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被毒蜂蛰过之后

被毒蜂蛰过之后

时间 : 2019-08-29 09:43:39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黄金山    点击:Tags标签:
(原标题:被毒蜂蛰过之后)
5点30分,天还才麻麻儿亮。我觉得左手小臂还有点微微发痛。稍微揉揉几下后,我就翻身起床,决心再去责任田里继续干活。一是把昨日没有拔完的草拔完,二是去消灭那个蛰我的地绿蜂包。
   我穿上长袖汗衫,戴上手套,扛起锄头就出门了。晨风吹来,还有阵阵凉意。我惬意地哼起京剧《智取威虎山》选段:“捣匪巢定叫他地覆天翻……”
   昨天,我顶着烈日在菜地里拔了一天草。因为那草格外繁茂,把种的摆菜地深深的掩盖了。打除草剂一类的药根本无效,还破坏土质,更不环保,因此我就和老伴决定用手拔,拔光这些草辈!
   烈日下,我和老伴分头开始拔草。那草茎很硬,简直像铁丝一样的扎手,要运用脆力一连逮几下才能拔起一把。虽然我和老伴都到古稀之年,但是为了让蔬菜长好,自家有环保菜吃,我两不顾一切地苦干着,汗水顺着额头脸颊流下……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干到下午六点多,眼看只有一行草没有拔了。我高兴起来,对老伴说:“把这行拔完就放工。”老伴点头。
   我刚把左手向那蓬深草丛伸去,突然就被连刺了两下,接着就从草丛里飞出四五个地绿蜂,“嗡嗡”地追着我的手臂……。不好,我左手小臂又被蛰了两下。草丛里又飞出几个地绿蜂……
   我感到手臂被蜂子刺的地方开始发热发痛,就连忙抽身,大声对老伴喊道:“我被地蜂蛰了,放工吧。都不能再干了。”
   一听我被毒蜂蛰了,老伴也就小心的停止下来。
   老伴过来一看大惊,原来我触到一个地绿蜂的窝了,里边还有几十个毒蜂在窜动,企图飞起来保卫他的巢穴。
   这地绿蜂,个头比平日常见的长脚毒蜂更大,粗如小指头,体黑长,肚有黄环,且其群体数量众多,杀伤力和攻击力是所有蜂类中最为凶猛的一种。我们只好退让一步,就决定放工。
非常美文

   老伴回家去了。我顺着山路,准备去村里卫生室去找医生救护治理一下。我走在山路上,心里诅咒着这该死的毒蜂,“真他妈恶毒,专门躲在暗处袭击劳动人民!”
   卫生室门口用醒目地红色大字写着一块牌子:上书“救死扶伤,全心便民”八个大字。
   卫生室里却很是安静。肥胖的医生躺在沙发上玩着手机,正与网友斗地主。
   我大声喊道:“医生,我刚才被地绿蜂蛰了,请给救护处理一下。”
   那医生见来了生意,就停止玩手机,蠕动记下才站起身来。他叫我把手被蛰的地伸给他看看。
   我的手臂上被毒蜂者的地方开始发红,发热,隐隐发痛。那医生一看,连说:“你这很危险,要先消毒,再抽血化验,然后才能开药处方!”
   我一见他说得这么复杂,这么严重,心里感到有点为难。就说:“能不能简单一点,涂上点药什么的?”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那医生把肥胖的脑袋摇动了几下,说:“不行,中毒就要化验血,这种毒蜂最毒,我要用疗程治理才行!”
   “还要用疗程治理。”我越听越糊涂,就问:“那要几个疗程?”肥胖的医生脑袋又摇动几下,说:“至少三个疗程,21天。”
   “哎呀!我被这毒蜂坑苦了,蛰一下就要住21天医院。”我感到为难,就说:“你给点药涂抹一下,不行我明天再来疗程!”那医生说:“你不化验,就没得药涂。”
   我感到失望,打算离开这里,再到其他地方看看。村医生说:“就三个疗程,我优惠你,只收你2000元钱。包治好!”
   我心想:“2000元钱,我哪里有,我孙子眼看上大学报名,连报名费还差3000多呢!”于是我说:“医生,我过会再来。”
   离开村卫生室,我继续走在山路上。
   一个游方的草药医生手里摇着写有“治病救人”字样的小红旗迎面走来,他看到我捂着手臂,很是精明地拦着我问道:“咋么,有问题吗?”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我答道:“有点问题,手被地绿峰蜂蛰了。”
   游医把我手臂拉过去看看,说:“都红肿了,还不快治!来用我的药,包你三天就好。”接着就开始打开药包。
   我一下拦住,说:“不忙,请问你的收费是多少?”
   那草药医生哈哈一笑:“我收费最合理,心地也做善良。你这点伤就给480元吧。”
   “480元。”我一听心里就嘀咕:“比起2000元的确不算”多,但是我没得这么多钱,我两个老人一月还挣不到200元呢!于是我说:“我不要你的药了!”
   被毒蜂蛰了几下,就要几百上千的医药费,真是叫人危难。我回到家里,与老伴说起医治的事。老伴也愤愤地说:“如今的这些医生,一个个都是地绿蜂,那个会给你真心治病救治。”
   老伴突然说:“你别急,我想起我有一个秘方,我来给你救治一下,看看效果如何?”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老伴说着,就到厨房里拿出一个独大蒜,剥开,挤出汁水,对准涂在我的伤口上,又按摩一会。
   果然疼痛减轻。半小时后,红肿也减消了。真灵,独大蒜可以抵御地绿蜂的毒。我说:“老伴你的办法真好!”
   一夜之后,我左小臂的疼痛没有了。于是我就要去消灭蛰我的地绿蜂包。
   我来到地里,找到地绿蜂包,那些毒蜂还在安眠。我挥起锄头,用草捆把蜂包压住,再用锄头狠狠地打去,一寸寸地挨着死打,不到一百下,一个地绿蜂包被我砸得稀烂……
   我又开始拔草。我看着死去的那些地绿蜂,突然想到:这毒蜂虽然很毒,但它只不过是伤了我的一点身体,还害得我误了半天工期而已。而比毒蜂更毒的却是人,那些医生,动不动就要化验,要疗程,要几千,要几百……。这医德的丧失,钱迷心窍,不为人消灾免痛,这些不是比这毒蜂更吗?
www.verywen.com

   毒我的毒蜂包可以被我剿灭打死除光,可是这些吃人的丧失医德的医生谁又来诊治他们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瓜儿甜蜜蜜

下一篇:棠荫湖影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