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蜻蜓点水过启园

蜻蜓点水过启园

时间 : 2019-09-19 12:08:46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不舞之鹤    点击:Tags标签:
(原标题:蜻蜓点水过启园)
我们的大巴早晨7:30从苏州出发,沿着太湖东岸绕了一个大弯,于8:30到达位于东山东部的“启园”。
   启园是苏州所有园林中唯一一座依山而筑,临水而建的园林,我们初来乍到不知深浅,在导游的误导下,相约一个小时集合上车,也就是连头带尾,到9:30就得结束游程。
   下车还没进门,马路边就是一个马头墙一样的照壁,粉墙上是启功题写的“啓园”两个大字,下植疏竹、红枫,置太湖石,成就一幅淡雅画图。
   这里的空气特别清新,放眼四顾,一尘不染。朝东过了一道电动闸,围墙上的威灵仙红肥绿瘦,你挤我我挤你,推推搡搡在雾雨中正开的热闹。穿过兼做停车场的院落,是一个三开间的硬山顶房屋,为两坡式江南传统建筑,粉墙黛瓦,屋脊、屋檐满是爬墙虎,中间门堂有工作人员检票,是启园的出入口。
   一进门,正面屏风上是一幅通栏描金漆画——《启园全景图》。两侧柱联:“有山有水有亭林,映带左右;可咏可觞可丝竹,怀抱古今”。联对有致,还未正式入内,便领略了大概。 www.verywen.com
   过了门厅,是一所大院,迎面的隔墙被绿篱包裹,壁前嵌叠湖石假山,留一窟窿,有泉涌出,水流处溅珠飞玉,水静处凝碧凝翠。院内石台上摆放一大盆五针松,管理不善,没有姿色。
   大院的左边,有个“四宜楼”,在假山之上,有披廊接连敞轩,是一座四柱飞檐歇山顶的亭阁。奇巧的是它平淡中藏非凡、愚拙中藏奇妙:前看——是楼;后看——是台;左看——像亭;右看——像阁;集楼台亭阁于一身,变化多端,充分体现了天人合一的中国文化理念,表现出人与自然和谐统一的宇宙观。
   我顺着门房沿游廊转身向西,步入一所小院,沿墙一棚紫藤,又有桔树、枇杷之类挤满了院落,有点儿局促。院中鹅卵石小径,直对一个方形木栅栏,这是“柳毅井”:青石井坛,内口布满光滑的绳沟,旁边为唐寅的老师大学士王鏊,于正德五年(1510年)题刻的石碑。 verywen.com
   柳毅井北首,有一贴墙而筑的半亭,也以柳毅命名作“柳毅亭”,小巧玲珑,古意盎然。
   相传此处就是“柳毅传书”的遗迹,柳毅就是从这里往太湖给龙王送信的。神话故事本无所谓,但一有了这井、这碑,这里也就成了重要文物保护单位了。
   “柳毅亭”往东连着一条曲折的长廊贯穿园中,顺着游廊,我不由快步上了“抱翠轩”。“抱翠轩”当中小方桌上,端放一块金銮殿铺地的金砖(“柳毅亭”也是这样放置着一块),没有解说,不知道来龙去脉,让人摸不着头脑。
   顺着游廊下来,又回到了进门时的那个大院,踩着黑白相间的鹅卵石太极图,过了一个半月门,眼前豁然一亮,我恍然误闯了太虚灵境。
   一眼看去,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园风景半园湖。偌大的园林以水为中心,藏山纳湖,曲折幽深。莲叶何田田,展绿叠翠;环水假山,玲珑小巧,姿态各异;四处建筑各抱地势,厅堂轩榭,廊舫斋馆,布局均衡;幽径曲桥,扶疏花木,散落其间,雅致超然。 非常美文
   启园异步易景,我先是顺着复廊进到西面院落,假山,花木、曲径、草坪,“融春堂”赫然耸现眼前。“融春堂”是清代建筑,檐柱贴红纸楹联:“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这是杨万里《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的句子。中堂悬“融春堂”匾额,玄色金柱有联:“奎壁光生银漢晓,芝蘭香靄玉堂春”,描金隶书。厅堂轩敞,内中陈设油光锃亮,用材和工艺堪比木渎,要较甪直的沈园考究许多。
   出了“融春堂”,顺廊到了有联:“花氲芝英数五色,卿灵湛露渥三宵”的“阅波阁”。翠柏丛中,卷棚顶两层非中非西的建筑坐西面东,在楼上的凉台可凭栏眺望太湖碧波,下层门堂里的屏门紧闭,水泥柱上有褪色的门联:草色全经细雨湿,花枝欲动春风寒。这是截取王维《酌酒与裴迪》的诗句,风格清健,托比深婉。
   “阅波阁”前的“荷花池”,青石疏落散置,无峰岭之态,但自然得体,倘若要是秋冬落叶之后,就会更具倪瓒(元末明初画家、诗人,与黄公望、王蒙、吴镇合称“元四家”)的丹青笔意。 verywen.com
   隔着荷花池,“阅波阁”对面便是“翠微榭”。从“阅波阁”东面绕过去,顺沿长廊的中间纵向筑了一墙,把长廊一隔两半,形成两个披廊,这种架构在建筑学上叫作“复廊”,“复廊”的墙上开了方形、扇形、菱形等各式漏窗,隐约可见被隔断的园景,使之显得更为曲折、隐蔽、深邃,增加了园景的变化和层次。“复廊”的尽端及两侧还缀以亭台,檐角高翘,古朴端庄,愈臻雅逸。
   人在游廊,一边是草木萋萋的花园,一边是碧盘滚珠的荷池,真真一处难得的怡情之所。
   “翠微榭”为一敞阁,飞檐翘角歇山顶,山花饰花草鱼虫雕塑,阁内落地挂落与窗花的木雕非常精致。花窗中间还留有对景窗框,赏景静中有动,克服了单调呆板。这里少有松木,更无寺庙,但却悬着“禅影松聲”匾额,我百思不解。
   清风徐来,微波不惊,碧荷上晶莹的水珠乱滚,叶丛中羞涩的菡萏蛮腰慢摇,笑脸绯红,我们一路相伴,不觉到了“鉴湖堂”。这里曾经作过大型古装奇幻电视剧——《水月洞天》的御剑山庄大厅。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鉴湖堂”是席启荪为纪念祖上曾在启园迎候过康熙皇帝,临池而建,有光宗耀祖的意味。卷棚顶单檐,四围是廊,中间四面由屏门隔扇包围成厅,厅内有康熙皇帝铜坐像,楹联“山色只宜遠處看,竹香时向静中闻”。不咋的,褪色也就罢了,还繁体字与简化字混写,治学如此草率,估计康熙帝肯定是不会乐意的。
   “鉴湖堂”南辟有一块平地,门口有两只铜鹤,说是前清旧物。
   环绕大半个“鉴湖堂”的宽广水域,名曰“镜湖”也叫“转湖”,周以湖石砌成高低参差的驳岸,拟态假山小巧,不以奇峰深壑、曲折窈窕取胜,而以疏密相同,模拟独角牛头、狮子、苍鹰、懒猴等动物形态见长,随意想象。
   “转湖”外侧是一条濒临太湖的小河,河上跨有石桥。小河临太湖的河岸筑成长堤,约二百米,是观赏太湖的绝佳之处。长堤的一端筑有太湖石假山,虽不高大,但峰峦洞谷盘曲。山顶为平台,俯瞰园中,花草树木,楼台水阁历历在目;举首东望,太湖烟波浩渺,那漂浮的点点帆影尽收眼底。
非常美文

   长堤上留了一个缺口与太湖连通,有一座高耸的石拱桥把长堤衔接,曲线柔和,形制美观,桥身镌刻“挹波”二字,桥外,就是太湖岸边的游船码头。
   我从铜鹤身边经过,朝南走过“转湖”上的条石平桥——“九曲桥”,在林荫中,向西南顺着以顽石为栏的弯弯曲曲台阶,绕到土坡上的“撷银亭”。它坐南朝北,正对面是“鉴湖厅”,西北面毗邻着“翠微榭”。
   “撷银亭”南面是一堵粉墙,上悬隶书“撷银亭”木匾,金石味十足,墙上开一对景窗洞,可见墙外竹林越显葱茏,窗口两侧,挂有行书对联“绿竹深無暑,清池小有天”。厅内设圆形石桌石凳,供人歇脚。
   原路返回,“九曲桥”东南向也是土坡,坡腰有个高大的铁栅栏围着一株披头散发的杨梅,说是500岁的寿星,我不敢相信。据传,康熙南巡到此,见此树形态古朴,虬枝苍劲,便小憩于此,百般端详,油然生爱,引起了后人重视,现在政府还在树下立有“古杨梅树”石碑。

非常美文


   继续向东往上,数十步即到“晓澹亭”下。
   “晓澹亭”六角攒尖顶,木匾下的檐柱有联“雲霞俾路近,桃花隔世情”,不知出处,不解其意。亭内桌凳与“撷银亭”无异,人在亭中,环视太湖的“门”字形小河,居高临下,那横枕河上的“吟春桥”一览无余。
   时间已过大半,我像在甪直“文化园”那样,又开始一路颠跑。过“九曲桥”,绕过“鉴湖厅”,在“鉴湖堂”东北土坡的树丛里找到了“座金亭”,一扫而过,不知来由,好像与“晓澹亭”大同小异。
   接着又跑,站在弓身卧波的“环翠桥”上,对面草地东首就是太湖之滨的“浮翠榭”。
   好一个“浮翠”,犹如园内的“鉴湖堂”,单檐卷棚顶,南面山花塑松下钓叟:苍松之下,一笠翁握杆垂钩,动中有静;北头山花塑荷池鸳鸯:荷边翻卷,芙蕖玉立,鸳鸯嬉戏于水中,静中有动,耐人寻味。 www.verywen.com
   水榭四围是廊,中间四面半截矮墙,结合屏门隔扇成厅,浮在湖上。
   “浮翠榭”有高高台基,廊外还有石栏和四方望柱,门檐悬“雨水行云”匾额,檐柱楹联是“山水閒情觀所寄,詠觴樂事暢其懷”,行书厚重。可惜关门闭户只能在外张望,不能入内。
   沿太湖岸边往北数十步,有一道栈桥嵌入太湖之中,气势极其壮阔,这就是启园扩建时特意建造的“御码头”,曾被《水月洞天》剧目取景。
   栈桥的口头,有两大四小花岗岩石狮蹲守,不彪悍,却有些媚态,说是康熙时候旧物。往前是四柱三间冲天式石坊,望柱上头镂雕盘龙云纹,枋额镌刻当年康熙御题“光焰萬丈”四字,一侧副额是:圣祖巡幸东洞庭山;另一侧副额是:康熙三十八年四月。左右坊柱的对联是:“人得交游是风月,天开图画即江山”。
   牌坊后面,伸入湖中的栈桥五十来米长,最前端是正方形平台,一个八角重檐攒尖顶的碑亭坐落其上。亭中立盘龙石碑,上有刘墉所题“御码头”三字。亭上悬挂康熙御书“虫二”金匾,取风月无边之意,故此既叫“虫二”亭,也叫“风月无边亭”,妙不可言。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平台四周,以石栏围之,我凭栏临风,耳畔湖水拍岸窾坎镗鞳,足下太湖水天一色,横无际涯。游目骋怀,其乐何极!
   女儿再三催促归队,跟随群体出游就是这么不自由。我无可奈何往回跨过“环翠桥”,远远看到前面长廊的敞亭上悬挂的木匾“席月抽琴”,楹联“客到西園倾竹素,人来東閣訪楳花”,有点像当代书画家张铜彦的隶书。往前匆匆又过了个有“恭敬撙節退讓,康樂和親安平”楹联的长廊,像似金农(扬州八怪之首)的隶书,顾不得细看,我已经不是在游览而是在和时间赛跑。
   前面草地上,有一组苍老的罗汉松——六、七棵,上上下下披满红布条条,不知寄托了多少痴心妄想。
   后来,不管是所谓“别墅花园”还是“如意小筑”,我都视而不见,勇往直前。
   直到启园的主体建筑——“镜湖楼”,我才终于驻足。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镜湖楼”重檐歇山顶,面阔五间,进深三间,高二层,以青山为背,绿水铺前,甚是张扬,最为壮观。上层飞檐如鲲鹏展翅,檐下有“镜湖樓”匾额,下檐挑出较深,四面檐廊,均设相同的楼门,又称“四面厅”。
   “镜湖楼”面对是“镜湖”,门外檐柱上的楹联字面色差太小,根本无法看清。厅内黑色金柱的外联“园中草木春无数,湖上山林画不如”,红地黑字,这是赞扬启园美景;内联“绍闻衣德千秋凛,景福鸿禧百世凝”,黑底金字,是乾隆帝的行书七言联。
   “镜湖楼”当厅高悬“宸幸堂”匾额,“宸”,在此是指帝王居住的地方,意思是康熙皇帝在此下榻过。匾额下有一插屏,是一幅漆雕《康熙巡幸东山图》,前呼后拥,伞盖如林,天子就是显荣,煊赫无比。插屏下面是一张长几,近似棕黄色,当中放置硕大的冰梅棒槌瓶(仿制品),我知道这类东西是康熙帝喜爱之物。堂前桌椅、几架摆放齐整,与屏前条几全然一色,并不逊于苏州市区园林的室内陈设摆设。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镜湖楼”另外三面厅不看了,其他别处也一律不看了,一个小时不能超支,不能让大家等待。
   启园精致更有细节,那飘逸的婉约,我一见钟情,实乃快哉!尽管是蜻蜓点水一瞥而过,但却深深典藏脑海,不思量,自难忘。
   它比公园多一分雅致,比园林多一分开阔,之所以不及拙政园、狮子林那般闻名,实因为它户口是在农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风雨诗画醉黄山 ————古稀媪翁入胜记

下一篇:美丽的启航小学(散文)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