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核桃树下

核桃树下

时间 : 2019-09-16 09:40:33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方少    点击:Tags标签: 核桃树下
(原标题:核桃树下)
姥爷家有一排核桃树,总共二十来棵。
   严格的来说,这些核桃树还是村上的,是属于村上的公家财产。土地制度改革后,就变成了村里的流动地,最终该由谁来承包,就采用很简单并且任何人都不会有怨言的最公平的办法——抓阄。核桃树两旁的土地面积加起来也就是两亩左右,因为核桃树的存在,地里也剩不下多余的养分,即使种下庄稼,也不会有什么收成。但这一年的核桃收成,显然是要远远多于庄稼的价值。因此,村民们都眼瞅着抓阄的神圣时刻,心中祈祷着好远的光环能落在自己头上。姥爷派出的家庭代表,是他唯一的闺女,也就是我的母亲。意外的惊喜,妈妈成为唯一中奖的幸运儿。
   从暑假开始,姥爷和姥姥几乎每天都会在核桃园中。在中间地段,搭了一个小房子,三角形的,我们这管这叫庵子。外面是一层层的油质防雨材料,也不知是何种材质,黑乎乎的。里面是用小腿粗细的木料横竖均匀分布而成的框架,一个简易的木门,里面有小床。到了吃饭时间,姥姥回家做饭,然后给姥爷带来。之所以要整天呆在此处,主要是要防止小孩子们来偷摘核桃。立秋一过,青皮核桃逐渐仁饱,虽尚未完全成熟,但也可以打打牙祭,解解馋嘴。孩子们无所事事,自然就会趁机把能够着的核桃采摘,年纪大一点的还会爬到树上,其实也吃不下什么名堂,大多都是浪费糟蹋了。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曾有一次,在地头的核桃树上,我发现了偷吃的“毛贼”,迅速返回庵子中告知了姥爷。姥爷示意我不要出声,悄悄的走向地头,还有十几米远时,姥爷抓住我停了下来,我心中不解,为何不冲上去呵斥并抓住他呢。只见他在树上身手矫健,这摘几个,那采几颗,直到把上衣袖中塞得鼓鼓囊囊的,才小心地从树上爬下来,这时姥爷才发声:干啥呢!这一声响雷,把他收获的喜悦表情扭变成了惊恐,连外套也扔下,一溜烟地跑掉了。姥爷也并未去追,带我过去把外套拿了起来,仰头瞅了瞅参天的核桃树,自言自语到,这建国家的小子还是好身手。回到庵子处,姥爷把袖中的核桃全倒了出来,然后答疑我的困惑:孩子在树上不能喊,得等他下树脚着地后,再喊也不迟,树上一喊,娃肯定着急,容易脚踩空从树下摔下来,几个核桃不值钱,娃的胳膊腿的摔坏了可得受大罪。然后把校服给了我,你去把这外套送到你建国叔家去。我就按照姥爷的指示,把外套送到他家。后来听说,建国叔把儿子美美收拾了一顿,以后再也不敢来偷核桃了。现在想想,姥爷的处理方式可谓周全,既能防止孩子从树上摔落,又能让家长自己亲自管教孩子。人就是这么奇怪,明明知道哪怕是自己孩子的不对,但若是别人数落教训起来,似乎就总感觉怪怪的,心中是会心疼。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那时,的确没有什么零食可吃。我们也会来核桃树下,姥爷将低处的核桃摘下来,用特制的核桃刀给我们一个一个的挖核桃吃。一直认为核桃刀是一项了不起的小发明,想吃青皮核桃,还就真只有这个工具用起来最方便。用一小截小拇指粗细的钢棍或大号的长铁钉,一头砸扁成月牙状,打磨亮堂,从核桃果蒂处插进去,用力一掰,就分成了基本对等的两半,再绕着内壳一圈,半块核桃仁就挖了出来,把黄色的核桃皮细心剥除掉,白皙的核桃仁惹人垂爱,塞进口中细细咀嚼,油香的味道、脆爽的口感,从第一口开始便似乎停不下来。但也有美中不足,核桃皮里的汁液,不可避免的会染黑手指皮肤,若是不小心涂抹到衣服上,用洗衣粉也洗不干净。到了开学季,小学老师会检查每一个同学的手,而为了应付检查,就会想办法清理手指上的染色,最夸张的是,有同学当时把手指在磨刀石上搓磨,只为磨掉那一层洗不掉的黑皮,自然是把手指头给磨烂了。但第二年的暑假,依旧会忍不住的继续吃核桃,手指继续被染黑。

copyright verywen.com


   夏日的骄阳,在晌午过后显得十分毒辣。村庄里的土路上,基本上看不见人影,大人们早晨田地里劳累了半天后,吃完了晌午饭,便会在家休息片刻。但小孩子们,随时感觉都是精力充沛、活力满满的,农村里并无像儿童乐园的各种设施,只能和表哥表弟们,凑堆寻找着趣事。要么带着简易的吊床,在姥爷的帮助下,找两根低处的核桃树枝,两头分别绑上,大家轮流躺在吊床上,剩下的人则负责加力摇摆;要么在树根处,挖掘还未展翅爬树的知了猴,尽管把树根处挖的到处都是坑洼不平,但姥爷也并未责骂,在我们耍闹完后,便会用铁锹平整好,再用脚踩实;或者是挖一个简易的土灶,地里就有现成掉落的干枝,生起火,在两边地里掰些玉米,烧玉米吃。这些玉米是姥爷专门为我们这些馋嘴的孙子们而种的,比起别人家的玉米个头明显矮了不少,玉米棒子也小,但香味不减。看着我们这群小猴崽吵吵闹闹,姥爷姥姥时不时发出爽朗欣喜的笑声。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等到农历白露一过,核桃就可以收了。有些已经在树上炸开了花——青皮从底部裂开,一分四瓣,犹似花朵盛开状。挑个周末,几个舅舅再加找的年轻人,手持细棍,爬到树上,往下敲打核桃。我们一大群人就开始捡核桃,这时的核桃皮还能剥掉,吃着更显油香。大人们拉着家长里短,孩子们嘻嘻闹闹,好一番热闹温馨场景。装到化肥袋子里的核桃,除去姥爷分给每家的两三袋子,其余的拉回家晾晒,而秋雨总不可避免,下雨时用塑料又得盖好,生怕淋了雨,天晴后继续晾晒。
   时光荏苒,一转眼,儿时的记忆已过去近二十载。
   眼瞅着这一排核桃又将成熟,却发起愁来,姥爷姥姥年事已高,舅舅们也不像当年身手矫健,我们长大正值年轻力壮,却压根不会上核桃树。没有人会上树打核桃了,只能等着核桃自己往下掉落,每天早晨去地里捡核桃。 copyright verywen.com
   村子里的年轻人基本上都外出务工了,也少见小朋友们的身影,倒也不用看守核桃树了。每当周末有时间回家看望姥爷姥姥时,他总会念叨,核桃树两边的地都给荒废了,长满了草,自己却也老了不中用了,干不了活了。我也会下意识的安慰姥爷,没事,不长草即使种庄稼,也收不下啥,现在大家日子都过的好,也不缺这一点。姥爷欲言又止。过会,就又说,去院子把那根长棍拿着,给你去打些核桃带回去给娃吃。
   肩扛着长棍,来到熟悉的核桃树下。两边地里长满了脏乱丛生的泛黄草儿,核桃树间还有当年姥爷亲手种的黄花菜,却已经绽放吃不成了,庵子比记忆中好像小了许多,就如老人们逐渐清瘦的面庞、佝偻的身躯,愈发增添了几丝沧桑和悲凉。曾经挖过的土灶、绑过吊床的树枝,却早已模糊不见印记。
   核桃树叶,依旧繁茂。核桃树枝,也有干枯。

非常美文


   抡起长棍,敲打了些核桃,带回了家。用核桃钳子夹碎剥掉苦涩的外皮,孩子吃了几口,说他不爱吃。也是,现如今孩子们有那么多的选择可食,不像儿时的我们。
   剥核桃要有耐心,不能着急,这样才能把崎岖沟壑处的核桃皮整块剥除干净,这也是多年积累的经验。剥满了一小碗,享受着这纯纯的浓香,忽然想起来,我劝说姥爷核桃树两边土地荒废的那几句,是没有任何意义的,我还没有真正懂得姥爷的那份心思、那份念想、那份执着。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秋水垂钓——快乐之源

下一篇:八万年前的惊天大逆转 ——山东柴汶河上游大拐弯侧记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