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风雨诗画醉黄山 ————古稀媪翁入胜记

风雨诗画醉黄山 ————古稀媪翁入胜记

时间 : 2019-09-19 12:08:13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不舞之鹤    点击:Tags标签:
(原标题:风雨诗画醉黄山 ————古稀媪翁入胜记)

   我们曾经是黄山林校的学生,等到大伙2018.5.4-5在汤口暌离重合的时候,已经移时半个多世纪。
   “世路无穷,劳生有限”,在同一个天空下,隔山隔水,一不经意,昔日的少男少女竟已步入古稀之年,曾经为人儿孙,今己儿孙绕膝,造化弄人,时不再来了。
   天公偏不作美,总爱时不时淅淅沥沥落雨,聚会惜别,部分同学转赴歙县、屯溪;部分同学选择返程;最后只剩下我们三女四男一行七人,5月6日决然冒雨登山。
   我们在汤口东岭上车,天气还算清爽,可是未及启动,老天爷就立马变脸,横风骤雨,裹挟着我们过了汤口桥,过了黄山大门,过了眉毛峰之麓的新桥……
   汽车在山间盘绕,风敲雨筛紧缠着我们不放,大家什么也看不见,转到云谷寺的时候,雨霾风障,我们不得不套好雨衣下车。
   云谷寺是后山的登山之口,位于钵盂峰和罗汉峰之间的峡谷,海拔890米,因常常缠绕如履似带的云雾,兼之有寺晻翳于此,故名。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面对眼前的云谷寺,我们已经似不相识。50年前这里除了一个静悄悄的寺庙,其他基本都是原生状态,游客也很少。现在不同了,尽管像今天这样的滂沱大雨,依旧游人如织,这里已经配置了一系列旅游设施,包括摊点、公安派出所等等,建筑样式虽谈不上孬好,但还不至于像原“黄山管理处”所在——而今已被一些不成名堂的人播糠眯目,罪过啊!
   不知什么时候,雨好像停了下来,乌云散去,天眼睁开,雨霁黄山上,云轻映碧天。四顾周围,群峰环绕,溪水蜿蜒,林、泉、松、石处处入画,清润风光雨后天,我成了画中之人。
   雨馀风软,造物主在放马牧云,远远近近的峰峦犹如出浴的美人,披着轻纱,时隐时现,“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同伴们在忙着留影,而我的心已经醉了,化成为淡淡的雾,薄薄的云,随风飘然……
   黄山的天气瞬息万变,立足未稳却又下起雨来,反正套着雨衣,我们踏雨而行。 www.verywen.com
   忽然,西边天际有一洞口大开,铅灰,灰白,金光灿灿,哇!太阳出来啦,不过几秒光景,又杳无踪影,多看一眼都来不及。我要斗胆改一改刘禹锡的竹枝词了,这里是:西边日出东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
   雨在下,风在刮,云在飞。雨忽大忽小,风忽东忽西,云忽上忽下、忽左忽右、忽浓忽淡、忽飘忽旋。它们随意表演,好像一点儿也不累,但我却看得眼睛发酸,似犹支撑不住了。
   且走且停,慢慢的我们出得游廊,过了摊贩商店,来到索道站。
   当年我们常常从学校抄小路到云谷寺,健步攀登15里路经白鹅岭,到北海宾馆,一路仰指喜鹊登梅、仙人指路、丞相观棋,坐点“老僧采药”、“天狗望月”、“松鼠跳天都”,挥汗如雨,好不快活!
   现在望山兴叹,我们这些老朽只有乘坐缆车的份了。虽说有些景点到达不了,但省时省力,居高临下还能饱览在山沟里无法领略的情趣,毕竟能算是利大于弊。 非常美文
   透过趴着雨滴痕迹的缆车玻璃,满目是雨中的山,山中的雨,雨水霏霏,伴着我们同行,偶尔有奇松、怪石、悬崖、沟壑近前,也无非一闪而过,不能指望可看多久多远。尽管如此,还是有些奇景让我们念念不忘:譬如有个被黄山松点染的伟岸石峰,两侧各坐一个石人迎来送往,惟妙惟肖,天然成趣,让游人倍感亲切;又有一石笋拔地插天,其笋尖上垛着两尊飞来磐石,憨态可掬,恰似两情相悦的海豹偎依在一起,更奇妙的是,牠们的身旁竟而还有三两枝火一般的映山红随着风雨摇曳,似是一股劲地给这对天造地设的情侣点赞。触景生情,我们都捏着一把汗,祈祷牠俩千万不要不小心摔跌下去,乞山神保佑牠们,阿弥陀佛……
   原先需要三个小时的攀援,我们现在只用八分钟就已搞定。下得缆车,呵,白鹅岭白茫茫一片,我们都在天上,成了神人。 非常美文
   过不一会儿,水气稍散,一群乳燕欢快的穿云起舞,岩石上,石缝里,到处都挺拔着黄山松倔强的影姿,它们以石为母,以云为乳,感谢它们把黄山抹上了生命的色彩。
   伴随着云间逶迤的山路,我们扶杖而行。忽有人惊呼:“猴子”!黄山素有金丝猴之说,但我们从未谋面,循声望去,在蒙蒙的雨雾里,模模糊糊有只老猴坐在岩石上瘙痒痒。等得云稀雾薄,我们发现周围有许多猴子:崖壁上,树枝上,路边草丛里,到处都有,它们目不转睛盯着游客,期待有人投食。
   这群猴子都是短尾猴,尾巴短短粗粗的,体型很大,大半人高,身上的灰褐色毛发被雨水淋湿,一簇一簇的粘在身上,别看它们又肥又奘,攀岩上树却机巧如飞。
   猴王遍身伤痕累累,大片大片无毛的伤疤令人惊惋,但它胆大包天,竟敢拦路强抢,我亲眼看着它差一点一把抓了身边的一位女士,若它发起攻击,则令人防不胜防,其凶悍本性暴露无遗。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猴群等级森严,猴王吃食,其他猴子总是远远地眼巴巴望着,猴王一转身,它们都惊慌失措四散奔逃。由此看来,猴王为捍卫旒冕的付出,适得其所,这就是自然法则,优胜劣汰,弱肉强食。千年万年亿年以来,它们无需救世主,也不稀罕人类所谓“熊的服务”。
   过了石棚,在一节栈道上我还巧遇了松鼠,小身体大尾巴,三蹦两蹦就蹿入草丛不见了。
   这时候,山外的芳菲差不多已了,而黄山的杜鹃白的、粉的、红的,却正争相斗艳,沿途在丛林间,岩壁上,一树一树像伞一样撑开,美不胜收,挑逗我的同伴跑前跑后地抢着拍摄,忙得上气不接下气。
   我们到石笋矼的时候,云雾越来越加厚重,尽管我们不是老鼠,也还是寸光。站在观瞻黄山南海景致的最佳位置,却失却了赏心悦目的机遇,对着面前横七竖八的顽岩,不无遗憾。
   回首拾阶,是白鹅岭至北海宾馆两三里路中最陡的一段,累得我前前后后的一些上海佬呼哧呼哧直喘气,不知道是不是得益于平时爬楼梯之故,我竟然面不改色心不跳,一滴汗也未出。
copyright verywen.com

   雨雾中,我们勉强在贴近人造大蘑菇平台下的竖琴松靓影里,抢拍照片,之后不知不觉迷了路,又倒转到石笋矼旁,再上陡阶饶了一个圈,回到大蘑菇平台原点。小小的挫折没有什么大不了,找对方向重新往前就是。
   整个世界都被云遮雾障,这时候登临始信峰已经毫无意义,大家干脆直指北海宾馆就餐,下午好见机行事。
   在宾馆门口脱掉雨衣,T恤衫披满了水珠,不是雨水,也不是汗水,是通体被雨衣笼罩而不得出来的热气。
   宾馆的人熙来攘去,餐厅里黄的、白的、棕的、黑的、肥胖的、瘦削的、勾鼻子凹眼睛的、身上披毛的、满脸卷须的、粗声大气的、和言细语的,各色人种混杂一处,滑稽有趣。中国好,黄山好,人们都来凑热闹了!
   从宾馆出来,山风吹得人睁不开眼睛,白雨跳珠击打雨衣噼噼啪啪乱响。苏轼说“横风吹雨入楼斜,壮观应须好句夸”,而此时此刻却是辛弃疾的“不知云者为雨,雨者云乎”,茫茫空濛,我们在天上什么也看不见,没有“壮观”,更搜不出什么“好句”来“夸”了。

非常美文


   原以为下午会雨过天晴,至坏也是和风和雨,不成想适得其反。我们原计划到西海欣赏大峡谷,坐小火车,再徒步经飞来峰过玉屏楼,于前山乘缆车下黄山。现在均被漫天雨水泡化,前程无望,退路即是出路,我们扭头回返。
   天无绝人之路,刚离宾馆没有几步,老天突然再次开眼,一个清新洒脱的“梦笔生花”倏然扑入眼帘,紧跟着傲骨嶙峋的“笔架山”也挣脱了云缠雾裹,露出尊容,在人们的惊呼声中,未及我拿出摄像机,它们便无声无息地溶入水气中。白云无极,我身旁什么都没有了,耳畔唯闻不尽的叹惋!
   不一会儿,雨又渐渐小了些,阵风骤起,雨收云断的“梅开二度”不是没有可能,大家瞪圆双目,默默祷告奇迹曝露。
   蓦然,一阵横风疾速掠过,扫得雨帘支离破碎,云雾溃不成军,天幕被撕裂一线,淡薄的涌云里浮出山峦,影影绰绰,飘忽不定,一刹那复又子虚乌有。
verywen.com

   雨中登山,要心灵眼快,才能捕捉得到溶出溶入的美妙景致,在黄山则更当秒杀,我心在奔跑,眼在扫描。
   忽雨忽风,忽云忽雾,变幻着,重复着,风云抗衡,游奕无常,而我们依然安之若素。
   终于来了时机。好容易等得风起云涌,造化开释了山峦川壑,在润泽的氛围里,眼前的黄山重峦叠嶂,拥紫批翠,清丽幽雅,美奂绝伦。说时迟那时快,小鸟在凌空撒欢,远边天际闪现丝丝湛蓝,沐浴阳光的山崖炯朗鲜明,偶有岩石上的反射,竟仿佛阴暗里峰巅的佛光。仙境里我们无不成了得道的真人,风雨诗画的神奇黄山,迷醉了它自己,更沾醉了我们……
   然而,仅此一闪而过,立马什么都没有了,雨点密且大,一切一切又让空濛吞噬。
   走到黑虎松,我们请人拍了些嘻嘻哈哈集体照,发给同学群,算作是对此次重游黄山的交代。 verywen.com
   冒雨登临黄山,犹如拜读朦胧诗、赏析印象画,时而会让人沉醉,时而能激人灵感,褒贬与夺,自然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抓不抓得住那闪射的瞬间,得取决于各自的心智了。
   我想,人生之路,也像我们旅游,途中有曲有折,风景亦惊亦险,只有坚持不轻言放弃,这个过程才能丰实生动,尽管可能不尽人意,但却并不枉此一遭。只要路还未到尽头,耄耋老者就得随机应变,才能不断搜寻精彩。
   同游媪翁:歙县项欢团,沪上李心如(女),无为李章东,休宁王润玲(女)、许治中,巢湖杨云和(女)、张祖胜。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铁关天西涯

下一篇:蜻蜓点水过启园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