快乐游戏了。可是,到现在这个年龄,这样的活儿,已经不那么好玩了。
   幸而,这次的安装,无需我亲自动手了。现在的商家,服务之好,自然是没说的,一般来讲,都会让客户感到满意。
   在家等到了十一点,安装工仍然没来。打电话过去,一直说马上来,打了几个电话,几个“马上”加起来就是近三个小时。看来,“马上”一词已经变味了。就连我女儿嘴里常说的“马上”,也早没有了“马上”的意思。比如,我喊她吃饭,她会说,马上来。你要等的话,就只有傻等了。即使等上一个小时,她也不会过来。惹我恼的时候,我会说,立即过来!她仍不紧不慢地说,马上来。同时,还忘不了来上一句,爸,“立即”和“马上”有什么区别,你吆喝个啥?我不吆喝啥,你马上来吃饭。碰到这样的女儿,我无语;碰到这样的安装工,我一样无语。 copyright verywen.com
   那就等吧。人的一生就是由无数个等待组成的。少年时,等着长大;中年时,等着变老;变老后,等着死亡。一个轮回,也就那么几十年。有很多时候,除了等待,你什么都不能干。
   终于,安装工来了,看他满头汗水的疲惫样子,也不便问他“马上”是什么意思了。在等他的时候,我已经清洗过了那台搁置了四年的空调,还顺便喊了两个搞装修的伙计过来,把家里的电线重新布置了一下,就连该换的插座也一并换了,早就是万事俱备只欠安装了。
   安装完两台空调,已近下午三点。干完了活儿,当然是请干活的伙计们喝酒,这也是小城的规矩。安装工只有一个,加上两个伙计,我们四人找了一家饭店,随意点上几道下酒菜,咋咋呼呼就喝到了将近五点。还好,朋友来接的时候,我已经喝完了酒,正在家收拾乱糟糟的屋子。接着,当然要和他一起去郑州开会了。用妻的话说,就是要出门享福去了。 非常美文
   我们一行没有直接去郑州,而是去了邻县,接另外一个朋友。朋友扭捏了半天,回家梳洗打扮一番,才磨磨蹭蹭跟我们出发。这时,天已经黑了,黑的像换了人间。其实,老天也挺会戏弄人的,眼看着要下雨,天气预报也说要下雨,它就是不下。老天说,你们不是有空调吗,下不下雨,又有什么关系呢?早些年,你们还说,人定胜天呢。现在看看吧,你们除了躲在有空调的地方,还有哪里可去,哪里可藏?
   嘿嘿,不说了,我是胜不了老天。一路上,我就只能躲在车内的空调里,只想变作那一片小小的扇叶,那里才是最凉快的地方。我没有什么地方可躲,没有什么地方可藏。我只是滚滚红尘中的一粒尘埃,只能在欲海滔滔的人间,寻找一个可以落脚的地方。
   晚上九点,赶到了方城县,与另一队人马在那里会合。人员聚齐后,开始吃饭,在方城当然要吃烩面,当然还要有酒有菜,烩面是当地的名吃,酒菜则是我们一行的必需品。天到这般时候,除了我,大家早就饿了。

copyright verywen.com


   吃饭的地方,是在高速路口的一家饭店,排场不小,却在门口贴了大大的两个字:转让。一看到转让的字眼,我心说,味道肯定不怎么样。菜上来了,果然不好吃,烩面上来了,却不是名吃的味道。酒是自带的名酒,却因为天热,而难以下咽。勉强喝了一点,推说中午喝高了,独自闪开,躲在车里吹空调。心说,还是空调好啊,若是没有它,我就要挂了,真的给热挂了。
   从前,我不是一个怕热的人,可是,刚离开山区几个小时,就变成如此孬种的样子。是我变了,还是老天变了,抑或是我和老天都变了?是我老了,还是老天老了?我当然会老,可老天也会老吗?
   正胡思乱想,大家已经吃饱喝足了。于是,启程前往郑州。身边的同伴,不久就打起了颇有节奏的鼾声。他的鼾声让我清醒,他呼出的酒气让我有点反胃。我也喝酒,但我特反感别人呼出的酒味。呵呵,我有点自私呢。 www.verywen.com
   出于习惯,想打开车窗,却被窗外的热气吓了一跳。呼呼作响的,并非是清凉的夜风。这是热土地上吹起的热风,一点也不适合抒情。悻悻然关上车窗,看那茶色玻璃外稀里糊涂的一团。看不见一弯明朗的月,看不清天上调皮眨眼的星星,只看见高速上贼亮的路标和一辆辆疾飞的汽车。这是一个飞旋的时代,一切都在飞旋中迷失。
   这迷失中的一切,当然包括我这粒红尘中的渺小尘埃。
  
   2
   曾经,我是那么喜欢旅行。曾经,我一直都是那个喜欢行走着的人。我喜欢透明的车窗,喜欢车窗外不停变换的风景。我喜欢一马平川的原野,喜欢连绵不尽的山峦;我喜欢白天里跟着车子奔跑的云朵,更喜欢夜间与我一路伴随,不离不弃的朗月。可是,现在,我则是一粒迷失在红尘里的尘埃,只能在回忆里,重温从前旅行的快乐。
   从前,似乎没有这么热的天。从前的那个夏天,也就是我刚毕业的那个夏天,在等待分配的日子里,我一直都在漫无目的地旅行。那时的火车,没有空调,但有可以向上推开的车窗。我一直认为,从打开的车窗外看到的风景,与隔着玻璃所看到的风景,是绝对不一样的风景。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隔着玻璃看风景,总有着一种难以言说的郁闷,即使玻璃擦得再干净,即使所用的玻璃档次再高,也是没有用。你感受不到扑面而来的风所带来的快感,你捕捉不到一张富有质感的鲜活面孔。同样的花海,你闻不到花香;同样的稻田,你听不见蛙鸣。隔着玻璃看风景,你失去了嗅觉与听觉,你的感官会迟钝,你会慢慢地淡忘窗外的世界,只能去看车内电视机里播放的烂片子和赵本山那些并不搞笑的小品。
   从前,不过二十三年前的从前,我二十岁,纯净如蓝天,喜欢和陌生人说话,喜欢和各色各样的人攀谈,喜欢聊所有能聊的话题。那时,我不需要设防,不需要戒备人世间某些暗藏的玄机。那时的旅行,有着让人充分放松的愉悦。
   有人说,小兄弟,跟我一起到湖南开矿吧,我信;有人说,小兄弟,到我那里帮忙吧,我需要你这样直爽的人,我同样信。因为信任,我一次次错过下车的站台,到不同的城市去领略不同的风景。可是,我不能应许他们诚挚的邀请,我在等分配。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那时,我是一个正在等待分配的人,那时,我除了等,别无选择。那时,我的等待,其实,也是一种逃脱,逃脱不可预料的命运。我不想回家,回家,就意味着,要一次次面对父母失望的眼神。我的分配,并不能光耀门庭,甚至,有种不可琢磨的危险。总之,那种感觉,非常的糟糕。我只能选择暂时逃开。逃开,在旅行中,逃开一切世俗的纷扰。
   那年的七月,我逃到了白马寺。我去白马寺,不是为了出家。那时,我还没有看破红尘,还不想当和尚。我去白马寺,是看一个老乡。老乡也不是和尚,她在临近白马寺的一个单位上班。本来,我和她,就是同班同学,本来,我可以与她一起上班,而不用一直去等分配。
   可是,在某些必须履行的承诺面前,我选择了逃开。所以,当我在白马寺闲逛时,陪着我的,已经是一个上班的人。其实,在临近毕业时,我就知道她未来的单位,我们班唯一的一个一级分配,就是她。我去找她时,她正在上班,见到我时,她很开心,好像我们已经分别了很久,久到地老天荒。
verywen.com

   然而,我记得那天,我们才刚好分开一个月。对于重逢,彼此感受到的,还是在校时的气息。很好,那天真的很好,七月的蓝天,有着透明的纯洁。我说,姐,我只是想看看你,看看你工作的单位,看看你过得好不好。我喊她姐时,她就笑,笑着笑着,就有了眼泪。她说,我想不到,想不到这么快就见到了你。她说,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毕业了,我们就是千山万水。我说,姐,别这么说,我想来就来了,这不,我们近在咫尺,哪里会是天涯。
   在校时,我一直喊她姐。她大我两岁,是名副其实的姐。那天,她陪着我,看了她的单位。她的单位,有着大气的静寂,有着尊贵的从容。这样的单位,不会属于我。看完了她的单位,她说,我们到白马寺看看吧。
   就这样,我和她,到了白马寺。白马寺名声很大,其实很小,小得出乎我的意料。不过,我佛慈悲,足以包容天下的红尘男女。转了一圈,又转了一圈,我就转进了流通处。在流通处,我遇到了一个老乡。 非常美文
   这个老乡,是一个老和尚。刚和他攀谈了几句,老和尚就说,孩子,我们肯定是老乡。我说出了家乡的地址,老和尚已经笑了,眉眼里不由自主流露出尘世的慈祥。原来,我们的老家,相距不过二里地,鸡犬之声相闻,红尘里的人们,自然互有往来。
   据他说,他在白马寺出家,已经很多年了。具体多少年,他已经记不清了。他对我说,孩子,我看你郁郁寡欢,莫非有什么心事。也许因为是老乡,他没有叫我施主,而是叫我孩子。我忙说,我没有什么心事,我只是来游玩的。他说,孩子,你的眼神瞒不了我,你心思缜密,做事无遮无拦,这样的人,活在滚滚红尘,注定要比别人,遭受更多的伤。我们是老乡,在异乡相见,也是一种缘分,我就送你几本书看吧。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开心农场和官场的惊人相似

下一篇:关于心理素质的问题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