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深山狩猎记

深山狩猎记

时间 : 2019-09-10 10:54:59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詹海林    点击:Tags标签: 深山狩猎记
(原标题:深山狩猎记)
(前言: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吉普车沿着黄昏的公路一路疾驰,前面是表兄的长城皮卡,不一会儿,我们就来到了夜色笼罩中的九峰山脚。十月之夜,置身陌生的山村,一切都显得那么新奇有趣。
   我们在一座大房子面前停下来,表兄说,我们要等待当地一位猎人。半个小时过去了,猎人还没出现,我们全体下车,在汽车之旁闲聊,路过的行人无不向我们侧目张望,我们彼此相望了一下,不禁哑然失笑,七位大汉,都穿着迷彩服,难免会令人作种种猜想。
   过了一会,一辆摩托车轰鸣而至,车上下来一位身背两根猎枪年青汉子,表兄接过其中的一根猎枪,放到他的车上,没说一句多余的话语,就随着汉子向山里进发。山路颠簸不平,表兄的的汽车开得飞快,吉普车也不甘示弱,紧紧追随。尽管不时向窗外张望,我可是一点都不熟悉当地环境,可见饶北还是很大的,如果不是表兄,也许这辈子也不会踏上这里一步。 verywen.com
   在一处只有两户人家的地方,我们把车泊好,表哥揭开车尾箱,从里面取出各处借来的猎枪,一根、两根、三根……,一共六根,都是单管猎枪,发射霰弹,据说威力不小,一枪可以将几十斤重的小野猪打个半死。
   我们穿过一座小山,面前出现一片野草茂盛的小平原,我一看就知道这里原来就是一片粮田,现在荒芜如此,不知是野猪野兔们的祸害还是农民们都不愿耕田了?在我们的灯光下,还照见了一群水牛和黄牛睡在田野中,我猜是当地农民放养的,治安好了,生活好了,牛也没人偷了。表兄再三强调不许说话,所以我也不便说什么。队伍分成两支。我们这支沿着野草覆盖的田埂向前快走,田埂下面的水声哗哗,是一条水源很足的小涧。表兄在前方带路,他头顶的射灯可以清晰照见一百米内的猎物,射灯的光芒如一把利剑,切开了厚重的黑夜。可怜我们这些外面来的汉子,不时因为脚步不稳连人带枪摔倒。听人说有水的地方就有蛇,特别是会跟踪灯光的眼镜蛇,我在后面断后,一听到有异样的声音难免心惊胆战。夜那么寂静,除了虫鸣蛙鼓,再也没有别的声音。
非常美文

   当我们气喘吁吁爬上一座山头,望着山下乡村星星一样的灯火,心里头的紧张消除了,累得找石头刚刚坐下,表兄宣布了打猎第一阶段的失败,说我们没有遇上猎物。遥望另一支队伍的灯光,在远处的山头游弋,也没有枪声响起,可见他们也没有收获。我们计划沿着山脊前进和他们会合,谁知才走了十几步,前面一座陡峭的山崖挡住了去路。我们只好沿着刚才的路径,返回停车的地方。
   当我们这群汉子大汗淋漓地出现在山村人家的门口,朴实的村民请我们到家里坐,给我们端上新冲泡的单丛茶。从村民毫无奇怪的表情看来,他们是见过狩猎者的,并认识表兄。表兄跟主人打过招呼,没有进屋子喝茶,他在汽车旁边的一截烂木头上坐下抽烟,看守着一堆猎枪。
   跟我一起来的某先生,东北人,正宗军人出身,上过越南战场,做过某部副部长,性格比较豪爽。他与主人闲聊,了解他们的年收入。主人说,附近的田园都荒芜了,除了有野兽为害的原因,还因为耕田收入不如到陶瓷厂打工收入好的缘故。

www.verywen.com


   我还注意到屋子里有两位年青人,一男一女,女孩长得清秀,是这户人家的女儿,还在某中学读高中,男的是邻镇某村的,因为仰慕女孩,不惜夜晚开摩托车追到这里来了。从他们的身上,我仿佛看到了自己曾经的影子,禁不住微笑起来。
   我出去找表兄闲聊打猎。他告诉我,曾经在某深山见过这样的奇迹:一队野猪出现在他们伏击的视野:两只大的,三只小的。他们狩猎的结果是打到了一只大的,一只小的。那次狩猎,有一个猎手差点被野猪咬死了。原来那人开了一枪,来不及转移,一只大野猪扑了上来,咬住了他的左手臂。大野猪为了一家人活下去,奋力搏杀,特别凶狠。那个猎手也很有经验,用枪口顶住野猪肚子,脚踩扳机,才把大野猪打死。等其他队友赶到,只打死了一只小野猪,其他都跑了,大家赶忙抬着战利品,把队友送去医院救治。
verywen.com

   打猎的过程充满了危险,但也能上瘾,这是他们坚持的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改革开放后,乡村壮劳力都出去打工了,石油气和煤饼普及,山上野草没人去收割,山田大量荒芜,野兽成群下山,祸害人畜庄稼,一些老猎人操起了旧行当,还有一些勇敢的年轻人也加入了他们的队伍,乡村狩猎应运而生,政府也没有明令禁止。我的表兄就成了其中的猎人。
   这时,另一支队伍回来了。他们由表兄的徒弟带队,也是空手而归,不过他们发现了一只果子狸,舍不得开枪,放过了。
   我们告别农家,又去了另一面山上。汽车停在一间陶瓷工厂的路口。表兄这一次要求四个人分两组上山去,其他人原地等待。刚才已经累得够呛,我和另外三人主动留了下来,目送他们上了山。
   同行的一位老师要去买啤酒,我说这么黑去哪里买?他说有办法。果然二十分钟后,他买回了数瓶啤酒,还有几包花生米、香蕉等。我们就坐在陶瓷厂的石板上,享受美食,感受夜晚独特的气氛。天空没有月亮,但星星跟城里不一样,特别明亮。打猎的夜晚,新奇又危险,大家都显得很兴奋。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不一会山上传来我们期待已久的枪声,浓浓的火药味顺风飘下,接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山上急冲下来,四支灯光交叉出现在前面的田野里。
   我的朋友打电话问情况,山上回答打到两只野兔、两只野猫。
   我看看表:十一点三十分。总算有点收获。
  
   某先生见到我,不断赞扬我的表兄,说他跑起来像飞一样快!
   不一会,表哥徒弟来到我们面前,扔下了四只猎物,我提了一下,沉甸甸的,大约有二十多斤重。猎物充满了血腥味,令我感到既振奋又刺激,还有一种隐隐约约的负罪之感。可是这种刺激是无法拒绝的,让我间接体会到杀戮的快感。晚上宵夜吃猎物,虽然困得不想动了,但大家还是来了,边吃肉边喝酒边回味打猎的乐趣。
   第二天中午,表兄请吃饭,又喝了不少酒,饭后他带我们去看望猎友某村长。 verywen.com
   村长住在土楼里,这个土楼已经残缺不全了,可是楼名很响亮,就是出过“八角九进士”的地方,一个土楼考上了九个进士,历史上独此一家,他们的后人自然不凡。
   老村长六十多岁,站在楼门口迎接我们,他的两只猎犬和表兄的一只猎犬一见面,就亲热不已,其中一只还是瘸了一条右后腿。我问表兄怎么回事,表兄说,这只猎犬是村长的救命恩人。有一回村长打猎时给野猪追上了,全靠两只猎犬拼命挡住,才捡了一条老命。不过其中一只价值一万两千多元的猎犬右后腿骨给野猪咬断了,虽经接驳,还是瘸了,没法上山打猎,为了报答猎犬的救命之恩,村长准备养它一辈子。
   在我们到村长家喝功夫茶说话的当口,一个矮小的老头找上门来,说三只猎犬大闹他们家,把他家养的一只母兔和一窝十只小兔咬死了。老头用畚箕提着兔子们的尸体,前来理论索赔。发生了这样的插曲,大家都感到很意外,村长说愿意赔五十元,老头不干,说没有一百五十元不行! 非常美文
   我一旁看着,想尽快息事宁人,把老头拉到一边,给了他一百五十元,老头这才提着兔子尸体离开了。
   夕阳下山的时候,我们才离开八角楼,想起我的一个同学家也住在楼里,他书画都好,人物俊秀,当时还在深圳谋生。当我重新码这篇文字的时候,他英年早逝好多年了,实在可惜。
   时隔一个月,我又参加了第二次的狩猎行动,这会儿稻谷成熟、秋风拂来阵阵寒意。
   在酒店临出发的时候,朋友们提议趁天还未黑,先照几张相片,获得了大家的一致赞同,有人提议把车上的枪取下来扛着照,但表兄不同意。
   吃完晚饭,天就黑了,毕竟是深秋初冬季节,太阳落山较早。
   表兄开车,他熟悉路面。方向盘操在他的手中攀爬山间土路,平稳快捷,行驶了半个小时,就来到了一处只有十多户人家的小山村,下了车,一股山间清新的空气夹着寒意笼罩了我们。抬头张望,周围黑黑的,天空一轮寒月幽幽地照着山间。表兄给我们分发武器。这一次和我同来的客人有一位是摄影家,他当然不会错过这次照相的机会,这样我们就照了几张扛枪的照片,显得英姿勃勃。这次我们的照明装备比上次进步,可以挂在头顶的射灯是从外面带回来的,能照见五十米开外。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表兄介绍了打野兔的经验,他说野兔的眼睛一遇到射灯会发出红色的光点,一般会愣着不走,这样就要眼明手快地放枪,不然它会跑走。
   我们爬上了村后的山岗,桉树林有一个人高,表兄摇了摇头又带我们下来。在一处稻谷还没收割的山田里,灯光照到了猎物红色眼睛,我们以为遇到了野兔,表兄说那是野猫。我们没有开枪。又去了另一处山头,走在前面的表兄他们发现了野猪,放了一枪,那野猪跑掉了。他向我们描述:那野猪有三百多斤,听到它吃谷子“沙沙沙”的声音。
   我们一起追了下去,在稻田里看到了野猪的脚印,有大水牛蹄子那么大。看来此行真的遇到野猪了,可惜我们在后面没有看清楚。
   下一程,我们来到一个叫小溪的小山村,表兄他们上山去了,我和黄兄留下来看车。黄兄手里握着一根猎枪。我们熄了灯,月亮的光芒把我们的影子映在路面上。我们边走边聊,远远听到有女孩子说话的声音传来,还伴有微弱的电筒光。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不一会,果然有几位女孩子走过来,见到我俩都站着不敢向前。我用家乡话向她们喊话,叫她们不要害怕,说我们不是坏人。可是女孩们犹疑着不敢过来,这时,表兄他们都下来了,灯光照着我们的汽车,也把我们暴露给女孩们。女孩们看清了我们,才大着胆子结伴而过。我细细看了一下,她们五六人,正值豆蔻年华。我说,那么晚了,你们去那里啊?有位女孩回答我到前面的村子叫中团村的玩去。她问我是那里的,我说我们是从外面回来的,闹着打猎玩玩。女孩们听了,放心地过去了。
   到了前面的中团村,表兄继续带大家上山打猎,我陪同行的摄影家留下来,决定进去村子看看。
   我俩把车停在中团小学的路面上,前面学校笑语喧哗,摄影家说看看去。这样我们来到了中团小学,有小学生在玩跳竹杠的游戏,一打听,原来是一班初中生和小学生在排练中团村春节晚会的节目。我们十分好奇,原来乡村孩子是这么懂得玩啊!我们看她们跳舞,像模像样的。看看表,夜晚九点半了,孩子们也该回家了,我们回到汽车旁,突然发现刚才路上遇到六位女孩子站在车旁等我们,有位女孩一见我们就说:“叔叔好!”让我们感到意外。通过了解,才知道她们都是某中学初中的小女生。彼此之间还交换了通讯地址,其中一位女孩的名字很有特色,令摄影家念念不忘,她叫“詹小情”。摄影家说,今晚奇遇“山村小情”,人海茫茫,我们也算有缘分。在离开中团的路上,我们的汽车把她们捎了一程,在她们村子下车的时候,和她们合影留念。
verywen.com

   事后朋友们说,我们参加所谓的打猎不在乎获得猎物,只在乎狩猎的过程,算是人生的一种体验吧。
   离开家乡的第二年,有一天我收到了一封女孩们的来信,说起那天的事情,心情很温暖,我回信祝她们认真学习,或许有一天还会相逢。以后就一直没有联系了。时光匆匆,她们今天也许为人妻人母了吧,不知道可否还记得那个月明星稀的夜晚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老屋

下一篇:暗房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