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母亲,石山顶上的青松 ——追忆母亲

母亲,石山顶上的青松 ——追忆母亲

时间 : 2019-08-30 09:55:25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史岩    点击:Tags标签:
(原标题:母亲,石山顶上的青松 ——追忆母亲)

   阵阵北风透骨寒片片雪花寄思念
   又到了寒冷的冬天,又到了那个北风呼啸,雪花飞舞,冰冻血管的日子——母亲的忌日。恍惚中我仿佛,又回到了,那年、那月、那天那个夜晚……。
   那是1992年,12月21日,我亲爱的母亲,孩子们慈爱的外祖母,带着极度疲累的身子,带着对女儿、女婿、外孙、外孙女、及外孙媳妇、外孙女婿的无限眷恋,永远的离开了我们(享年77周岁),离开了,她用心血和汗水,经营了一生的家。
   无情的北风,吹走了黑蝴蝶般飞舞的纸片,也捲走了,我们全家,泣血的哭号……
   二十六年了,母亲离开我们,整整二十六年了。可我感觉,她一直没有离开过。她的音容她的笑貌,一直陪伴着我,已驻在我的心里,融进我的血液里,渗透进我的骨髓里,伴随我每一天,每一分钟。分享我每一个悲欢喜乐。耐心的听我唠叨,听我和她说悄悄话……
copyright verywen.com

   二十六年,思念积聚,二十六年生活对比的反差,迫使我拿起笔把我记忆中,母亲的点点滴滴——那是母亲脚下踩过的沙粒啊!我要把它们,一枚枚拣起来,穿成项链,挂在母亲后代,为她在心里树立的汗白玉的石碑上,永远铭记她,以抚慰她付出一生爱的灵魂。
   我母亲的一生,是石山顶上,青松般艰难,而又尽展,母性风彩的一生。
   我的母亲,出生在正定城内,大十字街向南,路东一个姓张的大户人家。我的外祖母是,我外祖父的第三任妻子。(前两任都病逝了)外祖母有三个继子,两个继女,又生了三个儿子,四个女儿,我的母亲是老幺。在这里我不赘述,外祖母的慈爱,也不述说舅父舅母,怎样极尽孝道,我只举一例足已。
   我的外祖母去世时(外祖父早已仙逝)我的二舅,也已几次病危,可当他清醒时,听说继母去世,非要去灵前哭灵不可,一家人死活劝不住,那真是哭的涕泪横流,哭完两天,也就追随他的,继母而去。那真是生死相依的,母子情啊!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也许只因为,我们家是,正定城內一个有名的大家族,也许只是因为,我家大门口那,高高的石头台阶,或是因为我家那,青瓦房脊上,彰显先祖辉煌的兽头,也许呢是因为,大门门眉上,那渡金溢彩的進士匾,(我幼年还一直挂着)让我的外祖父以为,我们家族一直是,诗书传承,墨香飘溢,也许他还梦想,他的外孙会是一个,转世的文曲星呢?!今天,我无法想象,外祖父当时的思维。我只知道:我的母亲,在媒妁之言,父母之命下,像每一个少女,怀着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嫁进了外表光鲜气派,实则穷困破败的史家,嫁给了从未谋面,并且一无所知的,我的父亲,开始了她,史家媳妇的生涯。
   日子虽然过的艰难,但母亲对祖父总是,不笑不说话。每年还没入冬,母亲就早早把给我祖父的棉衣,最先做好,(在我襁褓中祖母就去世了。)吃饭则把家里当时最好的玉米面饼子,捧给我祖父,而我们吃,搀了菜叶的,山药面团子,母亲吃的是康团子,酒糟饼子。一次承志表哥,来到我家好奇的尝了一口,母亲吃的酒糟饼子,苦的他,噗!就吐了出来,他问母亲:小姨,这么苦你咋咽呐?母亲却笑着説:就咽呗。生活再苦再难,母亲总是笑对。 www.verywen.com
   也许是生活条件,医疗条件都太差,母亲曾怀过三个男孩:一个月子里死于破伤风,一个死于流产,最可怜我妈妈的头胎,我们的大哥,都已经两三岁,会说会跑了,就因为发烧,没钱医治活活烧死了。而我们活下来的,三姐妹也是多灾多病。我很小时,就给我做上了小棺材。(后来给了别的孩子)我在上小学四年级时又得过一场瘟疫,烧的整天昏睡,母亲每天背着我,去给商店刷纸(白色刷成彩色)母亲总是刷的,最快最好,每当偶尔停顿一下,母亲总会含泪盯着我说:"孩子,娘要能替就好了。"也许就是这,深深地母爱,感动了天地,我在没钱医治,几次摸过阎王鼻子,两个多月后,却奇迹般地渐渐好了。
   还有一次,母亲夜里,做针线活,挣了三元钱,想把它买成煤,给我乡下守寡多年的四姨送去,就让我上高中的二姐拿上这钱,让我陪伴着,先去开票。从没拿过钱的二姐,小心的把钱放入学生服上边的小口袋里,去排队。还不放心的,一会儿摸摸,一会儿摸摸,摸了两遍还有,第三遍再摸没了,那可是母亲,熬了好几天夜,做针线活挣的呀,二姐又惊又气,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我一边跟着,掉眼泪一边劝:"姐别哭了,要不我去三姨家借三元钱去?"我边说边飞跑向,三姨家,三姨家铁将军把门——门锁着。当我再跑回煤店,二姐已经哭崩血管昏迷后,被母亲背着,跑进县医院,县医院大夫让住院,要100元押金,母亲流着泪说:"100元押金?别说100元,俺手里要有10元钱俺孩子也成不了这样啊!"没办法母亲只得把二姐背回家,找小十字街向南,50米左右,路东一个诊所里的,魏大夫给扎个针,开点药维持着,每当晚上病厉害了,母亲就让我去请魏大夫,半年过去,也许是花季少女,旺盛的生命力,也许是老天为穷人家,创造又一个奇迹,二姐竟慢慢的康复了。

非常美文


   在风雨飘摇的,战争年月,父亲担起民族大义,出生入死,为共和国的建立,冲锋陷阵,和平年代,他以工作为重,以单位为家。可在我们,幼年生病时,在我们夜晚,帮母亲推碾磨面时,(那时家里买的都是原粮,要靠晚上用石碾碾成面才能做饭。)在母亲一个人推着,独轮木头轱辘车,在风雪中,跟斗趔趄的,向家里运煤时,在我们姐妹们生病时……我们从没见过,父亲的影子。担起养老养小重担的,只是母亲一个人的柔肩。那时我家租房开了个小杂货铺卖些:面酱、酱油、醋、盐、茶叶还兼卖菜。每天天不亮,母亲就挑着担子,去菜市场趸菜。有一天晚上,天刚下过大雨,早上的地泥泞不堪,加上可能买的菜多了点,脚上的鞋旧了点,她挑起担子一使劲,两只鞋的鞋底,都掉了下来,只有鞋面开玩笑的,挂在脚面上。走在娘家的门前,在羞臊,委屈,无奈等复杂的感情,强烈的冲击下,坚强的母亲第一次哭了,在她三姐的怀里哭了!三姐一边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慰她,一边陪她掉眼泪。哭了一会儿,母亲猛然醒悟,她的老人孩子,还等着她回去做早饭,等着她挑回的菜,卖了糊口,她用水洗了一把脸,换上外甥的一双鞋,又面带微笑回了家。还有一次,她拉痢疾的同时,患上急性结膜炎,人拉的摇摇晃晃,眼睛肿的像铃铛,免强睁开一条小缝,被来看她的五嫂撞见,五嫂心痛的搂着她,直掉眼泪问她:小妹,你都这样了,为什么不回咱们家?母亲说:我不想让母亲为我担心,再说我若和孩子都走了,孩子爷爷咋办?母亲就是这样一个,处处为别人着想的人啊! www.verywen.com
   我母亲做过很多工作:什么洗衣服,切咸菜,剥花生,砸钢珠,刷纸,在鸭场养鸭子,种地(曾几度由居民改农业人口又改回居民。)……等等各种各样的工作,无论干什么,母亲都要求自己做到最好。她还在256医院,给军医李秀兰、以及候献荣院长家,当过保姆,由于她真诚勤快,人家都很喜欢她,信任她,拿她当家人,当朋友。文化大革命中,候献荣院长受批斗,母亲不仅不离不弃,还把他的家人,接到家里。候院长的夫人,想回北京娘家,母亲让大女婿,将她们全家一直送上火车。人心换人心,母亲的善良与真诚,与候院长一家,结下了终生友谊,在母亲离开候院长家,二十多年后的,一九九二年,母亲病危时,候院长的夫人,还曾带着儿女们去看她。
   在我的孩子有病时,候院长的大女儿女婿,也曾鼎力帮过我。我们都是享着母亲的福报啊。

www.verywen.com


   母亲,善良、坚韧、宽容、知足、感恩的品质已深深印在了,女儿们的心中,她的行为,女儿们在效仿。
   母亲一生,最大的收获是:得到了亲戚朋友和全家所有后代的尊敬和热爱!走时得到了,所有后代,悲痛欲绝的,为她送行,她得到了,别人一生梦寐以求,却得不到的东西!母亲可以含笑九泉!
   女儿唯愿母亲,在天堂健康快乐幸福!
  
   (但愿一滴水见太阳,通过我的拙笔,能让我们的后代了解一点我的母亲,他们的外祖母足已。)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一些卑微的面孔修饰着生活的镜框

下一篇:胖哥瘦弟二三事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