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一个又红又大的桔子

一个又红又大的桔子

时间 : 2019-09-20 11:19:05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程贤富    点击:Tags标签:
(原标题:一个又红又大的桔子)
春节即将临近了,虽然今年比往年更寒冷,但是年味儿也比往年更浓郁。我帮扶的那位老人,是被儿女们接到城里过年去了,还是儿女们回到山上陪她过年来了?带着这些疑问,我顺便捎了些礼品便出发了。
   今年二月,我到镇里刚报完到,镇领导便将本镇一位最偏远最贫困的老人,安排给我帮扶。首次走访时,我和村干部将车停靠在山脚,还走了一小时的山路,才来到一座大山的顶上。据村干部介绍,这里原先有十几户人家,现在只剩这位老人了。我抬头一望,荒草丛中果然只有孤零零的两间破瓦房,好象多年无人居住的样子。唯有屋旁那棵正值壮年的桔树,还能透露出一点点人间烟火的气息。在通往破瓦房的路边,一溜放着几大筐饭碗。见我紧盯着那几筐饭碗不转眼,村干部便连忙解释说:“老人怕房子垮下来把这些碗砸烂了,是我亲手帮她搬出来放在这里的。”

www.verywen.com


   走近一看,那两间土坯房,有如即将临产的孕妇那样向外挺着肚子,要不是四周用无数根木棒支撑着,恐怕早就夷为平地了。这样的房子,在我们当地叫作千脚落地房。
   走进一扇吱吱呀呀的黑木门,胆战心惊地站在屋中央,我真担心突然来上一阵狂风,将我和村干部一同掩埋在屋里了。环顾室内,灶上有一口黑乎乎的铁锅,好象从未煮过饭的样子;碗筷也脏兮兮的散落在灶台上,好象从未清洗过似的。掀开卧室门上那块黑不溜秋的布帘子,里面的光线更暗,我模模糊糊地看到简陋的衣柜里,胡乱堆放着一些破烂不堪的衣物。补疤摞补疤的被褥中间,围坐着一位老妇人。看到这位活生生的老人,我就在想,怕把碗砸烂却不怕把人砸死,这是什么混账逻辑啊?
   见我们进屋了,老人的嘴不停地动着,但我一个字也没有听清楚。就是身边这位经常与她打交道的村干部,也要张着耳朵琢磨好一会儿,才能明白她的部分意思。 非常美文
   渐渐适应室内的光线了,这时我才看清,老人头发蓬乱,脸又黑又脏。
   村干部说:“老人的四个女儿和一个儿子都在城里安了家,却把母亲遗留在了这座大山顶上。政府只好给老人办了低保,由我每月按时给老人送米送油来。”
   “怎么不状告这五个不孝子呢?”我愤愤不平地说。
   “以前我也这么想过,可是老人不同意。我想跟她的儿女们好好沟通一下,可她连电话也不告诉我。老人认为,家丑不可外扬,她宁肯饿死在这里,也不愿与儿女们对簿公堂。”
   “唉,也真是的。就算今天老人同意打这场官司,没有十天半月也开不了庭。要是在这期间来上一阵大风,吹垮了房子,谁负得起这个责啊?”我哀叹着说。
   时间不等人!回到镇政府,我赶快给老人申请了危房改造补助资金,把房子建好后,又给老人新购了几套铺笼帐被。我想,就算儿女们没有能力把老人接到城里去生活,那么逢年过节时回到山上来,陪陪老人总是可以的吧?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在改建房子时,有人建议砍掉屋旁那棵开满白花的桔树,是我据理力争,才终于保留下来的。在以后的一次次走访中,我亲眼见证了那棵桔树从开花到结果,到果子一天天成熟又一天天减少,直到仅剩下树尖上那个又大又红的桔子为止。
   我扛着礼品,气喘吁吁地爬上山顶,那栋新建的砖木结构的小平房,又一次呈现在了我的眼前。大门虚掩着,屋里屋外都静悄悄的。我预感到事情不妙,便快步朝那栋房子跑去。从桔树下经过时,我有意抬头望了望,树顶上那个又大又红的桔子不见了。老人是无法摘到它的,是不是她的儿女们回来过?
   我推开虚掩着的门,屋里寒气逼人,冷锅冷灶,满目凄凉。老人刺猬般蜷缩在木床上,正两眼望着屋顶发呆。听见脚步声,她吃惊地转过头,大声问道:“谁呀?”
   当她看清是我时,眼里立即闪出了一丝亮光! copyright verywen.com
   “他们一个也没回来呀?”我急切地问道。
   老人一声长叹:“唉哟——谁还想得起我这把老骨头哟?都嫌我老不死呢!”
   老人说着,两眼不时涌出泪水。一阵安慰过后,老人渐渐停止哭泣。太不成道理了!我向老人索要她子女的电话号码,这一次她居然毫不犹豫地掀开衣襟,从贴身的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递给了我。我一看,是她儿子的手机号码,就立马拨了过去。接手机的是位女性,声音热情而清脆。估计是老人的儿媳,我先简单地做了自我介绍,接着便奉劝道:“你作为老人的儿媳,马上要过年了,怎么忍心让老人独自待在山上呢?”
   对方充满热情的声音一下子低沉下去:“公公生前全是我们家赡养的,后来公公逝世了也全是我们家安埋的,她们没出一分钱。当年就说好了的,婆婆由他的四个姐姐负责赡养,负责送老归山……”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他的姐姐不理睬,你也可以不理睬呀?你还是人吗?”我怒吼道。
   她的音量也开始提高:“找他的姐姐们说理去吧,凶我有啥子用呢?”
   “你还养儿子干什么?假若你老了……人在做,天在看……”
   我一连说了很多很多,她不再反驳了,只听她在手机那头与人小声嘀咕着。猜想是她和老公在说话,我便请她把手机递给她老公。不知是她不给,还是老公不愿接手机,总之磨叽了好半天才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我抓住这个机会,迫不及待地质问道:“请问,你是老人的儿子吗?”
   手机那头声音很小很小,底气不足,是老人的儿子无疑。
   “马上就要过年了。俗话说,叫化子也有三天年呢。作为儿子,是不是应该回到老家,陪母亲高高兴兴地过个年呀?”
   手机里沉默一会儿后,说:“主要是老人不该我管。”
verywen.com

   “哪条法律规定的,母亲不该你管?乌鸦也知道反哺呢,难道你连乌鸦也不如?”
   他被我连珠炮似的问话问得噎住了,又一阵沉默。
   最后,我明确地告诉他:“如果三天之内你还不上山来,等过完年,我们就在法庭上见吧!”
   “嗯,嗯……”迫于压力,他有些勉强地答应着。
   “好的,我就在这山顶上耐心地等待着,你几时回家,我就几时回家。”
   老人听到这里,颤巍巍地从被窝里抽出身来,下到地上,用粗糙的大手抓住我的双手,激动得想说点什么,却始终没有说出来。我顺便将几包糖食递到老人手里,并安慰她说:“您的儿子不回来,我就在这里陪您过年,好不好?”
   老人浑身颤抖着说:“这让我怎么感谢你呀?”老人一边说话,一边抹泪,还一边摸摸索索地从挂在墙上的蛇皮袋里,摸出一个揉得皱巴巴的纸团。她小心翼翼地打开一层又一层发黄的报纸,露出一个鲜红的桔子。我一眼就认出,这是剩在树尖上的又大又红的最后那一个。

copyright verywen.com


   老人张开空洞的嘴巴,说:“请你吃个果果。”
   老人递给我时,我一不小心没接着,那个无辜的桔子滚在地上,摔烂了,连糖水也流出来了,还沾了一身黑灰。
   我弯腰去捡,老人摆摆手说:“脏了,不要了。”
   我毫不犹豫地捡了起来。我觉得此生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桔子。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 感恩,不只是回报

下一篇:随群之乐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