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月夜绮梦

月夜绮梦

时间 : 2019-09-06 18:38:08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干云    点击:Tags标签: 月夜绮梦
(原标题:月夜绮梦)

   “文学不是别的,就是引导一个梦。”——博尔赫斯
  
   我本来是一只可伶可俐的小狗。生于七十年代初,一个初夏的傍晚,一张老式木栏床上。我是母亲的第四个女儿,是母亲的第一只小狗。母亲自己从身体里拉出小狗的胳膊腿儿,自己接的生(当晚父亲看电影去了)。我听母亲讲起的时候,感觉到生产是那么一件轻松和愉快的事。狗在夜里是醒着的。我从此成为黑夜里的守望者。我见识过一只好狗的行为习惯,我也像它一样,喜欢默默地观察和冥想,睁着眼睛做梦。
  
   后来的生活也脱不了这样一个隐喻。白天我过集体生活,就像狗总要看好门户,或者出卖劳力,在冰天雪地里拉雪橇。在严酷的环境里讨生活,获得的只是工分和食物的奖赏。当然还有同伴相处的温暖和集体生活的智慧。但我不留恋这温情,我渴望夜幕降临,渴望自主的宁静时刻。有一天我忽然起了这样一种灵感:月亮下的淘金者,就是给夜里的我的命名,或是给写作者的写意。只有晚上属于自己。我便夜以继日地读书。但月亮使我出神,忘记了忙活,在静夜开始灵魂生活。文学的神灵悄悄附体,对话或者独白汩汩滔滔地涌出。我不只有一只狗的智慧。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借阅一批2011年的文学杂志,读到一位理工出身而投身文学的年轻编辑的散文《线索》《文字篦青丝》。前者现代,后者古典。文风特别,语言有《红楼梦》意味。一个有出息的人,终会形成他自己的语言体系,找到他自己的力气出口。怎么会困惑于这个世界的风雨呢?拿好手上的泥,捏成一个艺术的自己:你就是写作的原因。
  
   我是一块无材补天的石头。我初时十分投入地热爱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却不动声色地微笑着,坚决地婉拒了我的热情。我只好背过身,最后是侧了身,别无选择,踏上一条鲜有人走的路。殊不知“性本爱丘山”,我喜欢这样的幽寂之路,它让我想起乡间老屋,想起我生长其中的一座气派的乡村祠堂。朱红的镂花木格窗将我的记忆点亮。木格窗下,深夜被窝里诡异的耳语,那是收音机里的人声扰攘。夏日早晨,鸟儿清脆的歌声,淹没在姐姐们的朗诵和歌唱里。我曾在八仙桌前的沼气灯下写作业。天光明亮起来的时候,被母亲叫起来读书。在菜园子边上走着,不用担心被一棵青菜碰倒,浓雾之中的远方,除了被鸟儿从酣睡中唤醒的梨树叶子,绝不再有窥视的眼睛。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敏感者的神经总是绷得很紧。那些人在一起说什么,我哪里会猜不到呢,哪里还需要说出来呢。可是这个世界已经容忍了我。我有资格站在他们面前说话,除非我自己失去热情。我努力使我的工作不逊色于写作,如果可能的话。可能性来自于愿望而非现实。心灵的高贵即在于愿望。我尽力选择自己的生活,尽管我实际上根本没有得到过选择的权利。然而囚徒也还有他可怜的自由。即使被规定了人生的跑道,我也总要跑跑弯道,或者绕道。我是在消耗自己,这样消耗使我活得有感觉一些。
  
   一个卑微的女人,空余一腹诗书,不配说什么事功。如果我要证明自己,我是能够拼命的,但我不想为无谓的人事拼命。我宁愿为那些虚无的东西,文字或者美感,保留自己的激情与向往。我是月亮下的绮梦人,淘金者只是我所赖以生存的身份。我仰望着明月,尽量把心也放得远一点,那会儿,至少是那一会儿,在那种迷糊中,我可以情不自禁地走神,我的心不在淘金的手上。

非常美文


  
   人无完人。我就是个偏才。当理想与现实无法完美结合时,我自甘沦落,沦为一枚沉渊之珠。我这点文字上的灵性,人们不以为然。我对于名誉已经很超脱了,不在乎遇见的是热情的眼光,还是冷漠的揣度,无情的打击。人们更爱现世事功。我不爱人事,我爱务虚。我的英雄情结早已死掉了,我只想闲下来做一朵白云。
  
   我一直想达到一只狗的境界。忠诚,务实。我追求什么,那是可以为之献身的。如果这样的献身能够稍微得到尊重。我觉得自己的人生就是一出喜剧。我前半生所追求的,无非是一个饭碗,那个饭碗剥夺了我的独立性,假如没有那个饭碗我还是可能失去独立性。独立是一种精神。那些求饭碗的人,容易得到经济上的独立;不求饭碗的人,容易得到精神上的独立。但是如果一个人饭碗尚且没有着落,那么他的精神也便立即湮灭了。因此我前半生的作为无可厚非。人类要学习的首先是生存。《读者》上有一篇文章说到都灵大学的两座雕像:一是饿死的鹰,一是被剥皮的马。前者告诉我们理想在远方,你首先需要活下来而后才能抵达;后者告诉我们人生是要负重的,找到安逸时离死亡就不远了。

copyright verywen.com


  
   文字是很难赖以谋生的。我需要一种职业养活自己。我应当感到庆幸。我的谋生本领固然没有带给我更多的金钱收益,使我更满足和快乐,但是谋生的艰难和文字的追求,却磨砺了我的意志,使我深刻地领悟到了生命的艰辛。我似乎落到了土地的底层。我不是那一苗修长的麦子的话,就是那一只在土壤深处劳作的蚯蚓。我不求生命的长度(生命不是我所求,生命是上帝所赐)。我想我交还生命的时候,我不需要奖赏,我希望上帝会微笑地说:你是个劳动者,你没有辜负生命。
  
   敲打键盘到此,关于写作的一番独白,忽然都像江上的雾气一样散开了。太阳升起来时,温暖自会到达你的脊背。无路可走也好,苦心孤诣也好,这些都不是我写作的初衷。“你不是他们”,他们不知道我的感情。我说过文学是拿来爱的,不是拿来谈的。在文学中我感觉到的并非绝望。即使绝望也只是缘于爱,就像我在散文《三角梅》里面打过的一个比方:因为它太美了,而它不属于我,所以它越是美我越是忧郁。我一直生活在这种企望里,这种企望使我不安,也使我永远存着希望。也许终有一天,我会再度走到这一株三角梅面前,向它表达我年复一年的思虑:一朵花瓣上就有绝望和希望。那希望就是:在写作上,也许有一天我会到达理想境界。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我以为我爱的是文学。写到这里我忽然如醍醐灌顶,泪如雨下:这个世界上之所以还有文学,不是因为孤独,不是因为避世,而是因为爱,因为交流,因为懂。
  
   要感谢这位双二年纪的年轻人,他没有出场,却使我领悟。这位编辑早在聊天时跟我说,他觉得我们的文字很相像。看到他的一张照片,我想起自己一张短头发的照片,找出来一看,不觉微微一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曾经少年

下一篇: 梦里水乡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