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天窗

天窗

时间 : 2019-08-29 09:33:12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农言    点击:Tags标签: 天窗
(原标题:天窗)
在无眠的夜里,我默默地看着屋顶,看久了,那块天花板像是天窗有一道光照在被子上,将往日的记忆映在了光影里。
   一一题记
  
   曾经乡村的家是陋室,低矮,黯黑,唯光则明。一墙之隔的屋外有光,把一小方块纯净、透明的玻璃安放在屋面上,把天上的日、月、星光引进屋里来,照个亮,那便就是天窗了。
   天窗,是古人的发明,如今虽然己被时光陶洗在岁月悠悠的长河里了,但是却忘不了在那个贫瘠的光阴里,从天窗照进来的那道自然光线显得尤其的重要哩。它射破了屋里的阴暗,让人看得更真切一些,更宽广一些,如是把它当作屋顶上一盏由阳光调控的吸顶灯了。
   童年时的老屋,是土墼墙砌的三间瓦房。一间深度约为六米、宽约为三米六的是堂屋,堂屋里一张长长的“老爷柜”有我那时的肩膀那么高,柜里盛的有稻谷、麦子、黄豆、蚕豆等一家人的一些杂粮,柜上摆放着香炉和蜡烛台子,逢年过节时烛光辉映,堂屋里一下子亮堂多了,香炉里烟缕袅袅,扶摇到屋顶,似祥云笼罩。在堂屋的东西两侧是寝室,祖父祖母和我住在东房间,父母和弟妹住在西房间,人多,故在两个房间里靠南墙窗户的地方又都搁了张床,原本不大的房间里有衣柜、桌子、凳子、还有坛坛罐罐的零碎东西,空间就显得十分拥挤了,就连从窗棂间斜射进来的几根光线也被床架子挡挤掉一些,故黯屋里的天窗之光便就是唯一的亮色慰藉了。在三间大房子前面还有一间更简陋更矮的小厢房,里面是三口锅的土灶台,灶台的上方屋顶上也安装了一个采光的天窗,厢房越矮就等于是天窗离锅灶越近,日日天窗之眼近距离地注视着一个简朴农家日子的变化。朗日里,我偶尔远远的站在乡野的小路上遥看老屋,灰色小瓦的屋面像是一张皱纹纵横的脸,而那两个明晃晃的天窗如同是一副眼镜,烁烁地返着光。 www.verywen.com
   天窗和窗户是同属于一种类型,但还是有区别的,一个是安在屋面上,一个是安在墙壁上,位置不同,作用也各异,就如人有男女之分,各有特长。窗户虽也通光,其实还承担着屋里的通风换气,而窗扇和窗帘起着保护财物和隐私的作用,关上窗扇盗贼进不来,拉起窗帘男女之欢不被偷窥。天窗则纯粹是光的通道,不必有窗扇和窗帘子,就一块透明的玻璃固定在屋面上,面对着浩浩的天空,毫无保留地把光明收入到屋里。当然了,屋子里的物件和隐私又被天窗毫无保留地暴光给了上天,但面对带给人间光明的上天还需一帘遮掩吗?故民间清贫日子的光景天是知道的哩。
   现想来,明亮的天窗又像是一盏旋转在屋顶上的聚光灯,而屋下面就是一个生活剧的舞台,那光线聚焦的不仅仅是剧中一个个简陋的道具,还聚焦着剧中朴素人物的喜愁哀乐表情呢。 copyright verywen.com
   是的,每日当第一缕晨光从天窗里照进房间时,一场生活剧的序幕便徐徐拉开了。
   春日里,我被天窗里斜射进来的柔和晨光唤醒了,睁开眼一看,父母早己起床到屋后菜地里整土去了。只听得东房间里祖母的脚步声,和厢房里传来“唰唰”的刷锅声和“咚咚″的灶膛里烧火棒捶火声。春困,我懒躺在床上一边凝视着天窗里的光线,一边静听着屋外的声响。一会儿祖母喊我:“乖乖,太阳都照到你屁股啦!快起来吃早饭!”我起来坐在小桌旁,一碗稀粥一块萝卜干子的吃着,看着祖母去鸡窝旁放鸡子,然后又调和猪食喂猪子,一件一件的不停地忙碌着,等我吃完早饭又提篮子和小锹子到屋后菜地里种菜去了。
   天窗里射下来的那束光线,有长也有短。早晨和傍晚射进屋里的光柱是斜斜的,如人的影子被拉长了,而中午射进屋里来的光柱是直线的,所以就比较短了。这随太阳移动的光线,对于不识字且识时的祖母来说像是一根转动时针。当厢房里的天窗之光照在了锅盖上,祖母就知是到做午饭的时候了,便从墙上的铁钩子上取下淘米箩子,到房间的米缸里用竹筒“升子"量米。家里人口多,缸里的米越来越少,还要预留到夏天大忙时食用,所以只能是计划着点吃了。量一升子米,抓一把山芋干子,再多加点青菜煮菜粥吃。灶膛里火旺旺的,打开锅盖一股热汽迅捷地蒸腾起来,热汽和光线混合在一起模糊得看不见锅里,只听得稀里光汤的大锅里咕噜咕噜地响。此景,屋顶上的天窗之眼肯定是看得见的,却什么也不说,只是从玻璃上掉了几滴蒸汽凝结的水珠儿。 copyright verywen.com
   盛开的春花儿,催熟着田地里的庄稼,因此当下的农活并不算多,大人们就早起早睡为大忙时养精蓄锐。傍晚,外面的鸡进窝了,猪圈里的猪也躺下了,一家人吃罢晚饭就早早上床休息了,挂在房门框上的煤油灯熄灭了,唯有天窗里一道月光静静地洒在房间里。
   夏收夏种的大忙时到了,早晨房间里天窗刚麻麻亮,大人们就去上工了,一直到晚上天窗里月光照进屋里来了才收工回家。白天,有时我和弟妹在家玩抓“老鼠"子的游戏,就是我用一面镜子将天窗之光折射到房间里的厨柜上、床上、墙上,让弟妹去抓。那个镜子有多大,亮光就有多大。我不停地摆动着手里的镜子,那团游动的亮光就像老鼠一样或溜到墙上,或溜到了厨柜和床上,让弟妹怎么也抓不住,逗得我大笑不止。不玩了,就从房间里出来,突然一只麻雀飞进了堂屋里来,我赶快把大门关上,屋里顿时一片漆黑。受到惊吓的麻雀朝房间里有亮光的天窗飞去,以为有光的地方就是通往自由的天空。怎奈咚的一声重重地撞在了天窗的玻璃上,头撞昏了,掉在地上,我赶紧去把它捉起来。然后用母亲的缝衣线扣住麻雀的腿,放开后,渴望自由的麻雀又一次次向天窗冲去,可是怎么也飞不出日光自由进出的天窗,我们在天窗之光下看着笑着快乐着!
copyright verywen.com

   闷热的夏天如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一阵狂风卷集着乌云,天空一下子暗了下来,雷暴雨就要来了,祖母赶紧把我们叫进屋里来关上门。黑屋里只看到天窗上跳跃着豆大的雨点,敲得玻璃当当的响。忽然,一道强烈剌眼的闪电划过天窗,随即一阵轰隆隆的雷声,撼天动地,我有点担心雷把玻璃震碎了,从天窗里打进屋里来,一瞬间想起了平日里祖母吓唬我们的那句:“要是那个小孩不听话、没规矩、浪费粮食就响雷打头的话来。”
   秋夜是凉爽的,秋月是一年中最亮的,满月时更是夜如白昼。“床前明月光”视力好的母亲背靠着床头,一针一线钉衣服上脱落的纽扣子;祖母在东房里借助天窗里的月光,左手一把棉花,右手拧着一个线锤子在纺棉捻线;祖父拿一把整齐的稻草,坐板凳子上搓小绳子,月光中两股稻草在祖父的粗手中旋转着;“星月皎皎照我床”我爬在床上津津有味地翻看着小人书。看完了就仰望星光灿灿的天空,虽只有天窗的口那么大,但夜空是那么的深邃,月是那么圆。迷迷糊糊中我像是插上了翅膀,经过月色天窗的通道飞向浩瀚无垠的星空里去了,梦幻里我还看到了月亮上的嫦娥和玉兔哩。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冬天下雪时,风寒、冰冷出不了门,房间里的天窗便是唯一的光源了。母亲把一小块黑色的灯芯绒布铺在桌子上,再贴上纸鞋样子,然后剪刀剪下来给我们做御寒的棉鞋。鞋绑子制好了,又坐在天窗下纳鞋底,光线照在母亲的乌黑的头发上,挥来挥去的银针一闪一闪的。
   冬日昼短夜长,大雪盖住了天窗,夜很黑。老鼠在床底下、厨柜上、桌子上乱窜,睡不着就会想,天窗外的雪夜是否还能看得见星星和月亮呢?是否还有蝙蝠或夜鸟在飞呢?于是就盼望着天亮,盼望着春天起来了。
   四季轮回,岁月在天窗之外变换着,光景在天窗之内变迁着;天窗外有风霜雪雨,天窗内有喜愁哀乐。
   有天窗的老屋是筒陋的,有天窗的日子是贫瘠的。如今,流逝的时光改变了乡村人家的日子,房屋高大宽敞了,电源也充足了,古老的天窗虽退出了现在这敞亮的舞台,但农家的生活剧还在继续演绎,只是不变的还是这天这地,变了的是那人那剧情。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

下一篇:苦苣,留守乡村的姑娘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