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那些年我们吃过的野山果

那些年我们吃过的野山果

时间 : 2019-09-02 21:49:45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高令亚    点击:Tags标签:
(原标题:那些年我们吃过的野山果)

   回忆可以让我们重温逝去的那段岁月的美好、幸福与温馨,可以给我们失落的心带来安慰。在年龄渐长的时候,我的记忆里关于童年的点点滴滴总是会时隐时现,有时清晰,有时模糊。它们像沉睡了多年的大黄狗,一旦被记忆的车轮震动唤醒,就变得异常活跃了起来。
   我的老家地处江淮之间的一个偏僻的小乡村。她很普通,就像全国数以万计的乡村一样的普通。她称不上鱼米之乡,但肥沃的土地也足以让人丰衣足食。这里有良田、塘坝、适宜的气候条件,四季分明,这里有勤劳朴实的农民和长得像农民一样朴实的庄稼。我虽然离开老家多年,离开了土地,但是,我的骨子里流淌的是农民的血液,我的灵魂已经系牢在土地的木桩上,因为我是地地道道农民的儿子。从农村走出来了,我以为从此我摆脱了土地,摆脱了农民的身份,但我无法违背我的良心和良知,因为,多年来我的内心里总是会想到在农村那段艰难的岁月,想到那多年未亲近的故土和乡亲,想到童年时吃过的酸酸甜甜的野山果的味道。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打小生活在农村,以前从不知道什么叫水果,更甭说吃过什么新鲜的水果了,苹果、香蕉、桔子一类的身份高贵的水果只是从书上见过,从画页上看过,在想象中闻过。但农村人有农村人的优势,他们可以利用自然条件品尝到城里人无法尝到的一些特有风物的滋味。小时候,我们乡下的孩子吃过很多很多的野山果,保准城里人没有过这种口福。在那艰苦的岁月里,小山果为我们充饥,填补我们辘辘的肠胃。记忆中的小山果味道总是酸涩甜美的,更何况是三十多年前的味道。有时平静下来,仔细回味反复咀嚼那记忆中的小山果的滋味,总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一种激动,一种兴奋,一种压抑,一种失落,一种期待……
   那些年,我们吃过的小山果,你还记得多少?你还能回味起那种种滋味吗?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我的乡村至多算个丘陵地带。从五月到十月间,是野山果最为丰盛的时期,所以,一年当中我们有半年的时间可以慢慢品尝到各种野山果的美味。在夏天秧季时,有几种野山果闯入了我们的视野。水田边好生那种秧柳子、蛇莓。秧柳子圆溜溜的,成熟后红红的、亮晶晶的,味道酸酸的甜甜的,绝不亚于樱桃的颜色、车离子的味道。秧柳子长在水田边,与杂草混在一起,有一定的隐蔽性,但细心的妈妈在田里劳动时,总能发现它们,常常摘很多带回家给我们品尝。秧柳子结得很多,一棵秧柳子结的果子就可以让我小小的胃充盈。蛇莓你吃过吗?野生的莓颜色格外鲜艳,熟得红红的蛇莓常常引得人馋涎欲滴。农村人称蛇莓,以为被蛇爬过,有毒,其实不然,她像草莓一样的酸甜可口,也有草莓一样的姿色。
   田梗边池塘边荆棘丛里,一到夏秋时节,会生出山里红。山里红没成熟时,外皮青青的,可以摘下吃,只是吃起来果肉有点硬,味道有点苦涩。熟透了的山里红就不一样了。颜色红红的,像悬挂在树上的红灯笼。吃起来,面面的,甜甜的,很好吃。 copyright verywen.com
   在水塘边有一种荆棘一样繁茂的棠梨树,名曰梨,其实果子只有不足1厘米的直径大小。棠梨花开得多,结的子自然也多。成熟时,树上结得一串串的,满树的果子。在棠梨快要成熟的季节,我们小孩子到处寻棠梨,一摘就满满的两口袋(衣裤的口袋)。棠梨铁硬的,外皮灰色,青时苦涩,熟了吃起来有点甜,可以开胃。
   还有一种很小的像辣椒一样的果子,我们把它叫野辣椒。熟了也红红的,果肉松软,水分多,味道鲜美。还有地捻子,叶子和果实贴地生长,成熟时颜色有红有紫,味道甜美。
   农村的孩子也不是什么野果子都吃。大人们交给他们经验,使他们分辨出哪些果子能吃,哪些果子有毒,不能吃。他们有辨别能力,能认识很多山果。
   农村的果树很普通,只有枣子树、梨子树、桃子树、杏子树等普通果树,至于苹果、香蕉、橘子,在我们这儿没有,气候、土壤的局限也不适宜这类果树生长。枣子树最普遍,家家院里、门前有一两颗枣子树,到夏秋时节,枣子成了我们的慰问品,甜脆的枣子是打牙祭的最理想的佳果。山上有种野生的毛桃,结的不大,毛茸茸的,吃起来有点涩嘴,有点苦味,自然比不上家桃的美味,不过,野毛桃还是孩子们难得的美味。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农村条件不好,孩子们会吃不饱,常常挨饿。所以,他们想方设法到田野里找吃的。有了这些山果,既可以充饥,也可以解馋。那时的山果虽不珍贵,但在那个年月里,确实能填填肚皮。现在想来,那山果子就是孩子们的生命一样珍贵,因为它伴随我们度过了饥荒的年代。现在即使想寻山果,也很难寻到了。像秧柳子在水田边几乎找不到了,除得真干净。而现在的孩子更不屑于这些野果子了。他们能在四季吃到各种水果,这些水果来自于天南海北,就连外国的水果也没有少吃呢。
   可我总是想着小时候吃过的小山果,想再尝尝山果的酸甜甜的滋味,不过,给了我山果子,我还能嚼出那童年的味道吗?
   我按了按胸口,轻轻的的吐了口气,实在不敢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童年,那没电的日子

下一篇:胡杨 ——不朽的生命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