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父亲的岁月

父亲的岁月

时间 : 2019-09-17 14:22:13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云中孤雁    点击:Tags标签: 父亲的岁月
(原标题:父亲的岁月)
二O一九年八月一日,这一天注定难以忘却。午时三十六分,父亲那颗强健的心脏最终停止了跳动,父亲在世的时间永远定格在此时此刻。这一刻天崩地裂 ,这一刻肝肠寸断,这一刻痛彻心肺,父亲永远离开他炽爱着的儿女、家人走了。父亲的离去,给挚爱着您的儿女们留下了无尽的思念和惭愧……
        父亲在退休前就患上了糖尿病,这是一种慢性疾病,吃药副作用很大,父亲过早的用上了胰岛素。
        父亲的性格乐观向上,退休后,不甘寂寞的父亲,就和一帮同样不甘寂寞的老年人,组建了武威市夕阳红老年合唱团,并担任了副团长职务。在合唱团筹建期间,父亲跑前跑后的忙碌着,并利用在农村信用社当主任期间认识各家银行金融机构及有关部门负责人的优势,亲自带人上门拜访,让他们赞助资金,支持老年事业。开办资金筹集到位后,他们就用这些资金购置了一些合唱团必备的音乐、音箱设施和一些服装、道具,就这样办起了河西第一家夕阳红老年合唱团。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时常的日子里,父亲就把自已打扮的精精爽爽的,像过去到单位上班一样,准时到合唱团练歌、唱歌,参加合唱团开展的一些活动。后来,他们的夕阳红老年合唱团,还代表武威市参加了全省老年合唱文艺汇演,并拿到了奖项。
       父亲的爱好广泛,退休后,不甘寂寞的父亲,还喜欢上了摄像。没有一点影像基础的父亲,既让在兰州工作的女婿给他买回了在当时最先进的日本松下牌摄像机,整日翻看着使用说明,鼓捣起这架带摄像带的摄像机来,没过几天,父亲即背着摄像机在文化广场举办的一些活动中,象一个影像记者一样有板有眼的摄起像来。后来一些民间活动,还有人邀请父亲去摄影。在父亲的家里,我还看到过父亲把摄像机连接到电视机的端口,在电视屏幕上播出的影像作品,一点也不逊色于媒体专业的摄像师。
       父亲一生嗜酒,但从来没有因喝酒误过事,也没有因醉酒耍过酒疯。父亲的喝酒跟工作有关,父亲在家乡的农村信用社当了几十年的主任,对全乡农户的情况了如指掌,多年的农村金融工作,父亲和家乡的农户建立了很深的情感,也扶持了很多农户脱贫致富。乡村的人民风淳朴,表达心意的方式也很直接,父亲下乡到农户家后,饭后不喝上几杯乡亲们敬的酒是不行的,遇上好酒的人还要划拳行令喝酒,所以几十年下来,父亲就练出了一手喝酒行令的好拳和二斤不醉的酒量。

copyright verywen.com


       酒是社交的公具,酒是感情的粘合剂,在文化娱乐生活相对匮乏的那个年代,唯有聚在一起喝酒是男人们的主要娱乐交际场所。 正是缘于父亲喝酒,就自然而然的在酒场上认识和交往了社会上各行各业的一些酒友,并通过这些酒友为村上的乡亲办了很多实事。村上的人有了像娶媳妇买自行车、缝纫机、烟酒等难肠事,只要找了父亲,父亲在那个凭票供应的年代,就能凭着和当地供销社主任酒友的关系都能帮助解决。
       说起父亲的喝酒,  还有一段至今被村里一些上了年纪的人津津乐道、不能忘怀的故事,在这里我不得不说。
       那是七十年代以生产队为单位的大集体时代,村子里的村民都很贫穷。父亲在和县电力局的领导喝酒时,听到电力局修建要用土块(把土用水和成泥,然后用木制的模子脱下的比砖块略大一点的土坯),父亲当机立断就在酒桌上把土块的活承揽了下来,并谈好了一块土块五分钱的价格。回到家后,和母亲商量了一番,因为电力局要的土块量大,仅自家脱的土块量小供应不上,就给本队的乡邻说了,让他们一起做这个活,挣点钱。 www.verywen.com
       次日,父亲起了个大早,就用自家房后的土加上水,和好了一大堆泥后就去信用社上班了。父亲中午是不回家的,待我和弟弟吃过午饭,母亲早就准备好了脱土块的模子,并帮助我和弟弟利用到下午上学前的这段时间,在家门前巷道的地面上脱够300个土块,脱不够这个数字,母亲是不让到学校去的。在母亲的监督和帮助下,我和弟弟每天都超额完成任务。见我家脱土块买了钱,全队及相邻生产队的闲散劳动力都跟着脱起土块来,这些土块都通过父亲卖到电力局及有关搞建筑的单位,并及时结算到了现金。为此,脱土块卖钱便迅速在村上每家每户普及开来,成为当时村民致富的一项产业。那一年的夏秋之际,就我家而言,仅脱土块就收入了二千多元钱,从此,我家因缺少劳力入不敷出,捉襟见肘的日子一下子得到了好转,村里劳力多的人家,收入的现金比我家还多。
verywen.com

       要知道,在当时一个鸡蛋值二分钱,一斤小麦一角多钱,父亲一月工资只有四十二元伍角的年代,我家及村里各家各户收入的这些现金,在当时不谛是一笔巨款,这些事被村里人怀念是理所应当的。
       父亲的一生充满爱心。父亲的爱心,不仅仅体现在对家庭、家人和对岗位工作的热爱方面。父亲还深深的爱恋着家乡的这份水土,和同样在这片土地上朝夕相触的父亲们。父亲是家乡农村信用社的主任,掌握着全乡的信贷权力,他在这个岗位上干了三十八年,直至退休。他对全乡农户的情况了如指掌,不论谁家在生产、生活资金方面遇到困难,他都能及时给予贷款扶持。有一些农户,家中有了困难,父亲就亲自上门,为他们提供信贷服务。父亲在乡下口碑很好,只有提到父亲的名子,老家的父老乡亲都能说出父亲的几点好来。
       在我的记忆中,父亲还帮助过邻村的一户叫陈永禄的老人,他也经常到我家来,小时候我和弟弟、妹妹们都亲切的称他为"陈爸爸”(家乡人对叔辈的俗称)。他和老伴都年龄大了,还赡养着一位比他年龄还大的母亲,父亲经常到他家去,给老人求医卖药,在经济上也资助他家渡过生活难关。父亲还让我和弟弟时常去他家做一些打扫卫生、担水、劈材的家务活和农忙季节到地上收割小麦、种植蔬菜的农活。从小就培养我们善待帮助孤寡老人,助人为乐,热爱劳动的意识。

verywen.com


       父亲对儿女的教育很严厉。常言道"严父慈母″,在我儿时的印象中,父亲总是严厉着的,不论我和弟弟、妹妹做错了什么事情,父亲轻者讲道理,让我们写检查和保证书,知道错在那里,重则会用皮带打我们,以此对我们进行惩戒。在家里,我和弟妹们都害怕父亲,只要父亲到家,我们都有一种老鼠见了猫似的感觉。父亲尽管在信用社是管钱的,但在家里都坚持勤俭持家,从不会乱花一分钱,在我的记忆中,小时候父亲从来没有给过我们零花钱,需要买的学习用品都是由父亲亲自买来给我们。有时候,我们羡慕别的同学能拿钱在学校门口买冰棍、买汽水喝。我和弟妹就会拣废品到村上的合作社卖上几毛钱,然后用自已劳动得来的钱买上一些自己喜欢的零食解馋,这些钱父亲是不管的。至到我参加工作以后,父亲都让我把领到的工资全额缴给他,然后仅给我一点在单位上吃饭的伙食费。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我结婚两年以后,才停止了上缴,在经济上才给了我自由。记得父亲在激励我时常说的一句话是,如果因你自己不上进,就是一日三餐断了顿到我门前,我最多只能给你半袋面。 verywen.com
        父亲也曾是一个孝顺的儿子。孝顺是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孝顺是家风的传承,年幼时的我,少不更事,对父亲的孝顺并没有留下过深的印象。父亲对爷爷、奶奶的孝顺,我是从本家叔叔那里听说的。五十年代后期,刚成年的父亲在大队当文书。在那个全民饥饿的年代,耐不住饥饿的队干部有时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捂住大队部的门窗煎油饼吃,这时的父亲就会从自己口中省下一部分,带回家中,给同样饥饿的爷爷奶奶吃。爷爷是59年饿死的,在饥荒肆虐的那些日子,爷爷为了给家人省下一口吃的,就到城上讨饭吃,在一天讨饭回家的路上,饿的眼冒金星,一脚踩空,从一个坡地上掉下去摔死的。爷爷死后,因大伯在外地干活,是父亲和村上的人埋葬的。父亲对奶奶的孝顺是听我母亲讲的,在家景还不宽余的年代,父亲还是省吃俭用,想方设法让有哮喘病的奶奶吃的好一点,穿的好一点。   www.verywen.com
       父亲对母亲的爱,则集中表现在母亲生病以后。在日常的岁月,父亲就承揽了家里一切繁重的体力劳动。在母亲生病的日子里,父亲都想尽一切办法,拿出自己那点微薄的工资给母亲治病。在那个没有合作医疗报销住院费的年代,父亲在给母亲治病上,从来都是舍得化钱让母亲住院治疗的。我记得那时,乡下人都是小病忍,大病抗,不到要命时是不会住院的。我母亲的哮喘病,每年冬春季度都要住几次医院,住一次医院的化费都在三千元以上,那个时期的三千元,对一个家庭来说是一笔巨款,相当于现在的三万多元。
       后来,农村土地承包责任制实施以后,我和弟弟都工作了,家里的经济条件才开始有所好转。父亲就请假陪着从没有出过家门的母亲,到兰州、到西安边看病、边看看外面的世界。记忆中的母亲只出过这二次远门。
       去年10月末,父亲因糖尿病、肝病到兰州医学院附属二院住院治疗了10天。在这10天的日日夜夜里,作为长子,我在单位请好了假,与继母及兰州工作的弟弟、妹妹轮流在病床旁时刻陪伴着受病痛折磨的父亲。我是每天都在父亲身边陪护的,我深知的父亲的这几种病都是很难治愈的,病魔的利剑高悬,死神在步步逼近,不等那天就可能在那个病上出问题,我陪父亲的日子陪一天少一天。在医院的那些天里,每天看着受病魔折磨的父亲,我的心在流血,恨不能分担一点病痛,让父亲少受一点煎熬。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毕竟是省城的大医院,医疗技术都高于市一级的医院,经过一阶段的治疗,父亲的病情有所稳定。病情刚有所好转的父亲,就吵着要回家去,根本听不进去我们的劝告,无奈中,我只好与医生沟通后开了一些药后,出院回家了。
       出院后,父亲的肝病有点好转,肝腹水的征状也好了许多,唯一不好的一点就是父亲因脑维缩而出现的老年痴呆越加明显。我到父亲家去,他一见我总是反复的问一些过去的人和事,我刚给他说完不到一会儿,他又开始重复的问这些事,说话总是颠三倒四的说不清楚。我上网查了一下,这种病目前在全世界也没有治愈的先例,唯一有效的就是吃一些缓解呆滞药物。于是我就在药店买了一种进口的神经类药,这种药尽管价格很贵,刚服药期间也起了一点作用,但在服药一个月以后,这个药的效果就不明显了。一天,他打电话让我送他回家,我去后,他早己把水壶、水杯、眼镜等物装在一个包里,就等我送他回家,我对他说:"乡下的老家早己拆迁,这就是你的家啊”,他却坚持说"乡下的老家才是我的家”。后来的一天下午,他还是乘继母不注意,拄着拐杖,沿着老家方向的公路,去了乡下老家。要不是我的同学开车在路上发现他,并把他送到乡下老家后打电话给我,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后果。等我打车到乡下老家时,父亲早已站在老家拆迁后废墟上,一道残阳映照在父亲身上,在父亲的身后形成一个瘦长的影子,父亲站在夕阳中怅然若失,一副失落的样子。

非常美文


       自从父亲去了一趟乡下老家后,父亲还是嚷着,我要回家。其实在冥冥之中,父亲早己把他居位的家不当家了。父亲还每天问一些已去世的人的名字,还说去世的母亲、奶奶、大伯在等他回家,他能清楚的说出早年去世的他大姐的乳名。难道真的还有另一个世界存在?只是目前,人们的认知水平还有局限性,在科技领域己开始研究暗物质了,也许有一天,这些问题就会真相大白,被人们所认识。
       今年春节前,父亲工作过的单位,组织老职工进行了一次体检。等我拿到体检报告后,我发现除一往的那些慢性疾病外,肝病的一些指标都不正常,有几项指标还高的吓人。我不能对此置之不理,就与继母商议让他到肝病医院做一些治疗,尽管他不愿去,但经不住我们的劝说,最终还是去了医院。医院的治疗,照例是每天输液体,大量的液体进入后,父亲肾排泻不畅自然又形成了肝腹水,这次住院治疗的效果不是很好。 copyright verywen.com
        出院后不久,即发展到不能行走,大小便不能自理的程度,这就需要重点看护,我们兄妹几人商定,做了一些安排,轮流安排时间看护父亲。
       一天,继母在扶摔倒在地的父亲时闪了腰,为了看病方便,就住到离医院较近的女儿家。在父亲家全天候看护父亲的重任就有妻子和我承担起来,直到一星期过后,父亲病情危重时,我就通知腰伤还未痊愈的继母回到家中,就在这天的午时,父亲既离开了我们,这一刻即成永诀,使远在兰州的弟弟与小妹也未能见上最后一面。
      时间永是流逝,转眼间父亲离开我们己有一个多月时间,都说时间是疗伤的良药,但我仍未从失去父亲的阴影中走出来,整天感到心里空落落的,孤寂的心千疮百洞。父亲的音容笑貌,父亲的一言一行,无时不涌现在我的脑海中,使我难以忘怀。我只能拿起笔,写下对父亲的点点记忆,谨以怀念我的父亲。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赠予我春天的恩师

下一篇:哑巴,五叔与篾匠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