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生命的力量

生命的力量

时间 : 2019-09-04 07:45:29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墨林    点击:Tags标签: 生命的力量
(原标题:生命的力量)

   一
   黑夜为何如此漫长?我渴望看到天亮,迫切地等待着太阳从山后一跃而起。
   夜沉沉,偌大的重症监护室,除了几台监测仪器仍旧冰冷地运行着,再也没有别的声音。哪怕是能听到几声昆虫的小夜曲,我也不会感到寂寞。护士台前,淡淡地散发着被调低的灯光,柔和而慵懒,厚厚的窗帘遮住了外面的世界。
   月光,星光啊,我是多么希望你们能冲破厚重的窗帘闯进来,驱赶走这无边的黑夜。
   我无力地张望着天花板,眼神就像我的心情一样,空洞而迷茫。我仿佛感觉到了,邪恶的死神张开着触角还在床前徘徊……
   视线有些模糊了,我甚至不能确定,自己是醒着还是睡着了。
   眼皮,耷拉下来,再无力抬起。我极力想要睁开眼睛,片刻却又不由自主地合上了。如此反复了几次,我不得不暂时放弃了挣扎。休息一下,积蓄力量或许才是上策。 verywen.com
   昏睡,不由自主。或许,我根本就没有醒来。
   这一切都像是一场梦,浑浑噩噩;又如喝醉了酒,孤独地蹒跚在黑夜里。没有方向,身心极度迷茫……
   闭上眼睛,我仿佛看到了大海澎湃的涛声里那盏坚定的航灯……
   一丝光线,还在坚守着生命的阵地,那是值班护士的战斗岗位。
   多想让护士帮我驱散这黑夜!可护士帽下那双眼睛里,除了严肃,完全没有平时所见的热情。她在不远处有条不紊地忙着那些似乎永远也忙不完的事。如果叫她,她不会搭理的,甚至有可能会走过来呵斥一句,别说话!
   无形之中,我被黑夜囚住了,就像被锁在笼子里的猛兽似的!
   不对!此刻的我毫无猛兽之威。躺在病床上,也只有眼睛还能机械地扫视几眼病房,此时的我,充其量也只能算是一个挣扎在生死线上的“病大虫”。
   深陷困境,困兽犹斗,何况生死关头呢?! www.verywen.com
   斗则存,弃则亡。只是无论眼前,还是脑海中,似乎都是空荡荡的。心中无敌,何来战意?
   那一瞬间,我猛然明白了是在跟谁斗——是孤独,是寂寞,是压抑,当然,还有病魔。伤我、袭我、扰我的,就是这“四大敌人”。这不是假想敌,而是真实的存在。
   虽然,身体毫无痛感,但“敌人”缠绕得越来越紧,几乎让我透不过气来。
   没有什么可怕的,就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有时“敌人”也像弹簧,你弱,它则强;你强,它就弱。黑夜,就在这似睡非睡、激战无声中度过……
   黎明,划破了黑夜的寂静。渐渐的,阳光透过窗子挤进了病房,投射在病床上,白色的被单上洒下了窄窄的几缕。有了阳光,那些仪器好像也不再那么冰冷了。黑夜过后,我又一次见到了重新升起的太阳,感觉真好!
   我久久地盯着那缕阳光,发呆着,傻笑着……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我知道,胜利的曙光就在前方。
  
   二
   不知何时,我突然发现,鼻孔插着输氧管,身上贴着心电监测仪器,还有……
   我渴望自由,渴望自由地行动。不想被这些救护、监测仪器所束缚,就闹着让护士给我解绑。
   护士做不了主,医生没批准。所有的抗争都无效,无奈继续忍耐着。其实,医方是负责任的,岂能任由病人臆想妄为。
   直到有一天,病情稳定了,束缚我的那些仪器,才一一解除。
   那时,我就像一个不懂事的孩子,没有安分过。可是,医生、护士似乎“不通情理”。
   由于几天都是靠输液维持生命,经常会感到口渴,严重时咽喉如冒火。于是,我呼叫护士,口渴,想喝水!
   护士过来了,说了句,医生说过了,不能喝水,忍着点吧!转身就离开了……
   那就忍着吧。不能忍,也得忍。嘴唇早已开裂了。过了不久,口渴还是无法忍受,甚至有点抓狂了。这口渴的感觉,是入院以来最厉害的一次。生命之渴,太需要水的滋润,哪怕只有一点点。 verywen.com
   护士见状,走过来跟我说:就给你一点水啊,润润嘴皮,润润嗓子就行了!
   口渴之下,能给一点水就好。当时认为,这护士总算有点善心了。于是,满心欢喜,等着护士给我倒杯水。那一刻,就像一头被圈养的小猪,等待着主人来喂食一般。
   老实,又有些躁动不安。
   片刻之后,护士拿着一瓶矿泉水和一个纸杯,倒了一点水,递给我。
   哎呀——我的妈呀!我直接就喊了出来。纸杯里仅有杯底一点水,可怜巴巴的。有多少水?不能用“几口水”来计数,应该用“几滴水”来计数。我原以为可以痛快地喝一次呢!这也太抠了吧!我用哀求的目光看着护士,能不能再多给点?
   要不要?不要就算了!
   有水,总比没水好。知足吧!
   古时,一文钱难住了英雄汉。那时,一口水也成了我最大的奢望。
   口渴,坚持,忍耐,抗争,补水,缓解…… verywen.com
   重复了多少次,已经记不清了。后来,直到医生允许我喝水。没有水的日子,身体和精神承受着空前的煎熬。活着如此艰难!但是,无论如何,我不能倒下,再多再大的困难也要坚持,也要挺过去!
   暗暗地为自己鼓劲加油,仿佛心中瞬间就激发出了一股力量。虽然,不知前方还有多少困难,也不知未来有多远,但信念足以激活人的潜能。
   有时想想,非常时期有口水喝,幸福指数就爆满了!健康,安居,生活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呢?!
  
   三
   好像就在昨天,抑或是前天。
   躺在病床上,我仿佛进入了一个陌生而又遥远的世界。从来没有来过,这会是哪里呢?我竟然不知身在何处。我喊。我闹。但是究竟有没有发出声音呢?我并不知道。我不知道是梦幻中的挣扎还是现实里的呐喊。睁开眼睛,我只想离开这里……
verywen.com

   我肯定,不是醒来当天的事。刚醒时,我还是一个傻乎乎的人。只会睁着眼看,看到了什么,我却并不清楚。更别说想什么,要什么了。
   护士也不理我,就好像我不存在一样。
   后来,医生来了。
   脑出血。昏迷了三天。这是医生对我说的话。
   我将信将疑。这真的可能吗?我百思不得其解。我对医生说:你看看,我没事啊,这不是挺好的嘛!
   医生坐在对面的病床上,同样是一脸严肃的表情,说:那你回答几个问题吧!如果能答出来,就让你离开。
   没问题。
   你叫什么名字?你是哪个单位的?
   这太简单了吧。我想脱口而出,可本能的意识却跟我唱起了反调。怎么就不配合呢?啊?我……我……我……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本能或者记忆,就像遇到了一堵墙,无论我怎么努力也跨越不过这堵墙。真是可怕啊!我怎么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单位,印象有些模糊,像是驻地,又似家乡。可驻地在哪儿?家乡在哪儿?我拍打着脑袋,又狠劲地揪着头发,却想不出来。 非常美文
   无奈之下,我摇了摇头,对医生说,我好像都忘了。
   医生起身问,那你还记得些什么吗?
   空空的脑子只有一个念头,于是我迫不及待地告诉医生:我好像是一个兵,好像在什么地方当兵。
   再想想吧!医生说,等想出来了,再告诉我。说完,转身便离开了。
   看着医生的背影,我傻傻地呆在那里,久久不愿再动一下。
   我闭上眼睛,使劲,凝思。可记忆还是无法冲破那堵墙……
   一时间,我无语,苦恼,无助,呆傻,我像个溺水的孩子,拼命想要抓住什么,可是茫茫大海中却连一块可以让我借力的朽木也没有。
   冷静。我闭上眼睛使劲再想。我是谁?我是哪个单位的?我怎么就找不到答案呢?难道是我把自己弄丢了吗?真的不敢相信!曾经在影视剧和小说里,看到过失忆的故事,总觉得不可能,总认为那是编造的。可是,现在,这离奇的事竟然实实在在地发生在我身上。 verywen.com
   找寻,继续。屡败屡战,也是追求的一种境界。生命不止,云开雾散终有时。我不停地努力,不停地给自己打气。
   那几天,总有人在监护室打开的窗帘后,对着我微笑和招手。可我一个都不认识,只是出于礼貌,不得不点头作为回应。
   后来,有人提起此事,我才知道,那是我的爱人和孩子,还有我的领导和同事。
   唉,这可怕的失忆啊!
  
   四
   我渐渐好转起来,不仅是身体上,我的脑海里也经常会有些画面,匆匆一闪而过。我努力想要抓住这匆匆而逝的画面,我知道,我离冲破那堵墙的日子越来越近了。而我邻床的病友,一直还在昏睡着。我甚至从没看见他醒来过。也没见过他动一下,或者翻翻身。
   我有点糊涂,心里纳闷:这哥们,可真能睡啊!
   他住进来的比我晚。至于晚几天,我说不清,只有一点模糊印象。这对于一个失去记忆的人,哪怕是昨天发生的事情,能有点印象,已是实属不易了。
www.verywen.com

   印象中,有一次夜里,还有病人住进来过。
   应该是靠南侧的一个病床。
   我迷迷糊糊之中,听到了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不知过了多久,几个小时或是一天?两天?我又听到了几个人的哭喊声……
   来去匆匆。人走了,一切又变得安静下来……
   只是那时的我,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侧过身来,主动地跟邻床的病友打了一声招呼。我以为,他能听到我的声音;我希望,他能够醒过来。可是我很失望!他依然闭着眼睛,身体也纹丝不动。
   眼前的这位病友,盖着白色的病号被子,看似有三十多岁的样子。短平头,看头型,像是一个体型健壮的男人。在我看来,他早应该睡醒了。于是,我就摇了摇他的床头,轻声地叫了声:“嗨!哥们,天亮了,也该醒醒了!”
   他始终没有一点反应。
   或许,他能听到我的呼唤,或许他一直都在昏睡着……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多想吵醒他啊,可我无能为力!
   有的人,睡着进来了,又醒着离开了;有的人,睡着进来了,又睡着走远了……
   生命就是如此的脆弱!
   我始终不相信,我会真的倒下而不起;面对现实,我始终坚信,我会醒来,也会坚强地站起来!
   我要归队!我要上班!
   或许,这就是战胜病魔的内在支撑和精神动力!
   七天后,我离开了重症监护室……
   不久,我终于如愿以偿,重新回到了心爱的部队,回到了绿色的营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偏执是一味解药

下一篇:水窖,村庄深陷的眼窝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