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心安何处

心安何处

时间 : 2019-08-31 18:10:23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孙彩文    点击:Tags标签: 心安何处
(原标题:心安何处)
(一)
   又是一年开学季。秋风凉飕飕的,树叶的“哗哗”声像雨打芭蕉响个不停。
   早晨,老师们骑着电动车上班,路上买的豆浆、烧饼已经凉了。
   晨会还没开始,大家议论着暑假的忙碌,觉得还没放假就又开学了。
   今天是统编教材网络培训,时间还没到,大屏幕上播放了几则消息,有教师因为体罚被处分的,有教师因为办班被辞退的。
   进来一位家长,怒气冲冲的,找校长要求这个学期必须给孩子换个班主任。她说,期末考试那天,班主任老师发脾气,她家孩子作业没有完成,加上考试得了单分,老师拽着孩子的脑袋往墙上撞。
   “都过去一个暑假了,家长怎么才来找?”
   “开学就来闹事儿,还不是想挑个好班?甭理她。”
   “故意找茬的。没事找事。”
   “孩子摊上这样的家长,甭想好!”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老师们议论着,对“几则消息”的“不满”情绪很快转移了。
   我把家长让进办公室,倒了一杯水,聊起天来。
   家长的回忆里老师们都是挺好的,他们对学生没有恶意,只是习惯动手动脚管教学生。他说,有一次看篮球比赛,他家孩子坐的位置靠在线外,班主任老师上来就是一脚。老师穿着皮鞋,当时孩子只穿了短裤,根本不知道自己占歪了队,正全神贯注看一位男生带球过人投篮。这位老师在孩子心目中的印象糟透了。
   我对家长说:“上帝不可能亲临每一个家庭,于是便创造了母亲。班主任不也是母亲吗?”
   我站在临窗的位置,遥望天边的一角,火红的朝霞还没有褪去。想到母亲,总是心存感激,一个微笑、一个动作,便化解人与人之间的误解。
   教师群里有人推送文章。
   叶澜的一篇,用“是”与“不是”来读懂教师。我读给家长听:转型变革的第一步,必须清楚,在变革中“教师是谁”。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另一篇,“人情薄如纸!原中央政治局常委吴官正:难忘那夜的秋雨”。我又读给家长听:童年经历的人间苦难,令我对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感同身受,格外关注弱势群体的生存状况。我自认为是个有情有义的人,尤其懂得知恩图报。
   “教师是谁”?“知恩图报”?我想劝慰家长,还是想为教育掩盖些什么?
   家长说了些什么,总之是些感谢的话。然后带着微笑走了。
   我没有心思再去听什么讲座,思考起关于教师“培训”的事来。
  
   (二)
   他是个男孩儿,三代单传的“宝”。上四年级了,还要妈妈背着上学,晚上,摸着妈妈的奶子才能入睡。一至三年级,从来没写过作业,经常把书包丢进柴堆里,逃学,玩游戏,放学时,再准时准点和其他孩子一起回家。 copyright verywen.com
   这是我初当班主任时相遇的一个孩子,和送走的那位家长有些相似,许多这样的家长或许都有类似之处:溺爱,或者强势。当时,老师们谁都不想要这个孩子,怕他“拽后腿”。我看孩子可怜,领着他的手安排在第一座,同班的老师一直埋怨我,直到期末。
   “拽后腿”的担忧,是从2001年新课标推行开始的。由于上级明令取消统考,本应得到缓解的给教师“排队”现象却愈演愈烈。回忆我县,是因为教研室新来的主任不认可“学生素质综合评价”,所以统考改为抽考,躲过了上级检查。局长大会小会讲:“素质教育不是不要考试。”抽考的恐慌蔓延到全国各地。
   记得每年期末考试教师如临大敌。县局严密组织,为的是要一个真实成绩。基层常出现集体作弊现象,比如“拽后腿”的学生不入学籍,不算数,或者让学生抱“病”不参加考试。有胆子更大的,把各个班级的好学生临时组成一个“班”应试。县局首先把住出题关,出题教师是外地聘请的,提前三天去“秘密基地”组题,上交所有通讯设备,出题结束后去旅游,考试结束后再回家。印刷厂也不用当地的,在外地印刷,有专人支领试卷并看护。监考教师都是外校派来的,每人手里一个信封,里面装着两封“鸡毛信”。第一封确定考哪个学校,第二封确定抽哪个班级,所有抽签工作秘密进行。即便这样,每年依然有“泄密”现象发生,因为这些组题教师会参考县局印发的“单元试卷”,那些试卷是教研室平时印发统一收费的。“乱收费”现象上级查得严了,学校就从杂费中列支。曾经一位刚直的老领导在县“三八”座谈会上爆出事实:一名城内老师到下边学校卖“题”挣了一处楼,可是这位老师照样提升当了名校的副校长。 verywen.com
   考试前一天,教研室提前抽签定参考年级。语数英必考,有时还要考音乐、美术、科学,教师个人成绩全县排名,纳入校长“目标考核”。有时会出现令人啼笑皆非的现象,如某校没有音乐老师,学生没上过一节音乐课,考试成绩却全县第一。班主任老师透露,她一人既教语文数学,又带英语,还教音乐,音乐课他上成数学,音符用“数字”读出,学生记得又快又准,反正是书面考试,也不用唱歌。
   基层校长一年的主要精力除了应对各类检查,便把抽考作为重中之重。每学期“买”单元试卷,收取学生费用,私藏小金库。并与书店联营,推销各种教辅用书,老师也拿着回扣。
   思考评价体制“变本加厉”,越来越强烈地感觉到,教师的爱像那来自源头的纯粹的光,学会了苦和痛,引领经验遇到一切。
  
   (三)
   20多年后,依然使我心慌的是,体制对教育问题的反应,尽管随着岁月的磨炼表面上圆滑老练,但实际上仍是力不从心。 verywen.com
   百度“教育问题”、“腐败问题”,找到相关结果分别是100,000,000条和6,820,000条,教育问题是腐败问题的14.6倍。
   回想当初,我刚到城内一所小学当校长,一位家长拦住我,把孩子三年半的厚厚的21本“单元试卷”拿给我看,语数英三科,都是老师为孩子征订的。翻看语文试卷,老师没批阅过一笔,但孩子没拉下一道题,并且准确无误。翻到最后,是两页标准答案。我感恩那位家长,他让我开始思考什么是教育,思考在“分数”面前校长是怎样的角色,而我应该是谁。
   我进入学校的第一件事是组织召开家长座谈会。每一次交谈都会让我感动,家长与教师达成共识:教育是培养人,学校要让孩子生动活泼地享受童年生活,而不是做考试的机器。我们组织“有爱就有希望”六一庆典活动,学生、家长、教师、校长、县局领导、市科室领导都来参加,大家围着“爱心大行动”红色条幅签名,我自己的名字写在“心”字的一点儿上,旁边是孩子们的签名围成的“心”形图案。我们发现了不同的“心”相在汇聚,像咬在一起的齿轮从源头设法用力,找寻破解“分数”捆绑的途径,起点是整体地思考教育,之后,全面认识世界。 copyright verywen.com
   相遇中,我们打破从自己的角度去思考的思维惯性,不再盲人摸象。
  
   (四)
   我在发思,当初我与“单传男孩”相遇的时候,我的内心是怎样的。
   那时的我,自尊心极强,内心常有一种声音:不能落在其他班的后面。
   我们共11个平行班,每次考试要计算班级平均分、及格率。主抓教学的副校长每次周末会都会敲敲警钟:中国人有奴性,中国教育就得是脸皮效应。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话是:庄稼耽误是一茬,孩子耽误是一辈子,“分”是孩子的命根子。
   校长推行量化考核模式,称为“玉华教育法”。校长的名字叫玉华。他的经验全县推广,后来,由于成绩突出,被提拔为副局长
   玉华局长是由乡镇小学的校长做起来的。提拔到县直实小当校长,是老校长看中了他。他自己说主要原因是他的学校年年全县统考第一。他到实小后给我们传授经验:巴掌+摸爬滚打。他举着右手提示我们:在城内学校,“巴掌”最好不用。

copyright verywen.com


   正规的师范教育让我内心清楚:“优秀教学要求我们真正懂得意图和行动的内在源泉。”然而,我对校长的敬佩让我对他传授的经验也深信不疑。
   我开始组织班级量化考核。一张张表格写满密密麻麻的数字,记录着全班所有学生课上说了几次话,作业有几个错别字,家庭作业几次没完成,红领巾有几次忘记带了,考试下降了几分。学生每学期每人的基础分是1000分,被记录一次扣一分。班长、组长人手一个小本,周末交给我看。我找“后进”的谈话,出示黄牌或红牌。没上记录本的,也就是一分也没扣的,可以得一朵小红花。校长帮我总结了经验“二级双向管理”,不仅评价个人,还评价小组,组长每天瞪着眼睛像警察抓小偷一样记录着组员的一举一动。
   我的管理经验被认可。还依稀记得校长塞给我一个没人要的“不算数”学生,对我说:“使劲管,别过分就行!”我能听懂他的画外音。我把孩子安排在最后一桌,派得力的班干部上课下课监督。孩子不写作业,组长安排人给他抄上;孩子逃学,组长去柴堆里把书包给他找回并交给家长。一次、两次、三次……孩子能够坐下来了,但每天只是躲在角角里,要么睡觉,要么望着大家开心玩耍时淡淡地傻笑。学校进行作业和纪律评比,我们班全“优”,校长让我在校会上交流班级管理经验。而我看到的,是孩子木讷的眼神和眼神背后的教育……我的报告题目是:我失败了。校长会后提醒我,在校会上要学会“表扬”自己。自那以后,我的内心有“展示”文化的种子在发芽。我并没有矮化我的校长的意思,我对他,包括现在还是言听计从。后来,副校长当了副局长,他把实小的经验全县推进,实行“八统一”。从学生上学排队到作业、考试、班队活动,无所不包。

非常美文


   局长退休后,主抓“少工委”工作,我们一起做共同体读书叙事活动。我们推进全县经典诵读,开展“人格养成”教育,这是一项全国重点课题。
   当我们用今天的语境思考那段历史的时候,开始用“叙事”的视角反观内心,发现我们那一段路,走在“极端的文化”中了。
   如果我们不去抨击,面对当下的教育,我们的内心很难达成一种新的平衡。这是叙事对我们提出的极大的挑战。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乌镇

下一篇:坚强的女人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