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爷爷的皮大衣

爷爷的皮大衣

时间 : 2019-09-06 12:28:54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牛心山    点击:Tags标签: 爷爷的皮大衣
(原标题:爷爷的皮大衣)

   爷爷有件皮大衣,是藏蓝色的面子,从我记事起,大衣面子就是烂的,一些口子缝上了,又有了新口子,不是爷爷费衣服,而是我们兄弟几个拉扯烂的。爷爷的皮大衣在冬天外出的时候穿着御寒,晚上睡觉的时候就当被子盖着取暖。我们小的时候,爷爷的皮大衣还是我们的包裙。爷爷带着我们外出玩耍,冷的时候就用皮大衣包裹我们回家。
   有一年下雪,爷爷就把我背在背上,穿上皮大衣外出看雪。我从爷爷穿的皮大衣领口露出小脑袋,欣赏着雪景。我们站在雪地里,纷纷扬扬的大雪好像锣面一样从天上撒下来,染白了大地和树木柴草,也染白了爷爷的头发,可我的小脑袋上却没有雪片,只是湿露露的雪水,爷爷告诉我,是羊毛皮大衣里边的热气融化了雪。我们只站了一会儿,爷爷就变成了雪人,爷爷赶紧走到大门廊檐下边,抖了抖身上的白雪。我一只手楼着爷爷的脖子,一只手替爷爷刨头发上的雪,雪掉在了地上,头发湿漉漉的,我的小手好冷好冷,赶紧缩进爷爷的脖子里,爷爷说我的手好像石头一样冰的让人浑身发抖。不多会儿,房子上的瓦片都变成白色的了,院子里的雪就有一寸多厚了。 verywen.com
   爷爷的皮大衣是民国21年陕西年馑的时候,带着父亲逃难到兰州给财东家挂面那会儿买的。兰州的冬天特别冷,湿手去摸铁东西,就会被粘在上边,尿在地上也会马上结冰。白天干活,挂面房有炭火,晚上睡觉虽然是热炕,被子一薄就特别觉得冷,爷爷说是下边入伏哩,上边数九哩。爷爷就花了一个银元买了这件羊皮大衣,晚上睡觉的时候,扣在被子上暖和多了。年馑过去以后,爷爷领上父亲回家,皮大衣伴随他们度过了不少寒夜。
   我和堂弟还是一两岁的娃娃的时候,爷爷在夏季就用两条胳膊夹着我们去自留地务菜,到了菜地,他放下我们兄弟俩,自己去拔草做务。告诉我们不要进地,可以玩地边的小石子。我俩就会很听话的拣小石子丢在水渠里看水花,也会赶着去捉蜻蜓和蝴蝶。我俩会揪一些河滩的小花,别在枣刺上,爷爷说是移花接木。冬季,爷爷就用皮大衣包裹着我俩,抱我俩去人多的地方看热闹。如果是有太阳的时候,就把大衣铺在地上,让我俩坐在上边玩耍,平时就让我俩钻在他怀里,大衣包裹着我们。后来我们上学了,爷爷的皮大衣就成了弟弟的包裙。但我们在晚上去看电影的时候,爷爷就会让我们带上大衣。放电影的地方是打麦场,娃娃们早早就去占位子,我们端来石头当凳子,铺上爷爷的大衣下摆,坐在上边看电影。如果感觉天凉,就把大衣领子拉起来,我俩一人穿一只袖子,身子挨在一起好暖和呢。有一次看电影睡着了,电影完了也不知道,醒来的时候,只看见爷爷蹲在我俩跟前。爷爷说是他听到电影完了也不见我俩回来,知道我们一定是睡着了,就出门来找,发现我们裹着大衣睡得很香。 verywen.com
   那个时候生活困难,爷爷经常穿着皮大衣去河滩找病死的猪肉、牛肉和驴肉。他带着小刀子,剥掉死动物皮,割下大腿肉拿回家,给我们煮熟吃。爷爷首先把割下来的肉泡在河水里过夜,第二天取回家,在门后边支起火盆,生火煮肉。当我们闻到肉香的时候,就会跑到爷爷的住处去吃。爷爷会把皮大衣铺在地上,让我们坐在上边,把熟肉捞在盘子里,我们开始用手抓着吃。肉很香,我们吃得满脸是油,爷爷一边吃一边问我们味道好不好。有一次我们正吃着,被母亲看到了,就说河滩割回来的死驴肉烂马肉有毒,不许吃。爷爷很不高兴地说是,肉是凉水泡过的,没有毒,我经常吃还不知道吗?时间一长,母亲看到我们吃了肉也没有啥事,就不管我们吃肉了。
   弟弟出生以后没有奶吃,父亲就买了一只奶山羊,爷爷就每天拉着去放牧,不管天晴天雨,春夏秋冬,放牧奶山羊都不敢耽搁,耽搁了弟弟就没有奶吃。爷爷一到冬天就穿着皮大衣,拉着奶山羊去沙嘴沟一带放牧。有一天下午,爷爷坐在那里放羊,由于疲劳睡着了,醒来的时候不见了羊。爷爷四处找也没有找见,这个时候天也黑了,他就回家告诉了父亲,父亲说是晚上看不见,羊不好找,也许羊在那里躲着呢,再说现在没有狼了,不会丢的,明天继续找。爷爷没听父亲的话,背了一背篓麦草,带上皮大衣,在沙嘴沟口守了一个晚上。爷爷生了火,坐在火边,等一会儿就学羊叫几声,火光照亮了沙嘴沟口。一些人说沙嘴沟是乱人坟地,晚上特别阴森,爷爷胆子真大。爷爷说狼怕火光,鬼也怕火光,所以他才不怕。第二天早上,爷爷学了羊叫,羊有了回声,不多会儿,羊自己回到爷爷守候的地方。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我高中毕业以后没有学上了,就回家种地。有天晚上队长派我去菜园子看瓜,爷爷让我带上皮大衣。看瓜是两个人,一个人还没有来,我就睡在用芦苇搭的庵子里。天很黑,只听到近处的虫鸣和远处的猫头鹰叫声,我感觉很害怕,就盖上皮大衣卷缩在庵子里,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就睡着了。我被务菜的大爷叫醒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了。我一摸皮大衣是湿的,原来晚上下雷雨,把庵子浇透了。后来父亲说,那晚上另一个看瓜的人没有去,就我一个人睡在瓜地,瓜被人偷了一些,损失不大,队长说不能怪我这个娃娃。
   改革开放以后,土地到户,爷爷就基本不去地里务菜了,他冬天就穿着皮大衣,领着重孙晒太阳。他坐在向阳的墙跟,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的重孙和小朋友玩耍,他那古铜色的脸上透露着饱经沧桑的厚重。爷爷是一个老实本分的庄稼汉,他的乐趣就是看着自己的一代代人茁壮成长,他那皮大衣也随着一代代人的崛起而露出了白色的羊皮,那藏蓝色的面子早已千疮百孔,最后被爷爷撕了下来,变成了没有挂面子的羊皮大衣。村子里的人说,爷爷穿上羊皮大衣,扎上羊肚毛巾,就和电影里陕北老汉没有区别。父亲想给爷爷的皮大衣重新挂一个面子,但苦于没有钱,就一直拖着。爷爷去世以后,皮大衣就当成遗物被保存了起来,成为我们家的传家宝,只有在爷爷诞辰日的时候才拿出来让晚辈缅怀老人的一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看海

下一篇:夏日恋曲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