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阅读秋天二章

阅读秋天二章

时间 : 2019-09-12 23:24:12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怀才抱器    点击:Tags标签: 阅读秋天二章
(原标题:阅读秋天二章)
◎落叶所知不仅秋
   一
   秋天,秋高气爽。云不再浓厚,不再低垂,不再零距离地抚摸每一片叶子。云向着更高的空间游去,也不回首;叶子从枝丫上松开了握住的手,跳落于地面。云和叶子各自向着越来越远的方向告别着走去,风是它们分手的语言,有时我们解析不透。
   每年,秋云和叶子都有这样一场深情凝重而又义无反顾的告别仪式,人间的离别是否是因读了这样的离殇场面也在模仿着?人模仿得还是有些藕断丝连,留下“执手相看泪眼”的悲悲戚戚。如果把离别当成一种生命的必然,或许我们也会成为一个爽朗而有诗意的秋天。不要担心相离场面的诗意会变得无情,风吹着叶子欢快地告别,不也是难得的诗意?不必用“天涯何处无芳草”的痴念来填充离别的空白。
   秋天最懂得聚散的含义,它是为下一次的相聚而做着先抑后扬的大写意铺垫,是壮怀激烈的,更有婉约而不露的含蓄心思在其中。秋风怎么不知摘下叶蒂的痛,就像诞一个新生儿,那种痛是为了重生的欢悦,得得失失,失而复得,这些生活的常理,被秋风秋叶演绎得淋漓尽致。
copyright verywen.com

   秋风,轻轻一拽,摘落了那片叶子,毫无迟疑,有时候我们面对某个纠结的事情未必有这样的气魄,往往更多考虑的是得失,该失去的还是失去了,再怎么挽留也是枉然。常绿的叶子是塑料的制品,更迭才是生命的时序。秋叶老黄,是成熟了,所有的成熟都要走向沉寂。关于年龄,我们有时候很在乎老去,假如老去就是成熟,有什么不好?飘零的生命要走向终点,沉寂于土壤,只要想到曾经有过繁华的经历,生命就不是苍白,打上褐黄的印记那是大自然对生命的肯定方式。我听到我一个朋友讲过他父亲的故事,那天早晨,父亲示意儿子理发,当完毕,儿喊一声“爹,好了”,父亲无声地走了,享年103岁。无法追逐这个年龄上的超越,但给与我们的思考很多。一片叶子的垂落,那么轻盈,死亡如叶落,我第一次感到如此的美好。无需呻吟与哭泣的严肃仪式,推剪的风可以送一片叶子悄落,是痛的诗章从手中滑落,滑落得那么无憾,不也是诗意?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落叶,曾擎着一抹春光的婉丽,收了满腔夏荣的艳浓,收了春夏的精美,承载着春夏的厚意,染透了春夏浓郁的醇味,然后,遵循宿命的代谢,以豁达与淡定的姿态,拒绝挣扎,笑对秋风,安然于大地的一角。诗意的人生,并非都是铿锵的平仄,高昂的曲调,当平静地怀想,那些过往,曾浅踏流年,撑过葱绿,走过繁华,终步入这殷红金黄的秋季,花开花落、云卷云舒,在跌宕里,唯有从容才是美的态度。那天早晨,是个周一(10月9日,我10月8日退休),我匆忙整装,准备开车出发,妻子嗔怪地说,刹不住车了?是啊,我应该停下脚步,在静美的秋日里,想好一片落叶的含义。
   历尽浮华与喧嚣,洗却纤尘与惆怅,沉淀柔暖与妥帖,以落叶的心,默念“岁月静好”的诗句,享受这“篱落疏疏一径深”的悠闲时光。这是岁月的赐予,是落尽繁华的庭院,持帚轻扫阶除,片片落叶都会入了诗囊。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二
   那些飘落的叶子,叶面常常是褶皱的,无法联想到叶子不屈或颓废的性格,有时候我在笺纸上写下一首诗,不满意,就带着完全否定的心情,将笺纸揉成一团,当作废章投入纸篓。看看叶子,我觉得没有这个纸团,如今刻在网络空间的那些诗文或许就是空穴来风,我不能否定曾经单调的“1”,因为累加而成百上千,褶皱是对当下的否定,也是对未知的期待。
   那些落叶身上的残破,也是情感演变成思想的暗示。曾经被夏虫啃噬,洞穿了它纸薄的面容,就像一个人的痣,痣从来都是胎记,难以说好还是不好,放在属于我的叶子上,就是特别的记号了。秋风将叶子的性格吹袭得很脆弱了,脆得被风撕裂出一道道裂口,擎在手中,风带着哨音,从中穿堂而过,我也会生出快意。曾经被时光弄疼的心,或许就像叶面的裂口,此时,看着破败的叶子,感觉时光应该折一道口子,那是给一个人的成熟挖掘一道沟壑,迈过去,迈不过去,都摆在那儿,痛的是曾经,再看,是一道可以回忆的疤痕,或许这就是丰富的生命经历。不能无视人生残缺,那也是美,人生的叶面上连叶脉都不清晰了,那还是有个性的叶子么?据说,高僧每日弹捻佛珠能够辨析出檀香木做成的佛珠上的木纹年轮,成长都有刻痕,否则禅悟不出佛珠上的佛意。 非常美文
   叶子,也不抗拒那些夏日里滋生的虫子,蠕动在它的领地,那些扛不住秋霜欺凌的虫,结一个包块,附着在叶面。留下了,但虫子也知道,明年的叶子依然会捧着自己的生命再登上那株葱茏的树。叶子残破了,或者打一个包块,多么像昔日我不能计较穿着有补丁的衣衫,我会坦然地接受本应因我而生的一切,视若苦难也好,看作宿命也罢,我看到了自身应该有的价值,可以在身上打一个补丁,就是对不能完全残破的肯定。虫子,是咬着叶子的心事,心事被风摘走了,选择了一个合适的秋季,不是所有的东西都在秋季落下,也不是都落在地上,就像鸡毛只能飞上天,没有丝毫的着落。带着心事,踏实地落地,这个归宿,或许就是人间正道。就像我从事了一辈子的教育教学工作,不都是璀璨斑斓,也有让我一辈子不能释怀的遗憾,遗憾就像叶子上的虫包,不完美,却属于真实的我。

verywen.com


   有时候,我站在经风的秋树下,欣赏着叶落的曼妙过程,不是无聊,而是常常因此生出一些属于我的想法。没有一直拉紧的弓弦,总要藏弓于囊,张弛就是这样简单。叶子飘零,正好砸中了我的头我的肩,不疼,来得那么婉约,心马上归于沉静,我宁愿去等这毫无概率砸头的可能。爱情,亲情,或许就是偏偏砸中自己的那片叶子,不成熟,怎么可以如瓜熟蒂落?曾经的爱情,相伴的亲人,就像绕在我们身边的叶子,人走到那,叶子即使落了也还是随风跟脚,你站定,叶子也不动。时不时也有一片叶子被风卷走,此时,多么希望那片叶子还是砸中自己的头,砸出一道生命诞生的裂痛,而不是飘走的轻盈。
  
   三
非常美文

   一片片叶子沉淀在土壤,很踏实,但也是蓬松的,那是给自己留下再生的空间,静静地呼吸,待和煦的春风来唤醒,一叶怎知秋,落叶也属于四季,只是在秋里孕育重生,这个重生就是用诗心去等待,希冀在梦里的春夏再破芽绚烂。
   或许,叶子不敢有诗和远方,只在避风的某处积成秋的港湾,重叠着,拥挤着,铺好明年再生的温床。有时候很失意,甚至落魄,叹息秋风扫落叶的凄凉,其实,叶子是在地上写着诗章,必定有远方。选择垂落,可能是叶子厌倦了墨守,即使是繁荣也是单调,我向来不把这种迎秋令的凋谢看成哀伤,或许人生的蜕变就需要自我的炼狱,或许这样才可能反转或者逆转。秋叶,你应该是以另一种状态让人期待惊喜吧?
   我宁愿把落叶当作一段经历或者某个兴趣敛止的记号。用落叶来表达,比在书摊购置几枚印制精美的书签更有灵性。随便拾取,夹在那时正在阅读的书页里,轻轻合上,熨帖了叶子的浮躁和卷曲,真有一种随遇而安的释怀感。某日,再翻翻曾经读过的书,不经意看到那片叶子,我会想到它的来历,当时的心绪由叶子来诠释,我觉得日志笔记写下的,都不够准确,因为以当时的心情所记或许太主观武断,只有再来对着那片叶子,才有了沉淀的心情,波澜不惊地阅读自己的过去。

www.verywen.com


   当年,怀揣着几万块钱,在股市上下单,五年,我只剩下半片树叶了。那年秋天,我走路的时候,一篇树叶跳跃在我的脚面,细看,就是半片法桐叶子,残破的边缘是虫子啃噬掉的痕迹。我夹在我炒股的笔记里,算是一个总结,每每翻开,钱被蚕食,还有半瓣心在,一种股海沉沦,通过那半片叶子诉说着弄舟避险的经验。已经很不在意了,看着残叶,铭记一段过往,知道一个人不是样样都行,没有斩获不一定要完全否定,我懂得了当止于所止。
   我钟情于文字,曾在起点文学网写了三年小说,我感觉我的感情没有掀起波澜,我拾取一篇落叶夹在书页,算是一个结束;我在晋江文学用短章叩着文学的门槛,我的心感觉支离破碎了,我用一片叶子告别了那次简短的文字旅行;我在红袖添香网站,一日一篇,在没有喝彩没有苛刻的沉寂里,我像一片落叶,又飘走了,自生自灭了。我又把自己这棵小树栽植在江山文学的山麓,至今,这片叶子还没有落,当我持笔挑不起文字之重了,或许我也要在江山脚下捡起一片落叶,夹在正在阅读的书页里,画上一段笔行心旅的记号。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积在书页的落叶多了,拾掇出来,杂乱地放在一张白纸上,看着颇有“锦灰堆”①的破旧美感。是秋天浮雕了叶子的成色,格外凝重了。
   有一种现象叫“模式反应”,就像蚊子从我们的眼前嘤嘤飞过,它不一定伤害我们,但我们还是会下意识地举首去扑杀它。落叶的悲切伤感符号并非刻在叶面,但是传统文化已经给落叶刻上了怅惘离别的烙印,其实,每个人面对落叶的感悟未必要相同。
   怎可千人一言地说一叶知秋,在我看来,即使是秋,也是一个余绚璀璨的秋。佛义里有“金石同一观”的认识,落叶给人的悟性不逊于金玉。
  
   ◎蝉儿之所以噤声
   四
   小时候,铺一挂麦秸编织的草帘子,在老家门口的梧桐树下,仰面躺下。没有蝉声,睡之香似乎不经蝉的吟唱就唤不出。那时,少年的心,从不在意秋天,也从不注意蝉何时噤声。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年老了,当我闲下来,静坐在楼上的窗前,浴着凉爽的秋风,捧着现代散文家程辉的《那片湛蓝的天空》,读了他笔下的蝉,窗外只有秋风,蝉噤声了,被秋风彻底抛弃了,我楼前的树木泛着黄绿,如此说来,蝉真的知秋。闭目侧听,只有汽车驰过的声音,我想,蝉是与落叶一起告别秋的,或者说是把舞台退让给秋天了。
   或许,蝉不忍吵扰我静读的意境而噤声。我不得不转移这份不想再期盼蝉声的心境,我有耳疾,常生蝉鸣,也填补了秋风噤蝉声的静寂,反倒觉得蝉声没有失去。医生告诉我,有些耳鸣,无实质性病变,是可以自愈的,需靠心静来克制。可我还是愿意听间歇性的蝉噪声,似乎蝉声也厌倦了嘶鸣,渐渐地,耳鸣的次数减少了,不治自愈了,又来了失落。蝉儿之所以噤声,是因为我将其声视为生命的附加,有时候什么东西都要接受,无奈甚至安于已然,或许我们会在不经意里获得另一种生活状态。 verywen.com
  
   五
   我从诗意回归真实的生活,但还是不能断绝我的诗意推想。或许是蝉儿知道自己只属于绿色,它鸣叫时的翅膀要被绿色染透,就像一个舞者,没有霓裳般的舞蹈服舞姿就不会生动。蝉儿不属于金色的秋,在歌唱了丰收的预言之后,想让农人不受干扰地收获一个金秋,或许,它也怕分散了收割金黄的镰刀的节奏。可有时我也纠结,它为何不吹奏着丰收的曲子,伴农人将金黄的玉米穗子掰回家,再唱着飞走?
   其实,我的猜测都是错误的。我和坐在地头歇息的老汉说起蝉,他说,山里的秋意来得不留情面,特别是一场秋雨一场寒,和着秋雨唱歌,太难听了,村头电线杆上的喇叭整天播放着歌曲,把它驱走了。这些话,看似矛盾,可我觉得这是他们对蝉噤声的最诗意的理解。农人希望秋收晴好,蝉也乖了,不跟秋雨闹腾。喇叭的声音是一个时代的歌,听着歌去收获,蝉声似乎就没有必要了,从来一个调门,缺少宛转悠扬的韵味吧。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老汉是有趣的,或许意犹未尽,又说,会叫的蝉儿都是雄的,它们以声求偶,双双成对,等秋风吹来,雌蝉怕冷,早就躲在草窠里了,才不理会雄蝉的秋叫。
   老汉说,秋里的雄蝉没有走。我愕然。蝉儿依然合抱着树的枝头,默默地看着像他一样的老农民从收获的地里走出的脚步,算是给叫了一个夏天的收官。
   很多自然界的物象,在不同的人那里,可能都有别解,永远不要苛求一个标准的答案。
   我还是对秋蝉多了一些诗意的畅想。蝉饮秋露,寒了喉咙不能再发声?可这个理解是违背常识的,蝉靠的是翼翅作声的,那或许是秋露太重,翅膀无法共振?每日的晨,蝉默默地看着树的主人走过,主人发梢也长着露珠,晶莹,赛过它的眼眸,蝉羞涩得不能发声,它沉醉地欣赏着滚动的琥珀,并非人迹惊声。老汉发梢上的秋露滴在了那片土地,在金秋的舞台,老汉是一个称职的舞蹈者,清风在伴奏,蝉声就多余,也抵不住秋风的金曲嘹亮,它羞于把呕哑嘲哳的曲子搬上丰收的舞台,只能悄悄地噤声。 verywen.com
  
   六
   蝉是知趣的,并非天寒可以哑声,就像我每听《白毛女》喜儿那段名曲,“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就像寒蝉凄切,或许我的想法太离谱,但我确认,不平则鸣,蝉儿没有不平,是叫得累了。
   叫得累?我想到了蝉从眠到破土的漫长生命历程。那年我去山东济宁,那里将蝉作为种植白杨树衍生的一个产业,我了解了蝉是怎样在地下孕育生命的故事。蝉在霜降时产卵,然后钻进树下的土地,一睡至少三五年,济宁的蝉的品种就像是小学毕业了,才破土羽化,而有一种绿翼的蝉,薄如苇膜,透过翼翅看对面的世界,全是绿的,朋友告诉我,有过滤世界的美妙。它的卵眠期达17年,这么长时间沉寂在地下,只为破土吟唱一个夏,为了放飞自己,站在高枝上唱响歌喉,就像上了十六七年学,从小学到大学,为了在社会某个岗位找到位置而涅槃,为了一日放歌生活而破土,幸福的获得,从来不是偶然,真正的幸福不会因埋没因压抑而丧失。黑暗,或许就是幸福的另一种孕育状态,就像窖藏的酒,一旦打开盖封,其醇其香才会是穿越时空而来的。

copyright verywen.com


   朋友告诉我,秋风是蝉再生的产床。他们每年春天在树叶刚刚抽芽的时候就喷洒除虫剂,秋末即使有虫子,也只能等待经霜冻死,就是想给蝉卵一个安全的环境,待初夏蝉蜕时捕获一部分,成餐桌上的美味,一棵树下每年可能要有上百的蝉破土,他们留下三分之一,产卵入地,循环不竭。
   蝉的生命说来也长,在泥土里不止经年,歌唱天地间的时间很短暂,他们没有时间纠结生命多长,没有时间计较站在哪棵树上,一心吟唱自己的日子,即使秋色让蝉噤声,它们也甘于接受这个结局,毕竟它们切实地抓住了属于自己的那段歌咏时光。不管时间多么短暂,应该将生命的躯壳打开,歌唱的时刻是一种美,秋风让其噤声时尽管残酷,可还是留下了美声的痕迹,就像“雁过留声”,蝉也是,它留下的是荣夏的旋律。这是蝉的习性,对于我们而言就是人生的哲学。佛义里有“一生一会”的说法,蝉与它的舞台相会,它是珍惜的,一旦夏天遁去,这个“会”也就变成了“离”,所以,蝉鸣叫根本不在乎嗓音是否嘶哑。 copyright verywen.com
   有一个关于艺术表演技艺的积累与磨砺的说法是:“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我不知这个感悟是否来自对蝉的观察,但很相似!诗人贾岛有诗句说:“十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是否也在听了蝉声再看手中的宝剑而得到这震烁千古的名句。蝉儿十年哑声,一朝以树为舞台,它还是要一展歌喉,秋风可使之噤声,那是它觉得人们听得厌倦了,便再去修炼吧?我萌生了这样的联想。
   佛道有“轮回说”,蝉的阅历不是一个轮回可以解释的,应该是以一生的鸣唱来祭天,然后天地往返。
   蝉儿之所以噤声,是为了十几年后的再一鸣惊人,并非不堪秋风寒。
  
   注:①锦灰堆:又名八破图,是中国传统艺术珍品之一,以画残破的文物片段堆栈构成画面,包括集破、集珍、打翻字纸篓等方式。起于元,盛于清末。
  
   2019年9月12日原创首发江山文学

verywen.com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家有米卢

下一篇:双龙桥,梦中的桃花源(散文)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