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世间好色

世间好色

时间 : 2019-08-29 09:40:57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许冬林    点击:Tags标签: 世间好色
(原标题:世间好色)
一、秋香色
   秋香色,一种极具古典味的颜色。实则就是浅黄,有时在浅黄里还渗透隐约的一抹浅绿。深深浅浅喜欢这颜色已有多年,一直觉得这颜色里有一种别样的妖娆,一种低调的奢华。
   《红楼梦》里,林黛玉初进贾府,老嬷嬷领着她去见二舅母王夫人。到得正室东边的耳房内,王夫人不在。阒寂房间里,林黛玉看到了那炕上正面设着大红靠背、石青引枕,还铺着一条秋香色金钱蟒大条褥。隐隐的贵气透过来,让人噤声不敢语。再折到东廊小正房,在这个王夫人日常起居的房间里,黛玉才看到了那些半旧的陈设。回头想,那东房间是奢华的,只是,是一种无声的奢华。这奢华虽是不撞眼刺目,虽是做给人看,却自有分量令人心头凛然。
   第八回里宝玉探望病宝钗,宝钗坐在炕上作针线,一副家常打扮,穿戴都是些半新不旧的衣饰。宝钗是低调的人,即使是美貌,也不让那光芒咄咄逼人,而是软软敛下来。而宝玉就不一样了,事事过于隆重,恨不能把每一个日子都当作节日来过。那一天,宝玉头上戴了金冠,额上勒了金抹额,身上还穿了件秋香色立蟒白狐腋箭袖。如此奢华艳丽的装束。只是,这也是一个人的奢华。宝钗光是在衣饰色彩与打扮上就没能和他应和,让人忍不住替宝钗遗憾。如果宝玉不出家,关上门后,婚姻里那些山长水远的日子,两个人要怎样尴尬应对,才能走得完! copyright verywen.com
   多年前的一个春末,心思寡淡,到圣迪奥女装店里转,挑了一件秋香色的薄羊毛线衫和搭配的细条纹裙子。买回来后,不几日,夏天响亮来到,那衣服便无从上身。衣橱里挂了一整个长夏,也不恼,偶尔在衣橱边流连,只是看看。不穿,只是看看,享受一个人的奢华。安静无声,与世无扰,一如想念。待到夏阑珊,秋风里穿着那秋香色的线衫自桂花阴下经过,竟如和相好多年复又分别的旧人重逢,欢喜都在深深浅浅的杯盏里,不与外人道,独享内心繁华。
   如今,人到中年,心思渐淡渐薄,淡薄如一杯菊茶,香已逸散,只有菊瓣垂老卧杯底。是啊,一些人狠心忘去,一些人还沉在心底,水中明月似的。某日,忽作小儿女心,想出门去见一个人,一个人去见。衣橱里翻,弄妆迟迟,翻出一条秋香绿的丝巾。想起那时系它,人还很清瘦,还在小病中。独自浮想一番,也不出门了,煮水烹菊茶。就着往事,一腔儿女心,用一壶茶水和一个下午的时光,慢慢将之消解。 www.verywen.com
   人到中年,庸庸碌碌,纷纷扰扰,想念是一件奢侈的事情。只能偶尔奢侈,轻轻地奢侈一下。想想,如果没有想念,那么人一定是彻底地老了旧了。何况,有的人到老了还在想念。想念就像痒和疼,应是一个人起码的知觉。想念的那一刻,世界荒芜衰老,而莲花,从心底亭亭出水盛开。心灵洁净,血液回流,青春重回宝座。这是一个人内心的奢华年代,但没有观众喝彩,就像秋香色。
   所以,红喜绿怨的裙裳里,一定要有一件秋香色的,让身子住进去,低低奢华,独自摇曳。
  
   二、桃花误
   春天,总要和桃花见面的。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第一回读到关于桃花的诗句,却是在一本翻得半烂的课外书上。书里,两个地下党人接头暗号竟是这四句诗。从此,文字里的桃花在我心里便是罩上了一层神秘的雾霭,远远近近,兜兜转转。 verywen.com
   后来,终于在初中语文课本后面端端正正读到这四句诗,是崔护的《题都城南庄》,情怀怅惘的一首诗。说这崔才子去京城长安应试未中,落落寡欢,某日喝了一点小酒,然后折去城南郊外散心。却看见了一户好人家,门前花木丛萃,只是寂若无人。崔才子于是扣门问茶,一个桃花一样艳丽的姑娘递过一杯茶来,然后伫立在一树盛开的桃花枝下,看他喝茶。翌年春天,崔才子再去寻访,却是门户紧闭,再不见伊人。同样的春天,同样的城南桃花人家门前,佳人杳然,只剩下一树桃花在风日里满满当当盛开,不知道它记得不记得去年发生的那美丽一遇。崔才子情怀怅然,郁郁难遣,于是在人家门上题下了这么四句,留下一个流传千年的美丽遗憾。重访伊人却不遇人面,再浩繁美丽的春天,对于崔护,都黯然失色了罢?是春天误了他?是桃花误了他?
   许多年前,我还在学校里不紧不慢地读书,城西的石涧有一大片桃林。春天来时,同学相邀着,坐三块钱的三轮车,去石涧看桃花。回来,一个个像辛劳的小蜜蜂采蜜回家,包里塞满人面桃花相映红的照片,说是留着将来老了时再拿出来看。我没去,我坐在上铺,搭着两条腿,很是不屑。老,还远着呢!人生需要这样遥远地、细针密线地铺垫设计吗? www.verywen.com
   那些个同学看桃花的春天里,我在忙着恋爱,我像个娴熟的裁缝,把学习之余所有时间的边角料都缝缀起来,绣了花,给他。春风透过木格的玻璃窗子,在我湖水蓝的帐子上掀起涟漪,同学在帐子下面又交流着花开的消息,我默然。我心里计划着,将来,我要和我的爱人一起,隆重地去看桃花。那时,我们抬头,看见那桃花开过了枝头,开到云边去了罢?或者在上山的路上,溪水蜿蜒,瘦瘦长长,上面飘着三两瓣桃花,如同一个个盖上去的红邮戳,悄悄为我们指引桃林的方向。
   然而,我终究还是误了那一片桃花。
   有一次,去巢湖,路过石涧,看见人家门前的一树胭脂红,在细雨里开开落落,忽然想起:石涧深山里的那一片桃花,我至今还没看呢!是啊,毕业已经十好几年,我每去巢湖都要路过石涧,却匆忙得从来没起过半途下车的心思。为的是要看一看早年就在筹划中的桃花。桃花在,我也在,只是机缘似乎总是不在,人生的遗憾便是这样生成的罢?我不知道,自己到底会在哪一个春天的假日,能够从俗务里抽身出来,来到一片桃花如海面前,鼻子上沾着三两滴春雨,凑过去,凑近花枝,像蝴蝶穿过花丛一样优雅和随意。将来的某个春日,也许,桃树已经枯死,新一拨的桃树已经长成,细细弱弱的枝上桃花开如振翅的彩蝶,看花人中,我是蹒跚的老人。那将是多么感慨!人生似乎总是有遗憾的,不在此处,便落彼处。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前段日子,一个人在家里看电影《爱有来生》,看得泪流满面。男主角阿明爱着女主角阿九,可是却在一场家族间的仇杀中双双死去,他们死前约定了下辈子再聚,可是下辈子阿明等来的阿九却已经是一个幸福的妇人,她不认得这个上辈子的爱人——一身僧衣的阿明。本来,我以为,这又是一出充满遗憾的爱情故事,可是影片结尾阿明的一段话却让我顿悟。阿明说:我想给她的一切,她都已经有了,其实我想要的,不就是给她幸福吗?如此一说,这依然是一个圆满的故事。是的,只要她好,就是圆满。何必在意,她的幸福一定是自己手栽,她的笑颜一定开在自己的庭院。
   回头再看崔护的遗憾,怅惘便如山中烟岚在朝日里层层散去。在那个唐朝的春天里,那个人面桃花的姑娘,那一日,她不在柴门后面,不在桃花树下,我们多情的崔才子错过了与她的重逢。可是谁会想到,那日的她,兴许正走在花木扶疏的回家路上,提一篮芍药一筐兰草,一路的春光身前身后,恰到好处地衬着她绿裙红袄。或者,她已经嫁人,在另外的一棵桃树下,在另外的一个年轻淳朴的小伙子眼里,笑颜如花。

非常美文


   春天再来的时候,我坐在窗子底下,遥想着石涧深山里的桃花。此刻,拂过我的春风,转身远去了,还会抚摸那片深山桃枝上的花蕾,一朵,两朵……开成浩瀚的海,被一些欢喜的人群赏着叹着。而我,也会在一个又一个的春天里,在一些乡村人家的门前,很自然很随意地和另外的一棵两棵的桃花撞见,也一样欢喜。
   桃花在开就好。
   桃花在开就好。是的,人生中的许多事情,在这面看去,是错过,是遗憾,但是另一面,它圆满着。
  
   三、胭脂红
   妖娆的东西,往深里瞧,透着的,往往是一脉寂寞孤寒之气。
   比如胭脂。
   与胭脂的初遇,是在极远极淡的少年时候。那一年,远在江西的表姐出嫁,母亲去吃喜酒,带回来一块手帕子,还有包在手帕里的一盒胭脂。打开来,看去,仿佛一轮红月亮静静地被摁在天幕上,指尖子沾沾,指尖就羞红了。问母亲,母亲说那是胭脂,也是擦在脸上的。有点失望,当时,因为我急于想得的是一瓶能把脸搽得白白的香香的宝贝儿。那块手帕一直被我宠着,叠成方方的一小块,揣在衣兜里。夏天的时候,在学校午睡醒来,掏出来,展开,走到学校前的那个小池塘边,蹲下身,用它沾着水洗脸,仿佛西施浣纱。相比手帕的隆重岁月,那盒胭脂可算是境遇冷清了——其实也没有扔。当然是舍不得,放在抽屉里,但不用,就那么晾着,晾到盒面上生了尘。 非常美文
   少年时,我们不需要胭脂。
   其实,不是不需要,而是,不懂得。
   我们不懂得胭脂的好。挑一点胭脂在掌心,合了掌来轻轻搓一搓,研开了,再双手轻轻在双颊一按,红了,仿佛满园的花儿在晨曦里层层叠叠地开。颊是淡淡红,衬得整张小脸忽然就浮出了一片粉白的消息,对面走来,只觉得有莺啼花香的生动。可那时候,只以为,白了好,香了好,就不知道胭脂淡抹,双颊飞红云,人若杏花,这色彩上有了温度有了动感更好。就像日子,只以为能过得素淡,过得波澜不惊便算得工整,却不知道偶尔也要有“万绿丛中一点红”的亮眼与热闹。待懂得了胭脂的好,一回头,看窗外,已是春色阑珊,就快红销香断。想起少年时冷落过的那一盒胭脂,禁不住心下怅然。
   于是安慰自己,胭脂,到底是寂寞的罢。香艳的东西,往往藏着的就是清寒的骨,它兴许就是这样命定的被辜负,被冷落,被你多年后遥遥地记起,再心疼着。
verywen.com

   看《红楼梦》,隐隐约约看见一群小丫头们,欢欢喜喜地在园子里淘制胭脂膏子,只觉得有无边的香气从字间飘出来,在四下里漫溢着。淘制胭脂膏子,这是多么婉约、多么风雅的事。难怪贾宝玉放了诗书要掺乎其中。红楼里的青春是热闹而奢华的,可是,到底也是寂寞的,到底逃不过花落人亡、盛筵散去的结局。回头看,原来那淘制胭脂膏子的浓艳之事,不过是衬托了后面那么多辽阔荒凉的无花岁月。青春在一盘盘胭脂膏子里虚晃了一回影子,像个狐媚的小妖精,把影子露半截在窗台上,待寻了去,已是冷风习习。那红楼里的胭脂,其实也是寂寞的啊,只是披上了一件华美的外衣。
   那一天,我端坐镜子前,旋开我的胭脂盒,拿毛刷子沾了胭脂往两腮上刷。爱人站在旁边,半是欣赏半是疑惑地问:这一盒胭脂一般能刷多长时间?我怔住,心下茫然一片。我停下了化妆,端详着这个掌心一般大小的胭脂盒,忽然悲哀起来:一般情况下,我这辈子,几乎是刷不完这一盒胭脂的。是的,如果这盒胭脂没有什么中途丢掉、或者不小心掉地下撒掉的遭遇,我真的是用不完它的。一则,我并不天天刷胭脂。二则,刷腮颊上,实在只需那么一点点一点点,艳一分,都是弄巧成拙。胭脂是个浓情的东西,像酒斟在杯子里,满得几乎要溢出来,容易端不稳,所以,刷胭脂,宜淡。 verywen.com
   我在想,当我老了,或者走了,我的爱人在日暮下的窗台边坐下,打开抽屉,翻出一盒旧胭脂,盒子里还有一半没用完,他会想起什么呢?是岁月完了,一颗胭脂的心还未完,叫人徒生惘然?人已千山万山地远,徒留半盒胭脂在尘世间,彼时彼地,是真的寂寞了。
   其实,不只胭脂没用完,还有多少青春、多少年华没有来得及上色就已经从指间漏掉了呀!这一世,总有几处最动人的细节,被辜负,被虚掷,有意或无意。明明刚从花枝底下过,一回头,已是山长水远,千树寂寞。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如何做才能摆脱“越叙越平庸”的叙事现象

下一篇:沙湾大盘鸡随想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