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赠予我春天的恩师

赠予我春天的恩师

时间 : 2019-09-17 13:31:03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壮溪    点击:Tags标签:
(原标题:赠予我春天的恩师)
缅怀,总是充满敬意的,且带有几分凄情。恍惚十五年了,李承典老师严慈相济的形象,依然清晰如昨。
   初入苗乡中学时,同学中传言有个“阎王”老师,叫李承典,识相的,躲远点,小心吃他的“再再”(湘西方言,指用中手指关节敲脑袋的惩罚)。正值文革末期,管事的老师凤毛麟角,他是个特例,学生的学习、生活等都要管,不时会看到他在不同场合训斥学生。我和其他同学一样,见他的影子,唯恐避之不及。
   一次,我和同学“凉床”在食堂赌吃饭,谁输谁出票,各吃三大钵,不分胜负,抚着肚皮准备再战,头上“剥剥”两声响:“鬼崽崽,胀死算了!读书有这种劲头就好了!”捂着发麻的头皮回顾,是他铁青的脸和圆睁的眼睛。边跑边想,我又不是你的学生,多管闲事!“凉床”逃脱了,很得意过一阵子,我却愤愤不平了半个月。
verywen.com

   真的是宿命!高中却成了他的学生,他教语文,还兼班主任。适逢恢复高考,点燃了农民子弟改变命运的希望。我也想考出大山,拿个“购粮证”。他不仅严肃,教育教学颇负责任,而且知识丰富,教法灵活,增添了我们的学习热情和投身高考的信心。更多的接触,我发现他并不是一个冷酷无情的活“阎王”。他的普通话带有浓重的乡音,开始我们有点像“鸭听雷”(指不知所云),他打趣说自己是“宝庆佬”(他故乡新化,明清时期属“宝庆府”),乡音难改,要我们海涵,慢慢适应。他穿套中山装,鼻梁上架副老花镜,腰板挺拔,既显军人的英武,又有知识分子的儒雅。听说,他曾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肩上的枪伤,令我们肃然起敬。看着他那耐心辅导、不知疲倦的身影,我渐渐爱上了这位严师,那两个“再再”的芥蒂,便烟消云散了。
   苗乡地处偏远,师资缺乏,信息闭塞,学生竞考能力先天不足。班上,我和北风、余生等几个成绩较好,是学校高考出彩的苗子,自然也是李承典老师的爱徒。为了我们的梦想,保守固执的他,也破例屡托关系,从一中、四中邮来高考各科复习资料。深夜,还在备课,刻钢板,印资料,急促的咳嗽声,牵动着我们的心。他对我们寄予厚望,有计划地开小灶,不停练习,指导,再练习。记得高二时,他要求我们每周完成一篇作文,有次我偷懒,把我叫到他家里,头上挨了一“再再”,狠狠批评我是“稀泥巴糊不上墙”。那次,我哭得很伤心,似有种辜负父恩的歉疚。
www.verywen.com

   李承典老师,在生活中也很关心学生。那时学校,高卧在公溪河边的危崖上,学生宿舍木楼,窗空壁破,寒冷的冬天,八面来风。他找来旧木板,亲自把破壁空窗封实。学校供不了热水,只好下河洗冷水,苦得女同学受不了。我们这些肮脏鬼,无所谓,一周不沾水,一张脸只见齿白,臭脚熏得死黄鼠狼。为此,他在教学楼右侧菜地,用残砖砌了个灶台,买来口大铁锅扣上,我们就可自己烧水了。食堂后是个小山湾,他挖了个小炭窑,初冬烧几窑木炭。寒夜,他在卧室外大厅生盆炭火,我们班同学下晚自习,围着火盆,烤暖身子,于是,我们在梦里春暖花开,愿景成真。
   一九八一年九月,恰好十八岁的我和同学向阳师范毕业,回到母校(已迁到乡卫生院右侧田垄)工作,惬意和温暖。李承典老师特意叮嘱我们:少说,多做,勤学习!少不更事,不会其真意,惟想礼貌敬人,谦虚竭力,不负良知。起初,我授的是初一语文、初三历史,向阳教的是初二的数学课。有的学生,与我俩年龄仿佛,身体更结实,比较调皮,挑担重柴,摆开挑衅架势,我们不敢接招。开始上课,课堂秩序较差,有些老师颇有微辞,领导找我们谈话,压力山大。李承典老师则开导我们:“发现问题,磨练能力,上好每一堂课!其实,哪一个教师不是这么过来的!”他向我们传授课堂管理的方法,有时还协助维护纪律,几个月后,我们则能独立教育教学,他十分欣喜。 www.verywen.com
   有次学校开民主生活会,戴着深度眼镜的校长说了许多,随后讲自己是“抛砖引玉”,希望老师多提意见,态度仿佛很诚恳。我是第一个被点名的,嚅嚅嗫嗫半会,被领导一鼓励,竟把李老师的叮嘱,忘得一干二净。想到学校会议多,会时长,个别领导一开说就几个钟头,空洞无物,令人昏昏欲睡。于是,我斗胆建议开短会,说简话,力求解决问题。接着是向阳提意见,他好像说:“校长抛砖引玉,引出了我这个‘斗篷蛇’······”具体有何建议,我记不清了,只记得已过午夜时分,会场烟雾缭绕,嗡嗡嗡--散了。
   第二年,我两个被调出中学--向阳下合建村小,我去了楠木山上的坝上学校(招集中、花洋溪、邓家三村学生,设小学五年级至初二年级)。离开中学那天,李承典老师送我们到公路上,赠予一句话:“人怕伤心,树怕剥皮!两个鬼崽崽一定要争气!”后来,我听说李老师向领导理论过,有人讽为“护犊子”! verywen.com
   我真正开始了独闯“江湖”的生涯,记着恩师的话,无惧风雨,何畏坎坷?
   坝上学校,深藏在大山,距乡场上有二几十里,条件极差,且只有我一个公办老师。我们十几个教员很齐心,自己挖畲种菜,下溪摸鱼虾、捉螃蟹;我每月的工资,有相当一部分用来改善生活。那些民办教师,风华正茂,有憧憬,素质过硬,工作求上进。工作之余,学文化,学业务,打篮球,共同进步。《古文观止》、《唐诗三百首》、《牡丹亭》及中国四大名著等书,就是那两年读完的。读书和工作,我们品尝到了无尽的快乐,建立了深厚的情谊;教育教学成绩大幅提升,得到苗乡党委政府的高度评价和学生家长的嘉许。一九八三年,我调中心学校工作;一九八五年,我任苗乡学区副主任;一九八八年,被黔阳县教育局任命为苗乡中学校长。
   我做这个校长,其实并不高兴,刚加冕,却有脱袍挂冠之念。学校连续三年中考全县倒数一、二,中专升学三年“剃光头”,这在当时都是学校最要命的问题。更何况,茅渡、峡州、熟坪三乡中学校长,“发配”到我校;交通不便,条件简陋,人心思动,形势岌岌之千钧一发矣。心中一团麻,欲理还乱! 非常美文
   此时,李老师已退休,与我比邻而居。我不忍心打搅他的闲淡生活,可他亲自找我谈工作。他从我紧锁的眉头,看得出,心思郁结。对我和向阳几年的工作进步,很满意,然而对我做校长,并不看好,他素来认为,教书的就是做好业务,况且学校形势急切。了解到我的想法后,狠狠批评我:“我最担心的,就是你的这种态度!要么开始坚辞不就,要么披坚执锐,勇往直前!”他说,这是我的母校,也是他倾注大半生心血的地方,面对困局,绝不言退!师徒二人认真分析情势,明优劣,查症结,寻疗法,找突破。他把战略战术,概乎言之:上求支持,下稳人心,改善条件,“中专”突围!恩师的鼓励和启迪,我心明眼亮,开始了绝地反击。
   我的工作思路,得到了县局和乡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和支持,乡政府立即启动教学楼和教师宿舍的建设;建三厢用电专线,保证教学、生活用电正常;开办由向阳领衔的实验班,坚持教学改革;学校拿出相当的经费,建立教育教学评价机制等等措施。打出这一组合拳,让老师和学生看到了希望,凝聚人心,工作积极性空前高涨,学校气象焕然一新。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我知道,在“中专升学为王”的时期,领导和社会不会持续关注“气象”的,他们要的是中专生的绝对数。于是,我亲自抓初三毕业班的教学,常鼓劲,保经费,职称评定,同等条件重点倾斜。老师学生,目标一致,破釜沉舟,攻坚克难。真是“苦心人,天不负”,一九八九年彻底扭转颓势,成功突围,中考全县排名前十,中专升学四人。这可不是一个小进步,全县中学三十所,中专指标仅一百左右,黔阳一中便囊括四十余个。因此,苗乡震动,师生雀跃,恩师同乐。
   李承典老师,识博广,涉趣多。他爱书法,习毛体,阳刚而舒展。亦作画,擅画花鸟鱼虫,妙趣横生:鱼嬉水中尾掀浪,鸟穿花树羽抹香,露浓华娇招蝶恋,虫逃鸡逐丑石旁。精于根雕,从溪坎河滩或山隅寻找根材,去皮清污,构思造型,雕刻成型,打磨上漆,每道工序,一丝不苟;作品小到葫芦、金瓜,大到梳妆台、老树梅花等等,无不令人称奇。 www.verywen.com
   他喜种花卉。教学楼前,有一排长长的水泥花台,上陈几十钵花草,操场边,也栽不少花树。春有迎春花披拂,幽兰送香;夏有红石榴含笑,三角梅炫情;八月桂花九月菊,尤其龙爪菊,红黄墨白,龙爪飞舞,各具神韵;冬茶映雪,红梅报春······这些花草,有的是他上山挖的,有的是他亲手插莳的,还有与花友交换的。退休前,他把春天赠予了苗乡几代莘莘学子;退休后,他像春风催开鲜花,妆扮着美丽的学校园地!
   他嗜烟酒。我的印象中,酒必每餐饮,其左手母、食、中三指控一小白瓷饭碗,小指套一袖珍酒壶,右手执竹筷,于菜畲篱边,且行且饭且饮,悠然看溪山,颇有陶潜之遗风。每有静思,一杯酒,一支烟;偶有所得,则笔走龙蛇,或随意晕染。然而,烟酒不断侵蚀着他的身体,心脑血管诸病加身,我屡劝戒,其常喟然。
   我等弟子曾聚而议论,老师人品才学俱佳,组织管理有方,贡献甚殊,望隆誉盛,可他仅做过短暂的苗乡教育专干,终生在党组织外徘徊,我们只好感慨唏嘘。

copyright verywen.com


   一九九五年,恩师病重入县中医院治疗,我陪护他一星期。他总絮叨着歉意,我哭着告诉他:“您把我们学生当成自己的儿女,我永远也报答不了您的恩情!”师徒相拥而泣。有一天,老师头一次向我讲叙故乡和往事。他家尚在资江边,自小出没风浪里。兄妹三人,其为兄长。童年跟舅舅读几年私塾,十五岁谋生计,随父跑资水,下洞庭。一九五一年入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光荣负伤。一九五八年考入黔阳师范专科学校(怀化学院前身)中文专科,毕业先在沙湾中学教书,后一直在深渡中学工作。说到师母,他的病似乎已好大半:“你师母是黔阳师范毕业生,硖州人,那才叫漂亮贤惠呢!恋爱时,我月下行几十里去安江,那时不像现在年轻人浪漫,也就拉拉手。可结婚一年多她就······”老师说不下去了,头扭向一边,微闭上眼。
   一九九七年,我因故改行,老师亲书“出污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条幅,馈赠激励我。每年回乡看他,其身体每况愈下;同学朋友带给我的,都是他身体日趋恶化的坏消息。 www.verywen.com
   二00四年四月那个悲凄的日子,电话那端,向阳用哭腔传递着噩耗。赶回母校,我捧着恩师的遗书,泪飞如雨,心刺痛而颤栗。他一生,就是不遗余力地奉献给他人,而不愿向他人索取一毫、增负担一分!
   “荏苒冬春谢,寒暑忽流易。”我的鬓发已染霜,每忆及恩师的“再再”和细心的叮咛,“此身虽在总堪惊”!每当凄雨纷纷的清明节,我必去苗乡枫木坳的松林里,“徘徊墟墓间,欲去复不忍。徘徊不忍去,徙倚步踯蹰。”枫木坳松树青翠,烟雨里葱茏的楠木山,就像他的伟岸身躯;公溪河碧水不语,仿佛流淌着他不尽的恩情。我想,春草年年绿,山花岁岁红,那是苗乡人民和我们学生,对李承典老师永远的祭奠和思念!
   今天又是教师节,我遥对着故乡的楠木山,默念着汪国真的诗句:
   让我怎样感谢你?
   当我走向你的时候, copyright verywen.com
   我原想收获一缕春风,
   你却给了我整个春天。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

下一篇:父亲的岁月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