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军营,那年冬天

军营,那年冬天

时间 : 2019-09-08 23:28:05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透明秋语    点击:Tags标签:
(原标题:军营,那年冬天)
黎明时分,天黑如墨。四周很静,除了不时掠过的风发出的呼啸之外,几乎就没有其他的声响。值班室里,马灯已经被调到了最暗,只剩下一星点儿的光亮,与收讯机指示灯发出的柔和光线一起,将摆放在操作台上的各类设备和电键等物品的轮廓展现在眼前。
   当兵快三年兵了,我也既然跨入超期服役的行列,与老兵们一样,接班时在作战记录薄上签上自己的名字后,就会将马灯捻暗,将身影融和在黑暗之中。这不光是为了节约那点煤油钱,更是一种自信。将自己躲藏在暗处,可以放心地守听,耐心地等待,直到指挥所的呼叫响起。
   接班后的五分钟里,我通知油机班发过电,与团指挥所进行了一次例行的联系,校正过频率。今天的信号还行,有一些背景杂音,但并不影响收听,耳机不必死死地扣在耳朵上,就将它朝上推了推,兼顾着外面阵地上的动静。 非常美文
   风似乎大了起来,发出了长长的呼啸,有树丫折断的声音传过来,装扮着这个漆黑的夜。昨天就细心地记下了天气预报,下半夜时会有七级左右的阵风。如果预报准确的话,雷达天线就会保持在全升的高度,而不必降下来。因为只有在这个高度,才能将本站警戒的范围全探测到。一旦达到或超过八级,为了保证安全,天线就必须要降低了。观察风的大小,随时通知相关人员,也是电台值班者的职责之一。我将那把木椅朝着桌边拉了下,让自己坐得更舒适一些,细心地聆听着耳机里传来的各种信号,时刻准备接收指挥所的电文。
   风一阵紧似一阵,远处有林涛的声响传来,我会把它们想像成大海涨潮的声音。几只说不出名的鸟儿不知被什么惊动了,“扑楞楞”地打不高的值班室上方掠过,我似乎已经看到了它们那惊恐的表情。
   黎明时分是最容易犯困的,不少的老兵都得靠着抽烟来让自己不至于睡过去,我却没有这种嗜好。但我也有驱散困倦的绝招,这就是将战备值班守则默默地背上一遍,还不行的话,就背诵通讯用语。只要沉浸在了一项你喜欢的工作里,就会保持清醒的状态。我知道,在此刻整个连队中,清醒着的只有两人,一个就是正在值班的我,另一个就是在生活区和阵地上巡逻警戒的流动哨。我接班时,在阵地上碰到了担任流动哨的操纵一班副班长蒋明全,寒暄了几句后,他就朝着营区的方向走去了。流动哨负责的区域很广,他必须一刻也不停地巡视。这也告诉了我,现在偌大个阵地上除了我和远在几百米外的油机班值班战士外,已经空寂无人。这种情形不光对刚刚独立操作的新兵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就是一些胆子小的老兵,细思起来,脊梁上也有一种凉凉的感觉。人毕竟是一种喜欢群居的动物。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记得刚独立操作那会儿,值夜班时,我总是喜欢将马灯调到最亮,似乎这样才能消除孤单,让自己的胆子大一些。但我很快就适应了值夜班,独立操作后不到一个月,就感到自己已经是名老兵了,也学着老兵的样子,把马灯尽可能地调得暗一些。
   经历过惊魂的时刻,那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总是让我难以忘怀。那还是去年前夏的一个夜晚,我值的也是黎明前的这一班。刚接班不久,天就下起了雨,惊雷一个紧似一个,就在头顶炸响。我们这里电器设备多,不光处在山头的最高点,外面还架着电台的天线,招雷那是肯定的。雷电就像跟这儿有仇似的,每到雷雨天就会缠在头顶,久久地施展淫威,不发泄个够绝不会罢休。但我也知道,这里的防雷措施是完备的。且每当雨季到来前,团里就会派出专业人员,来连队进行严格的检测,哪怕发现一丁点的问题,都要进行整改的。雷雨天里,我们会把通往外面的天线从平常状态切换到防雷状态。这样,就算是有电流从天线窜入,也会在那那个连接处变成闪烁的火花,从而将能量消耗掉。

verywen.com


   有了完备的防雷和避雷措施,你就是在雷电当顶的时候收发电报,也能确保人身安全。当然,条例也规定了,在雷雨天里,不到万不得已,就不要开机联络。但守听那是必须的,雷打不动。
   一点儿不怕那是假的。那些撕裂长空的闪电和接下来巨大的雷声,常常会令人的脊背发麻,耳朵“嗡嗡”作响。大多数闪电都是瞬间的光亮,持续的时间很短,但就是这个特性,却会让屋外那些在劲风中摇晃的树木,在闪电时凝固成奇怪的姿式。如果你的联想丰富,足可以吓坏自己。
   马灯已经捻到快冒黑烟的地步了,都还是觉得不亮。风拍窗棂的声音是那么的瘆人,总是怀疑屋子外面会有什么野物潜伏,随时准备扑进屋里来。如果不是规定了值班室不能闭门,所有值班的人都会选择将大门插得死死的,把这些潜在的危险全都关在屋子外面。
   也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黑影一闪,一条硕大的野物悄无声息地溜了进来,它抖动着身体,两只耳朵发出了“啪啪”的声音,将那些雨水径直甩下,一些水点就溅到了我的身上。我下意识地站了起来,紧张地看着它。微弱的灯光下,它的睛里闪烁着蓝幽幽的光来。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开始的时候,还以为是条大狗,就是周边哪个院子里的山民养的。但马上就觉出不对来,山民养的狗这大雨天的,不守在自己院子到处乱跑个啥?再说,我们经常到周边的院子里给山民理发,对它们养的狗也很熟悉。像大黄、二黑、三赖皮什么的,见了我们都会亲热地摇尾巴,就是不太亲近人的狗,也会躲在一旁。狗们都很精,我们的这身军装足以让它们心生敬畏。在我的印象中,就没有见到过这条毛色发灰,有着条蓬松尾巴的大狗。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大灰狼么?”脑子里冒出了这样的念头,心立即就被只无形的手捏紧了。“像,非常像!山民们就没有养过这么大的狗!”我对自己无声地说道,紧盯着它的一举一动。只见它大模大样地在屋子里转了好几个圈儿,就在离门不远的地方卧了下来。就在它转圈儿的时候,我判断出来,这就是一只狼,一只活跃在深山里的狼。因为它的尾巴蓬松,且始终朝下垂着。心立刻就悬了起来,就像是被人提到了半空中一样,跳得又快又急。半自动步枪放在离门不远处的枪架上,要拿到它必须要从狼的面前经过。想用枪驱赶走它已经不可能了。 verywen.com
   事已如此,我反而平静了下来,心也不再跳得那么急了,一边注视着狼的举动,一边暗自搜寻着可以自卫的武器。可这值班室里,除了通讯设备之外就是电池组和电键,连根棍子都没有。要赶走它,还是要想法把枪拿到手。
   那野物似乎看穿了我的心思,嘴一咧,露出了长长的、白森森的尖牙,这是在警告我呀。我只得站立着,不敢贸然行行动。狼见我不动了,又站了起来,原地转着圈儿,直接就卧在了枪架的前面。
   我无计可施,只能把一只备用的电键紧握在手里,以防不测。这狼似乎是专程来躲雨的,它就横在离屋门不远的地方,身上的毛发精湿。躺了一会儿后,竟然开始舔舐起自己的爪子来。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我悄悄地把抽屉打开,想寻个丢了也不可惜的物件来,电键是报务员的武器,不到万不得已是不能用它来对付一条狼的。我悄悄地将马灯捻亮了一些,希望这光亮能够起到警示的作用。抽屉处在马灯光亮的阴影处,我只能用手来区分里面的东西。蓦地,触到了一个圆圆的物体,轻轻捏了捏,还有弹性,这不就是个馒头么?拿一张纸包着放在里面,也不知是谁忘在里面的。一时间,在山东园林场当警卫与警犬打交道的事浮现了出来。硬的不行我就来软的,这狼八成是饿坏了,你瞧它瘦得,皮包着骨头。看来,这山里的生活也不易呀。我温柔地发出了自它进来后的第一声音:“狗子,你是叫狗子吧?你是进来躲雨的吗?看你这样子,一定好久都没有吃东西了吧?我这有个馒头,要不你尝尝?”
非常美文

   我从馒头上掰下一块馒来,抛到了它的面前,它吃了一惊,站了起来,但很快就嗅到了馒头的香味,凑上去闻了闻,一口就吞了下去。我敢打赌,这是它生平第一次吃到这种美味。见它并不拒绝我给它的馒头,就赶紧把馒头一分几块,一块块地丢到它的面前。它就一块接一块地全吃了下去。一个馒头下肚,屋里的似乎气氛缓和了下来。我见它依然看着我,就朝它摊开了手,说道:“你看,没有了,馒头已经吃完了。你要是不怕人的话,天亮我下班后,你跟着我来,我让你一气吃三个,还是热乎的……”
   也不知是听懂了我的话,还是这“一馒之恩”真地感动了它,它的目光变得柔和了起来,不再朝着我呲牙。它在屋里走了几步,我这才发现,它的一条腿是瘸的,皮毛上似乎带着些许血迹。原来是只受了伤的狼呀。我想,听人讲过,一些野生动物在受伤后,会主动找人来帮忙,它也是为这而来的吗?如果有可能,我真的想把它带到卫生室,让卫生员给它的腿消下毒,包扎一下,说不定还可以弄出个“人狼奇缘”来。正胡思乱想着,却听到外面却传来了一阵口哨声。一听就是操纵排今年分来的新兵,应该是刚接了流动哨的班,需要在阵地上巡视吧,一边朝阵地上走一边吹着曲子给自己壮胆。屋里的野狼却警觉了起来,它的眼里又闪出了疑惑的光来,匆匆看了我一眼,瘸着条腿朝外窜去。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外面传来了那个战士的惊呼,随后他就惊魂未定地跑进了值班室里。“吓死我了,吓死我了……也不晓得是个啥东西,擦着我的腿跑了……”
   正想问一下他,那东西是朝哪个方向跑的,耳机里传来了指挥所的呼叫,我赶紧在操作台前坐了下来,将抄报本拿到面前,抄收起电报来。
   曾老兵在值班遇上狼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全连,甚至还传到了周边山民的耳朵里,一时间,加固猪圈和羊圈成了山民们首先要做的事情。也就是从那天起,连里调整了值班室的布局,将枪架由门边改放到了发讯机的近前,让值班的报务员伸手就能将武器抓在手里。考虑到不到万不得已不能开枪,又准备了几根铣把,作为驱赶野物的武器。
   野狼毕竟还是怕人的,它并没有第二次光顾我们值班室。第二天,在我担任白天一个班次的流动哨时,特地寻遍了整个阵地,只看到几个被雨水冲刷得模糊不清的足印。 非常美文
   我猜想,它一定是捕捉到了兔子或者是麂子了吧。旦愿它一直平安,腿上的伤不会危及到它的生存……
   往事就这样在眼前流淌着,随着远处公鸡报晓声音的响起,天边也显露出了鱼肚白,新的一天即将开始。我将一个带着十米长线的耳机换插在收讯机上,把声音调大,把耳机挂在脖子上面,开始打扫屋里的卫生。这种带着耳机打扫卫生的情景是我们雷达站、严格地说是我们电台独有的,人们戏谑地称它是“牵牛干活”。我们是常守听单位,就算是进行设备保养,也不能同时关机,而是要打开备用设备,轮流进行。严谨,认真,时刻准备着,这是对我们工作的基本要求。
   耳机里传来指挥所呼叫的声音,连呼三遍后,一封加急电报就发了过来。电报很短,只有一组代码,且这代码是我们每个报务员都明了的。之所以选择不用译电就能明白含意的代码,那是为了加快雷达开机的速度。每当通讯资料发生了变化,文书就要事先将这些常用的数字代码抄写给我们,让我们记牢。“任务开机,紧急开机……”,那些每半月一换的代码是我们必须要牢牢记住的。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在接到命令后的五分钟内,开动起雷达,并上报空情。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一看是紧急开机的命令,我整个人都一激灵,刚值了数小时黎明班的困倦一扫而空。我的手朝桌旁的按键伸去,按照预案先通知了油机班发电,又按响了代表着紧急开机的铃声,这铃声会在值班室和宿舍区同时响起。
   不大工夫,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当班指挥员和各部门值班人员都赶到了值班室,我一看挂在墙上的挂钟,仅仅过三分多钟。
   大功率电台的甲机早在电一送达就开启了,此刻已经预热,进入了待发状态。我敲动着电键,与团指挥所建起了联系,并按照雷达站指挥员的指令,将我站雷达已经开机的情况发给了指挥所。
   对于我们雷达兵来说,开机就意味着作战,我们的值班记录上,印着的就是“作战日志”几个字。这也是我们引之自豪的地方。在这和平的年代里,我们雷达兵一直都为了祖国和人民的安危忘我奋战着。担负着不同任务的战士,只要坐在了自己的操作台前,就如同步兵进入了前沿阵地。刺刀已经打开,子弹已经上膛,在这个时候,就是有天大的事情,你都得要放下,全身心地投入到战斗中。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指挥室就在电台值班室的隔壁,与值班室一个大门进出。每当执行开机任务,上报空情的时候,当班的报务员也得要在指挥室属于报务员专用的位置上坐定。
   宽大的作战指挥台前,当班标记员手握四、五支颜色各异的标注笔,已经准备停当;我也将一只电键插在指挥桌下面的插孔里,平息着自己的情绪,静候着雷达操纵室那边发现目标,并将空情传递过来。
   “01,175,435;02,175,436;03,175,437……010,175,450……”不大工夫,就传来了操纵员略带口音的普通话播报声。
   操纵员一口气报出了多批次的目标坐标。这表明,就在我们开机并作好战斗准备的这会儿,雷达就发现了多架次飞行物同时进入了我们连警戒的空域。而四百五十公里,已经超过了我站警戒的范围。这就是说,飞行器刚进入我站雷达与兄弟站雷达电波相交的地方,就被我们准确地捕捉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成长

下一篇:大漠湖城 美丽乌海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