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明天是父亲节

明天是父亲节

时间 : 2019-09-07 15:58:17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文明俭朴    点击:Tags标签: 明天是父亲节
(原标题:明天是父亲节)
母亲去世五年了,父亲还是固守在老家,不愿跟着我和哥哥住。因此,逢年过节,我总要抽出一点时间到老家去看望父亲。
   今年端午节回去看父亲,坐上车我才告诉他。父亲在电话那头既惊喜又惶惑,告诫我晚上开车一定要慢点,不要赶路程,小心自己的血压,多在服务区休息。得知我坐火车回去,他才放下心,但仍旧反反复复地说一些注意事项后才挂了电话。
   等我安顿好铺位准备休息,他又打来电话告诉我如何换车,如何防骗等等。如此三番,直到深夜。
   我心绪繁乱,于是起床坐在卧铺车厢的休息椅上,隔着窗玻璃望着疾驰而过模糊的原野,想象着两千里外的老宅子里,兴奋又不安的孤独老头儿,他该怎么熬过这个夜晚?
   第二天上午,火车开进家乡地界,我打开手机,有几个未接电话,都是父亲打过来的。我拨回去,告诉他,我要到下午才能到家,中饭不要等我,他哦哦着挂了电话。
非常美文

   下午两点多,我才回到老家。远远地从胡同口望过去,看到父亲一只手扶在大门的门框上,两条腿不停地交替用力,眼巴巴地望着我。我快步走过熟悉的胡同,和父亲一同回屋。餐桌上,笼屉里的蒸饺还热热乎乎,他把蒸饺一个个塞进盘子里,摆在我面前让我吃。我说在火车上吃过了,但他执意说吃菜饺撑不着人的。笼屉的盖子油乎乎的,碗盘筷子油乎乎的。我拿起碗筷,强忍着吃起来。父亲笑眯眯地看着我,又狼吞虎咽地吃着另一盘,他饿得够呛。父亲最拿手的饭菜就是蒸饺,每次回去、离开时都要做一顿。
   父亲吃饭很快,他早早地吃完后等在一边,准备收拾碗筷去洗。我勉强把满满一盘水饺吃完,告诉父亲,让我去洗,他没吭声。
   父亲的厨房简直没有容脚之地。盘了土灶,却常年不用,但灶前却堆满了干柴。厨具餐具挂着堆着杂乱无章,锅碗瓢盆都油腻不堪,霉点斑斑。我把它们全部放进水槽,挤了半瓶洗洁精,进行彻底清理,抹布擦不干净就用钢丝球擦,洗洁精洗不干净就用烧碱泡。

verywen.com


   “哟,侄子回来了,一回家就大扫除!”富贵叔走进院子:“你爸真是有福气啊,拿儿子当闺女使!”他是我父亲的初中同学,家里成分不好,初中没读完就辍学务农。虽然70多岁了,农忙时还是一个棒劳力。
   “我有福气,咋了?你眼红?”父亲一瘸一拐地从屋里迎出来,拎着象棋袋。两人便在院中的柿子树下坐定,开始拱卒飞象,嘴巴也不闲着,车马缠斗不休。
   “我眼气个啥呀?眼气你个翘脚佬?眼气你的独眼龙?看看咱的身板!”天还没入伏,富贵叔就穿着大裤衩,赤着上身,通体黝黑。而父亲是整整齐齐的长裤短袖,他是退休教师。
   父亲老寒腿很严重,走路一瘸一拐。八年前,又患了青光眼,没及时医治,瞎了一只,另一只只有0.1的视力。但父亲能骑着自行车到集市上买米买面,摸索着烧好中餐晚餐。
   父亲的冰箱简直成了百宝箱,挂面鸡蛋牛奶蔬菜顺手都往里边塞,我把每一隔每一层擦拭得干干净净,然后分门别类码放整齐。真难想象他的一日三餐是如何完成的。
www.verywen.com

   父亲今天很开心,在树荫下出车驾炮,高声地和他的老同学开着玩笑。两人你来我往厮杀激烈,一直到天昏地暗。上灯了,我给父亲烧了一碗青菜鸡蛋面。
   饭后,父亲躺在客厅的长沙发上一边看电视,一边听我说话,他的话虽然不多,但肯定超过之前一个月讲的。
   上房两大间,隔成四小间,我和父亲门对门各住一间。只有一台空调,装在父亲的卧室,他知道我怕热,早早地就把空调打开,但空调的马力小,又很老旧,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他觉得我的房间不够凉快,又搬来一台电风扇。
   父亲年轻的时候很怕热,常常把空调温度打得很低,现在不一样,即使三伏天,空调开两个小时就马上关掉。但今晚,已经到了深夜,空调还开着,微弱的灯光下,父亲蜷缩着身子裹紧薄棉被,还不时地调换着睡姿。我走过去关空调,他扭过头说怕我热不让关。其实,那微弱的空调冷气根本溜不进我的房间,但父亲已经瘦弱了,他抵抗不住这微微的凉气。正当我执意要关空调时,居然停电了。父亲又摸索着爬起来,递给我一把老蒲扇。
www.verywen.com

   第二天起床后,我发现父亲静静地躺在外屋的长沙发上闭目养神,餐桌上摆放着从集市上买来的包子、油条和两碗小馄饨。他见我出来,就催促我洗脸、刷牙,然后就狼吞虎咽地吃起来,给我留下一大堆包子、油条。
   吃过早饭,父亲想起停电的事情,着急想检查电路。但配电箱挂在高高的墙壁上,父亲爬不上去,我又不懂电,我要去电管所找人来修,他不让,就骑上自行车出去了。很快他又回来,说人家在开会。一个小时后,他又去,回来的时候气鼓鼓的,说人家不来修。我让他消消气,问他平时谁来收电费,他这才记起,打电话给一个叫老黑的。老黑来了,也算是个热心人,他拿出电笔东测西量,说电容器功率不够,保险丝又太细烧了。我让他重新检查室内的电路,换上新的配电箱。父亲忙前忙后,直到通上电,终于松了一口气。
   父亲又躺在长沙发上看电视,我拐出胡同口,到南街去买菜。这是一个农村集镇,逢双日开集,菜农们把自家地里产的青菜、辣椒摆在大路边叫卖。此时还不是农忙季节,但街道上人车稀稀拉拉,都是些留守的老头老太,他们偶尔停下电瓶车买仨瓜俩枣,也不必过多地讨价还价,蔬菜很便宜,大土豆三毛一斤,小土豆一元可以拿走一篮,西红柿贵的六角,歪歪扭扭的两角。这条大街二十多年前摩肩接踵的热闹景象一去不复返了。

非常美文


   中午烧肉丝面。当我炒好肉放进青菜的时候,煤气瓶没气了,我只得在电饭煲里把面烧好。以前给父亲送煤气的那家人去南方打工了,父亲也不知道还有谁家换煤气。吃过午饭,我顶着太阳上街打听,有人说老街有一家换煤气的。我转进那条老街,20多年前,老街是我去高中读书的必经之路,如今,街边的老梧桐低垂着枝叶,一些店铺翻新成楼房,还有一些却萎缩在路边显得暮气沉沉,关门闭户等待坍塌。又打听了几个人,才找到那家换煤气的,我买了一瓶煤气和一条新气管,并随手抄下他家刷在墙上的服务电话。唉,父亲为什么要固守在这里呢?凭他的力量要应付这些生活中的困难真不容易!
   刚进家门,父亲骑着电瓶车就跟进来,他想把电瓶车停稳,搬下车上的桶装水,但车身太重,电瓶车带着他一起倒下,我跑过去扶他起来。父亲是一米八五的汉子,在我的眼里,曾经强壮如山,竟然连电瓶车也驾驭不了。父亲不抽烟,爱喝茶,家里用的自来水是地下水,硝气很大,泡出的茶很难喝。最近,街南头茶馆里新装一台净水机,两元钱一桶,父亲就搬水回来烧茶喝。我告诉父亲不要再骑电瓶车,以后用自行车驮半桶就行。他答应着,脸红了。 copyright verywen.com
   下午,我整理房间里的物品,把棉被和厚衣服用被单包裹起来,码放整齐。单衣服该洗的洗,不能穿的就扔掉。地面上、桌椅上的灰土很久没有打扫,我用扫把扫拖把拖抹布抹,忙活到傍晚,房间的面貌稍微有些改观。父亲和富贵叔在楚河汉界间忙活得不亦乐乎。
   第三天早饭后,我决定对院子西边的空地下手。这片空地占了院子的一半,母亲在世的时候,这里曾经是一片郁郁葱葱的小菜园,整齐的菜畦上欢实地长着青菜、四季豆、辣椒、西红柿、韭菜、大葱,一年四季新鲜的蔬菜吃也吃不完,母亲常常分给亲戚、邻居家。而眼前,这块地面上除了几棵稀稀拉拉的韭菜、辣椒外,全被齐腰深的杂草,高过人头的野苋菜,粗壮挺拔的蒿草占领。父亲生锈的镰刀已经派不上用场,我磨快菜刀,便是一顿披荆斩棘。父亲也在一旁帮忙,他把砍下的野草打捆用自行车驮着扔到街边的垃圾桶里。

verywen.com


   我一边热火朝天地干着,一边向父亲憧憬着,这边栽青菜萝卜,那里种大蒜缸豆。父亲说,看不见了,干不动了。五年前的父亲不是这个样子的,是什么消磨了他的意志?
   我和父亲忙活了整整一天,才把那片荒地清理干净。吃过晚饭,我俩坐在柿子树下闲聊,一阵微风从墙外拂来,穿过面前新整出的空地,带来一片清凉。
   第四天,我在房间内外房前屋后又忙活一整天,父亲和富贵叔也热火朝天地在棋盘上杀伐一整天。
   吃过晚饭,我坐在桌旁喝茶,父亲又躺着看电视,忽然他扭过头看着我说:“你的假期快结束了,明天去找你的同学朋友们聚一聚吧!”
   “这次回来时间短,不去找了,我就在家陪你,”以前每次回老家,我把大半的时间用在和同学聚会上,陪父亲变成了捎带,“你明天跟我一起去南方过夏天吧!”
   父亲的神情很犹豫,像看到一个圆滑的东西,无处下手剥开来似的。他沉思了很久才说:“不想去。”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为什么?”
   “自古忠孝难两全。你是公家人,公事最重要,去了会影响你的工作,况且,我能够照顾自己。”
   “你的眼,你的腿,显然都不好使。柴米油盐、一日三餐对你来讲都是国家大事。”
   “我也知道有点难,但并不像你说的那么严重,我能克服。你和你哥哥家都很忙,不用担心我。至于居住环境,虽然我眼神不好,腿脚不便,但可以慢慢整理。”父亲的语气很坚定。
   深夜,听着父亲均匀的鼾声,我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我在思考《论语》中子夏问孝这一章节,“子曰:色难。有事,弟子服其劳;有酒食,先生馔,曾是以为孝乎?”这句话里有几层意思呢?
   第五天上午,父亲早早地去集市上买了瘦肉和饺子皮,回来就开始收拾饺子馅料。我凑上去要帮忙,他不让,说他包出的饺子好看,似乎向我证实着什么。是的,父亲包的水饺不但好看,而且吃起来特别有滋味儿。
www.verywen.com

   中饭后稍事休息,父亲就催促我出发坐火车去,他送我到大门口。我拉着行李箱走过窄窄的长长的胡同,直到拐进街道上,也没回头。但我知道父亲一直站在大门口,看着我在胡同口消失。
   坐上火车后,我打电话告诉妻子明天到家,她疑惑地问我,明天是父亲节,你怎么不留下多陪陪父亲呢?
   什么,明天是父亲节?我怎么会忘记了呢?我怎么能忘记了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献给教师节的花絮

下一篇:别冷漠了你的书架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