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惊艳在孔城老街

惊艳在孔城老街

时间 : 2019-08-29 09:38:19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风中求静    点击:Tags标签:
(原标题:惊艳在孔城老街)

   逛多了地方,看多了美景,即使我这对风景还算比较热衷的人,有时也难免见多不怪,对景致麻木。可是,有这么一个地方,知道它的人不多,去过那里的,我估计更少。那天,我的一个念头,与它不经意邂逅,却被它“恶狠狠”地惊艳到了。
   己亥正月初六那天,安徽下了一场大雪,莽莽的原野银装素裹、茫茫皑皑。初八,阳光明媚,但冬阳太柔,那田间地头,那四乡旷野,还是厚厚的积雪,这些雪,总想着多留些时日,多给人们一些雪韵,让人们多些雪趣。在阳光的照耀下,这野旷的雪,泛着磷光。尤其那乡村的屋顶,积着洁白,同时滴滴答答掉着雪水,又经过晚上低温的凝固,在那屋檐瓦当上,挂满了冰溜。这根根锥柱似的水晶冰溜,晶莹剔透,排列如萧,惹得人们想去轻轻敲击,我想真这样的话,是定能奏出美妙乐章的。不过,经过一天多的冬阳照射,特别是人、车碾行,路面上的雪,倒是已经融化,所以,开车出行,还是很安全,当然,更是令人兴趣盎然的。
非常美文

   这天上午,我游过了三河古镇,开车返回南昌,打算稍微绕道去安庆。因为那里有座独秀园,是为纪念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陈独秀的,特意想去看看。可是,车行一个小时,路牌提示前方到达桐城,突然想起,昨晚在宾馆看旅游画册,介绍桐城有条老街,古色古香,看上去挺不错。想着雪后的老街,应该更具韵味,一个念头,就下了高速,重新导航,路程十公里,就到了孔城老街。
   孔城老街,如今仿古复原修葺,已圈为景区,进入就要五十元门票。三河古镇是5A级,刚刚游了一遭,却是免费。这偏僻的孔城老街,门票真的不菲,难怪里面游人稀少寂寥。不过,为投资方想,若似三河,不收进票,估计也是难以维持经营。
   从窄窄的闸门,进入圈定的景区,门口挂着几张宣传照片,拍得挺好,挺美,其中一张《雨街》,最吸引我。照片俯视街道,街上几把彩色伞影,画面十分地唯美。我也想要拍摄这样的照片,问景点工作人员,是否有楼房可以上去拍这样的角度?他热情地告知,哪栋房子哪里上楼。我迫不及待地跑上那楼层平顶,寻找着合适的拍照角度。 非常美文
   老街房舍,青砖黛瓦,现今铺了层厚厚的白絮,美得令人惊讶,让人惊叹,美得我兴奋地停不下来。换位置,换角度,换焦距,努力构图最美的一框,可又觉得,每一框都很美,生怕漏过了哪个最美的画面。这视角神经被艳到了,有点紊乱;这思想情绪被惊到了,有些错乱,我怀疑我的美点太低,神经太脆弱,这么轻易被惊到、艳到。其实,真的是雪后的老街,那铺了雪的延绵瓦顶,太美!太美了!!
   微微俯眼远望,孔城老街两侧的沿街房屋,每栋都是马头墙,翘角飞檐,连排着远去,高低错落,前后有致,鳞次栉比。那一面面的瓦坡顶,在翘檐处衔接,连绵起伏,如皑皑雪岭,但又更加的富有节奏,特别的富有韵律感,正是诗人喜欢的那种风花雪月,正是摄影人喜欢的那种斑驳陆离,也是画家们喜欢的古朴新韵。细看,积雪裹着一排排、一串串的叠瓦,那瓦沟,那瓦缝,还是露出了痕迹,但却是沟痕有律,饶有韵味。静神凝目,古色古香中,雪韵疏影,似乎那飞檐和瓦缝间,行云流水,在轻快地奏着优雅。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在那最偏角的位置,极力将相机伸出,为拍出好的俯视街道。这雪后的老街,麻石板路,横纵有秩的石条,泛着湿漉漉的粼光。我也想等来彩伞人影,可老街上,行人真的太少,偶尔三两,也不会无雨打伞,不过,就把他们作为点缀,粉墙雪瓦老旧竖门板,水润溜光纵横石板路,和姗姗悠闲的行人,也算是一幅极为唯美的画卷。
   孔城老街,是古代保甲制度的活化石,因为这里还原原本本保存有当年保甲制度的旧迹。旧时,统治者实行“联甲联保联坐”,若干家为一甲,若干甲为一保,相互保结,相互担保,有罪联坐。曾经,南北约三公里的孔城老街,被分成十甲,相邻两甲之间有闸门相隔。这闸门,有分隔相邻甲的目的,也有防火防蔓延的作用。如今的老街景区,仍然保持有过去的二到九甲,是孔城最值得品味的历史记忆,是孔城老街最珍贵的物质文化遗产。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是一项艰难的课题,因为物质的东西,总是自然易损,又社会发展,时代进步,“老”东西往往“落伍”,不仅容易被忽视,而且常常废弃,以至于被拆除和毁坏。正如这孔城老街的“十甲”,即使如今为了保护和发展旅游进行了修复,但若是完全新的建筑,也就失去其“古迹”的意义了。当我走在老街上的时候,为当地人庆幸,这老街还算相对完整,除了一甲十甲,还能恢复其他八甲。
   也许是春节过了热热闹闹时日的缘故,街道上人少,不仅是行人,商铺开门的也少,可是,沿街屋檐下,挂着大红灯笼,户户贴着对联,还是能够感受到浓浓的春节气氛。
   街上还在开门营业的,除了入口处横街上的几家,拐过去后的长长主街上,也就只有四五家还在坚持,为寥寥无几的客人提供买卖服务。一家是著名的老字号,满江村茶楼,正在经营餐馆,开门迎客。它的茶楼前一扇外墙,墙前沿街布了一景,摔碗酒。一些碎瓷碗片,堆积在那,十几只由小到大的陶缸,缸口扎着红绸,积着白雪,缸身贴着“桐城老酒”的标签,弧弓线摆在那,让人觉得蛮有趣味,也了解一下摔碗酒的风俗。说是“摔碗一上手,山都抖三抖。喝了摔碗酒,家里啥都有。”一家是万春园茶楼,也是鼎鼎大名的老字号,里面厅堂宽敞,挂满喜庆的灯笼,这里做的孔城米饺,有百年历史,其工艺独特,入选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老板是对中年夫妻,一笼笼热气腾腾的米饺,香飘古街,一团团洁白的丰糕,美味诱人,为老街增添了不少热火劲。虽然没两客人,可那身材俏丽、着羽绒红大衣的老板娘,还是不急不慢地忙活着。据说,在平日里,他们家的米饺,只有上午才能买到,下午来尝就没货了。我看,他们家是那天老街上人气最热腾的。另外还有一家四兄弟饭庄,也有客人进出。一家卖小孩玩具,敞开着板门,一时没见有人光顾。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其他大部分店铺都关门闭户,只有一些空置的老建筑,专门供参观,可以进去瞧瞧,如李鸿章钱庄、孔城影剧院、国军抗战团部、文革时代旧迹、民俗馆、桐乡书院旧址等,但像倪府、巡检司房、姚家大屋等,都让人吃闭门羹。网上百度时,知道老街有著名的百果厅,可是,因失火烧毁,只保存着遗址,供人们凭吊。那明朝留下来的倭房,曾经是值夜人的歇息所在,现今是珍贵的遗物。可隔着护栏往里瞧瞧,小小的房间,矮矮的,很暗。
   也许是我没有遇见热闹时的老街,这般寂静,这般安详,但我挺满意。一般游人喜欢热闹,人多氛围好。如像进不熟悉的餐馆,看见人多的,人们就觉得生意好,必定有特色的,或者菜品不错被认可,进去用餐基本不会失望。可是,进景区,或者说玩景点,那倒未必人多就好。我是喜欢像孔城老街这样的安静,游人少,游得自在,可以安静地细斟慢酌,细看慢瞧,可以独自品赏,静心凝思。
非常美文

   孔城老街,有一千八百年的历史,相传三国时东吴大将吕蒙在此筑城屯兵。这里曾是连接巢湖地区和长江地区的重要水运码头,也如三河古镇一样,是因河而兴,繁荣许久。太平天国时期,遭到破坏,但不久即恢复,现存主体即为之后所建。
   这里店铺房舍,皆为青砖灰瓦,飞檐翘角,木镂花窗,且为更好防火,墙大都向街凸出,并排竖在街侧,一眼望去,如琴键那样有韵律,似乎为老街日日奏着曼妙,也特别有画感,给老街天天展着风采。
   老街颇具江南水乡特色,但并不像大多数江南古镇那样,河道中央穿过,街道并不傍水临河。没有河道穿街而过,漫步孔城老街,自然就没有了一般江南水乡的小桥流水人家,没有水乡小镇的清幽妩媚,但是,它悠长的街巷,辙痕的石板路,古韵犹存,这些寂寥的庭院,古色斑驳。
   孔城老街,曾经有美景,被概括为:碧波粼粼、渔歌唱晚、挂帆返棹、素影翩翩的“荻埠归帆”;流沙如铺、洁如白雪、暮色苍茫、夕阳返照的“孔城暮雪”;桐梓山峦、乔木荫浓、雨后云蒸、气象霞蔚的“桐梓晴岚”。多么美妙梦幻,多么诗意浪漫。古人比我们有闲,比我们慢生活,也许,还比我们诗情画意,所以,就有这样的雅兴和情趣,把自己的家乡描述得如此这般的唯美。现在的人,大多没有这个雅兴,去把这似乎平常朴素的景致,描写得这么优美、煽情。也是时过境迁,美景不再,描述得这么美的孔城,还哪里能见?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说是孔城老街最热闹的时候是新年正月,舞狮子灯、舞龙灯、走高跷、唱小戏、玩杂耍,什么都有。可是,原住居民基本迁出,带走了热闹,留下了清静和景区的规范,也带走了民风民俗,我这正月逛老街,可一点热闹也没有见着。
   不过,这不热闹的老街,如上说的,确实是我喜欢的。偶遇孔城,它的文化和故事深深地吸引了我;偶遇老街,它的韵雪和古朴实实地惊艳了我。当我独自漫游在老街的街巷时,我想老街若是不被圈起来,是不是会更惬意呢?并不是我纠结于这点门票,而是圈为景区,还是少了些人、物的本原。但是,正如年迈的老者需要精心照顾与呵护,孔城老街如一位历经风霜的老者,也是需要照顾呵护的。所以,从这个角度看,利用古迹,旅游开发,同时保护,还是一件好事,只是在保护与利用的时候,不仅保留这些古老的建筑,还应保存原有的人文、风俗和文化,这老街才有灵魂。我是特别矛盾,孔城老街的宁静、安详、闲适,我之喜好,我之留恋,但有人文、有灵魂的老街,才是最美的。

copyright verywen.com


   随着时代的发展,老街退化了集镇功能,有些落魄寂寞,他远离了喧嚣,也老迈佝偻了,没有了当年的活力,只能静静地蹲守,默默地等候,守候那些知晓他饱经风霜,知道他往史丰厚、阅历深厚,想从他荣耀与坎坷中,窥视历史的记忆,寻得心灵感触的人。不知道这位老者,是不是认可我,认可我也是一位这样的人。可是,假使他真认可我,反又会让我歉疚,我会为自己只是一个念头才来此歉疚的,因为对这位尽管老迈佝偻,但却仍然优雅的老者,我是没有做到应有的尊重,我应该是专程、虔诚地来看望他,而不是一个转念地那么随意,尽管我是不知者不为过。
   那天从老街出来后,我急切地在微信上发了几张老街的照片,竟然有两好友分别留言说,我到了他们老家。让我这偶然的邂逅,增添了一份亲切,增加了一点余味。当我们去看世界,看陌生的时候,我们看到的是新奇,是惊奇,但其实,我们看到的也是他人的平常,是他人的生活,他人的见多不怪。也许,当你羡慕别人家美的时候,别人也在羡慕你家的美。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回家后数日,对孔城老街一直念念不忘,写下这些文字,并感慨:
   瑞雪纷纷润皖中,老街静谧酿和风。
   千年宅巷沧桑满,百载书堂翰墨空。
   李氏钱庄无吊吊,万春米饺有笼笼。
   幸留原味陈遗在,愿弄新潮再耀桐。
  
   写于2019年3月7日,修改于2019年8月27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草帽

下一篇:你们的孩子也是我的孩子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