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热风吹来槐花香

热风吹来槐花香

时间 : 2019-09-15 19:32:14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水墨丹心    点击:Tags标签:
(原标题:热风吹来槐花香)

   我们乡下常见槐树有两种,一种是洋槐(刺槐),另一种是苦槐(国槐、槐树)。“风舞槐花落御沟,终南山色入城秋。”子兰诗中那槐花,说的是苦槐;“夏日山居好,还思童冠时。汗流修举业,浴罢间题诗,边事廷绅奏,朝除邸报驰。槐花时节近,新说合新知。”舒岳祥诗中的槐花也是苦槐。我们这苦槐开花正值炎夏。洋槐春天开花洁白张扬、甜香四溢;苦槐开花则隐忍、腼腆,清香幽幽,高贵淡雅。槐米花蕾能相持很长时日而不放,绿萼裹着的、微微鼓起的蕾苞也呈淡绿色。槐米微苦性寒可入药,如降压、凉血止血、抗炎止咳、预防中风等。这种树对环境从不挑剔,田边地头,家前屋后。它生长缓慢却材质好,本地栽植很普遍。但它无论长于何处,黄土黑地、旱坡湿坝。它总能枝叶繁茂,绿荫如盖,郁郁葱葱,密密层层。花季,不细瞧还真不知槐米藏于何处。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早前,对槐树的认知,只是树材坚硬、沉重,做家具、农具坚实牢固,不易折断。像十六柱方大桌、书几,锹把、叉扬把、碾磙框等。老屋后面有一棵上年岁的老槐树,老干虬枝,旁迤斜出,飞扬跋扈的枝杈,似乎要遮蔽整个世界。相邻几家人,热天就在树荫下乘凉。有种鸟年年来,喜在上面垒窝,我们不知其大名,只叫它“黄毛丫头”。别的鸟垒窝多在杈枝桠上,衔小树枝、泥巴等筑就,而“黄毛丫头”垒窝很奇特,上用麻丝布拉条裹于细树枝上,下方整个窝悬空,材料有羽毛、发丝、麻丝、泥巴等筑成,其大小跟筷笼子相仿,上阔下尖,成喇叭状,风一吹悠来荡去。下雨时,老鸟展开双翅覆盖巢口。采摘树上的槐米很难,用竹竿或上树,老鸟误以为动其巢穴和雏鸟,它们上下翻飞,“嘎——嘎——!”叫着,并飞临近前,像是用喙啄人一般阻挡。所以,老槐树上槐花,每年仅采少部分。冬天,树叶落尽,枝稍间仍挂满了黄橙橙干枯的嘟嘟噜噜的槐树䇲子。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槐树结蕾开花多在三伏天。刚打骨朵时,外观瞧不出所以然来,立于树下,仰首看那一嘟噜一嘟噜的花蕾,这叫槐米;一段时日后,开出微黄淡白的小花,便是槐花。打槐花是晒干作中药卖。那年月农村很少经济来源,客观条件有诸多不允许,农民就有诸多无奈。耕地属于集体,分配给各家很少的自留地,只能栽种点蔬菜,家畜家禽无法养多。扎笤帚是一来源,秋庄稼收获完,小麦种下地,就去四周十里八乡买脱粒完高粱头(苗子)做原材料,回来偷偷摸摸扎笤帚,白天干活挣工分,多在晚上进行。村队干部默认,只为躲开“打办室”检查。事实上躲避不了,家家就那么几间草房子,笤帚、“苗子”又占地方(体积大),查的时候一查一个准。有时带走一个,开会批斗几次了事,以儆效尤。队集体栽种烤烟,作经济收入也是上级下达的任务。烟叶收获时,是知了叫的最闹的季节。先将每棵烟底层微微泛黄的三、五片叶子掰下来(拇、食、中指夹住左右掰,非自上而下薅),再左右均匀地系在五尺半的竹竿、朝阳花杆、直树棍上,再上炕房炕,六七天后出炕。一般傍晚出炕,烟叶接露水回软(切不能沾雨水),约八九点钟,全队男女老少齐上阵,把烤烟从杆上取下,扎成小捆。按杆数计工分。烟叶成色好坏,看炕师的技术高低。这阶段我们结伴去拾烟棵最底层干枯的黄叶(挂黄烟)去烟站卖。采摘槐花也是家庭的经济来源。
copyright verywen.com

   打槐花,最理想是槐米,一来它的价格比槐花高,再是其晒干了较槐花重。槐花季仅半月左右。找几个合得来的商量好,心想往那就往那。带上盘缠,无需多少本钱,能吃苦就行。而且光明正大,也不用躲躲藏藏、心里畅快。我跟随几个成年的小叔、大哥,一路向南搜寻。合肥以南有山坡、山沟、村庄、犄角旮旯,苦槐颇多。上树是我的长项,攀上高树摘一串串槐米槐花扔下,他们撸尽即可。上午打的下午要晒,头天打的明天一定得晒干,否则霉变就扔了。我们一直能打到裕溪口。晒干的槐花或寄存朋友家,有收购的价格合适就卖了。还有,南方槐花季,正直双季稻收插农忙期,况且人家少有打槐花的习惯。而我们这秋庄稼早安排上,只作田间管理,相对较“闲”。这天时地利的事累点算什么呢。况且又不可出去打工,长年看那二亩地,种子、肥料、生产力都跟不上,收那精细粮食,交了“上交”、公粮任务后所剩无几,某种程度上说,我们那代人是吃红薯长大的。还有,出门就得开介绍信或证明,出远门更要三级证明(小队、大队、公社盖公章),弄不好办不成事,还可能成为“坏人”。
copyright verywen.com

   在巢湖牛头山,记得是一开放式公园。白天打槐花,晚上就地睡公园的长凳。夏夜凉风悠悠吹,月光如水照我眠。感觉蚊子比乡下少多了,反正又累又睏的,躺下就进梦乡。半夜时分,被“联防队”叫醒,小叔惶恐地说,我们有证明,对方很严肃说:“到办公室再讲。”我们被带进一间房子,房间已有几个外地人。联防队关门时撂下一句话“等领导来再说。”好在有吊扇开着,铁栅栏的窗门也开着。我是打着呼噜,一觉睡到太阳老高。领导开门进来,小叔眼睛通红递上证明。大意为:
   证明
  
   贵单位:
   兹有我队社员建国、大力……五人,男,系贫农、下中农。因家庭特别困难,沿途采摘槐花,或以解决温饱。其中建国、大力曾获公社、区颁发“五好社员”奖。望给予方便是荷!
   特此证明。
   某某生产队(章)某某大队(章)某某公社(章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某年、月、日
   领导扫了一眼说,“你们五人不是投机倒把可以走了,想节省住澡堂钱,这样属不安定因素。”折腾了半夜,匆匆收拾家伙什吃了早饭上路。
   一个槐花季,除去车马盘缠,每人能分大几十元。这对各个家庭,不啻是个庞大的数字。一个劳动力一天能挣十分工,而十分工的分值,仅有八分到一角钱。
   “百岁光阴如梦蝶,重回首往事堪嗟。”眼下又是一年一度槐花季,热风徐吹,柳丝轻舞,叶动影摇。伫立于浓密的槐荫下,仰望素心淡雅的槐花,嗅着它怡人的清纯香气,不禁使人浮想联翩。时过境迁,物是人非。槐花依然,清香依旧,不同年代却被赋予不同的内涵。远处高树上,知了在嘶鸣,仿佛在撕扯一波波热浪。回眸生活的点点滴滴,只为珍惜这太平年代所给予我们有尊严的生活——获得感、存在感、幸福感。岁月静好,时光柔软,寂寂灿灿,一种内心的满足,恍若隔世,像极了槐花的幽香萦绕身旁。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路上,纵有荆棘、险阻,但是我们满怀信心,已经准备好了。(文/沈平杰)

verywen.com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中秋感怀 ——怀念中秋

下一篇:岁月如歌 ——青海湖边再畅想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