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参差荇菜(外一篇)

参差荇菜(外一篇)

时间 : 2019-09-05 10:01:59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编外兴化文学人    点击:Tags标签:
(原标题:参差荇菜(外一篇))
参差荇菜
   荇菜,在城市的水岸边已经变得有些稀罕。公园的池塘里,一丛荇菜开花了,于是我便想起了家乡的荇菜。
   那是一种普普通通的水生植物,在家乡的河湖港汊间很是平常。春天过了,荇菜的叶子开始铺呈在水面,花便悄悄地开了,直愣愣地支在水面上,黄艳艳地耀眼。
   家乡的荇菜有点像没有走出偏僻水乡的天才少年,它不知道自己有多么优秀,也没有人知道它有多么优秀,反正它就这么自由自在地长着。
   荷花是美丽的,在家乡的水边并不多见,睡莲也是美丽的,在家乡的水边更不多见,荷花和睡莲多是人工种养的,满日里为了生计忙碌的庄稼人,哪里有闲情逸致在河边种上这些。
   荇菜是野生的,就像乡下光屁股的孩子,只要给口饭吃,便会健康地成长起来一样,只要有一块合适的水面,荇菜便会繁茂地生长起来。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水边的植物,似乎除了荷花和睡莲,只有荇菜的花是鲜艳的,一支一支地伸出水面,在夏日火辣辣的阳光下,像蜡烛燃烧的火焰。
   春天来了,荇菜的叶子打着卷从水底伸出,慢慢地展开漂浮在水面之上,河水清幽幽地,看得见水里打着结的根茎和旁边一丛丛的狐尾草和苦草。这些水草的花是极其渺小的白色,似乎就是为了衬托荇菜而生。
   气温一天天地高起来,夏日里的水乡风光里,不只有迎风的青翠芦苇,荇菜的花也在不知不觉中开了,有的是一朵两朵,在空旷的水面上摇曳,有点孤寂,也有些洒脱;有的是黄灿灿的一片,那便是舍我其谁的霸气了。
   撑船的竹篙荡起一片水波,花和叶片漾了一漾,船走了,人也走了,花还是灿烂地开着。一条不知名的鱼打起一片水花,花和叶片也漾了一漾,鱼游走了,花还是灿烂地开着。
   不管有人还是无人欣赏,荇菜总是自在地长着,花总是自在地开着。“兰生幽谷,不以无人而不芳,”本是赞美兰花的词句用在这里形容荇菜亦不为过。 verywen.com
   大家都不知道这样好看的植物名叫荇菜,更不知道这荇菜在水里刚刚长出的嫩叶还是一道蔬菜,家乡人是不会采食的。
   我知道这样的植物叫做荇菜,还有它的嫩叶能吃,已经是进了城,读了许多的书之后的事,于是我想到了西湖里著名的食材---西湖莼菜。不过莼菜是莼菜,荇菜是荇菜,看着相像,但不是一样的东西。
   优秀的东西总会有人惦记,于是乎荇菜便进了城,成为园子里妆点水面的一道风景。于是乎荇菜也入了诗,延续了上下千年。
   从诗经里的“参差荇菜,左右流之,参差荇菜,左右采之。”到徐志摩的“软泥上的青荇,油油地在水底招摇,在康河的柔波里,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诗人徐志摩笔下的荇菜,沾染了日不落帝国的傲气,变得有些招摇,家乡的荇菜应该不会。
   夏天又到了,我惦记起家乡水边曾经随处可见的荇菜,是否还是那么质朴,带着些洒脱,带着些自信,也带着些孤寂。 copyright verywen.com
  
   河岸边的那丛柞榛树
      密密匝匝的一丛树,独独地长在自家责任田头的河岸边。
      那树颇有些奇怪,不高,更谈不上伟岸,最高的也就四五米的样子,却颇能耐寒,滴水成冰的日子,居然还是青枝绿叶的一丛。最恼人的是交错的枝条上密生着寸把长的尖刺,张牙舞爪的样子,惹得鸟儿也不敢停留,即使是贪吃的羊儿也只是啃一口够得着的枝条上的一点点嫩叶,再也不敢多吃。
      “真是百无一用的废物。”看着人家责任田头岸边种了许多的瓜果蔬菜,再看看自家田头,便对这一丛树产生了无限的恼意。
      “爸,这怂货是什么树,长又长不大,还刺扎扎的,不如砍了去,腾出地方种些蔬菜。”
      “这是柞榛树,也就是北方的柞木树,很能耐寒,到了我们这里,就变成常绿的了。你不把半个河岸连根挖去,是去不掉的,生命力特别扎实。”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父亲也不知道从哪儿知道的,对长江流域并不常见的植物居然说得头头是道。
   “那它咋一直长不大呢?”我还不死心。
      “这树长得很慢,材质很硬,以前当兵的使用的兵器长矛杆就是用它做的,武松打虎时的哨棒也是用它做的。”父亲小时候读过书,对他所言的这些我没有怀疑。
      看来这货还不是那么不堪,不过就是长错了地方。每每看着人家田头的瓜果累累,心里的恼意实在是有增无减。直到有一天……
      父亲拎着两根茶碗底粗细的柞榛枝回来了,也不知道平时连砍柴的都觉得砍着嫌硬,拿着扎手,对它敬而远之的柞榛枝,他是怎么弄回来的。看着那枝条还直挺挺的,应该是从刺丛之中挑选了,再从树丛中抠出来的,父亲的一双被锐刺划开了的手血迹斑斑。
      无比惊讶的我实在不明白,如此费心弄回来两根柞榛枝到底会派上什么用场。父亲把灶膛旁边的风箱拆开了,经年累月的推拉,两根风箱杆已经完全磨细了,不堪再用。原来材质坚硬的柞韧枝是用来替换风箱拉杆的。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风箱在我们家里已经有好许年头了,听奶奶说,风箱本来是姑父家的,姑父原来是铁匠,铁匠炉子要用到风箱。
      姑姑很能干,很灵巧,也很好看,还没出嫁的时候,庄上的庙会里,她挑的花担可是人见人夸。听奶奶说,这位姑姑是她的五个儿女中最灵巧的。
      可惜的是姑姑出嫁生了第一个孩子后就生了病,姑父为了给她治病,把一套铁匠家伙全部变买了,包括打铁的铁砧子,只留下了这个风箱。
      姑姑还是离去了,抛下了幼子。姑父没有再娶,一个人把儿子拉扯大,成家立业。五十出头他也匆匆离去了。有人说,他的任务了啦,去找她了。
      姑父过世后,风箱的拉杆断了,父亲没有再换,我再问起,“柞榛树还在呀,柞不把风箱杆换了?”父亲回答:“人都没了,修它做甚?”
      那丛柞韧树还在茂密地长,我每每看见,就想起风箱的拉杆,和风箱后面的故事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奋斗的青春最美丽

下一篇:参差荇菜(外一篇)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