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想念

想念

时间 : 2019-09-06 22:11:15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鱼在游    点击:Tags标签: 想念
(原标题:想念)
儿时有关母亲的一切记忆都与忙碌这两个字分不开。我写下母亲这两个字,起早贪黑和不分昼夜这两个词便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儿时清晨的起床,或者是被母亲劳作的声音吵醒的,或者是被返风的烟呛醒的。睁开睡意朦胧的双眼,厨房里清晰地传来噼噼啪啪的烧火声、或者炉钎子擦碰炉壁子的声音或者稀里哗啦的刷锅洗碗声,新的一天便在母亲劳作的声音中开始了。只有星期天或者很少的情况下,她与孩子们共进早餐,更多的时候,她简单地垫巴一口昨天的剩饭就急匆匆的上班去了。繁忙紧张的工作和纷繁的家务使她吃一口热乎饭菜的时间都没有。
   夜晚时分,有时出现这样的情景,别人家早都吃完饭了,我们家还没动火,因为母亲还没有下班呢。有时饿的前腔贴后背,傻呆呆地望天上的星星,竖起耳朵细听是否有母亲下班归来的急匆匆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母亲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终于回来了,让孩子们吃饱喝得后她便开始浆洗孩子穿脏的衣服,我已经困的不行了,在母亲用搓衣板洗衣的吭哧吭哧声中,我进入了梦乡。一觉醒来,月光之下长长的晾衣绳挂满了刚洗净的衣服,无法拧尽的水从衣服上滴滴答答的落下来,与皎洁的月光一起奏响一曲不眠交响乐。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有时还要缝补孩子们的衣服,那时穿的是棉布的衣裤,膝盖、肘部,袖边裤脚很容易磨坏磨破,总要缝缝补补。除了日常的缝缝补补,母亲还会制作新衣。还记那是数九寒天的年三十的前夜,孩子们已然进入梦乡。昏暗的灯光下,母亲脚踏着老旧的缝纫机,一会裁剪,一会缝合,躬着身子挥汗如雨地忙碌着。当温暖的阳光射进小屋里,犹如圣诞老人刚刚造访过,六个孩子的枕边都放了一套崭新的衣服,穿在身上刚刚合身,顿觉精神百倍。孩子们心喜若狂时,母亲却合衣悄无声息的睡着了。虽然母亲身上还是那套洗的发白带着补丁的工装,但是睡梦中嘴角上却露出不易查觉的微笑。
   儿时的心里总有这样一个疑问,母亲怎么这样忙呀?那一天母亲上四点班,我来到了母亲所在的造纸厂,既是玩耍,又是对母亲的工作充满好奇。四点班就是下午16时到半夜24点。夜晚时分,我来到造纸厂见到了正在工作中的母亲,她说我忙呢,你玩一会就回家吧。我说和你下班一起回去,母亲见我态度坚决就同意了。于是我对母亲的工作环境和工作状态进行了一番考察,原来原纸这样造出来的。废旧的纸张、书本、画册、破布、棉絮、破鞋等一切可以作为造纸的原料经过粉碎机的粉碎,浸泡,打浆,再经过造纸机械的散浆,干燥,取纸等主要分为制浆和抄纸两个阶段的工艺流程,废旧纸张等就这样摇身一变成为油毡原纸。这些厚厚的原纸到了油毡纸厂挂上油就是建筑常用的油毡纸了。母亲是造纸车间三八妇女班的班长,负责整个班组设备、人员等生产组织和相关管理工作,一会在制浆段,一会又在抄纸段,忙得不亦乐乎。我无所事事便到原料堆里找书或者画册来看,很多原料或者是印刷厂的下脚料或者供销社收购站收来的旧书旧画,对于爱看书的我来说这真是免费的图书馆呀,我借着厂院的大灯灯光如饥似渴地阅读起来,不知不觉到了零点下班时候,母亲把在书堆里看书累了睡着的我喊醒,我们顶着满天繁星,在轻柔的月光护送下有说有笑地回家了。寂静的深夜,我们的脚步声和说话声传得好远好远。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以后我经常去母亲厂里,无论母亲是否在,我都直接到原料堆里找书来读,有时是一两个小时,有时是半天,造纸厂免费的图书馆使我懂得了好多好多书本知识。
   我当兵的第一年,部队在沈阳市施工。母亲正好有公差到沈阳看我,我在部队请假陪她在沈阳市转转,结果是我陪她去这个单位,去那个单位都是公差办事,下午终于办完事了,她提出去太原街联营商场转转,她兴致勃勃要进去转,我到商店门口就走不动了,我说你自己转吧,我脚都肿了,实在走不动了。
   母亲就这样一直为单位和家庭忙碌着,年复一年,家里的墙上每年都要增加一张奖状,这就是她辛辛苦苦所换来的唯一奖赏。
   和母亲一样忙忙碌碌的父亲只顾工作,不顾家里,更不顾自己身体突然病倒了,先患肠梗阻,检出淋巴癌,又患脑出血,半身不遂!一病五年不起,在长春住院半年,连续四年到北京化疗,放疗都是母亲一个人陪护在父亲身边,费尽艰辛,无微不至地护理,所有病友都羡慕父亲有个好老婆,所有人都对母亲竖起大姆指!在北京时我去探望,看到他们租住在医院附近在类似小仓库的偏间里,在外面烧火做饭,寒酸、简陋与不便。我看后心想,啊呀,这和要饭的有什么区别呢?但嘴里不便说出来。母亲见我紧锁眉头,反倒开导起我来,这里挺好的,你看北京的青菜多水灵呀,她指着一捆油菜笑呵呵的。我知道这是母亲为宽我心故意如此轻松。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吃油菜,从此便爱上油菜。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忙碌劳累的五年过去了,送走了父亲,我以为母亲可以轻松一些了。故乡的舅舅邀请母亲回老家四川,母亲便到了舅舅所在的西昌。舅舅担心母亲孤单,就为母亲介绍了一个老伴侯伯伯。我到西昌看母亲,觉得老干部侯伯伯人不错,她的女儿对母亲也不错,很欣慰。但我仍然担心有个三长两短没有照应,就建议二妹去西昌。二妹去后给母亲添了不少麻烦,为了帮助二妹照顾生意一天天依然忙忙碌碌的,这是我没料到的。
   在西昌生活了十年,侯伯伯去世了。我抽出时间去看她。因为火车是半夜到,担心她年龄大了还要半夜接站,就没告诉车次,到站后我就去宾馆休息了,手机没电关机了。第二天早晨,打开手机母亲电话打进来,知道我到了,住到宾馆很生气,说等了一夜,到了也不到家。我才明白不是我担心母亲休息不好,而是母亲担心我是否安全到达呀。我劝母亲回东北吧,她摇头想在西昌再生活一段时间。 verywen.com
   二妹去拉萨做生意了,西昌就母亲一个人孤孤单单生活一年多。得了几次病没人照顾,于是返回东北了,与单身一人的二妹住在一起。二妹在四平市里买了楼,市里业余文化生活比小镇丰富很多,我想这下母亲一定会悠闲地安度晚年,跳跳广场舞,唱一唱红歌,谁知她只去过一次四平市最热闹的铁东广场,就再没去过。因母亲被检查出卵巢癌晚期,经过放疗化疗,身体状况每况愈下,一天不如一天。临走时半个月,母亲已经躺在床上起不来了,她说你喜欢吃喊烧白,以后没人给你做,今天我教你,于是按照母亲的指导,我自己动手做一次母亲故乡正宗的川菜喊烧白,味道纯正,但是我真是吃不下呀!
   想起母亲,眼前总是浮现她忙忙碌碌的身影,一直到最后连腰都直不起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把神叫醒的地方

下一篇:瑞士风光无限好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