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退役的战马

退役的战马

时间 : 2019-09-19 15:20:53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老须根    点击:Tags标签: 退役的战马
(原标题:退役的战马)
六十年代中期,农村集体经济还是比较薄弱。除了计划经济种植的农作物外,农闲时有的生产队搞些副业,试图增加收入。那时因为没有公路,农村唯一的交通运输工具,就是马车。
   那时的农村,无论给地里运送土肥,还是为国家交公粮,买肥料,搞副业,胶轮马车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在农村,胶轮马车能体现生产队是否富裕。
   那时,我们的队长听说青化马场新来批好马,便立即差人从青化马场牵回了一匹枣红大马。社员们听说生产队新添了大牲口,里三层外三层围着大马品头论足。只见这匹枣红马栓在饲养室门口,昂首翅尾,见人靠近,立即瞪眼支耳,打着响鼻,似乎警告村民:不许靠我太近!老安叔好奇地挤进看热闹的人群,只见它长长的骔毛,油黑发亮,屁股上烙有“八一”字样的编号。他前后仔细打量了一番,说好象是部队的战马。这匹枣红马是否是战马,大家并不在意,但生产队添了匹大牲口也是件了不起的事。
非常美文

   在随后的社员大会上,大家一致同意由农活“把式”老谭叔,负责马车使用和日常维护。
   老谭叔四十来岁,一米七五的个子,走起路来脚底生风。就这样,老谭叔为生产队赶马车起早贪黑东奔西忙,这匹“高脚”在老谭叔亲手调教下也得心应手,无论耕地送肥还是外出搞运输,这辆马车为集体创造了不少财富。
   这天,老谭叔牵出辕马为生产队耕地。耕完地已过了午饭时,他卸下犁,肚子饿得乱叫。望望回家的路,足有几里远。他寻思:牵着马回家,得走好一会呢。马闲着也是闲着,不如骑着回村。说实话,他大半辈子尽和土地打交道,从没骑过马,更没尝过骑马骑驴的滋味。他将温顺的辕马牵至一个土坎下,接着拉紧疆绳,使劲一跃,骑到了马背上。他觉得骑马原来这么容易!于是嘴里发出“嘚一”声,命令马前行。可这马离开土坎,只在原地打转。他怕掉下来,学人家骑马时两腿夾紧马肚,抖了一下疆绳。突然,这马象注入了兴奋剂似地,瞬间不安稳起来。先是原地打转,又一声嘶呜,旋即扬起前蹄,“呼”地向前蹿了出去。本想悠着点的老谭叔不曾料到,刚骑到马背上,这马咋就不安分了呢?他本能地抓住马鬃,人在马背上不由自主的左右颠簸,身下的辕马四蹄生风,身后沙石飞扬,一溜狼烟。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路上的行人老远看见辕马驮着人飞驰而来,感觉不妙,赶紧躲开,大声疾呼:“不好了!马惊了!”“快,拦住它!”
   此时,趴在马背上的老谭叔已束手无策。尽管他一遍又一遍呵令马儿停下,可马根本不听他的,继续飞奔。这时他喊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只能任从马的摆布。转眼间村头那条干枯的水渠展现在眼前,老谭叔心里一阵欣慰:丈余宽的水渠,难道你飞过去不成。他也纳闷:自己一手调教的辕马一晌老实温顺,怎么说“翻脸”就”翻脸“了呢?他只能双手抱住马脖子,双腿夾紧马肚子,瞅时机待马减缓就跳下来。但他低估了辕马固有的勇敢和艰韧,他刚松开一只手正待机勒彊跳下,马却从丈余宽的水渠上一跃而过。老谭叔瞬间从马背上跌下,重重地摔进渠底,动弹不得。这马如同战场上归来的勇士,时而自豪地打着响鼻,时而昂首嘶鸣,在众目睽睽之下跑回到马厩,若无其事地吃起草料来。

verywen.com


   社员们赶紧把老谭叔从渠中抬回家,接着又用马车将他送进医院,医生诊断为腰椎压缩性骨折。住院半月后,又回家静养。
   老谭叔骑马受伤的事,一夜之间传遍大街小巷。很快又传到青化马场,驻兰州的骑兵部队闻讯立马派人赶来探望。老谭叔将自已骑马受伤的经过给部队领导叙说了一遍,惹得部队领导捧腹大笑。原来那马正是从部队退役的战马。随着新疆社会治安趋于好转,国家对骑兵部队精减缩编,大批战马退出现役,支援地方经济建设。经过特殊训练的战马,绝对听从骑手指挥,具体是缰绳后拉上提,疾飞的战骑会立马收步;双腿夹紧马肚,那是指令马冲锋陷阵呢。
   老谭叔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已给马发错了指令,害得自己摔了一大跤。不过他也有点小小的骄傲,这生也算骑过战马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周庄的桥

下一篇:两座“山”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