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遇见,芭茅

遇见,芭茅

时间 : 2019-09-11 12:02:33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陈友    点击:Tags标签: 遇见,芭茅
(原标题:遇见,芭茅)
瓜熟蒂落黄稻熟。在乡村,早就准备好了的芭茅,又到了大面积扬花的时节。
   记忆里的芭茅花轻柔妩媚,色彩绚丽,它们张扬在河边、路旁,从容而又整齐。
   那时,乡村的大船早已停泊在了季节的河湾。船上将装满沉甸甸的,滴着汗水的收获,有稻谷、玉米、瓜果,还有一颗颗扑闪着梦想的心。那些白的、紫的、红的、黄的芭茅花束,摇曳、招展在秋风里,就是乡村这只大船上昂首挺胸的帆,它们将引领乡村,驶离秋的渡口,乘风破浪,直抵下一个驿站。
   那时,秋天去看芭茅花,是乡村的一道靓丽风景。
   然而如今,升级版的乡村大船,已不再需要船帆,引领它前行的,更多的是机械和数字。
   在乡村,芭茅几乎已经失去了踪迹。能看见它,往往是在某一个偏僻的转角,一个荒坡、一个凹坑里……那些芭茅静悄悄地生长着,没有了曾经的热烈,也没有了曾经的气势。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芭茅花寂寞地在秋风中徘徊,自舞自蹈着,色彩枯燥,难见曾经的斑斓,能邂逅的,不过是些芭茅苦涩、窘迫的背影。
   芭茅俗称五节芒,即芒草。它与我们熟悉的野草、蒿草等等是不一样的,它的个子一般都能达到二米左右;其三围,保守地估算,每一围也能达到五米左右;至于它茂密宽大的叶片,以及叶片那坚挺、棱角分明的线条等等都与别的草类有很大的不同;就算是草,芭茅也能将自己修饰成草中的伟丈夫。
   作为中药材,芭茅的茎能治肾病,果实对胃病有疗效,另外,芭茅还可以用来造纸。
   芭茅与芦苇十分相似,仿佛是亲兄弟。然而,在时间的长河打拼了千百万年,紧紧地拥抱着乡村,芭茅也没能奋斗成芦苇那样的名草。芦苇可达八米以上,它没有那么高大;它的叶片因富含硅元素,锋利似剑,便不能完成,含蓄“蒹葭苍苍,白露为霜”的缱绻。 copyright verywen.com
   芭茅的生命力极强。无需任何管理,到了十冬腊月,人们就可以将其全株收割,再一一地点上火,于是,光秃秃的河岸、路边,就被一圈圈的灰烬所包围。灰烬漆黑如墨,宛若一把把行走在北风中的灯盏。
   那些闪亮在冬季的灯盏,是乡村特有的一道黑色风景,也是芭茅在季节的轮回中,对乡村的默默守望。
   被火温暖过的芭茅,灰烬便是它最好的养护和肥料,来年春天,会长得更为茁壮、蓬勃。
   我与芭茅曾有过一段短暂的情缘。那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那时候,我们镇有一群热爱文学的文友,其中有小的也有老的,有干部,教师,工人,也有农民,并且还有原黄浦军校毕业的起义中校。
   比较特别的,就是那位曾经的起义中校了。那时候他已经七十多岁,生活在农村,改革开放后,被选为县政协委员。听他说,他会常常被组织起来,给远在台湾的黄浦校友写信,自然是些促进国家统一大计的主题。
copyright verywen.com

   我们“狂热”的创作着,有发表的强烈欲望,可是由于文学底子薄,写出来的文章几乎就没有面世发表的平台。于是我们就众筹(那时叫集资),办了一本打印杂志,用来刊登自己的文学习作。杂志的名字就叫《芭茅》,取芭茅蓬勃向上、生命力顽强的性格特点。
   给封面速写的也是镇上的土画家,曾经获得过市里的美术奖项。至今还记得画面上迎风招展的芭茅花以及那一束束挺拔、将要披荆斩棘的叶片;芭茅,被简洁、爽利的线条,塑造成了我们圆梦的旗帜。
   后来,我到了铁路筑路工地,得知杂志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还在出刊,几经时光漫漶,《芭茅》才顺理成章地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如今,芭茅在乡村曾经坚守的阵地,已是其它树木的天堂了。核桃、枇杷、柚子、紫荆、白果、香樟……它们肩并肩,手挽手,组成了“绿树村边合”的另一番景观。 copyright verywen.com
   其实,能够作药的,毕竟只是芭茅身上极少的一部分,并非不可替代,别的部分就只能是做造纸材料及当柴烧了。做造纸材料也有很多物种可以替代。虽然我几乎没有在农村生活的经历,但还是想像得到,入冬以后退青的芭茅从上到下都是绝佳的柴禾。在烧水做饭都完全要依靠柴禾的过去,在没有山林的坝区,普通人家用芭茅辅助点亮炊烟、撑实家庭的现实作用却是不可替代的。可见当年的芭茅生长得气势磅礴也不是没有道理,它们温暖过无数人、陪伴过无数的家庭走过一个又一个寒冷的冬季。几十年以来,人们的生活理念早已实现了飞跃,这就难怪它们曾经坚守的阵地要被更适宜的事物所取代了。
   有需要,便挺身而出;不需要,便带着祝福默默引退。这样的际遇是沧桑,又彰显气度,令人唏嘘,也令人敬重。
   前几日因为治病,路过泯江支流,却又意外地遇见了芭茅。没想到,已经淡出了人们视线的它,不声不响地,将生命安放在了空旷的河滩。
非常美文

   不再有人点火,去温暖它们的内心,它们闪耀在乡村的灯盏也早已经被深深地掩埋。
   一路上,芭茅们几乎抢占了河滩所有的空地。它们肆意地在泥沙混杂的土地上疯长,顺河滩起伏绵延,像是在沿河奔跑,似乎并不打算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埋下种子的空间;它们不再刻意修饰生命的线条,斑斓多姿的花束简约成了灰、白一片;它们宽阔的身体也披着重重的尘埃;看上去,它们像极了金庸笔下的丐帮徒众。
   秋阳隔着浓稠的灰云,将柔软得如同绢纱的光洒在大地上,也洒在河滩的芭茅身上。芭茅们随意地铺展着它们长长短短的叶片,就像是在随意地敞开它们的胸怀。
   滞沉、邋遢的气息,像风,沿着河滩不停地扩散。当初青春期的叛逆,“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的慷慨激昂,已难觅踪迹。
verywen.com

   真是沧海桑田,斗转星移!
   秋风轻拂,河滩上下的芭茅便随风掀起了层层浪花。令人奇怪的是,那些柔软的花束,在风中轻轻地摇摆,神态中不但看不出丝毫的落魄,反倒是应和着缓缓扇动的风琴,随兴吟唱起了无拘无束的歌谣。
   芭茅们在河滩,躺着、坐着、奔跑着,居然会活得如此地洒脱,令我大为不解。
   当我再次调整视线,看见芭茅们像山羊攀岩一般,步步扎根凹凸不平砂土地上的一串串足迹时,我瞬间理解了它们的洒脱,也理解了它们随意自在的歌谣。
   原本就是草,生命中所需要感恩的,不过就是一缕阳光、一滴露水;那些荣辱、得失,对草而言,原本就是可有可无。
   恍忽间,我仿佛又再次触摸到了芭茅那高扬起来的柔软、光滑的花束。
   恍忽间,我仿佛已寻觅到了那些熟悉的、在季节中走散的人、以及曾经同样熟悉的朋友。
verywen.com

   望着眼前弥漫的芭茅以及摇曳的芭茅花,我突发奇想,说不定有一天,芭茅会迈着它们草根的步伐,再次回归主流舞台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与酒弟书》

下一篇:秋日感怀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