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秋意浓

秋意浓

时间 : 2019-08-29 09:37:42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许冬林    点击:Tags标签: 秋意浓
(原标题:秋意浓)
一、立秋
   “立秋”两个字,端在那,有坐地一声叹之感,是中年的叹。一个春夏里寒暑奔往,终于换得一朝的子实初成,而岁月还未尽老去。
   是呵,也就是中年才起了个头儿,时光还青葱得能滴下一点绿的稠的汁。
   黄昏散步,在环镇路中间的绿化带里,竟看见零星的几棵芝麻。挺直挺直的杆,杆底下有结了快成熟的夹,杆顶端还举着淡白的小花,像旧时的鼎,暗藏乾坤。挺像中年人,奔赴在成熟的路上,已经有了一点成就,但还不敢懈怠。晚风里,那绿叶疏朗的姿势,全弃了少时人前的慌乱和心虚,它就那样坦然笃定地在杜鹃包围的空隙里立定,生长。
   晚行的路上,偶能遇见萤火虫,常常惊喜。于是儿时的故事陡地从口里翻出来,甚至连那旧时月光也仿佛一道儿给带出来,洒了一地:在池塘边,举着蒲草扇,随堂哥堂姐扑追萤火虫,踩蛋青似的月光,扇底能闻见稻禾的香。唐人杜牧有诗《秋夕》: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这诗句寂寞中透着脂粉味,同样的萤火虫,少了些平民的亲切和泥土的香。人近中年,爱的是草丛里流窜的萤火虫,仿佛这样的热爱,更能接近一些事物的源头或内核。 copyright verywen.com
   楼下人院子前的夜来香在暮色里开得正盛。那夏日黄昏里,玫红的朵儿常在枝叶里,像藏在袖子里的红喇叭,怯怯地吹出了一点声响,转瞬又淹没在周遭的浩瀚的绿里,总难成为主角。也是,那时,又要长叶又要开花,两头忙得顾不上,像课桌间的那些情事,青涩,遮遮掩掩。也许,每朵花都有属于自己的季节吧,如今,是所有的精力都拿来开放了,赶着秋后太阳还残余一点热情的当儿。我喜欢它们现在这样,煽情地把玫红的花儿朵朵开在叶面上,有珠光宝气的奢华之美。这样的花和叶,各得半分天下,甚至那叶,已经俯身在做花的陪衬了。这样花前流连,像走进江南的绸缎店,在雨天,天光幽暗,独眼前繁花鲜艳。也有许多的夜来香,早已经花落子成,在暗绿的叶根下,包着黑珍珠一般模样的种子。这是一朵花在自己的枝上留下的一颗舍利,那朵花的魂至此也就沉寂了罢。
copyright verywen.com

   但更多的植物,在这个时节,有了叫人仰视的高度。
   路过乡间的农家,总忍不住拿眼搜枣树、柿树的影子,它们要是红了,季节就算是在大锅里熬出了秋的声色味。抬头看枣,小铃铛似的,在细碎的叶子里窜来窜去,有几分天真。忍不住举手拿食指碰它,沉甸甸,感觉又像攥紧了的拳头,憋着一股劲。那态势,极有立场,外人轻易碰不得。柿也在枝上,已经丰硕圆满,看见它,齿间也忍不住地,先自生出了甜。想起春天,柿的花极小极淡,家底清贫的模样。但是在浓密的叶里忍尽了半辈子的苦涩和暗淡,终于快能看见自己在高枝上的那浓艳。总会修成正果罢,那时,枝叶落光,黑的嶙峋的枝上,缀着大红的柿子,像灯笼点燃,良宵在即,生命至此有了苦尽后的华美,当初那青涩的果在时光里流转,终得扬眉。
   《诗经》里说“七月食瓜”,丝瓜这时在餐桌上是极为家常了。大院前的水泥路旁,有长得巍峨的塔松,丝瓜的藤经过一夏骄阳里的攀登,终于到达松顶。长长的丝瓜有几分志得意满,挂满塔松的周身,蟒袍玉带一般。还有几十朵丝瓜的花在高高的顶上开得也盛,像一轮又一轮的太阳在上面转,秋空显得格外亮堂。过了才一个星期的样子,人从树下过,看见丝瓜的藤半空里落下来,绿的叶落了碎了,甚是不堪。不过是多结了些丝瓜,又把那果实高高地挂在松顶上,当家的妇人们勾不着,便动用了锄头来勾,竹竿来砍。果实这东西,其实还是命运未卜得很,挂得高了,难免要遭些明里暗里的棍棒。于是想到枣,想到柿,那些农家的门前,在秋后,大约也都靠着一根竹竿了吧。 copyright verywen.com
   嗅着丝瓜叶的香,人从一地乱藤碎叶间经过,忍不住,丢一句中年的叹。抬头看天边,一弯镰刀月从江堤那边升起,秋后晚凉,适宜散步,慢慢把内心走得像月亮一样清明。
  
   二、秋草香
   是秋后,沿着环城河走,就遇见了。
   那是一株不招眼的狗尾巴草,叶片修长,像吴宫里青女素娥腰间的丝带,剪裁慷慨,飘洒之间,叶尖着了地。杆的顶上擎着毛茸茸的穗子,在午后的阳光里,攒动着,像和秋风在玩一场童年的游戏,它是被拥戴为戴了王冠的主角。忍不住,俯下身去,嗅它,鼻子扎着了,痒得缩回来,竟也捎回来一脉秋天的青草香。
   常常散步的江堤上,野花野草也杂乱地生。秋风是一波一波浩荡的浪,来了,怕人不知,细碎的野花便浪花似的点点溅到草地上。然后潮退,碎小的野花一朵朵开败在浅浅的草里。常看的是马兰花。那花瓣单薄得很,像贫寒人家的清瘦女儿,受不得凉风似的。有三两朵攀上细细的茎杆顶端,掀动着细齿样的一轮瓣,柔弱地咬着秋风惴惴不安。更多的隐在及踝深的秋草和青黑的叶里,寂寞,无声。色是淡淡的白,又晕染着浅紫或浅蓝,不够纯粹,倒也安静,像沾染了一抹海水的月光。野花很少有逼人的香,热情似乎不够,实用者的目光里,它是早被沦落为草的。那就以一棵草的心态来开放吧,恬淡,随意,秋风的香里,不浓情也不绝情。夹一瓣在书页里,翻完一本书再偶然翻回来,暗香几缕,有回眸浅笑的心动。像年少还未来得及去谈的一场爱情,中年之后在某个街角邂逅,于是那些过往的简单的情节,一一在时光的深处透出悠远的芬芳。 非常美文
   秋日的田野,蒲公英在吐淡白的绒绒,像个寂寞的小妇人百无聊赖,趴在午后的阳台上吹泡泡。想起往事。那年春天,和朋友们闲逛,在一处院落里,看见一地的黄花,在三月的阳光下明晃晃地盛开,春色奢华。朋友问我花名,当时也不知。经年之后,辞典的一角,迎面撞上“蒲公英”三字,几下端详,竟是诗句里的故人。于是赶紧拨电话,告诉朋友说:某年某月某地,你问我的那野花儿是蒲公英!电话那头,言辞吞吐,朋友大约是早记不起那年的满地黄花。时间的长短并不仅仅是以分秒和岁月的标尺来丈量的,历事多了,淡漠了,时间就远了。有些事,隔了二十年还仿佛昨日;而一朵黄花,再忆起,便已是隔了一场恋爱的时间。打住,不想。看蒲公英,看那一团白头的花絮在风里,看蒲公英把果实当花朵开放到天涯海角,把身体里的香深深塞进泥土里。赶一场又一场的春色,即便是近于无名的卑微,也不肯缺席。 copyright verywen.com
   江堤上的苜蓿草,不知几时,都被砍了,高高地堆在货车上,运送到牛奶场去,一群乳牛等着。堤畔上,那些裸露的草根,于淡白的伤口处依然散发出一阵阵温湿而隐秘的体香,旧情未了的样子,在晚风里氤氲,缠绵,弥散。
   秋草香,秋草香。人到秋天,百草面前,不适宜看了,就嗅嗅,那香往事一般缭绕。
  
   三、山有桂子
   桂花细细碎碎地开,最日常,最民间。像日子。无惊无澜的日子。
   一年一见。见时花开纷纷,小朵小朵,絮絮叨叨的样子。挤着,花梗处,叶子阴下,一点不张扬。老老实实过日子的姿态。
   《诗经》里有男女互赠香草,赠芍药,赠白茅,赠红管草,但没见人家赠桂花。我觉得桂花真值得一赠啊,在那样的草木年代,赠一支,一个村子都沉在香气袅绕中了。现在的那些送花时节,送玫瑰,送百合,也不送桂花。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桂花似乎太烟火,最适合被爱情遗忘的中年女人。院子里栽一棵,没有妖娆的颜色,但是香气熏染日子,熏得有一种很结实的甜蜜。
   每年桂花盛开时节,我都会小病缠绵一场。但,即使病中,也会去采桂花,回来制桂花糖。
   一手托一只小篮,一手从枝梗上捋,小半天才收获半篮。小半天的花就够了,看它们卧在篮子里,软软的,凉凉的,像恋爱过后有些寂然的心。回来清水里漂几趟,滤掉生水,拌糖。一层一层的白糖,白白的水润的花瓣,渐渐失了颜色,皱了。一钵的桂花糖啊,花已经成了食物,换了身份,被实实装进密封的坛子里。
   隆冬煮鱼,开了坛子,舀出一勺桂花汤,白气迷蒙中,转身插进突突冒泡的鱼锅里。中午,一盘红汪汪的红烧鱼端上来,筷子沾汤,舔上一口,桂花的香,都在。这是桂花呀,想想,觉得太隆重,太奢侈。可是,桂花浮在鱼汤里,不言不语。 www.verywen.com
   诸花之中,大约只有桂花,和吃贴得这样近,和烟火贴得这样近。除了桂花糖,还有桂花糕、桂花饼。中秋吃月饼,最喜那饼馅里一粒一粒的桂花,尘芥一般,丫鬟一般。
   还有桂花茶,沸水冲泡,一粒一粒的小花在水里乱纷纷地逃逸,然后浮上来,在水面上铺成一片,眉头紧锁似的不情不愿。可是,半个时辰后,揭杯盖窥一眼,它们一粒一粒,相继缓缓沉下去,禅坐在杯底。好像一群怀抱理想的女子,在茫然与不甘之后,在对抗与疼痛之后,最后与生活达成和解,平和下来,淡然下来。理想还在,化作了一脉袅袅的茶香,各自咀嚼,各自回味了。
   冰糖桂花藕,是冬日里的最爱。想想就觉得温暖,仿佛外婆的怀抱,装着绵长旧事的怀抱。冬日进城,路过东门,总会在那条巷子口买一截桂花藕,枣红枣红的,还拖着细长的糯米汁。寒风里,趁热啃上一两口,香香的,甜甜的,面面的,倏然觉得尘世仁厚可亲。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可是,桂花骨子里到底是有远意的。山中桂子,在我们看不见的僻静清幽处,兀自情怀落落。
   读王维的《鸟鸣涧》: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每读一回,心上便起了雾似的空茫一片。月色素白,朗照深山,在那重重叠叠的深山里,有桂子在寥落地开,寥落地败。
   那多像一个寂寞的灵魂。或者是那些在烟火深处打滚的桂花的灵魂,在午夜时分,在晚风经过的刹那,逸出了自己的身体,清凉地开落在山间,开落在露水里。我想,那更像是一个女子,有着古典的情结,她一边三头六臂地应付世俗日常,过着跟所有寻常主妇一样的烟火日子。她是桂花糖、桂花饼、桂花藕。一边,她隐藏自己,躲在书页笔墨之后,躲在清风明月淡花之后,过自己清凉的灵魂生活。在浑浊滞重的世俗对面,她是清凉落寞的山中桂子,遗世独立,独自花落,独自享受这无边的浩茫与静谧。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允许有这样一类女子存在。她们陷身烟火深处,又时时在内心举行庄严的仪式,供奉灵魂。她们时常放纵自己去悲欣交集,放纵另一个自己,去做山中月色里一树零落的桂子,枝叶萧疏,香气淡远。
   日子繁茂,内心有一角,秋风萧萧。我知道,远方的月下,远方的山里,有桂子,静静,静静地,零落。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零分高考作文

下一篇:2010,终成为流年里的匆匆一瞥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