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母亲的脊柱

母亲的脊柱

时间 : 2019-09-18 13:04:23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心静天好蓝    点击:Tags标签: 母亲的脊柱
(原标题:母亲的脊柱)
母亲再次入院的第二天,医院给她拍的脊柱照片就出来了,透过惨白的光线,母亲的脊柱显得弱小而弯曲。母亲一直不明白自己的腰椎为何总是疼痛不止,我便对着光线,指着她脊柱严重变形的地方告诉她病因。待到母亲完全弄明白后,她一直顽强的精神支柱瞬间萎靡了,只听见她十分懊恼地说:“这狗屁骨头,怎么这么没有用?这鬼毛病,巴到身上就抠不下来了。”她颓丧地躺在病床上,脸色暗淡,眼神木然而无助。
   见她那虚弱的身体和灰心丧气的样子,我心里隐隐作痛,只好违心地骗她,说没事没事,到了医院,医生总会有办法的。母亲嘟哝着说,哪个医生要是有这个本事,我给他当牛当马都愿意。我说,听说很多癌症病人都能康复,现代医学这么发达,您就放心吧!母亲略略放松下来,神情才有了些好转。
   几天的治疗还是见到了一些儿成效,母亲的信心得到了一些恢复,一到输液的时间,她就变得乖顺无比,伸出胳膊任由护士的摆弄,有两次实习护士扎偏了针,她连哼都没哼一声。我把实习护士责备了一通,她还反过来安慰我。每到理疗的时间,她就会提醒我去抢占位置,然后自己拄着拐杖,摇摇晃晃地走进理疗室,配合着医生的各种要求,期间还不停的询问医生和护士,自己的病怎么才能治好?一时间母亲把希望完全寄托在了医生和那些设备上,我甚至觉得那时她对医生和设备的爱超过了我。 verywen.com
   母亲的脊柱受了糖尿病的影响,比起一般的腰椎病要难受得多,也正因为对糖尿病的顾忌,医生都奉劝我们不能做手术。根治是没有希望的,稍有缓解,医生便劝我们为她办理出院手续。母亲的痛还在持续,听见这些,她重新感到了渺茫,很不情愿离开医院,但听见医生的坚持,她变得无可奈何了。我替她喂饭时,只听见她悠悠地叹息了几句:“你们都长大了,自己能找到饭吃了,我也就放心了。我都活了八十多了,死了也没啥,我唯一放不下心的是你的小弟,他那么茻(傻的意思),哪门办哟?”话没说完,眼眶里已经噙满了泪水,眼神更加无助了。我用纸巾替她擦去眼角的泪水,用手捋了捋她满头的白发,说弟弟还有父亲和我们,您只管养病,您好了弟弟才更有盼头呢!母亲振作精神,强行咽下两口饭菜,推开了我手里的碗筷。
   夜深了,病室里响起了其他病人的鼾声,昏黄的灯光无力地照射在病室里,似乎再怎么努力都无法驱散紧紧裹来的黑暗。我将母亲的脊柱照片放在枕头边辗转难眠。母亲见我躺在简陋的陪护床(实为折叠椅)上,侧身替我理了理脚那头的被子,心疼地说:“儿呢,是我把你拖累了哟!你们都尽到了责任,我啥时候死那是我的命,到时候你们不要难过啊!”
非常美文

   我的眼泪瞬间就下来了,脑海里回想起年少时母亲和我们的一件件往事来……
   母亲刚刚成年的时候,外公外婆就去世了,母亲既当姐又当娘,拉扯着两个弟弟过活,其艰辛笔下真是难以形容。母亲快要出嫁的时候,只得托人将他们分别寄养给了别人。母亲出嫁后,得知两个舅舅受到了虐待,她背着大哥、大姐或我,携带积攒下来的鸡蛋或糖果等礼物,每次起早摸黑、翻山越岭五十多里山路去看望舅舅和他们的养父养母,用她自己的话说:“那条路上连草木石头都认得她了。”
   母亲去看望两个舅舅的路上要经过一条河流,河上没桥,过河须跨过十来个石墩。有一次母亲背着我去看望舅舅,天上突然下起大雨来,河水猛涨,母亲才跨上第一个石墩,脚下一滑,我被从背篓里倒了出来,滚到了河水里。母亲顾不得别的,立即跳进水里把我抱住,所幸当时我们离河岸不远,岸边有一棵小树,母亲抓住小树的枝丫爬了上来,全身都湿透了。几十年过去了,母亲每当回想起那次遇险都心有余悸,庆幸娘儿俩命大,阎王没有把咱娘儿俩收了去。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母亲的诚意终究没能改变两个舅舅的境遇,万般无奈之下,她只得和父亲商议,将两个舅舅接到了我们家里,由她亲自抚养。紧接着,母亲的姨妈去世了,姨夫在外工作,无法抚养他的儿子,他就上门来找我的父亲和母亲,想把儿子寄养在我家。看着两个老人和两个舅舅以及几个儿女,母亲一副无能为力爱莫能助的样子。但母亲的姨夫还在坚持,对母亲说:“你养自己的两个弟弟都可以,再养一个表弟又怎么不可以?”母亲找不到其他理由拒绝,只得答应下来。后来父亲经常和母亲玩笑说:“你这三个弟弟相当于你的嫁妆。天底下哪里还有这样的嫁妆呢?”母亲只得苦笑着感谢父亲的理解和宽容,一直到弟弟和表弟都能独立生活才送走了他们。
   有一年父亲得了肝病,叔父将他接到自己工作所在地——天池乡去治疗。天池乡没有池,只有山,离我家有四十多里路,那里的山都能摸着天了。父亲在叔父那里养病,一住就是一个多月,母亲打理好农活和家务后,还时不时背上一些营养品去看望父亲。父亲病体稍愈后,母亲把父亲接回来,在近一年的时间里自己承揽了家里一切重活。母亲每每回忆起那段时光,都要感叹自己不知是怎么苦出来的。 www.verywen.com
   为了一家人的生计,父亲时常外出挣钱,家里大小事务都丢给了母亲。那时候农村重男轻女,为了保证大哥读书,母亲只得效仿邻居“牺牲”大姐,上山干活时就把大姐背到地里。为了防止大姐滚到山崖下,母亲有时用布绳一头拴住大姐的腰,一头拴在树上,干完活又把大姐背回家。大姐因此成了文盲,母亲每次说起这些事,都觉得这辈子欠了大姐,希望自己下辈子还能与大姐成为母女,以便能够弥补这份“罪过”。
   大哥的学习成绩一直很好,邻居们都很羡慕,谁曾想他快要中考时突然得了脑膜炎,邻居们又说大哥这辈子完了,一家人的希望又落空了。母亲没有认命,她请人一道将大哥抬到了镇医院,请求医生给大哥赶紧治疗,自己又立即走亲访友借钱给大哥治病。那一年大哥带病参加中考并得以高中,母亲带着那份喜悦继续给大哥买药,把家里最好的营养品都给了大哥,大哥的身体才得以完全恢复健康。大哥读中师离家有八十多里山路,母亲为了给大哥补充营养,时常弄些好吃的给他送去,跋山涉水在所不辞。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我到初中毕业时,家里很希望我能步大哥的后尘,考上中师或中专,但结果没如人意。上高中,家里经济明显难以支撑,复读初中我又不愿意,这个艰难的选择摆在了父母的面前,他们十多天都寝食难安,最终还是母亲看着我的重点高中录取通知书下了决心,说:“不就两年时间吗?(那时候高中还是两年制),舂铁也要把你的高中舂出来。”
   我就这样幸运地步入了高中学堂。父亲又要外出挣钱,除了家里的农活,母亲也想方设法替我筹钱,两年的时间里,她多次扛着一大捆竹子或树木,去到二十多里外的镇上变卖。到镇上的路有两条,一条是旱路,另一条是水路,旱路比水路要远七八里,但母亲时常选择走旱路,因为这样可以省下过渡的费用。有一次为了赶时间,母亲选择走水路,在过渡口时,因为母亲的力气不够,竹子的一头触到了地上,母亲意外掉进了水里,多亏同船的人搭救,她才又捡回一条命来。 verywen.com
   弟弟先天痴呆,到了十多岁还常常把粪尿拉到床上,母亲为此付出了更加艰辛的劳动,为了培养弟弟的生活习惯,她更是操碎了心。母亲发现一些邻居孩子趁她不注意欺负弟弟,对弟弟的呵护更加多了,经常把他带在身边。有一次弟弟走离了她,被几个孩子追打,弟弟边跑边喊:“打死人了,打死人了。”母亲发现了,追赶那个带头的孩子直到他的父母身边,当着他的父母做出要打的样子,那孩子吓坏了,再也不敢欺负弟弟了。又有一次,弟弟被我家养的公牛顶撞了,母亲牵着牛鼻子使劲地抽打,那牛痛得嗷嗷乱叫,以后见了母亲像丢了魂似的,再也没有顶撞过弟弟。
   两个妹妹学习成绩不是很好,几次中考失败后,她们自己都失去了信心,但母亲绝不放弃,她一次又一次地鼓励妹妹们用功学习。为了换来我们的学习费用,她在家里喂养了一头母猪,两三头肉猪,在田间地头种上玉米、红薯、南瓜等作物,每年把猪喂得又肥又大。父亲借贷无望感到颓丧时,她又亲自出马,家里因此欠下很大一笔债来。记得有一年到了还贷付息之时,父亲和母亲将一头大肥猪赶到市场上去变卖后,拿着一沓钞票去信用社还贷,一头猪钱连付息都不够。母亲伤心地说:“一年到头喂猪,潲水桶都摸光亮了,连贷款利息都还不够,这辈子啥时候才能撑皮(出头的意思)哟?”再到喂猪时,母亲流泪地看着圈里剩下的几头猪,说:“猪儿呢,你们可要争气哟,快点吃饱长大呀!猪儿菩萨啊,您可要保佑我们哟!” 非常美文
   为了家里养猪的顺利,母亲每年都要带着贡品,到十多里外的庙里去祭拜猪儿菩萨;为了我们的学习和一家人的平安顺利,母亲还多次到六十多里外的观音庙里烧香祭拜,连日连夜地赶路,从来没有觉得厌倦。
   ……
   我曾经纳闷,母亲几十年源源不竭的生活勇气和生命动力,到底来自神佑还是来自她自己?而今,看到她的脊柱照片,我才明白,她的所有力量都来自她的内心,这内心通过这瘦弱的脊柱支撑了她自己,更支撑了我们这个大家庭走过了几十年的风风雨雨!我曾咒骂过病魔对母亲的无情,但想起这些往事,如果说是病魔在折腾母亲,那何异于是把原因归咎于她自己?不,是我们压弯了母亲的脊柱,消磨了母亲的身体,考验了她的意志!
   这一夜病房伴母,我变得更加无语,只有泪水才能表达我的情绪。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沐浴在时代的春晖里

下一篇:有人等你立黄昏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