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西海水韵

西海水韵

时间 : 2019-09-09 08:18:14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浩渺若尘    点击:Tags标签: 西海水韵
(原标题:西海水韵)

   庐山西海位于江西省九江市,又叫柘林湖。它像天空跌落的一颗远离尘世的水晶,卧在迤逦的峻岭之间,恬静安然。
   “青山拥碧水,明潭抱绿珠。”早有古诗为证。水域茫茫,碧绿澄澈;奇峰秀美,夕阳如醉。岸边的草木映照成湖中的水草,波光敛滟,影影绰绰;湿润的晚风,把薄荷的冰凉清爽,融入庐山西海的每一滴水里。诗意如许,山醉水醉,人岂能不醉!
   此次,我与陵同行,随教师团来到江西九江的武宁。穿过花源谷,直达庐山西海最大的岛屿——金沙滩。
   我曾游览过清澈见底平静的漓江水,欣赏过碧水蓝天云白的东湖,早已耳闻九江,江溪集聚、众水渊源。我以为自己淡定的心态,矜持的性格,任何美景,都如石落深潭,不起涟漪。待到真正见到庐山西海时,才发现自己对它的美是零免疫力。见到庐山西海的瞬间,便迷在湖水的柔情蜜意里。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金沙滩敞开臂膀,用宽厚温暖的胸怀,迎接我的到来。湖滩的梢远处,深水警示柱之间,由红黄相间的警示线连接,围成一滩浅绿色的抹茶汁,幸福香甜、笑声四溢。来到沙滩的游人,要么已进入海滩,享受水的亲吻;要么行色匆匆,在赶去海滩的路上。或浅或深、或浮或沉。紧裹的泳装上,湖水滴落,就像溢出的装不下的幸福和快乐。是风景召唤了人,还是人渲染了风景,都说不清了。
   陵坐在沙滩边临水的椅子上,凝视远处,成一尊雕塑,夕阳涂得他满身金黄。我的鞋像两只小黑猫,伏在陵的脚边,摆成不同的姿势。我像久不见水的鸭子,扑入水中。湖水在我的脚下淘气地挑逗,甚至一跃而起,亲吻我的脸颊上残留着的口水。
   我与湖水相聚甚欢。像久不见面的老朋友,亲昵地拍拍对方,拥在一起。忽然,岸上的陵像一只鱼鹰,箭一般地冲向湖面,我窃喜他也下水了。正在高兴之中,猝不防,他从水中把我拽回去。我十分不悦,讨厌他吓人的面色,想挣脱他的手。陵的手指如铁钳,抓住我的手,跌跌撞撞来到浅水区。陵点开手机,让我看他录的视频。画面中,我在湖水中畅游,越玩越向更远处。湖水是鱼的天堂,那一刻,我仿佛是一条鱼,忘了沙滩竖立的警言牌,肆无忌惮地超过水中的警介线。
copyright verywen.com

   庐山西海有亚洲第一大坝,将修河拦腰截断,形成江西省面积最大的人工湖。绵延的山头,被湖水淹没,形成湖心的岛屿;半山腰的斜坡,便是湖畔的沙滩。美丽而神秘的西海,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真是鬼斧神工的天匠之作,堪称“稀世珍宝”。这种水中奇异的哈喀斯特地貌,上一秒,水浅刚没脚踝;下一秒,便是万丈深渊。
   陵怕我醉在这片神秘的水域,担心我游来游去,迷失在庐山西海,便硬生生地把我拽回岸边。
   我想着就窃笑起来。爱的产生往往是心甘情愿,这湖水,柔媚的韵味,就像一个妩媚的女子,有谁驻足她的身边不被迷魂的啊。
  
   二
   我来到岸边,恋恋不舍地回首张望海滩。
   “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远方的水平线上,夕阳露出半张脸蛋,酡红的脸庞,如美酒迷醉;云霞映照湖面,细细的波纹,像揉碎一地金子;幽暗的湖水,更衬托出深沉的暮色;晚风带着温润的凉意,撩起耳鬓的几缕秀发,随风飘舞。一种说不出的美,定格在我心中成为一幅臻美的油画。夕阳屏住呼吸,一头扎入水中,留下光晕,撒作湖面上一层淡淡的余辉。
verywen.com

   湖水是一见到小伙伴们到来的孩子,内心激动,总也平静不下来。游人在涟漪上,掏出一捧捧洁白的浪花;远处的湖水拍打着堤坝,像玩老鹰捉小鸡的队尾,不停地变换着队形,甩过来又甩过去。无风时,波浪圆润稍凸,像披着大波微弯的卷发;一阵晚风劲吹,细细密密的波纹,朝着湖岸涌来,似乎要争先恐后爬上堤坝。
   记得,网络文章说,水是有生命的。愉悦的,喜欢把情绪传递给人;郁闷的,想理解包容人的不良情绪;如柔美的音乐,演绎着精美的乐段,汇成妙曲佳音。水的情绪不同,表情图案大不一样。对此,我嗤之以鼻,不曾认同。可是,西海的水,是我见过的有生命的水。那涌向堤坝的波纹,像传递兴奋的神经,刚触到岸边,就跳跃着弹了回去,接着,又被湖心的细波推过来。
   我每踏一步,都会踩痛湖水;我怕惊扰美的画面,就势坐在沙滩椅上。我冥想湖水如自已:动如脱兔,静若处子。然而湖水依旧活泼好动,不曾有半分钟停息,我的心里有些许失望。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光线渐渐暗淡下来,只在天际留下一条亮线,还有几朵亮边的云彩。湖水由碧绿转换成深绿,此刻已是墨绿色。微风像驱光的昆虫,随着光线消失,它也躲得无影无踪,只剩下凉爽和湿润,在空气中浸润开来。
   我一直最擅长闹中取静,在喧嚣的尘世,我的心可屏蔽所有的声音。此时庐山西海的金沙滩,人声鼎沸,尖叫欢笑声不绝于耳。而在我眼中、在我心里,静谧得只剩下鸟啼和蝉鸣。逆着微弱的光,我看到湖水微微凸起的大波下,平静得如一块深墨绿色的巨大的翡翠。最美的东西往往可以改变人的定性的,但向美的心愿谁可以拒绝啊。
   “沧江无尽水,夜夜随潮去;若复作潮来,沧江止不住。”当修河日夜奔流不息的水,被大土坝拦截在武宁,它内心一定有过痛苦的挣扎和暗流涌动。潮起潮落、花谢花开,在风轻云淡之后,河水深藏喜怒,化作一湖净水。也许,庐山西海的最深处,修河水依然在最深渊处流动。水的痛苦,谁自知;人的苦楚,需要宣泄。我想,融入和接受,可能是水想教给我们人的道理。 www.verywen.com
  
   三
   所谓“游山玩水”一词,我不喜欢“玩水”一说,对水不尊。对水,我始终有一种敬意。因为,陵的命是水给的,水是陵的父亲。
   四十多年前,家乡连日暴雨。傍晚雨稍停歇,陵放牛到山上吃草,自己沿着山脚的河堤一路追随。豪无征兆,河水暴涨,陵被山洪沖走。
   放牛的同伴看着陵渐渐远去,才想起去回家叫他父母。当大人们再次来到小河边,泥浆石块随杂草“隆隆如谷响,合合如雷鸣”,沉闷地沿小河堤岸,缓缓前行。泥石流滑过地面,如千军万马踏过,所到之处,绿色洗劫一空,陵的母亲哭得几次晕倒在地。
   “好人有好报的。”“好人会一生平安。”“吉人天相。”
   乡亲们这些安慰说词,让悲痛欲绝的陵的母亲,晕死一阵又醒来一阵。似梦非梦之间,她看到陵被大水冲走,挂在悬崖峭壁上呼救。不曾想,第二清早,水库被填高水位上,泥石流经过的上游河滩的驼背树上,陵挂在树稍,奇迹般地脱险。 copyright verywen.com
   陵的父亲,认定是水把他冲到树上挂着,才救了他。从此,下游小型水库巡视是他每天必修课。
   腊月某天,调皮的小男孩在水库堤坝上玩,皮球掉落,孩子追球扑进水库。陵的父亲在刺骨的水里,肩上扛着孩子,手脚僵硬,划水不便,半个多小时才游上岸。孩子安然无恙,陵父亲却因此落下病根,得了肺炎。当陵父亲吐尽最后一口热得像火的鲜血后,从此,陵的父亲只是一张照片,一个名称。
   数年后,陵成为一名老师。课堂上有一条河,叫“口若悬河”;在教室里有一阵风,叫“幽默风趣”。他上课时,对同学们循循善诱,学生豁然开朗,疑难点恍然大悟。对于我,陵却不善于表达。
   老父亲患阿尔茨海默病(老年痴呆),我每晚要叫醒他、牵他去小便。每当我写作熬到午夜,陵总会在凌晨三四点去隔壁房间,叫醒父亲,牵他上厕所。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爸爸最乖,我们去上厕所,来,我牵你。”
   “我还想睡觉。不着急,我要待会儿再上厕所。”
   “爸爸,先上厕所,待会儿再睡。来,这边,厕所在这边……”
   “就拉到小河里算了。”父亲没有睁开眼,踉踉跄跄走到卧室门口,做个拉尿的动作,就准备边走边拉尿。
   “尿不能拉到小河里,要拉到厕所。随地小便是不讲卫生。”
   “来,这边。爸爸,小心门口踏脚的布,别摔倒了。”
   旅游出行前,陵再三叮咛父亲,好好吃饭,乖乖听话,好好睡觉和上厕所。直到父亲同意,陵才放心走上旅游大巴。
   从庐山西海回到旅游大巴上,我双腿肿痛,摁脚踝,指印深深。脚垂下时,坠胀让人难受;踩前面的踏脚板上,腿肚酸胀也难受;蜷缩着放到坐位上,胀痛更难受。陵见我不停变换坐姿,瞄了一眼,便把我的双脚托起,放到他的腿上,然后,陵若无其事,安静地看手机新闻、看球赛,好像是别人的脚放在他人的腿上,与他无关。旅游车上,唯一的卧铺位,那就是我坐的;车窗外,浩淼的湖水送着车,倒退而去,渐行渐远。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庐山西海,碧波荡漾、静水深流;陵之情深,大爱无痕、大音希声。“物之美,在于静,静中生香;心之美,在于深,深中有韵。”水是生命之本、万物之源。干涸的土地,水到便柔,润泽出泥土的芬芳;水流过草地,枯萎的花草,便会抬起它们蔫了的头,生机勃勃、顾盼生辉;水珠在空气中搭成一座拱桥,阳光把它染成七彩。陵就像水,滋润生活的焦土;水就是陵,画成生命中的彩虹。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庐山之行,品山读水。西海水韵,润物无声。《论语》的这句话没有错,我的理解又深了一层,智者乐水,总是被动的,其实是水给人聪慧的启迪吧。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梦圆云中湖

下一篇:水磨坊——那首悠悠的老歌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