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母亲传我好家风

母亲传我好家风

时间 : 2019-09-19 20:45:04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孙巨才    点击:Tags标签:
(原标题:母亲传我好家风)
在我的书房里,我敬奉着母亲的巨幅黑白照片,疼我爱我的母亲已经仙逝十九年了。现在,我年已七旬,每天都过着幸福的生活,但只要一看到母亲的照片,就会唤起我对过去困难生活的酸楚记忆,还有对母亲勤俭美德的深切怀念。
   我的母亲生于1916年,属相龙。她在缺吃少穿的民国年代,家里特别贫穷。一家人起早得晚,辛勤劳作,收入极低,难得温饱,受够了吃了上顿没下顿的饥饿折磨,对能吃的食物特别珍惜,从小就养成了节约粮食的好习惯。她把一粒米看得比磨盘还大,吃饭时掉了一个饭粒都要捏起来抿进嘴里,每次吃过饭还要把饭碗舔得干干净净。她天资聪明,虽然没有上过学,但听过堂哥念书,堂哥苦读几年还背不会,我母亲却过耳不忘,对《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朱子家训》背诵如流。母亲不会打算盘,没学过计算,但她用自己摸索出的“捷法”口算,比别人打算盘结果还要快。她的眼睛就是秤,一看东西就能说出有多重,若是用秤来核对,基本不差。她从小就受到了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教育,也锻炼出了勤俭持家的优秀本领。
非常美文

   我的母亲和父亲成家后,在生活上是出了名的节俭。那时的老一辈人都珍惜衣食财物来之不易,一个比一个勤俭节约,但我的母亲是她们那一代人的勤俭典型,村里人给她起了一个外号“一国俭”,意思是说“一国之内唯有她最勤俭”。她不怕嘲笑,充耳不闻,仍然理直气壮、我行我素,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俭朴作风。我的父母虽然没有田地可种,但依靠做小生意,也维持了全家人的温饱生活。我的父亲心眼憨实,身高力大,念过书但没文化,干不成巧生意,就一条扁担两条绳,春天卖冰糖山楂串,夏秋季卖瓜果,冬天卖瓦瓮饭碗,为了生计,不怕掏力气,一年四季到处奔波。我的母亲心灵手巧,特别爱干活,从不在乎自己的气力,烙出的烧饼、炸出的肉丸,味道超群,人人可夸。为了养家糊口,母亲在集市上摆了个卖肉丸和烧饼的摊子。她晚上与父亲推磨磨面、烙烧饼、炸肉丸,白天上午开始到集市上摆摊,一夜只能睡四个小时,白天一闲下来就会打起瞌睡。 verywen.com
   随着一声声婴儿响亮的啼哭,我的姐姐、哥哥和我相继来到了这个世界。父母用慈爱的目光,温暖的双手,哺育着我们茁壮地成长。
   在三年困难时期,父亲突然离开了我们,去了另外一个世界。家庭的重担就落在了母亲的肩上,家里还有三个孩子等着母亲照料,后面的日子,可想而知该有多么艰难。
   在我的记忆里,从未遇上像我母亲这样勤劳节俭的女人。母亲的节俭已经达到了出神入化、登峰造极的地步,那一桩桩一件件有关节俭的事,在我的记忆深处是那么刻骨铭心。
   母亲从我一懂事就开始教育我说:“铺张浪费,极大犯罪。千万不能浪费,浪费是要遭响雷龙抓的。唐僧就是吃饭不小心掉了米粒,才被罚下界受苦受难的。小孩子掉饭粒,脸上会长麻子。碗里剩饭,到老了就会没饭吃。”母亲用她独有的方式,教育孩子不要浪费。在日常生活中,母亲可以容忍我们的倔脾气,但绝不容忍我们浪费。我们全家养成的吃饭时不掉米粒、不剩饭的习惯,就是被母亲严格训练出来的:米粒、馍渣掉到饭桌上,一定要捡起吃掉;掉到地上,就会被母亲用筷子敲一下手腕,处罚跪在地上吃饭。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我平常穿的衣服,都是捡姐姐、哥哥的旧衣服穿。衣服破了,母亲就会缝补好,直到衣服实在不能穿了才会扯成布块,再用浆糊一层层地裱成“袼褙”,然后用来做鞋底。我在上小学六年级时,有一次,刚从厕所出来,一个男同学突然当着大家的面,指着我说:“他穿女人的裤子,穿的裤子从侧面开口。”在众目睽睽之下,那个同学嘲笑我穿姐姐的衣服,我的脸臊得通红,从此,无论母亲怎么逼我,就再也不愿穿姐姐的旧裤子了。我考上初中后,身上穿的衣服都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春天,换下棉衣后,母亲就要马上拆洗,然后再度量拼补并添足棉花换上表面做好,备好冬天我再穿用。剩下的时间,便是坐在炕沿上,用手工转动着纺锤把麻坯子打搓成麻线绳。夏季闲暇时,就开始用厚厚的袼褙和麻绳纳鞋底,再做成棉鞋。过年时,母亲一定会用她的巧手,改旧翻新,变换样式,给我们赶做一套 “新衣裳” 穿上。那时的年关过得非常简朴,但是,却充满了美妙幸福的韵味,非常值得期盼和留恋。母亲用她那灵巧的双手和深深的爱,为我们创造了贫穷而温馨的生活。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母亲在管理家庭时,一直秉持的理念是:“该花的钱才花,不该花的钱一分钱也不能花,一分钱要掰成八瓣用,剩下个钱边还能留着顶大用哩,钱要用在刀刃上。”她把勤俭节约过日子的精神表达得淋漓尽致、入木三分。这是母亲节俭的原则,更是她常常叮嘱和告诫我们做儿女的一句口头禅。我也乖乖听母亲的话,不敢乱花一分钱,也不敢随意浪费。
   在母亲的精心安排下,只有二百斤的大白菜,也能让全家四口人吃上整个冬天。在母亲手里,大白菜全身都是宝,一点浪费都没有。外层的菜帮子劈下来,洗干净剁碎,或做菜团子,或做菜汤,或直接用菜帮子腌咸菜;中层的菜叶和其他食材搭配,用来炒菜;最里面的菜心是全家人的最爱,如果家里遇到值得庆贺的事或招待亲友,那么就用白菜心拌入少许醋,既爽口又美吃。
    记得每年到春天时,母亲就要买回一只猪崽,然后养在我家院子角落的猪圈里,经过一夏一秋的喂养,待到冬季上冻时便将一百多斤重的猪卖掉,只留下几斤肥肉炸油过年。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在我七岁那年,母亲带我从河南武陟去陕西铜川看姐姐,在詹店火车站,我又渴又饿,哭闹不止。母亲下了几次决心,才舍得掏出一分钱给我买了一碗热水,母亲只是润了润了嘴唇,就让我把水全给喝光了。
   穷人的孩子早懂事、早当家。小时候,母亲的这种艰苦朴素、勤俭节约的品质感染了我。每当学校放学、节假时间,我就会自觉地放下书包,帮母亲下地干活。我的一肩高,一肩低,就是挑担子那一段艰难困苦的生活留给自已的珍贵纪念。
   在冬季里,为了节省18.5元一吨的取暖煤,母亲领着我去野外捡柴禾,到沁河滩筛沙煤。母亲用她那近乎苛刻的处处精打细算和口挪肚攒,把我家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衣暖食足,大事急情从没见过母亲向外人借债。
   后来,姐姐、哥哥都已经工作挣钱,家里日子也好过了。我常常劝导母亲,不需要那么节俭,该花的就花,不要太节俭了。母亲总是笑笑说:“好日子也要当穷日子过,决不能一饱忘百饥,狗窝里藏不住隔夜食。死水怕勺舀,过日子要细水长流,饱汉子要预防饿汉子饥。”母亲最反对有钱就铺张浪费、摆阔炫富。她说,不管啥时候节俭、省钱,都是一件光荣的事。母亲在贫穷时没钱花,生活好了仍然不浪费一分钱。  www.verywen.com
   我到离家两千多里外的山东省长岛县当兵,母亲日夜思念我,就积攒了路费想去看我,后来又为了省下路费给舅舅看病,就只好不去了。她因为没有去部队,对于我这个小儿子的牵挂就更加强烈了。每当天空上有飞机飞过的时候,母亲总要仰脸看着,一边定睛细望,一边泪水长流,一直等到飞机消失得无影无踪,母亲才肯罢休。
   我退伍转业到武陟县粮食局后,就和母亲住在一起。当时我和爱人每月定量29斤粮食,两个儿子定量只有几斤,吃粮比较紧张。我就想办法把定量取成粮票,一斤粮票能买二斤麸皮,二斤麸皮到农村牲口房能换二斤玉米,一斤玉米到粮管所每斤加上四分二厘钱能换成一斤麦子,然后自己加工成白面粉自家食用。母亲知道这个底细后,就严禁我再干这样的事情,并且只准家里吃玉米面,不准吃白面。她说:“牙门是过道,填坑不要好土”,特别心疼每斤要多加的四分二厘钱。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在母亲的管制下,俺家里的照明用灯泡室内的不超过25瓦,厨房的从来都用15瓦,而且睡觉和人离开时一定要关上,白天在家坚决不让开灯,就算是阴天有些昏暗,也不让我们开。母亲每天都会拔掉电源。她解释,指示灯亮着,太浪费电。
   我用洗洁精洗碗,母亲说不准用洗洁精,洗碗水要给猪喝,猪喝了油水才能长胖。我打扫院子,把垃圾倒入垃圾桶,母亲说这些垃圾要分开,要把有机物和泥土灰尘沤粪,埋在菜地里就会变成有利于植物生长的有机肥。母亲教育我一盆水要多用,先洗脸,后洗脚,再用来洗马桶,最后再浇菜地。一桶水哗地一下被冲到下水道,母亲就数落个不停,特别地心痛。
   我的爱人出生于比较富裕的家庭,从小不太节省,因此就受到了我母亲的严厉教育。她看到我的爱人穿了一双前后露窟窿的塑料凉鞋在水管下冲脚,就黑封着脸说:“一个女人家的脚,前露蒜瓣,后露鸭蛋,成何体统!”她发现我的爱人浪费了大量的用水,心疼得了不得,就说:“每一个人一辈子分配的用水是定量有数的,超出了这个定量,就得变成牛驴喝掉脏水。”一番话说得我的爱人眼含着泪,躲到了卧室里。我为了给母亲消气,就关住房门,拍打着床板高声喊叫:“我叫你浪费,我叫你浪费!”母亲在外边听到后,就笑着说:“当面教子,背地教妻。你说两句就行,别玩什么花样了。”说得俺夫妻俩也忍不住咯咯咯地笑出了声。我低声安慰爱人说,你在医院上班时,想穿凉鞋就穿凉鞋,想冲脚就冲脚,想用多少水就用多少水。为了让咱母亲心里高兴,做好三顿饭,给你看好两个儿子,你就委屈一下,在家里像母亲一样节省,这样才能搞好婆媳关系。我的爱人想通了这个道理,就如此行事,久而久之,习惯成自然,也变得和母亲一样地节省了。

非常美文


   母亲过了大半辈子的穷苦生活。随着我和爱人工资的陆续上涨,我的姐姐、哥哥也不断给她寄钱,母亲终于上过了有钱人的生活。母亲反对铺张浪费、摆阔炫富,她认为节俭是中国人的优良传统,节俭不是丢人的事,在贫穷的时候节俭,现在富裕了仍然不应该浪费一分钱,要把钱用在该用的地方。母亲还是一直保持着勤俭节约的优秀传统。    
   给母亲买的衣服、生活用品,每次我都是把价格商标的标志拉掉。母亲问价格时,就精心编个小数字敷衍过去,免得她又来一场勤俭节约教育。给她买的新衣服,她总是舍不得穿,非要等到节假日走亲串门的时候,才舍得穿上一回,小心翼翼的,生怕沾上灰尘,回到家就赶紧脱下放到衣柜里。她爱穿旧衣服,经常缝缝补补,穿的内衣补了又补。有一件上衣破了个洞,她在破洞的地方绣了一朵花,比没破的时候还要漂亮,直到衣服实在不能再穿了,才把它剪成布条,捆扎成拖把使用。 

copyright verywen.com


   每当我的生日那几天,我特别喜欢只有母子俩在一起的感觉。我不惜假绝食、真撒娇、装二蛋、耍赖皮,总要想方设法带着母亲到高级饭店去吃饭。每次出去吃饭,准得下一番功夫。她不肯前往,说在外面吃饭太费钱,买一桌饭的钱能在家吃两个月。即便强逼同去,她总会在点菜时令我难堪,当着服务员的面不让我点菜,由着她只点四个她爱吃的素菜。饭局结束,她便会拿出从家里带的塑料袋,将剩菜剩汤全部打包带走,准备下顿自己吃。
   有一次,母亲和我一进饭店,她就看到了一个妇女带着一个小孩买了一桌饭菜,只吃了几口,小孩哭闹就是不吃,那个妇女也不打包带走,就带着小孩离去了。母亲面对这一桌饭菜,气得咬牙跺脚,连声说道:“可惜,可惜,实在可惜!”就逼着我和她一起把这桌饭菜吃了个干干净净。然后她高声大喊:“老板,结账!”老板说,这账刚才那个妇女已经结过了。母亲说:“我是从饿死人的尸体堆里爬出来的,最见不得谁浪费一颗粮食,你替我严厉批评她一顿!我不差钱,我把饭钱给你,你再把饭钱转交给她,多给你的钱就不必找了,是我给你批评她的辛苦费。”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每次上街,母亲看到地上有塑料瓶或者废纸张,总是习惯性地捡起来。平时用完的物品包装盒或者塑料小药瓶,母亲总是把它们攒在一个筐里,留着收废品的来了时换点钱。其实也不是母亲缺钱花,而是节约已成了她的老习惯。
   当我把用完的牙膏皮扔掉时,母亲就会捡起来放在桌子边,用力往下拉,就会聚集起很多牙膏,母亲很有成就感地对我说:“看,还能用好几天呢!”几天后,牙膏用完了,母亲再拿剪刀把牙膏皮剪开,用抹布蘸上剩余的牙膏,用来擦拭冰箱、空调、微波炉上的灰迹油迹,效果相当好。洗发膏用完了,母亲会往瓶子里兑些水,摇晃以后,还要用上好多次。
   母亲七十多岁的时候,还在家里闲不住,喂了一头猪,养了十几只鸡,种了半院子的蔬菜。夏收、秋收时还到田野里捡麦穗、捡玉米穗,说是可以活动活动筋骨。即使这样勤劳与节俭,母亲仍然觉得亏欠晚辈们,说自己没有工作、没有退休金,不能在经济上帮助贴补儿孙们。所以她一边在尽力地节省,一边勤劳地干活,目的就是减少儿女们的负担,在有生之年多作贡献。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母亲对自家特别节俭,但对外人又特别大气。她说:“现在咱手里有钱,日子过得很宽绰,碰到困难的人能多帮点就多帮点吧。”她在家里做点好吃的,就对我说:“自己吃是填坑的,给人吃是传名的”,总是让我先给邻居街坊送去一些。她到亲戚朋友家做客,都是尽量多多购买好东西,担心人家看不上,也担心人家看不起,母亲就是这种特别要面子的人。母亲积攒的钱,自己舍不得花,若逢左邻右舍、亲戚朋友、娶妻生子、生病住院,她总是慷慨解囊,随份子,救急紧。当别人拒绝时,她总是笑着唱道:“自己花钱没声响,给人花钱响四方,虽然不能添一斤,总算给你添四两”。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平凡的人生

下一篇:南岭坡上的枫叶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