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民间歇后语有味道

民间歇后语有味道

时间 : 2019-09-01 17:53:16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江北乔木    点击:Tags标签:
(原标题:民间歇后语有味道)
从小在农村长大,听惯了民间的歇后语。儿时常听祖母说:“康王家儿——绕把子干”“孙女穿她奶奶的鞋——老样子不变”;也听邻人说过:“外甥打灯笼——照旧(舅)”;看小人书上写着:“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听小学老师说过:“西北风刮棘子——连风(讽)带刺 ”;还听中学同学说过:“小巴狗挂铃铛——假充大牲口”……现在细思默想,慢慢咀嚼,觉得越嚼越有味道。
   儿时我家门前就是一条大街,祖母常坐在门前的石头上掐辫子,看光景,讲古典,拉家常……当有谁家孩子调皮混账不听话时,别人只会说:“你看看这孩子这么不听话”“没有点规矩”。祖母则会拿出她的看家本领来,“你看你真像‘康王家儿——绕把子干’”,这是一句当地土话,就是对着干的意思。就这一句话,就引逗得别人哈哈大笑,混账的孩子也就自觉没趣了,不是低头溜走了,就是规规矩矩的了,我儿时就见过一二次这样的场面,我信服祖母使用歇后语带来的威力。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这句歇后语因就出自当地,更有说服力,说的就是对着干的意思。说起来还有个典故,歇后语中提到的康王,就是西汉景帝之子刘寄,也是汉武帝刘彻的表兄弟。因了这两层特殊关系,加之原胶东王刘彻被立为太子,景帝就改封第十二个儿子刘寄为胶东王。“康”是他死后的谥号,老家人习惯称他为“康王”,他的儿子叫刘贤。儿时常听祖母绘声绘色地说:“康王养了个混账儿子,性格倔强,脾气很怪,谁的话也不听,叫他往东他往西,叫他打狗他打鸡,从小到大就没听过康王一句话,没顺着康王干一件事。康王临死的时候想葬于封地附近的六曲山下,他了解儿子的犟脾气,不会听他的话。于是,就故意对他儿子说反话:‘等我死了,你一定要把我埋到山顶上。’康王交代完了,也就放心了,以为儿子肯定还不会听他的话,定会把他埋到山底下。听了康王的交代,他儿子就记在心里。康王死后,他儿子就想,我从小没听过俺爹一句话,这回俺爹临死前交代了又交代,怎么也得听他这最后一遭。于是,就把康王埋到了山顶上。康王死后,他儿子继任,胶东国从此由盛而衰,有人就说,‘康’与‘糠’字同音,‘康王,糠旺,有糠才旺,糠在山顶上一刮跑了,所以就衰败了。” 祖母讲得故事很有趣,我觉得这正是当地歇后语的趣味性。 非常美文
   那时还听到一句歇后语里蕴含着的故事。说是老家一个不常出门的中年人要到邻县高密去赶集,他不知道高密在哪里,也不知道有多远,别人就告诉他:“鼻子下来是大道,打听着就去了。”这可好了,他刚走到离村七八里的七里河子村就打听:“同志,上高密怎么走?”这个村里人一听,从这里到高密可远去了。从此以后,能人就编成了歇后语:“七里河子问高密——远去了”。那时候,这句歇后语常挂在老家人的嘴边,时常飘进我的耳朵里。遇到相隔距离远大都会用上这句歇后语,遇到水平差得远也会用到它,一不小心就成了经典。
   记得少年时代,夏夜里常到门前乘凉。爱讲笑话、歇后语的堂叔常会给街坊邻居们带来精神“快餐”,博得大人孩子们捧腹大笑。他讲的一句有名的歇后语,我始终记在心里。那个夜晚堂叔依旧亮开了他的大嗓门,笑着说:“在集上,有一个姓陈的男子,靠着个卖枣的农村妇女。这个姓陈的想买枣,俩人就开始讨价还价,讲来讲去,最后还是买卖不成。这时候,了解底细的人就说:‘你们为什么买卖不成?就是姓陈的靠着卖枣的——陈枣(趁早)。”堂叔说了这个故事后,就一传十、十传百地传开了,传来传去也传成了歇后语:“姓陈的靠着卖枣的——趁早”。老家的人们遇到没有把握的事,遇到不靠谱的人,都会借用这个歇后语,也就避免了不必要的纠纷和事端。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到了高中阶段,虽说是正开始抓教育,学习比较紧的阶段,但课余时间都还是显得比较放松,这时候,常常对说歇后语,较上劲还蛮有意思。记得有个蒲姓的女同学说起歇后语来一个接一个,男同学也不甘示弱,集体应对,也算不相上下。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常说的歇后语有:胡秸叶子飘大海里——假充鳞刀鱼;屎壳郎掉面瓮里——假充小白人;黄鼠狼子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小葱拌豆腐——一青(清)二白;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屎壳郎打哈欠——干张臭口;黑瞎子叫门——熊到家了……学生时代,男女同学说的歇后语虽说有点刻薄,似乎有点逗趣式的贬损对方,但活跃了紧张的气氛,都不计较,嘻嘻哈哈就过去了,有时间还接着再来。这样的歇后语成了同学们课余生活的一部分,无形中也学到了不少歇后语知识,何乐而不为呢? 非常美文
   我所了解的日常歇后语还有:老鼠拉木锨——大头在后边;日本的靴子——不用提;季宝奎说书——交代的明白;瞎子点灯——白费蜡;聋子的耳朵——摆设;南山顶上滚石头——实打实的;当疃媳妇——话多;兔子尾巴——长不了;秋后的蚊子——嘴带钩;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冬天生人——冻(动)手冻(动)脚的;蝎虎爬墙——小手小脚;窗户棱子吹喇叭——鸣(名)声在外;蟹子过河——随大流,马虎咬天——没处下嘴;马尾拴豆腐——提不起来;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狗咬马虎——两下怕;尚观的木匠——有尺寸……很有趣味性、知识性,生动形象,耐人寻味。
   民间歇后语,乃乡民集体智慧的结晶,在农村这片肥沃的土壤中生长出来,颇接地气,富有乡土气息,有些还沾染着花草的露珠和芳香,现已葳蕤成一道道风景,为广大农村生活注入了勃勃生机和无限活力。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乔显德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蚂蚁的人生

下一篇:小镇,那顿难忘的藏餐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