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秋收的喜悦

秋收的喜悦

时间 : 2019-09-13 20:35:57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林语之春    点击:Tags标签: 秋收的喜悦
(原标题:秋收的喜悦)
记得有一年,我从广东回到了老家,正值仲秋时节。
   我还在梦里,屋外竹林里的鸟儿,叽叽喳喳闹个不停,把我吵醒了,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翻了个身,然而,一股股菜香味儿,涌进了我的鼻子,馋得直吞口水,一骨碌起了床。
   我走下楼,到了厨房,看到妈妈忙乎着,爸爸蹲在外面抽着烟。我喊道:“妈,您饭都煮好了?”
   “是啊,石伢,我正想要你爸叫你呢?。”
   “妈,我一醒来,就闻到您的菜香了,好香好香!您看看,我嘴边还挂着馋水呢!”
   “石伢,看你,还像伢儿似的。”
   我看到桌上,摆得有红烧鲫鱼、蒸肉、鸡汤……喜得连眼睛都眯缝了。
   “石伢,快叫老匣磕(老头子的意思)吃饭。今天天气好,吃完饭,和我们一起去张号田收花生。”妈妈说完抿嘴一笑。
   太阳爬上了屋脊。爸爸赶紧把板车拉出了门口,清了扁担、两只丝篾箩筐、镰刀和锹、爪耙、还有箢子和一些编织袋,一一装上了车。 verywen.com
   我穿了双旧军用胶鞋,换了套旧军装,戴了顶草帽,喊着:“爸,我拉板车走啦。”
   妈妈提了个大土茶壶茶,爸爸带着翘巴篮子装的中午饭,还有两个低低板凳,跟在我的后面。一边走,一边说:“这块田,是张三哥的;那块地,是李四弟的。”“哎——这王麻子小狗日的田,今年种得好,稻谷穗儿大,黄得都低头了。”
   家里的大黑狗“虎鲨”,看到我们都走了,它也耐不住寂寞,摇着尾巴,哼哼叽叽地也跑来了。一路上,它时而嗅嗅草,时而钻进庄稼地里出没着……
   我拉着车,“咯吱——咯吱——”地响,一边走,一边看,那水田里的稻穗,金黄金黄,沉甸甸的,压弯了腰;那黄豆儿,叶子几乎掉了一半,抖着身上的露珠,迎着太阳晒果子呢;芝麻,那叶子也都染成了黄色,头顶上点缀着一点点绿,一个个宝贝儿扎在怀里,仿佛撒娇似的;棉花,有的桃儿半掩半开,露出一副笑脸儿,有的桃儿躲在叶下面眨着眼睛,生怕被别人偷走的样子,有的桃儿全开了,白白的,像似一块一块猪油巴,上面歇满了的露珠,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还有那辣椒,挂满了枝杈,红彤彤,像似燃烧的火焰,耀眼夺目。随着天空中一群群大雁,一会儿排成了人字形,一会儿排成了一字形,“嘎——嘎——”而过,早晨的秋色,犹如一副美丽的油画,让人美不胜收。

www.verywen.com


   “石伢,把板车停在路边,我们的田在里面,板车进去不了,把农具拣到丝篾箩筐里,挑着走进去。”妈妈说着。
   我挑着农具,沿着羊肠小道,走了十多分钟,问道:“妈,还有多远?”
   妈妈几大步,走在了我的前面,抬起手指了指:“石伢,到了,就这块地。这一厢、二厢、三厢,是我们家的,大约一亩来地。”
   地里的花生叶儿,有的浅黄,有的金黄,有的半黄半绿,早就失去了往日的朝气和风光。虽看似老去,但它们觉得很骄傲,一副老来自居的样子,秋风吹着,一起一伏,“沙沙沙”声,仿佛说着:“我们养育了千军万马,都是你们口中的美食,人类美好的幸福生活,都是我们创造的!”
   我歇下肩上的丝篾箩筐,爸说:“石伢,你挖花生的活儿,还记得不?” copyright verywen.com
   “爸,记得,记得,那还忘得了?您放心!我一定做好,这活儿在我身上小菜一碟。”
   我弯下腰,两腿弓成马步,左手抓住花生的茎梗,右手握着爪耙,不轻不重地扎下去,用力往上勾动沙土,再轻轻摇晃几下,随着左手往上一提,抖一抖,一蔸花生,完完整整地出土了。
   我提着茎叶,上面吊的花生,密密麻麻,简直像那风铃串一般,你撞我,我挤你,个个都是笑脸儿,十分逗人喜爱。
   我摘下几粒花生,掰开壳子,粉红色的米,丢进嘴里,随着牙齿一咬,“咯吱——”一声,那味儿,清脆、香、甜!
   接着,我一口气挖了一厢的好几米,把花生摆成一条长龙。爸爸、妈妈站在田头,看着儿子干活在行、麻利,欣慰地笑了。之后,他们坐在低低板凳上,一边摘,一边唠叨了起来:“今年的花生比哪一年都长得好,丰收了!”“这花生果多、个儿大,籽粒饱满!” copyright verywen.com
   地里,到处飞的蝴蝶,黑色、白色、黄色、白里带黑点、黑里带白点……有的成双成对,有的三五成群,一会儿高飞,一会儿低飞,仿佛比舞艺似的。它们有的歇在花生叶上,像匍匐的哨兵,观察着敌情;有的摇动着身姿,抛眉挤眼,宛若在盼望心爱的恋人……
   我继续挖着,口渴了,喝几口水,累了,坐在地上歇口气。接着又挖,挖着,歇着,再挖,越挖越来劲,衣服汗湿了,额上滚着汗珠,也毫不在乎。我还是挖,一种军人的作风,显得无比的顽强,不到一上午,就把花生全挖完了。
   这些花生,一排排躺在地下,泛着银光,享受着阳光浴,一个个得意洋洋!
   我坐在地下小憩会儿,喝着水,“虎鲨”跑来我面前,眼睛看着我,直摇尾,哼哼叽叽,像似说着:“石哥,你好厉害哟!累不?”
   往日的妈妈,老是说着腰疼腿疼的,可今天,没有听她吭一声,像是这摘花生,把她那病,早忘得一干二净了。她忙着手中的活儿,嘴里还连连地说着,哪家的媳妇长得好看,哪家的媳妇被卖鸡的老余逗走了,哪家的媳妇朴实乖巧……爸爸在一边风趣地附合着,时不时地发出“嘻嘻”声,袅袅萦绕在上空,一阵阵秋风吹着,他俩倒显得轻松自如,有种庄稼人说不出的幸福和快乐!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吃罢午饭,爸爸、妈妈继续摘着花生,我就把花生装编织袋,再把它一袋袋挑到板车上,一趟、二趟、三趟……路过的王伯,看到我挑着担子,扁担“嘎叽——嘎叽——”地响,问道:“石伢,自从你当兵在外,后来说是在广东做买卖,这农活吃得消不?”
   “王伯,您好,瞧庄稼啊!农活对我来说,还不是问题。”我微笑地点着头。
   在挑的过程中,我的肩膀早就被磨得红红的,手一摸,像似鼓着个包。我挑到最后一担丝篾箩筐时,扁担落肩上,阵阵地刺疼。我两手强撑着扁担,不停地换着肩,咬着牙,艰难地行走着。这时,妈妈搂着工具,在后面跟了上来,看到我这一副样子,一定是肩膀磨疼了,喊着:“石伢,你歇歇,等会让你爸来挑,不要把肩膀磨脱皮了?”
   “妈,没事,没您说得那么严重,只是这路一高一低,又是沟沟坎坎的,不好走,十九八弯。”我佯装着说。
www.verywen.com

   这时,爸爸收工也来了,和我一起把码在板车上的花生,重新整理了一遍,把两只丝篾箩筐夹在中间,将工具插在缝隙里,再用绳索一一捆绑起来。正在忙乎的时侯,“虎鲨”也来凑热闹,它咬住绳索乱拽一通,就像孩儿似的捣乱。
   我拉着板车,爸爸、妈妈打着帮手,走在回家的路上,一路说,一路笑。这时,已是夕阳西下。那夕阳,染红了庄稼,染红了树,染红了村庄……仿如一片红色的海洋!
   晚上,妈妈用一个大塑料盆,泡了一些花生,洗干净后,倒在一个大铁锅里,酌上适量的水,盖上锅盖。然后,点上火,添上劈材,猛火烧,烧开后,大约煮四十分钟,热气腾腾,香味四溢。这时,让灶里的余火烧烬,焖上十多分钟。这时揭开锅盖,盛在筲箕里,搁在缽子上沥干,就可以食用了。
   我和爸在堂屋看着电视,妈妈用个大碗装得满满的,放在茶几上,说着:“石伢,和你爸尝尝?”我看到了花生,早就流口水了,随手抓了把给爸,我就埋头吃了起来,那手哪停得住,一口气吃完了,又跑去厨房装了一碗,吃得肚子像鼓似的,那味道啊,软糯、香!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爸爸打起了瞌睡,妈妈过来扯住他的衣服,说道:“老匣磕,明早去街上砍个猪脚回来,我来炖个猪脚花生汤,打打牙祭!”
   “好,好!”我爸直点着头。
   翌日,又是一个好天气,妈催我早早地起了床,说要把花生搬到楼顶去晒。
   我把花生一袋一袋地搬上了楼顶,间隔一定的距离,倒在了楼板上,再用木耙把花生耙开,让它均匀地排列着,好让风吹日晒。没有晒完的花生,就晒到了门前的台阶和邻居的台阶上了。
   这时,爸爸从街上回来了,一看,花生竟然都晒好了,他欣慰地笑着,说道:“嗯,石伢,晒得好,今天太阳大,风也有,连续晒它个三天,这花生儿,准能壳干米干,也就好贮藏了。”
   爸爸一生中做事最细致,差不多每过半个钟头,他就将花生用木耙翻动一次。一会儿楼上,一会儿楼下,一直没有闲住过,忙得笑哈哈。
www.verywen.com

   下午,妈妈把爸爸买回来的猪脚,洗净、焯水,放进了一个大瓦罐,加上花生米,配上八角、香叶、桂皮,再酌上适量的水,盖好盖子,放在风窝煤炉上炖。妈妈说:“先大火,瓦罐里开了,转小火,炖上一个钟头,用勺子捞出一块肉,拿来一只筷子轻轻一插,穿过对穿,那就是熟了,如没有穿过,就让其多炖一会,确定熟了,放盐,撒点白胡椒粉和鸡精,点缀上少许的葱花。炖猪脚汤,火侯要控制,时间要掌握,若是过火了,猪脚肉融融的,就失去了口感,要是火功不到位,肉咬得费劲,也就没胃口。”
   看来,这道汤很有讲究,我妈是小心翼翼,生怕有半点闪失,她一直围着灶台转。
   猪脚花生汤的香气,从厨房穿过堂屋,再飘到楼上,一股股浓香味儿,不禁让人垂涎三尺。
   妈妈喊着:“石伢,开晚饭了。”我和爸赶紧把楼上的花生,用木掀撮成个大堆,拉来块油布盖起来,明天好继续晒。门口台阶上的花生,就装进了丝篾箩筐和几个大摊篮,抬进了屋里。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妈妈拉亮电灯,我从广州带回来的电煲火锅,也派上了用场。她叫我把瓦罐端来,将猪脚花生汤,舀到了电煲火锅里。那猪脚肉,晶莹透亮,像一块块白玉似的;花生米们祼露着衣皮,一副炫耀美的样子;那汤,奶白奶白,牛奶一样,阵阵香气扑鼻。火锅的周围,围着一转美味佳肴,显得十分丰盛。
   这时,老三、老四、弟媳妇、还有两个侄伢都来了。一家人坐着吃了起来,吃着猪脚花生米,喝着热腾腾的汤,个个喜笑颜开。
   妈妈看到大家吃得开心,喝得香,她站起来,笑了笑,说出了一道谜语:“麻屋子,红帐子,里面坐着个白胖子。”还真是妙趣横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姑妈的眼泪

下一篇:但愿人长久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