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旧屋

旧屋

时间 : 2019-09-18 13:28:52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陋室    点击:Tags标签: 旧屋
(原标题:旧屋)

   由于旧屋几十年未见,在外面生活了好久,总想去看一看,逛一逛,2018年总算了却了我的心愿。我驱车载着妻即将回到阔别20年的小镇,我们一路慢速,宣宁公路一马平川,原来狭窄的坑坑洼洼的公路被崭新、宽阔的柏油马路代替,公路两旁绿化成林,崭新的企业宣传围栏在公路旁,日新月异的建设让人耳目一新。
   我们沿开发区逛了一圈,一些厂矿雨后春笋兴办起来,电子厂、造纸厂、服装厂、医药公司等,宣丰黄酒厂在小镇的公路边,一座现代化的厂区拔地而起。一小时的路程,我们回到久别的小镇,我在心里拥抱那明媚的阳光,拥抱久违的爱。新街以喧嚣、繁华出现在我们视线,各大超市、商贸云集,马路俩旁店铺琳琅满目,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我原来送药的建强诊所在新大街是一个新门面,生意越来越好,我原来送酒的瑶瑶超市,取尔代之是一个新门面,门面装潢古色古香,批发兼零售,小伙子年轻勤劳,近年来业绩稳步上升。小姜批发部生意也不错,我以前经常送酒,小伙年轻有为,勤劳踏实,经营批发、零售多年,我去了总是端茶递烟,一路的店铺都是熟悉的人。 copyright verywen.com
   从轧花厂进入一条新街,其实这不能算新街了,90年代这条街火红,这条街八十年代建造,原来是在小学校旁,小学边有一个500米左右长的池塘,池塘旁有一株百年古树,古树有二人腰粗,古树上挂有一个铜钟,七十年代老街频繁火灾,火灾起拉响警钟,方圆几十里人能听见救火的钟声。八十年代由于经济建设街道后移,小学拆了,池塘填了,一排排商铺建设起来。
   老街十间屋是八十年代繁华的地段,街道宽敞,有百货公司,有服装厂,有酱坊,有钟表店,有茶馆,有卖衣卖鞋的,有药房,我家摊位在毗邻地方,弯曲距离只有150米,我家斜对面是卖种子、卖香料的老夫妻,一生摆摊卖种子,家有地种菜,儿子在家闲着。我家对面是胖阿姨开的书屋,胖阿姨和蔼可亲,总是慈祥的笑容,四姐爱书屋买书,诸如《花城》、《当代》、《青年文摘》、《读者》、《故事会》,我喜欢《读者》和《故事会》,喜欢《读者》扉页的一首隽永、优美、涵蓄的小诗,优美的文字,小溪潺潺流进心田,美丽的无声旋律陶醉其间。《花城》、《当代》偶尔翻一翻,如走马灯逛逛,偶尔一眼,生发一粒因子。

verywen.com


   想起书屋,想起四姐,想起她的杜鹃,我家房屋后面光线暗淡,有时需要开灯,一盆杜鹃花在那个光线暗的屋子,红色的杜鹃似一团火热,耀眼的绽放,给人热情、盎然。
   小时候记得母亲经常煮中药,那个汪中医喜欢开成药紫花杜鹃,也许和中药是缘就结缘了。
   我经常帮母亲抓药。父亲为母亲练就了做小吃的手艺,母亲吃不下饭,父亲赶面皮炒肉,面皮香喷喷的,母亲再没了口味,父亲做面饼,面饼有腊肉,有香菜,有五香肉干,饼美味可口,父亲还时常做水饺,母亲虽吃不下,吃起来也非常香,我想起来都饿了。
   我的旧屋比较宽敞,有80平方米,靠街临窗是大房间,光线充足,有一张四方桌子,一张五斗厨,二个红色的旧箱子放在四角柜子上,二张大床,四姐、五姐和我住这房间,父亲、母亲住后面的黑屋,左边是过道连着厨房,其实厨房没隔间,厨房连着木制楼梯,楼上是杂物。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那时候喜欢过年,过年有喜欢吃的美食,大年三十前夜,父亲忙碌炸元子,忙碌灌香肠,下半年淹腐乳、香菜、萝卜全是父亲的工作。父亲先是忙碌元子芯的准备工作,切成一块块肉段,然后一阵剁肉的节奏声里,元子芯完成了。我只能帮忙搓元子,搓好后油烧香了元子放入,只听见油滋滋声,元子颜色渐渐老黄色,元子香味缭绕,美味、可口。父亲灌香肠比较慢,首先剁好肉沫,然后一节节灌肉,灌好肉系好绳子,再重复下一节程序。小时候父亲灌的香肠红彤彤、香喷喷。
   每年正月二月二是老街最热闹的时光,这一天晚上锣鼓喧天,灯花闪烁,有几个方队参加表演,先是划船的方队通过,花旦的脸画得和唱戏的一样,他们左右穿梭,左一桨,右一桨,他们的表演让人喜笑颜开。第二通过是骑马的,马是木制的,有纸糊的,花旦拿一根带羽毛的鞭子,可能是马鞭。第三是踹高跷的,高跷棍子很高,很危险似的。再过来是玩狮子的,玩狮子的在鞭炮声中越玩越紧,越玩越有劲,有的登上一张台子表演,左右腾挪,左右摇摆。表演结束,老板送上二条烟表示谢意。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最后一个通过的是玩龙灯,这是二月二压轴表演,许多人家引龙,只听见密集的鞭炮声响起,引龙者摇着引龙圈,在引龙者的引导下龙飞凤舞、龙卷龙舒,龙越舞越快,龙越舞越紧,密集鞭炮此起彼伏。鞭炮渐稀,引龙者引龙离开,龙伸长了颈项。这一夜要玩到凌晨才听不见鞭炮声。
   我和妻在老街盘桓很久,老街石板路暗淡无光,老街房子颜色深黑,有的斑驳老旧,徽派老房如一个佝偻耆耋的老者沧桑、面目变样,失去年轻、鲜活的模样。我的旧屋不再是我的旧屋,他是别人的屋子,他不属于我其实一点不重要,财产都是身外之物。重要的是他是我童年的欢乐,少年的成长之地,他是我所有的爱,我的心属于他曾经已够了。
   我和妻愉快之行结束,妻还是有淡淡的不平,我虽不太优秀,可是比我差的人太多,他们有上天的眷顾?我为何无处伸张正义?

非常美文


   旧屋之行给了我美好怀念,给了我温暖,这是我最好的心愿。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有人等你立黄昏

下一篇:人生几何:量身定制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