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一些卑微的面孔修饰着生活的镜框

一些卑微的面孔修饰着生活的镜框

时间 : 2019-08-30 09:29:55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熊心可鉴    点击:Tags标签:
(原标题:一些卑微的面孔修饰着生活的镜框)

   我从来没想到高铁会在眼前经过,仅用十余秒的时间就经过了一座老矿山,就在离我工作所住的父母家中几百米开外的楼房经过。呼啸而来,从东边的上海而来。疾驰而去,从西边的昆明而去。白天,高铁像束银光,瞬间,不见踪影。晚上,高铁像条火龙,刹那,不见踪迹。有一点我是想到了,高铁必然穿越了河流、荒漠、山洞、森林、村落、城镇……从繁华驶向静谧,从安逸奔向喧嚣。那些陌生也好,熟悉也罢的城;那些陌生也好,熟悉也罢的人,在人生的快车道一闪而过。又有多少卑微的面孔在生活的边缘修饰着自己的镜框。
   有一次去新华书店闲逛,看看货架上是否有自己喜欢的书。走在一处不起眼的角落,货架上安安静静地放着几夲美术类的书籍。最上边一本是人物素描的书,封面画的是一位老人。似曾相识?心底掠过疑问。翻阅书中,里面画的人物多数都是老人。在黑白灰组成的三种色调里,人物的神态栩栩如生。他们的眼神犹其出彩,忧郁、憨厚、伤愁、迷茫、惶恐、安祥……在画师的细腻手笔之下,表现的淋漓尽致。忽然觉得这不仅仅是本书,在这些人物背后,反映了他们各自的生活,喜怒哀乐,林林总总。想着,想着,合上书,封面人物的模样倏地跃入眼帘:小眼睛,矮鼻梁,厚嘴唇。他像极了一个人,一个我从小到大熟悉的面孔,他就是胡叔。

非常美文


   儿时的印象中,胡叔其貌不扬,不修边幅,性格却很开朗。
   胡叔与父母年龄相仿,六十年代中期从乡下招工来到矿山工作。没什么文化,干了一辈子的普工。修路工、轮胎工、脱硫工,材料库门卫干得时间最长,一直干到退休。材料库地处小山旁,属偏僻之地,场地有半个足球场大小,四面放材料的屋子围制。白天还好,有工人在这上班,时间好打发。晚上就他一人住在大院里,可以听见山风呼呼的声音,野鸟在山上咕咕的叫,让人不寒而栗。他就像一只被囿于的小动物,牢牢地束缚在材料库的笼中。胡叔常对外人说,这分工作工资低点无所谓,他干得舒坦,没人打搅他干自己喜欢的事。
   去学校上课有两条路:公路和山路。我多数走山路,一来路程近,没有灰尘。二来可以经过材料库,去胡叔那里喝杯水,最主要有时胡叔会给我零食吃。每次上学,放学,总能看见胡叔在忙。地上不是摊满竹子,就是一地的包装带。问他做什么?他眼睛眯成一条缝,乐呵呵地说:“瞎忙,不知能不能成?”我听不懂他说话的意思,去到屋里喝上一杯水,嘿,还放了糖。 copyright verywen.com
   六十年代末期,父母拿着每月几十块钱的工资。夏天来了,吃上一根冰凉的冰棒都是一件美事。更别说吃上一顿汁鲜味美的红烧肉了。
   父母为人热情,矿上的工人经常到家里喝茶聊天。“这茶喝的,肚里没油水,刮肠闹心。”一位工人师傅笑侃着说。“去打猎吧,打个牙祭。”另一位工人师傅接过话说。说干就干,他俩出发了。下半夜,母亲喊醒我,让我去吃野兔肉。几个工人师傅正在屋檐下喝着酒,赏着月。这种情趣倒也别有一番滋味。
   休息日,胡叔拎着一个漂亮的菜篮,里边放着一瓶酒和猪肉,来到家中对父母说:“给孩子加点营养,我呢,就噌个饭。”“老胡,大家伙的工资都不多,破费啥呀,攒钱成个家呀!”母亲关心地说。胡叔并没有搭话,闷头抽着烟。忽然冒出一句:“我这是削冰棍卖的钱,卖菜篮子的钱,又没拿工资。快烧菜去吧,孩子们都饿了。”那些竹子和包装带竟然在胡叔的手上变成了商品。竹篮用各种颜色的包装带编织而成,颜色搭配讲究,真想不到胡叔还有这样的手艺。矿上许多家庭使用的竹篮都出自他的手中。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七十年代,胡叔买了辆自行车,喝酒,做手工,溜车成了他的第三个爱好。
   上学路上,经常看见胡叔表演车技。骑车不用手抓车把,下坡双脚放在车把上,双手在空中伸展,让我们这些孩子心生敬佩。回家跟母亲羡慕地说:“妈,胡叔骑车真厉害。”“你可别学啊,胡叔摔了一身的疤。”母亲的话让我诧异,胡叔为什么怎么拼?
   矿上终于盖了澡堂子。冬天洗澡时,温烫的水柱子淋在身上,洗得真舒服。比在家里用木盆子洗澡强多了。胡叔一年四季都不去澡堂子,剩洗澡的钱?肯定不是。后来我听矿上的人说,大概知道缘由。说法有两种:胡叔小时候去山里砍柴误掉陷阱,下身受损。另一种说法是胡叔小时候蹲在地上解大手,被恶狗咬残了下体。无论那种说法,我才深知胡叔过去的所作所为都事出有因,能活成这个模样,胡叔的心底算是宽广豁达的人了。 www.verywen.com
   八十年代中末期,家里搬进了楼房,住在矿上中心,原来住的地方,许多人也逐渐搬到矿中心。和胡叔见面的机会少了,他仍旧一人住在材料库,他仍旧适应着孤单带来的心迹寡凉。时代在变,我长大了,父母和胡叔那一代人都老了。
   胡叔在退休的几年里,仍然在材料库住着。养些鸡鸭,种些蔬果,一条黄狗成为他的忠实“伴侣。”后来材料库废了,胡叔不得不告老还乡。
   去年夏天的某月在市里的公园广场,我偶然见到了胡叔。他骑着电动车在人群中喊我。跨着两只脚,穿着黑布鞋,一件白背心并未穿,搭在膀子上,还是那副德性。从他喋喋不休的嘴里,嘣出一个又一个熟悉的名字,已故的、瘫痪的、生不如死的。我问他过得还好吧。他说自个的弟弟过继了一个孩子给他,好不好的,随人意又怎样,还是好好地生活吧!
   事隔一年没有见到胡叔,我常常想起他对我说的那句话。“随人意又怎样,还是好好地生活吧。”那些卑微熟悉的面孔都生活在各自的镜框里,渐老渐去。如同新华书店里的那本人物素描的书,静静地躺在时光的手册里。
copyright verywen.com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千里走单骑

下一篇:母亲,石山顶上的青松 ——追忆母亲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