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长沙岳麓山拾碎

长沙岳麓山拾碎

时间 : 2019-09-02 15:00:32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江凤鸣    点击:Tags标签:
(原标题:长沙岳麓山拾碎)
秋日的雨淅淅沥沥地落着。黄叶铺地,红叶染山,碧绿的湘江缓缓流淌。细雨像是鸟儿的羽毛,滑翔在天地之间。临江的人行道上,树枝、树叶、花朵都沐浴在水的世界里。我就在这秋雨中,撑一把花布伞,走进了湿漉漉的长沙城。我在长沙城里浸泡了两日,长沙太大,历史久远,我难识全镜,只拾得一些岳麓山碎片。
   刚走进长沙城,友人就告诉我,长沙的特点是山、水、州、城四位一体,相融无痕。山是岳麓山,水是湘江水,州是橘子洲,城是长沙城。南朝宋时,有《南岳记》称“南岳周围八百里,回雁为首,岳麓为足”,岳麓山因而得名。山高约300米,是南岳衡山72峰之一。湘江发源于广西,流入长沙25公里,将市区一分两半。两岸沙如雪,壁胜霞,垂柳燕语,渔舟唱晚。橘子洲在湘江畔,秋日,正是橘黄桔红,沙鸥掠飞时。长沙城,据说有两千多年历史,得名于中国古代星象学中的二十八星宿轸宿的附星“长沙星”,有“长沙沙水水无沙”之说。 www.verywen.com
   我知道长沙,是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中期,那个时候,我在北京军区当兵。我的班长小罗是长沙人,后来,我换了个班,升任副班长,班长姓熊,还是长沙人。两个人都圆脸,矮矮的个子。那个时候,我们把湖南人叫做湖南锤子,把同样低矮的四川人,叫做四川榔头。两个班长,都精明强干,且爱吹牛到强词夺理,他们把长沙吹得像个谜。他们常常拿出领袖的诗词,描述长沙的美丽:“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一句“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让我理解了深藏在湖南人身上的“霸蛮”之气。如今,我的办公室主任,也是个长沙人,看来,我与长沙有缘。
   号称有二千多年历史的长沙城,其实是一座非常年轻的城市。这座城市的街道是新的,街道两旁的大楼是新的,街边商铺的招牌是新的,就连那些行道树也是新的,它们在细雨里,被清洗得更加清新。李白词曰: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长沙绿化得很好,整座城就在一片“伤心”碧绿里。这里的伤心,不是悲戚的意思,而是中国话里,“好死了”的那个“死”对好的修饰。 verywen.com
   走在长沙城里,你很难找到像其他古城那样的一片古迹。作家高芾说:“长沙真是一座没有历史遗迹的城市。贾谊故居,假的;船山学社,假的;新民学会,也是假的。花了整整半天功夫也没找着时务学堂旧址碑记,我不得不认识到,1938年文夕大火,把长沙烧得真是干净。所有遗迹似乎都已葬身火海,连名字都消失在附近老住户的一脸茫然中。”所以,走进长沙,访古不如访今,比方看看风景,找找小吃。
   1938年那场大火是按照蒋介石的命令放的。中国俗语说:水火不容。为了抗战,阻挡日本军队的进攻,蒋委员长先是在河南郑州掘了黄河,让滔滔巨浪淹了中原大地,又在湖南长沙,放上一把大火,把整座城市烧成灰烬。物质损失,生命牺牲,他何曾问过自己的良心?
   1937年7月,蒋介石发表《对卢沟桥事件之严正声明》:“我们知道全国应战之后之局势,就只有牺牲到底,无丝毫侥幸求免之理。如果战端一开,那就是地无分南北,人无分年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老蒋,就这样在慷慨激昂里,放水放火,他于心无愧。可怜长沙,这座千年古城,因此成了废墟。
copyright verywen.com

   历史当然要有人负责。长沙“文夕大火”之后,时任《力报》总编辑严怪愚写了一篇杂文《火!火!火!》,将长沙大火的惨状尽情披露给国人,痛斥当局冷酷无良,并把大部分责任,推给时任湖南省主席兼保安司令的张治中。张将军忍辱负重,代蒋受过,他找到严怪愚,当面检讨,并请带他向三湘人民请罪。后来,严总编知道错怪了张将军,说,我不太了解真相,如有错,请主席原谅。张治中抢着说:“不,不!你没错。新闻记者应该为人民说话,应该批评当局的错误。以后还请你继续批评,直截了当地批评,不要转弯抹角,不要吞吞吐吐。”严怪愚1984年去世,去世前5年,他因建国后直言所戴的帽子被平反。他死后,有人送挽联曰:把笔忆当年,揭何健,揭薛岳,揭蒋秃汪逆,报界是先驱,不愧人称名记者;有功难受赏,写小说,写杂文,写童话故事,文坛多贡献,竟然身死没头衔。

非常美文


   要说只是一把“文夕大火”就烧毁了所有长沙古迹,那也就太冤枉蒋委员长了。其实,只要多少有点闲工夫,到长沙的图书馆或档案馆翻翻古籍旧书或地方志,就会发现,长沙历史上曾经有十把著名的大火!那名不见经传的小火就不算了。长沙以水闻名,怎么历史上竟然是一座火城呢?
   大火烧去了古迹,但古籍还在,名人光顾过的山水胜景还在,长沙也就有故事可说。除却那些政坛、武场人物不说,光是清末民初的知名文人,除了上面提到的严怪愚,还有叶德辉、秋瑾、郭沫若、谢冰莹、王鲁彦、赵景深、田汉、林徽因等,都在这里或留下足迹、或留下笔墨、或留下种种故事与传说。一座城的文化气韵,不仅仅靠历史之幽远,也要靠文脉的传承。不仅靠景致之美,还要靠人文气息的浓郁,并由此而传神、而生动。
   要说长沙没有古迹,那也太绝对。出长沙市芙蓉区东行四公里,到浏阳河畔,就是长沙马王堆汉墓。门票免费,凭身份证就可入内参观。不过那儿只有两个大墓坑,要想看出土文物,你要去湖南省博物馆。从马王堆到省博物馆大约有七公里,坐公交和地铁去,也不算太远。马王堆汉墓真是天下一大奇迹,沉睡了两千多年的一个老太婆,睡态安详,仿佛随时都可起床。她的肌肤依然富有弹性,遗体保护之好,让世界为之震惊。随老太太出土的还有《老子》《周易》《十六经》等一大堆帛书,有乐器、赌具、中草药、素纱禅衣、漆钟、陶钫等。这座名不见经传的省级博物馆,因了马王堆汉墓而载誉世界。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长沙被誉为屈贾之乡,不过屈贾都不是长沙人,长沙只是他们的流浪地、流放地、葬身地。长沙的岳麓山下,曾有屈子祠,日军侵华,毁于长沙战役。贾太傅寺位于天平街,据说秋瑾女士曾经来此游玩。不过现在这座“贾傅宅”,早已不是古物,看那有模有样的墙瓦,就知道是现代旅游文化的产物。
   来到长沙,现在人们最津津乐道的人物,,莫过曾国藩。他在这里创建了私人性质的民团武装湘军,与太平天国前后激战十余年,屡败屡战,以一介文人领军,大小数百役,让行将就木的满清王朝,又苟活了好多年。长沙岳麓区坪塘伏龙山,有曾国藩与夫人的合葬墓,墓前,银杏参天、罗汉松挺拔,墓后小山一片浓荫墨绿。
   除去镇压太平天国的赫赫武功,曾国藩还被称为近代大儒。曾国藩曾在家书中说:“吾辈读书,只有两事:一者进德之事,讲求乎诚正修齐之道,以图无忝所生;一者修业之事,操习乎记诵词章之术,以图自卫其身。”曾国藩死后,封一等毅勇侯,谥号“文正”。
www.verywen.com

   岳麓山上,还葬着两个近代有名的人物,一个叫做黄兴,一个叫做蔡锷。去黄兴墓的人较多。据说多年前,山上有个鸟语林,养着来自泰国的好色鹦鹉,见到美貌妹子,就多嘴多舌,一时引得游人颇众。我因是雨天上山,无缘见得。黄兴墓在小月亮坪。黄兴是中华民国的创建者之一,孙中山先生的主要助手。他文武双全,多次组织革命党起义,为推翻满清统治,立下不朽功勋。著作有《黄克强先生全集》等,民国五年,42岁时,病逝于上海。
   黄兴一生甘为绿叶映红花,辅佐孙中山革命从不争功。他曾经对人说:“功不必自我成,功不必自我立,其次亦功成而不居。”现在,我们也常常听官场中人说,“功成不必在我!”真有此气度者,必为成大事者。
   蔡锷墓在岳麓山白鹤泉上方,离黄兴墓不远。1911年辛亥革命,蔡锷在云南发动起义,任云南军政府都督。袁世凯称帝时,在云南组织护国军讨袁,举国震动。袁世凯复辟终失败。蔡锷1916年在日本病逝,年仅35岁。蔡锷墓附近就是著名的爱晚亭,这里风景如画,黄昏最美。 verywen.com
   蔡锷临终前口授遗嘱:“一、愿我人民、政府协心一力,采有希望之积极政策;二、意见多由于争权利,愿为民望者以道德爱国;三、在川阵亡将士及出力人员,恳饬罗、戴两君实呈请恤奖,以昭激励;四、锷以短命,未克尽力民国,应行薄葬。”他的薄葬请求未能实现。蔡锷死后,北洋政府为他举行了中国近代史上第一次国葬。
   黄兴和蔡锷,是中国近代史上诸多名人中,丝毫不曾为个人名利考虑的英雄人物,永远值得后人景仰。
   爱晚亭在清风峡中。秋日红叶之美,可与北京香山一比。亭后一箭之地,有溪水曰兰涧,水色深碧,流珠胜雪,倒映着绿松红枫,让人望之心醉。亭为八柱重檐,飞阁流丹,简朴庄重,红漆柱上有对联一副:“山径晚红舒,五百夭桃新种得;峡云深翠滴,一双驯鹤待笼来。”
   民国年间的著名才女谢冰莹曾数登爱晚亭。她说:爱晚亭的名字是这么美,这么雅,这么富有诗意,使人一见便会联想起杜牧的诗来:“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生处有人家。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爱晚亭的名字,是不是因为杜牧的诗而起的,那就不可考证了。
非常美文

   谢冰莹不愧才女,一下就联想到了杜牧。民间传说,爱晚亭的名字,还真与杜牧诗有关。清朝乾隆年间的大才子袁枚来岳麓山游玩,见红叶如画、古亭若飞、溪水似琴,不禁暗自叫一声好。只是见那个飞檐古亭,叫做红叶亭,觉得直白扫兴。于是他拿出纸笔,将杜牧《山行》诗录出,并特意把“停车坐爱枫林晚”句中的“爱”和“晚”遗漏。这幅草书传到岳麓书院院长罗典手中,他知道这是袁枚暗示要把“红叶亭”改为“爱晚亭”。但他因袁枚曾招收女弟子,不成体统,不愿让袁枚留名,于是便修书一封给湖广总督毕沅,请总督大人手书“爱晚亭”匾额。爱晚亭后来毁于战火,建国后重修,现在的爱晚亭三个大字,乃是毛泽东手书。爱晚亭也是毛泽东、蔡和森、杨开慧等当年湖南青年才俊读书游玩、指点江山之地,这里也是中国革命的一个起点。
   岳麓山的山脚下,是著名的岳麓书院。周遭古木参天,浓荫蔽日。不过,此时正值秋雨菲菲,到处都滴着水珠,一片湿漉漉的。半山腰上是座岳麓寺,有梵呗飘落耳畔。山顶有赫曦台。还有云麓宫,那是道教的洞天福地。岳麓书院的隔壁就是湖南大学,教授们正对着莘莘学子侃侃而谈。琅琅书声,伴着竹风、泉声,静怡和谐,令人神往。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岳麓书院始建于宋开宝九年,也即公元976年。第一任山长叫周式,他行侠仗义,名声远播。宋真宗招他去京城,想封他个“国子监主薄”,但他对当官毫无兴趣,坚持要继续当他的山长。真宗皇帝没有为难他,赠了他马匹和书籍,还为书院题写了“岳麓书院”四个字。如今这四个大字还高挂在书院的大门上。
   岳麓书院的大堂上,还有两块金子大匾。一块是康熙帝写的“学达天性”,另一块是他孙子乾隆写的“道南正脉”。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两个人都是搞文字狱的高手,他们在大兴“焚书坑儒”之后,又来了兴学济世的雅兴,真正让后人来此哭笑不得。
   岳麓书院最著名的导师,应该属于朱熹。他在这里开坛讲学,广招天下有志之士,为他们提供食宿资助。他说:“心如水,性犹水之静,情则性之流,欲则水之波澜。”朱熹提出了心有体用、心主性情的思想。他致力于完善教学体制,制定山门规矩。在他的悉心教导下,书院相继走出吴猎、彭龟年、赵方、陆九言、钟震、黎贵臣、刘子澄、吴雄等书院巨子。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自南宋已降,岳麓书院成了一个人才辈出的基地,成了文化领域的豪门望族。这个家族几经战火焚烧,却不绝如缕,一脉相承。延至近代,家门里又走出了王夫之、魏源、曾国藩、左宗棠、郭嵩焘、黄兴、毛泽东这样的后世传人,他们不仅在华夏历史上留下自己的浓墨重彩,而且影响了历史的进程。
   岳麓书院有座御书楼,曾经叫做青楼。青楼在古典词语里不该是读书人所在,因此更名为藏经阁、尊经阁。从宋真宗起,历代皇帝,都有古籍赠与。康熙年间,巡抚丁思孔从朝廷请得十三经、二十一史,遂更名为御书楼。岳麓书院,因为有了御书楼,方显得有了深度和厚度。加上楼角上两把避雷剑,更让岳麓书院有了皇家的豪气和霸气。一般的平头百姓,是没有资格翻动御书楼里的典籍的,那些沾染了皇家气息的东西,霉气扑鼻,草民真是消受不起。有人怂恿我说,就去看一眼嘛。我说不去,不去,我怕沾了晦气。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在进入岳麓书院之前,我曾翻阅过湘籍才女叶梦的《岳麓书院的场景》。她说:媒体时代的暴力,可以创造一切神话。岳麓书店开了“千年论坛”“余秋雨开坛讲学”——我确实被这样的文化炒作吓着了。好像新的一轮的“文化革命”来了。我连忙给岳麓书院的江堤打电话:“是不是要祭孔哦?是不是要演奏韶乐呀?”
   由文化炒作而经济炒作,据说有人因此赚得盆满钵满。岳麓书院这个品牌已经被人利用来作了一种金融欺诈的工具。当然,岳麓书院是无辜的。叶梦由此气愤地说:羊毛都出在哪些“猪”的身上,我就不得而知了!
   我们已经进入了信息化时代,历史进入了演进的快车道。多元文化,相互激荡,“黑天鹅”与“灰犀牛”层出不穷,我们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当我撑着花布雨伞站在岳麓书院的台阶上的时候,岳麓书院已经重归安静。金黄的银杏、赤色的红枫,还有翠绿的修竹正在晚风中轻轻摇动。远望岳麓山,林壑清幽,群峰竞秀。我想,古人感叹的“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真是将千年云烟看透。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 ——对越作战亲历记

下一篇:感悟乡贤陈金才的传奇人生 ——陈金才-------中国客车传奇故事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