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印象老街

印象老街

时间 : 2019-08-29 09:42:35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仇育富    点击:Tags标签: 印象老街
(原标题:印象老街)

   一、老街
   老桥是大丰的一座地标,北岸的那只脚最早是踩在了伪旅长谷振之的地盘上,一座桥把这座小城分成了个南北朝。临桥东侧有座木质的两层楼,时人称之鼓楼,有秦淮之风,隔河唱过《后庭花》,伊人独坐,在水一方,把岁月顺着河流流淌向东边的海洋。
   南马路、东马路、小岛、西河口,是她的四大名人,各有各的传奇,她们把老街串联在一起,整理成一本完整的小城历史。
   大四河是这座小城的动脉,日夜不息地输送给两岸居民所依赖的营养,河上时而飘过的铃铛,那是清管所收垃圾的小船在摇荡。绿柳轻杨戏着水里的鱼儿,放逐鸬鹚的渔翁伸出竹杆,收获河里跳动的喜悦。
   雨季,油纸伞从铺着青砖的巷子里飘出,脚下坑洼的地面上走出一个操着海门话的移民,借着天气发泄一下背井离乡的恋情,还有些悠闲的老居民在茶楼中听着淮剧,侃着大山,聊着时事的变故,大丰的历史是他们在嘴里编织的一本厚重的书。

非常美文


   老街的时光永远驻足在乡情里,随时都会在人们的眼前靠岸。走在老街,随意随处可拾起一段情感,翻新的街面到处有携刻的记忆,音乐声中的旧时光如酒一般醇香,那些曾在老街卖草鞋、倒腾小商品的人们在如今都已成了故事,变成河岸边花丛中纷飞的蝴蝶,飞进寻常人家电脑的桌面。
   彩虹桥闪烁的七彩灯光下,变成了川流不息的车流,广场上大妈们热衷于跟着时代的韵律扭动,然后借着手机的小视频把大丰最新的信息传送到世界各地。
   40年间,黄海之滨的边陲小镇好似被油墨泼上了浓浓的色彩,从英国回归的麋鹿在世界的目光中高昂着头颅,特莱克改良的土地上郁金香点亮了花海,西郊的梅园、恒北的梨花、港口的海洋世界,把大丰居民远游的计划打乱,世界的目光已然聚焦于此。

verywen.com


  
  
   二、香干阿婆
   不知从何时起就有个阿婆佝偻着身子,背着满篮子香干和臭干,走过旧城南,穿过市中心,然后在上午九点、下午五点这二个时段出现在我们居民区这一带,口中不紧不慢的叫喊着“香干咯------臭干啊-------”拖着长长的尾音,迈着不紧不慢的步伐,低头前行,一年四季用她穿着布鞋的小脚丈量着这座小城的每一个角落。
   听到有居民叫买便停下脚步,这时候就有人帮她把背上的篮子拎下来,等交易完毕人家再帮她背上去,这个城市的居民习惯了这样的动作,说是一种约定不如说是一种默契。每每这时她总是嘴中满怀感激之情,远送她离去的背影,让你仿佛是看到自己的亲人一般,特有的一种亲切感。
   应该说她做的这二种口味的茶干还是蛮有特色的,成了这座旧城居民所喜爱的调味品,在我家小倩倩成长的过程中我也会时不时地买来给她吃,每次阿婆经过居民区时总有一帮小孩子躬着身子、驼着背、模仿着她走路的样子,口中还叫喊着“香干、臭干”一步步跟着阿婆,他们以这种形式表现童趣、玩皮以及对阿婆的喜爱,阿婆从不会计较这些孩子的任何举动,往往是张大牙齿不太齐全的嘴巴笑着,那笑声中是纯朴,善良,以及对生活的满足。老人——孩子,这一幕旧城的风景在这座小城的每一个居民区日复一日重复地在上演。一帮跟在她身后叫喊的孩童变成少年成了大姑娘小伙子,又是一批又一批小孩童拿过了这接力棒跟着阿婆后面叫着喊着,阿婆的名字也渐渐的被人们用另一个名字替代了:香干阿婆。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有一段时间没看到香干阿婆出来叫卖,大家心里都在猜测;是不是她病了?于是大家便聚在一起谈论着,有人道出了其中的原由,说是阿婆把卖香干臭干的钱藏匿在破旧的棉花胎中,据说足足有8000元,被老伴收拾了卖给收废品的人了。阿婆一急就病了,这可是她平时不知节省多长时间的用来防老的钱啊。原来如此,可怜的香干阿婆……
   也不知过了多久,小城重又再现了香干阿婆的身影,这回大家都知道了她的故事,但谁也没去向她打听,谁也不愿去揭老人的伤疤,只是换了另一种方法去安慰她,阿婆的生意比以前好了近一倍,过去她背上一篮子出来,现在得上午下午各一篮子了,倾城的居民以这种看起来微不足道的方式来帮助这位他们所熟悉的香干阿婆。
   每天这二个时段孩子们都会成群的等在门口,或是提前就进入了阿婆的角色,学着叫卖香干臭干,孩子们的这种表演实际上是一种最原始的广告,不少家长都会事先就把准备好的零钱拿给自己的孩子,再以后,大人们来买得少了,倒是孩子们跟阿婆打交道的机会多了,居民们看着老人、孩子,开心的笑着,自然、朴实、真诚、无私,这笑声在旧城中回荡了好多年。直到这一帮小孩子成了大学生,进入了社会,仍然对香干阿婆的小买卖怀念不已。 非常美文
   今天,小城的这些叫卖声已渐行渐远,有些声音已经永远消逝了,城市商业化的步伐加快,叫卖的声早已被那些喇叭声所取代,但那原始、粗犷的叫卖声仍然时常会响起在小城人的记忆中,带着一丝丝的温馨,和着老城当年不紧不慢的节奏,回荡在脑后,尤如昨日。
  
   三、麻团奶奶
   杨奶奶是我家邻居,老俩口子都是淮南二厂退休职工,不是为了挣多少钱,又不会打麻将,纯属是为了活动活动身体的,跟我们住同一排平房,有儿有女,大家庭的生活显得很幸福,每天早上杨奶奶都会挎着个大蓝子从我门前经过,一路叫卖着走向厂区。
   因为住得近,早上起来迟了也会上她那去买几只麻团。我们刚搬来的时候女儿才上幼儿园,也正是小嘴要吃的年龄,麻团虽不算什么好吃的食物,但偶尔吃起来还是觉得不错的,杨奶奶也很喜爱我女儿,走到我家门口都要停下来闲话几句,女儿对杨奶奶也是格外的尊重,有时还特地留下一两只麻团给我女儿吃,从不提钱的事,女儿习惯称杨奶奶为麻团奶奶,杨奶奶听了也是乐呵呵地表示接受。

copyright verywen.com


   那时我还在西七里半外的船厂上班,早上七点出发,因为晚上睡得迟,早上起来不会早,每回都跟打仗似的,实在来不及就到杨奶奶那儿拿几只麻团,一路骑车一路吃,倒也不耽误时间。因为是油炸食品,我不会正常让女儿吃这些,十天半月地买几只改善一下口味而已。
   厂区有个刘三是个捣蛋鬼,有一次拿着张50元的假币买了杨奶奶几只麻团,杨奶奶只是把钱往手中用大拇指向前滑动了一下,接着动作便迟疑了半钞的功夫,接着就把零钱找给了刘三,不过,杨奶奶把这假币放进了另一只口袋。过了一会有个女工拿着100元的大钞来买麻团,杨奶奶找不出零钱来,旁边眼尖的工友说“刚才不是有张50的吗,应该够找了”,杨奶奶却说“这张不能给你们”,这么一说,工友们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一打听是刘三的,都骂他是个缺德鬼,说杨奶奶太老实,知道是假币也收,但杨奶奶接下来的话却让众人感慨了:我收下来是自己吃点苦,至少别让这张假币去害别的人了。 www.verywen.com
   杨奶奶卖麻团十多年没有走出过二厂这个圈子,工友们个个对她熟,尊称她杨奶奶,小朋友们却习惯叫她麻团奶奶,每次剩下最后几个麻团她就不卖了,赶紧回撤,一路上她会把剩下的麻团丢给遇到的孩子,这也是她每天的习惯,这习惯就跟现在主动发红包的人差不多。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知微见著

下一篇:时节之礼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