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偶遇我的小学语文老师

偶遇我的小学语文老师

时间 : 2019-09-08 20:25:40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欣月    点击:Tags标签:
(原标题:偶遇我的小学语文老师)
一早来上班,穿过琳琅满目、烟火浓浓的菜市场,在一卖壤皮子门店前,我无意间碰到了我的小学语文老师之一。他右手提着一份瓤皮子,刚刚蹒跚走出瓤皮店,抬头的霎那间就与路过的我目光相遇。他戴一顶深蓝色的鸭舌帽,八成新,背微驼,眼眶深陷,满脸短短的胡茬,瘦骨嶙峋的身子,与那个在我记忆里伟岸的身影相去甚远,面貌全非,完全一个耄耋老人,但我还是一眼认出了他。
   “王老师好!”我近前与他打招呼,老师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用左手揉了揉双眼,才定睛将我从头打量到脚,然后也认出了我,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
   “哦,是你啊!xxx——多年不见都快认不出来了……”他说。
   “是——老师好吧!”我点点头说。
   “好!好!就是老了,你看。”他眉眼含笑,和蔼可亲地说。
   寒暄中,老师知道我从事个体,对我的现今面露遗憾,深感惋惜。以我在那个年代的学历,我明白老师的意思,故莞尔一笑,告诉老师,“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凡事都有两面性。时代的变革总有牺牲品,有受益,必有损伤。以我的性格,还是适合这个,否则不是被挤扁,也会失去自我。个体使我一直站得很直,没有借助梯子攀爬人生,走过的每一步都有自己深深的烙印,趟过的岁月之河,干干净净,清清澈澈。 verywen.com
   老师听我如此说,欣慰地笑了。并说:“你还是老样子,性格一点没变。是的,喧声沸海中,有的人,看似高大,实则卑微。有的人,越活越高,而有的人越活越矮。而在金钱至上的社会,趋之若鹜,奴性决定地位,说这显得荒唐可笑。但有一天,人类终究会幡然醒悟,灵魂这个东西是一条生命线,他会贯穿一个人的一生,渗透民族的血脉,决定尘世的风向标。
   我们站着聊了一会,怕老师久立,就与老师告别。目送老师离去,他的背影一下将我的记忆拉回到了那段小学时光
   那个时代的小学,都是土坯房,教室是土墙木门木窗,下雨天会漏。课桌两人一张,凳子两人一条,可以压跷跷板,都是木制的。每天做卫生,都要在地面用盆子洒上水。起初要两个人,用一根木棍,到很远的井里去抬,后来有了压水井,也抬,但在校园,不远。即便如此,教室校园内也难免尘土飞扬。牛皮纸包书皮,写字多用铅笔,没有多余的本子,本子正写了反写,练习默字,一班人在教室外的空地上坐一大片,手里拿一个细小的木棍,眼睛盯着书,嘴里不停念,手在地上使劲写,书声琅琅,很是壮观。
copyright verywen.com

   那时,他给我做班主任时,也就四十岁出头,一直穿一身深蓝色褪色中山装,但什么时候都干干净净,整整齐齐,也是戴着这样一顶深蓝色鸭舌帽,一身素衣,穿梭在校园与我们的课堂间。时间无情,一晃他就老了,我也从青葱少女变为彻头彻尾的中年妇女。
   这是我自离开家乡二十多年,第二次碰到他。虽然在一个城市生活,但他深居简出,所以很难见到。
   他叫王贵元,是我小学三年级开始的语文老师。
   能成为他的学生,还有一段插曲。那时,因土地大变革,由集体转为农户,土地实行家庭承包责任制,生产队里的牛羊都从生产队分到了各家各户,我因家里分来的羊没人放,父母就让我辍学了。那时,自己才12岁,又是农村孩子,上学本就晚的我对上学的重要性不了解,所以当父母提出要我不去学校上学放羊时,我稀里糊涂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将书本扔进灶间,每天,早出晚归,赶起了羊群,与荒滩草地蓝天白云为伍。并随放羊的村妇女学起了纳底、做鞋、绣花之类,
非常美文

   一年的时光很快结束。我放了一年羊后,又因国家实行对学龄儿童的扫盲运动,意思是每个学龄儿童,必须上学到小学毕业。为此,学校校长与一位老师走到我家,做通了父母的工作,我得以重新走到学校。那时,我刚刚辍学一年,就上了三年级,到了王贵元老师的班级。
   他是那个时候最早的师范生,也是学校少有的公办教师,是个教条主义者,对学生严责苛爱。我是从进入他的班级到毕业,唯一一个没有挨过他打的学生,大概就是因为我品学兼优、名列前茅的缘故。
   他教我们语文,上课一丝不苟。他要求我们上每节课前都要预习,课后会留大量作业以作复习。因为在第二天的新课上,他不仅对新课进行提问,看你预习了没,还要在新课开始上前,听写前一节课的生字生词或要求背诵课文的重要段落或诗句。有听写不上或背不上的同学,就会受处罚,要么挨打,要么加重当天的作业量。 非常美文
   他对家庭作业检查非常严格,以防有人作假或不认真,每天都要亲力亲为。一旦有没完成的,不仅重做,还领受教条的威严。他对学生极其严格。他的讲桌上一直放着一个杨木条教杆,若遇到调皮捣蛋的学生,他是毫不留情的。譬如他正在课堂讲课,有同学做小动作或交头接耳说话,他会拿起教条,严肃地走过去,一言不发,狠狠在同学身上或手上打一下,然后回到讲桌讲课。因此,在他的课堂,没有人敢说话搞小动作。
   记得那时我们班有一个学生特别调皮,因老师打了他一次,就怀恨在心,把老师的教杆给塞了,老师上课不见了教杆,不知老师是怎么知道是那位同学所为,就让那位同学每天带一个教杆,并节节课后擦黑板,那位同学被制得服服帖帖,从此,班里同学都没人敢动老师桌上的教杆,课堂上也规规矩矩。
   最使我记忆犹新的是,每次期中期末考试后,从讲桌前,老师会要求我们根据成绩高低,从第一排到最后一名,在教室里排起长队,让学生看清自己前后是谁,形成你追我赶的学习氛围,重视学习。因为教学严格一丝不苟,他教的学生每学期都是全校成绩最优质的。我的听力一直不好,上课常常走神,就是在他的这种教学方式下,持之以恒,每次排队站在第一,也为后来养成了良好的学习习惯,为初中考上中专奠定了基础,也使我成为那个年代第一个靠中考飞出那个村子的金凤凰。 verywen.com
   那时候冬天上学最辛苦,值日生每天都要早早来生炉子。为此,那些家在六队、一对、八队,离学校较远的同学,早上五六点就得起床来学校生炉子,但不管同学来多早,总能看到老师办公室的灯亮着,等同学抱着柴禾走进教室,老师的身影也会随之跟进,帮着幼小的学生生炉子,深怕学生把炉子生不好,把教室里弄得乌烟瘴气,别的同学来坐不住。
   记忆中,老师总是陪伴在我们身边。除了上课时他在讲桌前拿着教杆指着黑板,身子动来动去,嘴不停说话,其余时间,就坐在讲桌前,有改不完的作业。
   三年时光,在我记忆的长河中,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时间总是会让人遗忘太多,难以追寻。自从小学收拢到乡上,中学汇聚到城里,如今那个小学已被废弃,再也听不到朗朗读书声,老师也是暮色中徘徊的老人,我从初中毕业离开家乡也有快30年,好多记忆都不复存在,留在记忆的很少,但能存储记忆,不被时光磨灭的,一定是温暖过流年的,馨香过岁月的,常开不败的。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三佬的嘱咐

下一篇:流水一梦,遍地春远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