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童年

童年

时间 : 2019-09-10 22:04:34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李湘莉    点击:Tags标签: 童年
(原标题:童年)
秋,乘着风,踩着细碎的脚步来了,把叶纷纷抖落,把人的思绪纷纷挂上枝头。童年的记忆最遥远,但同时也是最难以磨灭的,总有一些东西在轻叩我们的记忆之门。
   在我的记忆里,没有长大的孩子是孤独的,大人们早早就下地干活了。曾经有一段时间,我总是踮起脚尖,渴望自己快快长大,更搞笑的是,我不知从哪里找来一小方木块,拿着小锤子和钉子把小方木块钉在了鞋底下,以为这样,自己就长高啦,长大啦,母亲就会带上我出门了。因为,我知道,我只有长大了,我就可以和母亲一同出去做事了,再也不会醒来总是见不着母亲,见不着母亲的我,心里害怕极了,总以为会有什么鬼怪从门缝里出来,伸出长长的手,露出面目狰狞的样子把我抓走。那时,我总是使劲地钻进被窝,用被子严严实实地把自己藏起,双手蒙住自己的眼睛,不要让光照到自己,总以为光照到,就会让鬼怪发现,我努力地屏住呼吸,尽量做到没有任何声响,也总以为只有这样,鬼怪就无法发现我。我的心一直悬着,也抖着,要等到母亲做完手头上的活儿,听到吱嘎推门的声音,我才敢从被窝里悻悻地钻出来,抖抖因长时间保持一个屈弓的姿式而麻木的身子,母亲来不及多看我一眼,接着端起谷箕抓几把稻谷喂食着因为主人的回来,而欢快拍打着翅膀迎上去了鸡呀,鹅呀,然后匆忙着煮着早饭,又匆忙地离去,剩下我赶紧就一瓢凉水把饭兑进胃里,匆忙地想追上自己的母亲,恳请母亲把自己捎上,但母亲匆忙的脚步已经走出了好远,好远,我努力的追上一程,被田埂上的杂草绊了一个跟头,脸上摔出了瘀青,只好嘟起嘴巴无奈地返回。 www.verywen.com
   我百无聊赖地拖着自己的影子在村庄里来回闲逛。
   后屋的小坡上,爬满了地菍,到了开花的季节,由绿色的地毯变为紫色的世界,结满了的果子由红色变为紫色,再到深紫。那时的我,不知这种野果是否可以吃,在我盯着这一地的,让人垂涎的果子左右为难时,我发现一只麻雀紧贴着地面,啄食着紫色的果肉,我突然想到,既然麻雀可以吃,我们人,为什么不可以吃呢?我偷偷的摘一个,放在唇边,用门牙轻轻地咬一口,那又酸又甜的果汁顿时沁入心田,我慢慢地等着,看她会不会让我中毒,时间嘀嗒嘀嗒地流逝,我庆幸没事,所以,我把整颗塞进了嘴里,让酸甜可口的果汁充盈着我的整个嘴。
   西墙那边的皂角树上的铁牛我逮了不少,找来红色的毛线,系在铁牛的角上,我拽着红毛线的另一端,放飞着的铁牛,和我一起围着村庄来回奔跑,听见铁牛扑腾的翅膀发出呼啦呼啦的声音,我着实兴奋了一下,觉得自己找到了玩伴。我跑呀,跑呀,铁牛跟着飞呀,飞呀,突然,铁牛从半空中跌落,直愣愣地摔在我的跟前,我俯下身子,端详着它,它没有任何动静,我牵着绳子拉扯着它,它就是不愿再爬动,我无奈解开绳子,把它放回到了那棵皂角树上。
copyright verywen.com

   百无聊赖的我嘴里叼着一根草心,一路用一只手抚着路旁的草叶来到了东墙,找根草梗,蹲着身子,顺着沙猴旋转的窝搅一搅,把沙猴搅出,一只、两只,三只……直到我的手掌心爬满了沙猴,我用脚磨平的它们的家,再用草梗重新搅一批旋窝,给它们重新安了一个新家。觉得时间差不多了,我沿着墙根转回。大人们还是没有回来,太阳的光柱从屋檐漏下。
   我从墙根移到门前的那棵碗口粗的桑树下,双手环抱树干围着桑树转着圈儿,由于长时间的磨擦,树皮掉了一层又一层,树干早已光滑透亮了,树底下的泥土由于我经常的踩踏,已经明显凹陷,几块石头凸出地面,已经磨得泛着青光,像双双眼睛,偷窥着我的心事。我找来一根树枝,蹲下身子,围着石头的周边掘着土,画着圈儿,画着画儿,泥表松了,变成尘土,我用嘴对着尘土吹开,又用手把尘土重新拢回,接着掘开,画圈,画画,画我自己都不懂的画儿,觉得无聊了,把树枝丢开,又双手环抱着桑树,仰头张望着树冠,偶尔有几片泛着黄的桑叶飘落,拾捡起来,叶片在我的小手中一丝丝地撕破,尔后抛撒在空中,看它们纷纷落下。偶尔也会有一片叶子飘落在我的头上,我闭上眼睛,让她顺着我的脸庞滑落到我的脖颈,让那冰凉的感觉刺动一下我那孤独的个体。
verywen.com

   离我头顶一米高处有一根我手腕大小的桑枝斜出,我突发奇想,能不能吊上一根绳子,让我随着风儿荡起秋千。我搬来凳子翻遍了家里所有的抽屉和箱底,就是没有找到一根大小长短合适的绳子,让我荡上秋千。我伸了伸手,踮了踮脚尖,还是够不着。每隔几天,便会伸伸手,踮踮脚,企图够上那根枝干。终于有一天,我蹦蹦脚伸出的手碰上了那根斜出的枝干,我高兴极了,我赶忙双脚离地,来回地晃动,感觉自己就是随着风儿在荡秋千,像鸟儿一样轻巧,想像着自己荡上了蓝天,和白云媲美!等双手麻了,再跳下,搓搓双手,再蹦上,再来回晃动,直到有一天,我蹦上来回晃半天,手也不再麻了,我又试图着玩出新的花样。我双手抓紧,引体向上,等身子到了一定的高度,然后屈膝,双脚从枝杆迅速穿过,抓紧枝杆的双手紧跟着旋转,就这样,我莫名其妙地完成了这个新的花样,一口气,我又重复的做了好多遍。终于有一天,被赶回来拿另一种农具的母亲发现了,母亲严厉地斥责了我一顿:“等晃到塘里去了就该死。”母亲一边拿着农具,一边呲着牙回头张望:“还不回去?”我目送着母亲远去,真想追出去,扯着母亲的衣襟央求她留下来陪陪我。 非常美文
   门口的桑树正前面,敝开着一口池塘,池塘里的菱角开着小小的白花,细微的像碎玉一般。我拿着一根小树枝,俯着小身子就着水面挡呀挡,把一棵菱角挡在了我的跟前,我丢开树枝,弯腰翻开菱角叶子,找到了几颗刚刚长成的绿绿的菱角,我兴奋极了,贴着鼻子闻了闻,然后放回水面,盼望了哪天菱角长大了,我再来采摘。
   一条大大的石斑鱼,身披一件镶嵌着黑斑鳞片的风衣,就着桑树的倒影在水面上自由自在地,独来独往,颇有王者风范,一双圆溜溜的、鼓鼓的眼睛,傲视着周围的一切,嘴巴一张一合,若有小鱼,小虾不慎闯入,它便迅速摆动着它那灵巧有力的尾巴,水面立马泛起一层涟漪,此时,小鱼小虾便在劫难逃了。
   渐渐的,我越来越依赖那棵可以让我做引体向上,穿插,倒挂的桑树,更迷恋上了那王者风范的石斑鱼,有一天,我突然发现石斑鱼不见了,我围着池塘转了半天,只好继续回到桑树底下,默默地张望,看母亲移动过的水田,一行行整齐匀称竖起来的,由嫩绿秧苗经过山风的吹拂,变成了一片黄澄澄的垂着沉甸甸谷子的稻穗,偶尔翻滚出壮美的稻浪;看那朦胧的远山连绵起伏,重重叠叠;看那红彤彤的太阳从东山升起,慢慢变白,变瘦,又慢慢收起变大,变红,再慢慢从西山落下。就这样,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周而复始!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突然有一天,我发现有一台飞机,它像离弦的箭在我头顶的蓝天上呼啸,我牵着我圆点般的影子拚命追赶,它扬着头,翘起尾,平伸着翅膀像神鸟一样在蓝天上滑翔,映射出一道道冷冽的冰冷感,我也曾经怀疑,它会不会像石头一样坠落,砸中我的头颅?
   有一天,我突然发现我的手有力了,可以将一瓷杯的水端起,我拿着空瓷杯,在水缸里装满整杯的水,让丝丝清凉的水顺着我的嘴,流进喉管,再到胃里,打着饱嗝,想着母亲如果能喝到我送的凉水,是不是也会感觉有丝丝的甜意?于是我端着装满水的瓷杯,走在母亲干活的方向,那田埂的杂草是乎有意地给我让路,它们没有再绊我的脚,让我栽跟头。当到达母亲干活的地里,瓷杯里的水都荡洒了,所剩无几,可母亲接过我手中的瓷杯,笑啦,笑得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可以送水了,是不是意味着我长大了。我没有再依赖,西墙那边的皂角树上的铁牛陪我玩耍,给东墙的沙猴挪窝,还有在门前的那棵桑树上做引体运动,和没看见那条带有王者风范的石斑鱼而失落,不用追着飞机跑,又担心飞机砸落而产生的恐惧。我端着瓷杯,加快着脚步一杯一杯地来回送水,望着母亲笑得嘴型,像极了桑树底下,敝开的那口池塘里的菱角,我也跟着笑了,那笑声响彻原野!
非常美文

   这么多年过去了,再回首,全是童年成长的足迹。有人成长,有人离去。让我借用一句——“出走半生,归来仍少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故乡的晚秋,离人心上愁

下一篇:水边的诱惑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