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大海啊,魂兮,梦兮!

大海啊,魂兮,梦兮!

时间 : 2019-09-18 10:27:58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一鞭残照里    点击:Tags标签:
(原标题:大海啊,魂兮,梦兮!)

   我有一位战友和我一样爱好游泳,在家的时候我们俩经常相约去游泳。如今他在福建东山岛买了一套海景房,打电话来告诉我说:这里的沙滩很细,踩着很舒适;这里的海水很清,游泳的时候身边有很多鱼围着自己游来游去;你有时间就来啊!更让我心痒的是他随即就发了很多视频给我看。其实,大海对我来说不仅仅是游泳这么简单,看着视频里的大海,听着手机里传来海浪的声音,往事就像连续剧一样出现在我脑海里……
   记得第一次看大海的时候还是在1987的新兵连集训期间。我们一排大多数新兵是来自于内地,想看大海的心情是很迫切的。班排长在我们多次的恳求后,终于在一个星期天的早晨带着我们出发了。让我们意想不到的是这一去竟跑了十公里多的路程。跑五公里是常事,可是跑十公里还是头一次,跑到后面很多人就想打退堂鼓了。这次出来看大海,排长是跟队长请示过的,这样半道回去岂不是笑话?而新兵连本来就是要把我们打造成一不怕苦二不怕累的战士!于是两个班长在后面用背包带横的一拉,像打鱼一样往前拉,由不得你不跑,你不跑就会摔跤。 非常美文
   等我们看到大海的时候,太阳已经跃出海面很高了,而我们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小腿僵硬,口干舌燥,已经没有兴趣仔细观赏了,只是粗略看看,感觉就是大海真大啊,然后掉头就往回跑——渴呀。
   新兵连结束后,我分配到了船运大队一中队,而且是分在了队部,也就是地方上说的机关。我住的房间是建筑在海堤上的,阳台既是外阳台又是过道。过道下面就是大海,我的门窗都是对着大海的。斜对面就是旅游胜地鼓浪屿,见状,我笑得合不拢嘴。
   晚上睡觉的时候,海浪一阵一阵拍打着堤岸,声音嘭嘭的很响,我听着却没有很烦的感觉,而且头一个晚上居然睡沉了。这个海浪拍打声啊你不要听它很响,它是有节奏有韵律的,不是胡乱地拍打。涨潮的时候海浪是嘭嘭的,沉沉的响;平潮的时候啪啪的,略带有点尖响;退潮的时候是哗哗的,舒缓轻响。从涨潮平潮到退潮,有点像母亲拍着还不想睡觉的孩子,一开始手法重些,是要孩子静下心来快快睡觉;等孩子即将入睡的时候,手法就轻了下来;等孩子睡着以后,又仿若母亲不舍得离去的轻轻抚摸。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我是幸运的,海浪声没有造成我的失眠,但是有很多分配到艇上的新兵就没有这么幸运了。我们分配下去的时候是冬天,登陆艇的登入甲板还不会放下,空间又小,人在里面睡觉如同睡在音箱里,白天黑夜舱里的回声不绝于耳。等熬过冬天春天,夏天能放下登陆甲板的时候,天气又热,蚊子又多了,那个年代也没有空调。于是乎,我见到艇上很多和我同一批的战友,过了好几个月人都瘦了,眼眶深陷布满血丝。
   我是幸运的,能分配到船运大队简直是天上掉下馅饼,有什么比临窗眺海更惬意的事呢?
   退潮的时候,我站在阳台上往下看,首先看到的是跳跳鱼从沙滩穴中跳出。这些跳跳鱼名副其实,没有爬多远就会跳起来,有的时候是直直跳起来,可能是兴奋吧?有的时候左右前后变着方位跳,可能是有需求吧?这些跳跳鱼大多数十几厘米长,拇指般大小,专门在滩涂上觅食,然而真正的主角却是螃蟹。退潮没多久,成千上万的螃蟹便涌上滩涂,横行霸道、肆无忌惮。可以看见大钳子飞快地往口中递食物,奇怪的是很多螃蟹口中还总是不停地吐出很多细小的泡沫,多的都遮住了它们的嘴脸。这些螃蟹真是应了初生牛犊不怕虎这句话,也正是因为个头小,没人会抓来吃。但是,这些小螃蟹肯定不知道人的想法,看它们横行霸道的样子,再看它们突出的眼球转来转去,就知道这些小螃蟹骄横的目空一切。 非常美文
   临窗眺海真好,有一回看见海浪里有十几头又肥又大又白的动物排成一线蝶泳前行。我是头一回见,不知道是什么动物,就跑出去问渔民,渔民告诉我说是海猪,看见我兴奋的表情,就冷哼一声说:这算什么,以前多的时候,你看到头就看不到尾,看到尾就看不到头。我知道渔民说的是真的,也许以后看不到了也是真的。这个以后其实不用多长,就是我在部队的这后几年就没有见到过了。
   有一个壮观的海景是每年都能见到的,那就是候鸟的迁徙。这可不是十几头海猪的数量,也不是海鸥的数量。大海上海鸥的数量多,但很少看见上百只集在一起飞翔。而每年的候鸟却是是成百上千的,有些看起来是贴着海面飞,有些飞的比船高,有些就在高空飞,大体上是成人字型飞翔,又不停地发出叫声,听着这叫声很有几分怜爱涌上心头,有一种想把鸟儿抱在怀中亲吻的冲动。群鸟高中低的飞翔立体感很强,再加上大海的映衬非常非常的壮美!此时,很多人都会停下手中的活计来观赏。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我是幸运的,能与大海为伴。我最喜欢的运动就是游泳。小时候我们郊区到处都是水塘,到了夏天整天都泡在水塘里,一个院子的小伙伴游泳都是无师自通。到了初中的时候就到江里游泳了,第一次在大海里畅游,不由得感叹江里海里可真是天壤之别啊!特别是涨潮的时候,猛吸一口气静静地不要抗拒就随着海浪翻滚,这种感觉很美妙很惬意。海浪的力量很大,可以随意翻动和扭曲我的身体,这是任何一种按摩都达不到的效果,所以我每次去游泳都是挑涨潮的时候,每一次都享受着在浪尖上翻滚的乐趣……
   我的乐趣却又是新兵“旱鸭子”战友的恐惧。我们是船运大队,也叫水兵大队,不会游泳还能叫水兵吗?而且万米达标才是真正的水兵。水兵大队一建制就请了国家级的教练来教游泳,所以代代传下来的是正宗的蝶泳。不会游泳的人见到波浪翻滚的海水——恐惧是可想而知的,当“旱鸭子”还在哭丧着脸说艇长我从来就没有游过泳时,通常是话还没有说完,旁边的老兵就一脚把他踢下水,等旱“旱鸭子”冒出水面狂呼救命时,一个救生圈就扔下来了。 verywen.com
   第二年我们中队自己搞了个摸底测试,四个队七千米比赛,我也申请参与。比赛下来我游了个第三名,大家都很纳闷,因为我们队部的基本不参与游泳训练,也没见过我训练。可中队的人哪里知道我从小就喜欢游泳的,在小学的时候就是校运动会成员,我的比赛项目是铅球,手榴弹,到了初中又是铁饼、标枪,手臂上的力自然很大,再经过新兵连的磨练,腿上的力量也跟上去了,所以我的体力耐力都非常好,真的是巅峰状态啊!
   测试不久,我的两个同学来部队看我,我就陪他们去鼓浪屿游泳。从下午下水,到了晚上八点多了两人还都不肯上岸。好在其中一个同学和我同姓,我就跟领导说我们是堂兄弟,这种情况下领导是很讲情理的,只要晚上归队就不会管了。这次我也玩得心里直呼过瘾,又因为这两个同学也是从小玩水,所以我自己就一趟一趟一个劲地往外游,游着游着我发现有个人从后面追了上来总是和我并排着游,借着月光模模糊糊看出不是我的同学,这个时候我们已经离海岸很远了。我猜想这个人可能是在跟我较劲,于是我又故意往外游了好长一段距离,果然这个陌生人也是跟着来。此时我已经感觉到开始退潮了,退潮很危险,退潮的时候海水是把物体往外拉,力道很大,于是我冲他招了招手,掉头就往回游,没想到这人这下不仅没有跟着我回而是继续往外游。我很怀疑这人是从小在鼓浪屿长大的本地人。我在想的时候听到后面传来哗哗的拍水声,扭头一看,发现此人用自由泳速度极快地往回跟了上来,我心里不由得暗暗佩服,心想如果我从小住在鼓浪屿我的水性也会比现在更好。后面传来的水声越来越响越来越急直到我身后,能感觉到他拍的水溅到我头上,突然他紧紧地抱着我的腰,然而水中身体很滑,他改用两手紧紧地拽着我的游泳裤。我不禁哑然失笑,这一笑自己倒喝了一口海水,咸得我五脏六腑翻江倒海。快踩着沙滩的时候,这个陌生人才松开手,一声不吭头也不回从另一边上岸离去了。
verywen.com

   从我们中队码头到鼓浪屿对面的轮渡码头走路几分钟就到了。正因为这样近,老乡来了或者老乡的亲人来了都会叫我陪着去鼓浪屿,好在我在队部、好在我一个人住一个房间、好在我经常要去大队部拿药、好在我经常去总院办事、而且我又会去附近老百姓家出诊,所以领导很少过问我的事情。如此我去鼓浪屿的日光岩和游泳场的次数就很多了。
   有两次我是晚上去的鼓浪屿游泳场。这两次去并不是游泳,而是我一个要好的战友失恋了。他的女朋友是他从初中到高中一起读书的同班女同学,两人谈了好多年。入伍第二年的时候,女朋友就写信来说分手。失望沮丧愤怒在战友的脸上一览无余,他找到我就说了一句话,我们去走走。见着他的痛苦不要说走走,就是下刀山上火海我也得陪啊!
   我陪着他来到了鼓浪屿游泳场。四周黑黑的,没有人,除了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就听不见其它的声音了。虽说很黑,但是我们坐在沙滩上能明显地感觉到很空旷。远处偶然有船的射灯闪过,而天空却是繁星闪烁!我们就静静地坐着,静静地坐着,没有说话,战友不说是心情不好,我不说话是因为自己不知道怎么来安慰。坐着坐着,海浪拍打沙滩的声音越来越轻越来越舒缓,仿佛在抚摸战友受伤的心;坐着坐着,感觉自己的心跳好像合着了海浪的节拍,我的心也越来越平静,大脑也停止了思维,却又有一种空明感觉,一下子居然忘记了自己忘记了一切…… www.verywen.com
   走了吧,战友说。我惊讶地感觉他的声音非常的平静。第二天的晚上,我找他说我们去走走吧……我真是很幸运,分在了船运大队。在船运大队既能见到各式各样的人又能见到普通人见不到的海上美景。
   每年的节假日,船运大队都要送慰问人员去岛上慰问一线的部队官兵。慰问的人员有的时候是地方领导,有的时候是地方组织的慰问团;有的时候是参加奥运会凯旋归来的体育代表;军队首长也是一定会来的,有的时候是军区首长、有的时候是中央军委首长;有的时候是军区歌舞团,有的时候是总政歌舞团,这其中就有现在的“第一夫人”,我们的码头见证着党和国家领导以及人民群众对军队广大指战员的关心和爱护。
   有些岛屿非常小,青屿岛就是其中之一,因为有个老乡在,所以我就特意跟船去看他。老乡夸张地说捡一个石头往哪个方向都会扔进大海,就遑论有什么体育场篮球场了。但是人总得有什么娱乐或者爱好吧,于是很多战友就在岛上精心地裁剪和培育花草。种植最多的就是三角梅,因为三角梅最好栽了,随便剪一根枝就能插活。老乡陪我逛遍了小岛,沿途小路的两旁,树木花草都是经过精心裁剪的,形态各异、千姿百态。想想啊,这不是某个战友心血来潮裁剪的,而是几代守岛战友精心培育剪裁的。我不知道蓬莱仙岛是怎么样的美丽,但是我眼前的青屿岛是我见过最美的仙境,只可惜那个年代没有手机,拍下留个纪念多好啊! verywen.com
   我问老乡平时干什么?老乡指了一下旁边怒放的三角梅说:就是给它做造型。你看,我们是自己发电,看个电视都听不清,又没有几个台,除了规定的训练就是满岛弄花花草草了。我又问最想什么?老乡看着大海说:最想听到你们登陆艇的汽笛响声,你们来了,就会带来我们需要的淡水食物,能够给我们带来最新的信息,就能看见几个新鲜的面孔。我们这里只能停靠部队的船,老百姓的船是不可以靠岸的。我又问,你去过厦门吗?老乡说:没有,我们没有机会去,估计要到退伍的时候去厦门看看了。
   分手的时候,老乡抓着我的手说你只要有机会就来看看我……
   望着越来越小的岛,我情不自禁地哼起了歌:云雾满山飘,海水绕海礁,人都说那岛儿小,远离大陆在前哨,风大浪又高……这就是我们第二个故乡……
   我们的船出去有的时候是一天回,有的时候是几天回,最长的就是海上拉练要十五天,这是规定了的时间。而且是要到外海练。本来我是队部的可以不参加拉练,然而我退伍那一年,上级要求我们所有人都要在恶劣条件下参与海上拉练。 copyright verywen.com
   出来港湾来到外海,我就领略到了什么叫波涛滚滚、什么叫惊涛骇浪、什么叫汹涌澎湃。在大海,最可怕的不是浪,浪再大也是看得见有方向的。而涌是看不见的,你不知道它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会冒出,这个涌是突然从海底往上九十度直直地窜起,然后又是直直地往下摔,就如同人坐电梯,直上直下,船大还好,船小被冲起坠落的时候真的就是玩蹦极,心都跳到喉咙里。像我们这种登陆艇一个大浪打过来就能从船头打到船尾,有的时候海上一个漩涡就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我们船头入水就有点像运动员高台跳水的角度,惊心动魄。到了晚上抛锚的时候,只要还是风高浪大,就得几条船并排绑在一起,同时下锚,才能定住。像我这种第一次参与拉练的人是根本睡不着的,海浪拍打船体的声音,船与船互相碰撞的声音,涌冲击船底的声音,物体坠落的声音,就是个旋律复杂的大合唱……
copyright verywen.com

   快结束的后面几天,天气变得风和日丽波澜不惊,这种时候看日出和晚上看星空与陆地上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我只能说妙不可言!
   等我上岸的时候,也是胡子拉碴,眼眶深陷,布满血丝。然而心里却是懊恼没有年年都参加拉练,因为我想到了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体验到这种惊心动魄的感觉;不是每个人都能见到这种波涛汹涌、海浪滔天的壮观的海景;不是每个人都能有幸海上观日出夜晚观星空;我没有机会了,我后悔极了,我要退伍了……
   我们部队在厦门恰好住了五十个月,我就退伍了。时光如流水,我退伍也快30年了,也就是说我将近有30年没有实实在在和大海亲近过了。然而这几十年来却是常常在梦里和大海亲近交融,梦中梦见最多的就是在大海里畅游。从我们中队游到鼓浪屿,有的时候是围着鼓浪屿游几个圈;有的时候是游到青屿岛去见老乡,快到青屿岛的时候就远远见老乡站在山顶守望着,于是我大声地叫他的名字,可惜风大浪又高老乡始终没有听到我在叫他。于是我更加大声地呼唤着他,大声的我从梦中醒来;有的时候听到汽笛声响起,我抬起头看见船在海面上划了一条优美的弧线缓缓地靠近船坞。船激起的海浪与迎面扑来的海浪相互碰撞激起更多更高的浪花,成群的海鸥欢快地叫着追逐着浪花。船抛锚套缆绳,战友们上岸了。我高兴地迎了上去见着战友大声地问候回来啦!战友大声地回答回来了!我又大声地说辛苦啦,战友笑眯眯的大声说为人民服务!于是我们来了个热情的拥抱,互相拍打着,哈哈大笑。这欢快的笑声又把我惊醒了。这些梦太清晰太逼真,以至于醒来的时候还需要一阵时间缓过神来才确定自己是退伍在家了。有一次醒来再也睡不着,于是我找出笔和纸写了一首词《忆江南》: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思忆港,最是爱开窗。
   留恋千舟争破浪,
   痴迷鸥鹭逐帆翔,
   潮起梦方香。
   我看着视频听着海浪拍打海岸的声音无限感慨:大海,她用她广博的胸怀,包容涤荡着世间的纷扰和污浊;大海,在那远离故乡的地方,我却时常体验着亲人般的温暖;大海,她承载着我年轻时的期望和梦想,陪我走过了人生最美好的青春年华……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小巷的背影

下一篇:入学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