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小锄头

小锄头

时间 : 2019-09-15 22:11:05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萧之云    点击:Tags标签: 小锄头
(原标题:小锄头)

   中国的最南部,贫瘠而又炎热的地方。在这里生活着最朴素的农民,一辈子不离开自家一亩三分地的农民。土地,就是他们的血肉,就是活着的灵魂。在这里,通讯十分落后,每家只有固定的电话座机,一条发灰的电话线,便是整个村子与外界连接的桥梁。
   我便是出生在这样的村子里。从小拥抱着泥土,追着家里的鸡鸭土狗,摸着小溪里的青鱼。似乎没有外人来过这个小山村,人们走出去了,也不愿意再回来,似乎这是个令人不值得任何留恋的地方,似乎离开这里的人,怕被这小山村继续束缚,再次成为黝黑的农民。
   我的爷爷也是一个黝黑健壮的农民,按照现在的审美标准,身材是没得说了,标准的六块腹肌。从一岁开始,我便极少见到我的父母,打小就跟着爷爷在田里溜达。爷爷有他的大锄头,我也有自己的小锄头,那时候,我还是家里最小的小孩,最受疼爱。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奶奶是村里的神秘人物,不知从哪里学来的一身本事,竟然会请神拜佛,经常有外村的人来求她办事,我们家里经常是香气弥漫的,时而传来一阵阵佛音,似乎家里成为了仙佛论道的地方,每次这种场面总是少不了我,外村的人总是会带着贡品来做法,我也乐得其成,趁不注意偷拿来吃,奶奶长得端庄,五十多的年纪,以及能看得出年轻时候的美丽。有时候看着神坛供着的观音像,不觉会幻想到奶奶或者就是观音的化身,看着旁边的童子,我自然也对号入座,于是吃着观音大士的贡品,心里自然也少了一分愧疚。因为有了奶奶,我们家在村里的地位极高,我们家的孩子,似乎天生带着神的骄傲,长得也比别人家孩子秀气可爱,是村里最受欢迎的对象,每次去串门,都是吃饱了回来。在这小山村里倒也是自在的。
   我倒是比哥哥姐姐长得丑些,听奶奶说,我是出生的时候,没有用淘米水洗澡,所以比哥哥姐姐要黑。九八年大洪水,正好我也是在那个时间段出生,家里忙,便是顾不上我了。可能也是因此,我便是有了哥哥姐姐从未得到过的宠爱,从小就顽皮捣蛋,翻家倒柜,也没见换来一身毒打。农村里坚信的理念,孩子不打不成材,这是铁规矩,祖辈传下来的规矩,我们家似乎不太同。到了我们这一代,挨打是极少的。

verywen.com


   每到耕收时节,我的小锄头便排上用场。菜地的杂草,喂猪的草,可都是我这小锄头的功劳。打猪草是我最开心的事情了,家里那母猪翠翠是我的好朋友,我们的猪圈是极其干净的,我时常打了猪草就溜进猪圈里面,一边喂猪一边骑着猪玩,翠翠只是顾着吃,对我这不痛不痒的骚扰,自然是不用理会的。家里的农活总是忙个没完,每次太阳下山了,便是收工的时候,这时候整个村里都是吵闹繁杂的,每家每户都在找着自家的孩子,贪玩的孩子,哪里顾得上回家,田里、树上、狗窝、都有可能是孩子的藏身之地。这是一场全村的活动,大人跟孩子的捉迷藏,孩子总是会被捉到的,孩子玩耍的痕迹,总是会被村里人见过,便是会相互告知,不一会,一阵阵大骂之声弥漫整个村子。这时候,我是家里最不用操心的孩子,因为,找不到我,大多时候是直接去猪圈领我回家,不过是走了个过场。母亲告诉我,翠翠第一次生猪仔的时候,正好我也在她肚子里闹腾,那天晚上,我便是瓜熟蒂落了。或者这就是我跟翠翠的缘分,它从不排斥我,我也爱护它,每次都去寻找鲜嫩的猪草。那时候或者不曾想到,它的孩子被我们卖了一批又一批,不断地走上屠宰场。又或者,翠翠的孩子,曾经以猪肉的形式,被我吃进肚子里,我吃着猪肉,但是跟猪交了朋友。每次把小猪崽卖走的时候,爷爷奶奶都告诉我,猪仔长大了会咬翠翠,于是,我也就信了,即使翠翠叫得撕心裂肺,我还是不明所以地哄着它,似乎我是做了一件天大的好事,为此还开心了好几天,对着翠翠说,我们这是帮你送走白眼狼了。

verywen.com


   印象里,这头母猪陪我度过了十几个年头,即使后来的几年,翠翠再也生不出猪仔,我们也一直养着它,或许这是看在我跟翠翠缘分,在农忙的季节,翠翠便是我的保姆了。炎热的夏季,我跟翠翠,在大树底下打盹。冰冷的冬天,我为它煮好热热的青菜粥。寒来暑往,翠翠与我,我与翠翠,亲密无间。
   四岁起,我就在村里的小学读学前班,终于可以读书了,这是我期待很久的事情。农村的孩子,一般不会送去镇里读幼稚园,在那时候看来,那是生活十分富裕的孩子才有的待遇。从小我就比别的孩子优越些,哥哥姐姐早就读好了小学,期间在我读书之前,便是做起了我的家庭小老师,至此,我的基础比别人的都好,没读书之前,那些基本的加减都已经会算了。在班级里,我是最小的孩子,因为我只有四岁,别的孩子大概有七八岁了,据说是村里的孩子营养不足,启蒙较晚。不知何时,我跟翠翠的故事传遍了整个校园,在我以为的丰功伟绩,在别人眼里,成了玩趣。于是,我便多了个花名,猪娃。农村人以为,孩子名字贱,好养活,班级里有的叫做狗蛋,有的叫做二狗,反正都与动物有着十分好的联系,由此看来,农村人眼里的朴实尚可。由此,我也不太在乎这些个称呼。每天依旧拿着我的小锄头,放学回来依旧给翠翠带去鲜嫩的猪草。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一年又一年,翠翠老了,像极了村里的老人,散发着暮气。不知为何,在孩子面前,一切老人都会有着慈悲,带了几分佛光。翠翠的脸、鼻子都皱巴巴的,胃口也越来越小。我看着翠翠眼里的浑浊,似乎带着解脱,也带着不舍。无论是谁,都会留恋着这个世界的,即使这个世界是多么的残酷,或者翠翠知道我们卖了它的孩子,吃着它的孩子。但是它依然一年又一年地为我们提供着猪仔。不知道是否会有着轮回,那时候,我们变成了翠翠,翠翠变成了我们。我们是否应该庆幸,生而为人。
   那一年我12岁,翠翠离开了我。我们把它埋在它经常打盹的荔枝树下,自从那年开始,这荔枝树便再也没有开过花,枝却是异常茂密,我们都认为,翠翠,又活了,这次,它是为自己活着。
  
   在封闭的小村里,每家每户孩子上学所用的书包,都是由自己家长辈动手缝制,这也是孩子们在学校攀比的对象。书包不仅仅是孩子们上学装书本等学习材料的工具,在那些年里,一个好看的书包,足够让一个孩子在学校里立足。小孩子也有着小孩们的交锋,一到上学的年纪,孩子们每天就是监督着母亲、有时候甚至是祖母也会出手帮忙。在我家,读书是一件大事,须要经过许多的程序。其中大多是祖母操办,母亲只是协助。带着观音娘娘慈悲的祖母,带着我去家里的祠堂焚香,告诉先祖,家里的孩子要进去学堂了,祈求先祖保佑,学业有成。身为四岁的小屁孩,跪在祠堂里,接受各位先祖的凝视,似乎也不觉得害怕,看着一个个灵牌,那就是自己的先祖。也不知道在祠堂过了多久,祖母便是拉着我去拜观音娘娘,或许是经常跟着祖母的缘故,我身上便是带着一丝佛性。对于观音娘娘,心里似乎不由地亲近,这就是祖母时常跟我说的,小二哥,你与佛有缘啊。 copyright verywen.com
   为了读书,整整折腾了大半个月。我的书包是祖母亲自动手的,祖母的手艺,自是大家都佩服的。据说我的这个书包,是收集了百家的碎布缝制的。在当时,孩子的书包是越多碎布缝制成的越好而且是要各家各户的碎布,我们家在各村小有名气,对于这件事来说,甚是容易。祖母缝制的碎布包,从外面看起来大主灰色,用不同的碎布,缝制成一只小老虎的样子,再绣上虎纹、胡须等等。我们家的传统就是把自己的所属生肖,绣在自己的书包上。还有一个特别的地方是,我的这个书包,放在观音娘娘的佛像旁,足足放了七天。祖母每天还定时地为此祷告一番。有了观音娘娘的保佑,自然是我的优待。从书包缝制开始,我就一直看着祖母,一针一线地把上百块碎布缝制,慢慢勾勒出栩栩如生的小老虎,那是我的书包,在书包的右下角,祖母还绣上了我的名字,杨天龙。祖母告诉我,当年我出生相近的那几天,她每天晚上都会梦到一条青龙,翱翔在天空,于是我就有了这个名字。现在看起来,这居然有点像历代皇帝的传说,莫非我有皇帝的运道。不过现在看来,自身的境遇,不由自嘲一番。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那天· 那幕 ·那孩

下一篇:上苍保佑,祈愿平安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