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坑道惊魂 ——老山前线对越作战亲历记

坑道惊魂 ——老山前线对越作战亲历记

时间 : 2019-09-05 11:31:41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清风煮诗    点击:Tags标签: 坑道惊魂
(原标题:坑道惊魂 ——老山前线对越作战亲历记)
1984年仲秋的一个深夜,薄雾蒙蒙,山峰、树林在夜幕中如鬼魅一般狰狞,不时的在远山背面有零星的火球闪烁。泥泞山道的左侧悬崖黑洞洞的阴森可怕,似张着血盆大口的魔鬼,让人不寒而栗。在这个西南边陲,中越边境的山谷里,毫无秋天的凉意可言。湿热和干渴使人喘不过气来。一哨人马全副武装,人衔枚、马裹蹄,悄无声息地向八里河东山挺进。朦胧的月色下,依稀可以辨出道路,偶尔草丛里有沙沙的声响,一条蛇倏忽游过。也有横亘在道上的,便有人用事先准备好的长竹竿,远远地猛然扫过或瞬间挑起扔下悬崖。
   我们这哨人马是南京军区某部的先头部队,奉命接防八里河东山一线阵地,到达山脚时,已是下半夜,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疲惫不堪的战士们倚树坐着稍事休息,集聚力气,准备登山接防。哨兵端着冲锋枪,警惕地注视着四周。渴得难受,拧开水壶,底朝天也没能滴下一滴水来,空空的水壶已经和我的嗓子一样,干得就差冒烟了。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不远处的一个山坳间有一连串的黑影从山上蜿蜒而下,那是兄弟部队开始撤防,我们这里也开始登山。命令从前面一个一个低声地传过来:“成一字队形,拉开距离。”“不能走偏,当心地雷。”
    天蒙蒙亮时,在越南特工遍布的前沿,我们有惊无险地完成了阵地交接防,神不知、鬼不觉。
    薄雾笼罩着山山岭岭,天虽放亮,能见度却不是很高,勉强可以看出阵地的情形。土石结构的34号阵地上,战壕交错,把坑道、隐蔽部和战斗哨位连接起来,间或着在重要的山腰、坳口,有单兵掩体,也就是猫耳洞。部队接防后,除了必要的哨兵外,其余人全部进入坑道休息,以便尽快恢复体力,形成战斗力。可是,初次上战场的战士们哪里睡得着啊,都从各自的坑道钻出来,警惕、新奇、小心翼翼地打量着这个充满神秘的地方。但没有人敢露出哪怕半个脑袋。上阵地前所有人都被告知,越军的冷枪冷炮非常厉害,毫无规律可言,冷不防就有一发子弹飞过来,所以大家在战壕里活动都是猫着腰的。更没有人敢跨出战壕半步,漫山遍野的地雷也不是好惹的。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一段时间过去了,在边警戒、边熟悉、边适应中,我们经历了几次零星的战斗,规模不大,都是小股特工骚扰性偷袭。再就是每天有几次偶尔的冷枪冷炮袭扰。年轻的我们度过了初上战场时的恐惧期,逐步适应了阵地坑道生活
    山岳丛林地区的天气变化莫测,时冷时热,温差很大,让我们这些来自平原地区的兵很不适应。一天早晨,我从夜间的潜伏哨换哨下来,又冷又困,回到坑道后放开被子,蒙头便睡,四仰八叉地尽量展开僵硬了半夜的身体,不一会儿便呼呼地进入了梦乡。
    中午时分,大朱也从哨位上下来,匆匆地吃了几口压缩饼干后准备睡觉。小个子大朱是靖江人,我们是老乡,但他岁数比我大,所以我叫他大朱。这家伙懒得放被子,想钻到我被窝里蹭“暖气”。他怕弄醒我轻轻地掀起我脚头的被角,我的妈呀!大朱倒吸了一口凉气。一条大蛇盘在我的被窝里,而我的一只脚侧歪着,竟靠在蛇身上。蛇和我都睡得很香,像一对好朋友依偎在被子里。从外形看,这条蛇分明是一条毒蛇,要是把它惊醒,后果不堪设想。在阴冷潮湿的坑道里,大朱冷汗直冒,他颤抖着把被角轻轻地放在一边,退后几步取出军用匕首。可是,此时此刻,枪和匕首对于这条毒蛇来说,确实不是有效的武器。只要一招不能置它于死地,和蛇紧紧相偎的我就有极大的危险。
copyright verywen.com

    叫醒我,不能、不能,谁能保证我被叫醒的刹那间,脚不会动一下呢?大朱紧张地思考着对策。
    深呼吸几口,大朱稳稳神,悄悄地退出了坑道。
    再进来时,副班长张明也从另一个坑道过来了。张明也是一名老兵了,无锡人,个子不高但满脑子鬼点子。张明看了看现场情况后,附着耳朵跟大朱悄悄地说了几句,两个人蹑手蹑脚地行动起来。先从坑道外捡了两块趁手的石头放在地铺边,然后取出背包带,一人一边从我微曲的腿弯处穿过去,再一点一点地把带子移到我的脚踝,轻轻地系上扣,将我的双脚松松地捆着。大朱退到我的一侧拉住背包带的另一头,紧张地盯着张明。张明取出军用毛毯,悄悄地站在蛇的一侧。一切准备完毕,张明朝大朱一使眼色,大朱把背包带使劲地一拽,我的双脚离开蛇身的一刹那,张明如饿虎扑食,连人带毛毯猛地扑在毒蛇身上,双手、双肘、双膝死死地压住毯子的四周。大朱“呼”一下子冲过来,一手抓起一块石头朝毛毯奋力砸去,蛇负痛在毛毯里猛烈地扭动着,张明不住地呼喊着:“砸!砸!砸!砸!砸……”大朱憋足劲儿,双手如捣蒜般猛砸,毛毯的一层已经砸烂了,有一股腥味弥漫出来,毯子里没有一点动静了。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被惊醒的我,懵懂地、吃惊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大朱和张明像两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倒在地上。我掀起毛毯,看到砸成烂泥的毒蛇,什么都明白了,眼泪夺眶而出,伸开双臂,把我的两个如兄长一般的战友紧紧揽住。
    缓过劲儿来的副班长,安慰地拍拍我的后背,转身出了坑道,上哨去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爱菊的老人

下一篇:坑道惊魂 ——老山前线对越作战亲历记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