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与酒弟书》

《与酒弟书》

时间 : 2019-09-11 11:33:45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瘦马    点击:Tags标签: 《与酒弟书》
(原标题:《与酒弟书》)

   《与酒弟书》
   白酒吾弟:
   见字如晤!
  
   昨夜愚兄微醉,倍觉胸闷气短,心神不定,料难安寝,遂独自徘徊于公园。岁近中秋,秋意渐浓,落木萧萧如雨打春红,长江滚滚不知又碎多少星月,感怀斗转星移,物是人非,我不由得仰天长叹。我略知天象,百无聊赖,便观星宿。我忽见得:我星坚如磐石势如泰山,酒弟星座飘浮不定如游水浮萍。我忙捋须掐指,寻思良久,惊呼:“大事不妙!”天象有云:兄弟星辉若相去甚远,乃兄弟缘尽之兆。虽我为人,你为物,但几十年来,我须臾离你不得,我心我肝,我肠我肚,兼与贤弟心心相印。有你,便心有所寄,无你,便魂不守舍,待你之情岂是“手足”两俗字形容得了的。唉!人事沧桑,事事难料,愚兄不由得老泪纵横,点点老泪兼洒如豉肚腩。
  
   遥南望,愚兄龊年无知且无钱,村部演戏,无票,攀窗而观。觑值勤那厮,叼烟持捧,飞扬跋扈,对我不屑一顾,竟我污言秽言相向。我虽年少,然梦中伏虎,醉中游天,虽干瘦如枯苇,心却存得李逵翼德莽鲁一二,哪由得那厮羞辱。我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凝神聚气,气沉丹田,迸出一口浓痰,“突”不偏不倚,正中那厮印堂。灯火如炬,众目睽睽,那厮何曾受过此等厚待,暴怒,挥棒向我砸来,我心惊手松,坠落窗下,伤及踝骨。一瘸一拐,负痛逃回家中。老母以白药和酒,让我一日两顿,连服半月,脚痊愈,从此,贤弟便和我结下半生缘。那年月,家贫,食难果腹,酒只是逢年过节,或亲戚走动,方能咪上几口,求醉竟成奢望。 copyright verywen.com
  
   我智质愚钝,学无长进,舞象之年,浪迹北国。北国酒色如水,酒性似火,酒风如凛凛寒风吹猎猎旌旗,酒场如战场实为不过。好在愚兄巧结贤弟,出道早,量虽不大,但幼时打下的根基,长大能扛风雨。酒场厮杀,勉强自保。偶尔心血来潮,也把别人拚的肠胃倒转,涕泪莫辩,站着进来,躺着出去,已不再是鲜事。
  
   然人上岁数,酒醉一回,量便小一分,气也自然短一寸。上次回乡诸事不顺,落魄故里,心顿生悲戚抑郁之情。狼狈而回,好友洗尘。嗟乎,浮世半生,恍若一梦,曾几何时,我乱放豪言:仰不愧天,俯不愧地,含胸不愧我自己。回想往事,实在情难自抑,觥筹交错之际,愚兄又习惯性地沉迷。夜半,腹内犹如翻江倒海,气喘如牛哮,拙荆爱怜交加。晨起,我腿若灌铅,魂若离心,千般苦,万般累,相思才知日月长,醉过方晓壶里乾坤玄。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刚过三天,我又若狡兔蹦跳于球场,好了伤疤忘了疼,俗语就是写给我这等俗人的。亲戚邀我夫妻赴家宴,拙荆眼皮底下,我小心万分,只喝三两有余,没想又轰然倒下。万思不得其解,要似往日,三两酒,一口闷。第二天,客至,我说试试自己量存几何,碍于有客,拙荆留我几分薄面。没想不到半斤,又出虚脱之状。拙荆一语道破天机:你已醉伤,闻酒必醉。惊闻此言,我如五雷轰顶。贤弟你我相交,快三十余年,三十余年弹指一挥间,说起来轻巧,但三十年风风雨雨,哪能说了就了。寒来暑往,我俩是喜则同喜,悲则同悲,那回情上心头,你不伴我左右。酒弟,你是我精神拐杖!三十年春夏秋冬,你对我不离不弃,为我解忧,和我慷慨,几回回我喝的南北不分,拙荆骂我不是东西,都因我俩情笃意切。原想钱多钱少,与贤铁风雨兼程相守一生,肩担日月,肥肠度春秋,岂不快哉!何曾料得,你我缘浅,各屈天命,竟中途分道扬镳,各屈天命,虽相距咫尺,却远隔天涯,虽唾手可得,却如镜中看花,每每想起,肝肠寸断,愚兄沧然泪下,点点老泪兼洒如豉肚腩。清风明月,琼楼玉宇,晓风柳岸,往后何人能解我孤寂,何处能泄我豪迈。

copyright verywen.com


  
  
   念天地之悠悠,闻酒香之阵阵,愚兄老泪纵横,举清茶一杯,高歌一曲:大风起兮云飞扬,安得酒幌祭酒殇……
  
   天之意,不可违,命如此,奈若何?我俩梦断酒场,此乃定数。顺天意者昌,愚兄一介游民,既无财力,也无人脉,还担养家糊口之重任,哪敢逆天而为。贤弟,我左邻有官宦,右舍有富豪,觥斛交钱,歌舞升平,如此之地才能展现贤弟之气概。要不贤北由海西向南五百里地,那便是秦淮古河,怡红快绿,绿女红男,那才是贤弟一显才情之所。愚兄一介游民,囊中羞涩,与我相交,埋没了贤弟英名,不过,愚兄是个重情重义之人,不求事事有结果,但求事事有交待,今撰一文,妄言妄语,权当我俩划地断袍之祭文。
  
   顺祝
   秋祺!
  
   愚兄:瘦马
   九月十一日
  

copyright verywen.com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远去的扁担

下一篇:遇见,芭茅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