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抛砖引玉

抛砖引玉

时间 : 2019-08-31 17:43:43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孙彩文    点击:Tags标签: 抛砖引玉
(原标题:抛砖引玉)
(一)
   一直跟进昌军的叙事,他思想的犀利如刀枪匕首,对教育的理解和感悟深刻而有个性,不仅有震撼力、杀伤力,更是真情动人。
   他接连在“江山文学”发了三篇文章:教师应该“主动”修炼(随笔),教师如何“主动”修炼(随笔),影响教师主动修炼的消极因素探究(杂文)。
   能感觉到昌军自我突围的愿望多么强烈,这是教师觉醒最好的理由。细读,他的成长分为三个阶段,前五年不受约束不断创造,中间20年被管制屡屡败退,近年被唤醒脱胎换骨。你会看到,他在不断给自己念“紧箍咒”。
   与昌军初次相遇就能感受到,他骨子里要挑战权威。
   那次是名师送课,我先讲课后讲座,最后留半小时互动答疑。我话音刚落,他起身到台前,拿个小本子,梗概梳理了我的讲座,然后面对三百余名参训教师,送我“三个叩问”:

copyright verywen.com


   一问:通过您这些年的观察、体验和研究,在中国学校教育中“课堂崩溃”这种现象是减轻了,还是越来越重了?
   二问:造成“课堂崩溃”的因素,是增加了还是减少了?
   三问:您对“课堂崩溃”这种现象在中国教育中消失,有一个什么样的展望或预测?
   我当时讲座的题目是《从“课堂崩溃”中走出来》,明显的“对立”浮在每一个问题的表面。后来他回忆当时场景时这样描述:“与会老师们被我问题的尖锐惊住了,眼巴巴望着孙老师,为她捏了一把汗,会场一片寂静。我略有担忧,把记录的本子放在前排桌子上,准备自己作答。孙老师给我深深三鞠躬,她没有回避问题,也没有正面“迎击”,而是透过教师的‘九大束缚’,用‘第二发展期’和‘三圈’理论,给被体制捆绑的我们,那无法自我超越的心松土。”我清晰地记得我讲了我的经历和课堂上发生的故事:续家谱、舞台剧、大阅读。虽然用理论给予观照,但故事的细节被老师们看到我的努力和呼唤的力量。 verywen.com
   昌军再次梳理这个故事,他说是“写给自己的成长记录”:
   那一次的相遇与交流(好多老师说那是“交锋”),彻底颠覆了我对“专家”的印象。正如文佳所说,彩文老师对底层教师的理解和关注,让我选择站出来(以前听专家讲座无数次,我从来没有过这种冲动);彩文老师的优雅和智慧,带动全场二百多小学语文教师的灵魂一起碰撞。也正如小洪老师所说,是彩文老师的三次鞠躬致谢,让我感受到了尊重与信任,于是我预想中的疾风暴雨变成了百川归一,虽有波涛汹涌也有流水潺潺。当主持人想阻止我继续说下去时,是彩文老师的微笑和全场二百多位教师的掌声和呐喊,支持我坚定地站在那里,并一直到超过了预定时间。这次相遇,是一次“伟大的相遇”。
   一个人要打开心灵空间真的不容易,但又在一刻间真实发生。
  
   (二)
www.verywen.com

   与教师经历相同的探究旅程,理解我们是如何建立联系的,更易于创造一个安全“无恐惧”的分享空间,让大家感到我们在共同建立一个相互支持的共同体。
   昌军建立共同体的基点是自己的学校,他们在组织教师读书叙事。
   他的另一组文章记录了教师共同体的发展历程:
   有缘,度你;无缘,你随意(杂文),“书香校园”为何只看到“书”而闻不到“香”(随笔),端午日,一次完整的“湿地爬行”之旅(随笔)。
   读罢,我们可以看到教师的“分离”生活和昌军推进共同体发展的艰辛。他自认为是性格和环境的原因,但背后的文化基因我们应该从更久远的历史发展中去透析。庆幸的是,我们清晰看到昌军他们已然经历了初期发展的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独立的个体发自内心的寻找生活的中心。 copyright verywen.com
   第二阶段:彼此发现对方,相互提供技术上的支特,发展共享愿景。
   第三阶段:将个人的发展转化为公众问题,接受充满活力的评论。
   “接受充满活力的评论”是昌军加入“江山文学”,进入“文采飞扬”编辑组的初衷。他一直说自己是“菜鸟”,然而他最努力,发文最多。因为他有更深层次的发展需求,那将是选择性激励系统的出现,像帕尔默遇见的,支持变革远见并使体制评价标准变得良善。他找到了“走向公众”的途径,“江山”搭建了交流平台,虽然人还少,声音还很“弱”,但足以让教师开放自我,接受多元价值的考验,并在文字中保持自身完整,使教育改革和自身认同一起发生。
   昌军曾说,是我一步步拽着他前行,一次次没收了他的“退堂鼓”。其实不然,是他自己几经努力,创造契机,与更多有识之人相遇。可以说,收到来自全国教育大会“飞翔者——教师勇气更新公益活动”的邀请,他全情参与,是他自我“突围”的关键节点。

www.verywen.com


   他在叙事里这样描述:
   此次活动,我是提前一个多月就知道了消息,然而,直到4月4日,也就是报到前的一周,我才接到了正式通知。如果按照大会安排,我早就错过了报名时间,多亏彩文老师和省厅领导早就为我安排好了一切,否则,按正常程序我肯定是与这次机会擦肩而过了。只是,大会要求每个与会者做的准备工作,对我来说是太匆忙了……
   为了让昌军参与全国叙事活动,我5次电话沟通省市县领导,争取到活动指标,并让昌军提前做好“分享”的准备。
   活动现场,我们做叙事沙龙,11位来自一线的校长讲述自己学校的故事。开场的三位校长,很显然在做经验介绍,这是我们的叙事活动不提倡的。我们知道,不仅现实,即便虚拟空间也会有很多事情会令我们“恐惧”:怕不被接受、怕没人理睬、怕他人嘲笑;想展示精彩、想占有资源、想复制思想。所以,在叙事中建立安全无恐惧氛围非常关键。我们的沙龙,就是想创造类似朋友“对话”的共同体,不但可以支持,而且还能治愈我们承受分离带来的痛苦。于是,昌军作为“重磅炸弹”上场了。他没有思想准备,也不知道自己承担什么角色,全凭感觉跟进我的引领。
verywen.com

   我在展示板上写下三组词语,昌军的热情被点燃。他回忆说:
   晚上,我们要参加孙彩文老师主持的沙龙专场:区域城乡统筹促校长和教师成长。会前安排,我们唐山市除了玉田老师外,都是坐在下边回应一下就行,主角是玉田县的老师。但没想到的是,就在专家教授已经就位,沙龙马上开始的时候,孙彩文老师把我叫到前边,让我坐在叙事组一方,直接参与发言……专家组的陈金凯老师提出:开放的课堂和区域城乡统筹发展共同体有什么联系?我先是用杨小洪教授让大家凭直觉写出的词语为开场,一口气把毫无关系的12个词语,用上午我的经历和当前的场景串起来,然后又引申到“开放课堂”“区域推进城乡统筹发展共同体”上来,最后一次性把三个话题全扣在了一起。不仅理顺了原本有些散乱的话题,还完全盘活了全场气氛,使得沙龙顺利往下进行。

copyright verywen.com


   当时的沙龙活动,按照我们提前的预设,需要解决四个层面的问题:我们应该教什么?好的教学需要什么样的方法和技巧?我们教学是为了什么,要达到什么目标?还有很少问到的“谁”的问题――教师的自我是什么样的?自我的品质是如何形成或缺失变形的?怎样联系于我的学生、我的学科、我的同事以及我的整个世界?教育制度如何能够支持和增强孕育优秀教学的自我?
   走到第四层面是城乡统筹发展的高境界,昌军的梳理没有停留在技术层面,而是通过对他自己的成长经历进行剖析,展示“生命”课堂的魅力:师生是共舞的伙伴。这是“城乡统筹发展共同体”的纽带,是开放课堂的基因。
  
   (三)
   昌军是很会讲课的。他是全能教师。
   他发表了一组有关“课堂叙事”的文章,包括:
   课堂趣事(散文),绝不放弃(杂文),勇气更新(随笔),教师应该怀有敬畏,而不是恐惧(杂文),不要为了听话而扼杀孩子的灵性(随笔)等。 www.verywen.com
   他的课堂是空灵的,在有与无之间,让人望尘莫及。
   回想起我自己讲过的一节课来。记得在给四川地震灾区孩子送精品课时,讲的是老舍的《林海》,分四个环节:读景,发现美;画景,体会美;说景,感悟美;看景,欣赏美。学生用自己的方式读书,用自己的眼光看问题,用自己的大脑去想象,在个性化、生活化阅读中用心与文本、作者、教师对话,心被触动的同时,体会到了林海的美,感悟到了美的不空洞。孩子们说:“站在讲台上,我就是语文!”这是回归童心本位的教学,是我一直以来追求的目标。
   就语文教学而言,回归童心本位是以学生为主体,以文本为载体,教师、学生、文本形成生命共同体。这也是昌军对生命课堂的解读。
   共同体的生成,需要多种声音不断激荡与碰撞,师生、生生、生本,要进行有效的对话。“对话”理论的始祖著名文艺理论家巴赫金指出:“一切莫不都归结于对话,归结于对话式的对立,这是一切的中心。”我们之所以可以把这一理论移植到语文课堂,是因为“对话”是阅读和写作的本质。我们所倡导的“对话”是读与写的生命相遇。包括三个环节:一是与生活对话,进入场域;二是与作者对话,细读体悟;三是与自己对话,创意写作。

www.verywen.com


   我和昌军的课堂是一样的自然生成。
   有老师心怀疑虑,我们班“差生”太多,老师放手就是“放羊”,到最后,成绩根本没有保证,更不用说提高学生素质,完成教育任务。
   在一次叙事分享活动中,北师大吴教授和北京的唐中云老师的“对话”给我们启迪。
   吴:引发教师心灵智慧的叙事探究活动,一开始就接受帕尔默《教学勇气——漫步教师心灵》的指引,信奉教师轻灵祥和的心灵才是可供教师即席利用的活水源泉,是自由舒展的心灵带来教育洞察力和智慧。
   唐:比如,遇上过分淘气一点不上心学习的学生,怎么办?纠结教师们的困扰之一是:无条件包容学生,会不会成为纵容学生?如果严厉迫使学生收敛一些任性任意,会不会逼出好一点的教育效果?我在问自己,当对学生好的时候,怎么才有信心把握好无条件包容的爱和不经意纵容之间的度呢?另一个很纠结我的问题:目前,男女教师人数比例失调,象征着孩子接受的教育可能刚柔失调,流行的学业评价标准又倾向于显示女生的优势而打击男生。加上教师的仁慈包容,会不会加剧目前普遍让人担忧的阴盛阳衰问题?换言之,在目前状况下,教师的仁爱会不会可能让男孩更加缺少暴风雨的洗礼?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尖端的对话,引发我们思考“城乡统筹”发展共同体的问题,难道还要关起门来教学吗?另一个问题,“开放课堂”到底是怎样的?
   昌军老师在他自己的“课堂趣事”中,说过这样的话:
   “教师在实际教学中,敞开心灵,勇于面对并拥抱任何危机,善用反向思维和多项思维,敢于剑走偏锋,不仅能反败为胜,还可能战果卓著。”
   也还记得那次北京沙龙活动,北师大吴国珍教授最后的总结发言,她说:
   “城乡统筹发展共同体”击中人类的脆弱命门,道出目前教育系统面对的集体困境。我们的教育专家,年轻学子携手凝聚人类心灵的力量,创造制度呵护心灵力量的奇迹,正是我们今天沙龙抛砖引玉所在。
   昌军的文字在陆续发表中,还有些稚嫩,也是为了抛砖引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雕花床

下一篇:啊!黄河(散文)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