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难以忘怀的那一刻(散文) ——开国大典全民的喜庆

难以忘怀的那一刻(散文) ——开国大典全民的喜庆

时间 : 2019-09-09 21:13:04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长山    点击:Tags标签:
(原标题:难以忘怀的那一刻(散文) ——开国大典全民的喜庆)
1949年,我还是个只有六七岁的顽童。
   在我那幼小心灵朦胧的记忆中,生活除了苦难、眼泪,就是战火和硝烟。好像除了顽皮,就没有什么事情令我高兴和记忆深刻的。但是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这天上午,我经历过了“开国大典”这件事,却一直在我脑海中时常泛起,随着年龄增长,渐渐对“开国大典”的理解越来越清晰……
   我的老家在辽宁省北镇县,县城就设在幽州古城,距离我家关屯也就是七八里路,进城逛街是家常便饭。这天哥哥、姐姐放假在家,妈妈让他俩看家,妈妈想进城办事,顺便带我去看秧歌。可是刚吃完早饭,哥哥、姐姐说:“今天是全国大喜的日子,全国都在庆祝,我们也参加在大佛寺举行的庆祝会……”说完便和他们的同学,都成群结队地跑进城了。妈妈无奈只好锁上门,带着我向幽州城走去。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此时已经是艳阳高照,没等我与妈妈到城门口,便听到城里城外锣鼓喧天,四乡八村的秧歌队和逛街上的人们,潮水般地涌向西门口。红旗迎风招展,彩旗遮天蔽日……尽管西门外是我每日玩耍之地,如此热闹的欢庆场面,却还从没有见过。妈妈怕我被人流挤丢了,紧紧地拉着我的手,从人缝中挤进了城门。城里已经是人的海洋,多亏乡下来的秧歌队一进城,就开始打场进行各种表演,这才使主街道上勉强可以有行人通过。妈妈不管三七二十一,拉着我挤进主街道秧歌表演与观众的空隙,好不容易挤过了十字街,向老东街的大佛寺走去……
   正走着,大街上突然肃静了:锣鼓声停止了;吵杂的人声没有了;各种秧歌表演也停止了;鞭炮声也听不到了……大街上突然响起高音喇叭里,那悠扬雄壮的乐曲声;接着喇叭里,又传来振奋人心的庄严雄伟的声音:“……今天——中华人民共和国诞生了!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街上的行人都停下脚步,随着乐曲声和这庄严的宣告,仰望街南大佛寺的上空;只见一面巨大的五星红旗冉冉升向天空。我的眼睛不够使了,看看街上的行人,不论是男女老少,还是解放军、或者是干部、工人、农民、学生……都恭恭敬敬地向五星红旗肃立敬礼,有的人眼中还流下了泪水……我看看妈妈,妈妈强忍的泪水也流了下来。 copyright verywen.com
   “妈……”我轻轻地摇着妈妈的手,涅悄着说,“妈怎么又流泪了?”
   “别说话!”妈妈轻声斥责我,“向国旗行注目礼,随着国歌声想想过去……”
   想想过去?我的过去有啥呀?除了吃糠咽菜就是玩耍!有什么可想的呢?
   看着那鲜艳的五星红旗冉冉升起,我想起哪幽州西门城楼上,曾经有几次连续几天变换的旗子时,曾经出现过的五星红旗,曾让我迷茫不解——
   可能是四五岁时,那时我们家在西门外护城河东岸住,紧靠着进入幽州西门的大道。一个下着雪的深夜,我突然被一阵特殊地踏雪声,从梦中惊醒。只听到我家那平顶(辽宁的房子那时还都是土平方)的房顶上,七嚓咔嚓地踏雪声令人心惊胆战;不知何人在房顶上搬动重物的声响,震得屋笆上的灰尘落得满屋、满身;突然“轰隆——轰!”的炮声从我家房顶上沉闷地响起,又像在不远处爆炸;我家窗户纸“唰啦啦……”被震得变成了一条条。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当时据说我爸爸去抬担架没有在家,我妈妈一看,实在太危险,赶紧把我抱起,拽起我哥哥。说:“换小子(我姐姐小名)!快趴到炕沿底下……省着房子塌下来砸死……”;又把我那已经瘫痪的奶奶,抱到炕沿下,赶紧搂着我和哥哥,就像老母鸡护小鸡仔儿一样,把我们姐弟三人搂趴在她的翅膀下……
   一阵惊天动地的炮声过去了,房顶上的人们一阵奔跑声也消失了,一切恢复平静,这时天已大亮。
   我们一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笑了。赶紧去洗了三花脸走出家门,这时我看到我家房后的菜市场早市上,做卖做买的人们,往日那吵杂地讨价还价声不见了,而是见面就说:“这回幽州解放了!一夜的大炮,解放军炸开了幽州城,城楼上又换上了五星红旗了……”
   姐姐、哥哥顾不上回屋吃饭,姐姐抱起我说:“咱看看什么样的五星红旗?”说着带着哥哥,我们一起站到了护城河的石桥上,看到一面鲜艳巨大的五星红旗,正呼拉拉地随风飘扬在城楼上。姐姐又带着我们哥俩,看看城边花园的城墙已经有两三个城墙豁子,正有人们把它当成了通道爬上爬下。我本想也爬一下新炸开的城墙豁子,体验一下夜间解放军是怎么攻城的?可是豁口离地面太高,就没有爬成……

非常美文


   “快走!过一会儿人们开始欢庆,我们就难出城了……”我正沉浸在回忆中,被妈妈的话唤回到现实,机械地被妈妈拽着向回走,此时的大街小巷又响起了欢乐的锣鼓声,高跷、旱船、舞狮、耍龙、大秧歌……已经让我目不暇接,但是不知怎么我又陷入回忆中。妈妈见我有些痴呆的样子,赶紧把我抱了起来,随着人群向西门涌去。这时我的心又回到幸福与痛苦交织地回忆中——
   “……爸爸,爸爸——你老这是怎么了?”姐姐刚从城墙边带着我和哥哥回来,还没进屋,见赵二叔等人把我爸爸用担架抬回来了。姐姐扑到担架边哭着喊道。
   “丫头!别着急,赶快给你爸收拾收拾炕,你爸抬担架已经三天三夜没睡好觉,累得心口疼病又犯了,晕了过去。我们把你爸用担架抬回来,让你爸在炕上好好地睡一觉就好了……”
   大家七手八脚的把我爸爸放到炕梢。这时爸爸醒了,看看炕头的我和因瘫痪躺在炕上的奶奶,苦笑着茫然地问:“我这是怎么了?浑身没劲儿,想起都起不来。我怎么回来的?”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大哥你好好歇歇吧!你这是连累带困,加上病又犯了就晕过去了。我和弟兄们把你抬回了家,你再睡一会吧。我们哥几个也都累得够呛,回家也睡一觉再回来看你……”
   赵二叔他们走了,爸爸看看正在流泪的我和我的奶奶说“妈!老三没回来吗?”
   “哪回来呀?你们头脚抬担架走,他后脚就出去了,直到现在也没回来。这兵荒马乱的,一旦被哪股军队给拐走,这可怎么办呐?”
   “拐走倒不至于。可是老三跟我说要去当兵,我没有同意。他说自己被过继到老五爷子家,成天不是上山放羊就是,就是做这做那不得闲,还要看人家的脸子,却连顿饱饭都吃不上,根本不把他当人看呐!不当兵还有活路吗?有可能就跟着八路军走了……这次是真走了……唉——”
   “那老二放羊,丢下羊群自己投八路军了,已经去了两三年都还没有回来。这回老三又走了,扔下了你这当哥哥的,一家老的老,小的小,以后这日子可咋过呀?”奶奶和妈妈都流下了眼泪。 www.verywen.com
   更让人没有想到的是,爸爸这一躺下再没有起来。心口疼得他死去活来,实在疼得难以忍受,就用水冲碗面起子喝下去压一压,就这样没过几天便离开了人世……
   “三儿——想啥呢?这一路上怎么一声也没吭?”妈妈已经把我抱回了家,看我还在想什么?便笑着问。
   “我在想我爸爸去世后,咱家这日子怎么过来的呀?怎么在西门外又搬到关屯了呢?”
   “唉——你还小,慢慢你就会知道咱家的日子有多艰难了。你爸爸劳累成疾累死后,你的两个叔叔先后当兵走了;你奶奶看自己的三个儿子走的走,亡的亡,自己又瘫痪在床上,愁苦得不吃不喝,没几天也病死了。这一下,一个红红火火的家不到二年,就剩下我和你们姐弟三人了。这日子怎么过呀?”妈妈说着流下了眼泪。
   我赶紧用小手给妈妈擦眼泪说:“妈别哭!等我们长大了,挣钱养活全家,咱日子就好过了……” www.verywen.com
   “好!你们都有志气。可是眼下的难关就把妈难死了……”妈妈说到这里,盯着我的脸说,“你们记住,在此艰难时刻,是共产党、解放军、民主政府。在咱走投无路的时候,让咱家搬回关屯,分了房子和地。又因为你的两个叔叔都参加了八路军,你爸爸抬担架有功,咱家成了双军属和革命家庭,处处给以救助和照顾;你的姐姐和哥哥,政府免费供他俩上学……”
   “原来是这样——那我也念书,将来长大了报答共产党和政府的恩情……”
   “好孩子!要牢记你的话!不论到任何时候,都不可忘本呢!”
   妈妈在庆祝开国大典那天的话,牢牢地铭记在心里,伴我走过了七十余年了。
  
   2019.9.7.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杨树魂

下一篇:老友记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