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江东三题

江东三题

时间 : 2019-09-20 23:47:09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马永利    点击:Tags标签: 江东三题
(原标题:江东三题)

   (一)“帅锅”老丁
  
   司机丁师傅我还叫不上他的名讳。他今年五十五岁,说是年后就准备申请退休了。我说你急着退了干什么呢?他说是给儿子带孙子。我说是给你带孙子。他乐了!我说以我的观察,带孙子是一件出力不讨好的事情。他说不怕,自己愿意做的事情就算不得委屈了。
   丁师傅是个高大俊朗的男人,剃个光头,自己买了一个电推子照着镜子自己推。这光头也要看头型,有的人光头好看,有的人光头不好看。我就不敢剃光头,就是头发剃短了我都觉得自己猥琐得像个贼。丁师傅的光头不丑,还很好看。我有时候坐在车上忍不住看一眼丁师傅,心里想,这“老帅锅”在年轻时一定很不正经,不知要祸害多少小女人呢!当然,人不能光看表象,有人研究过,说长相不好的人花心的才更多呢!他有没有这样的光辉事迹我并不清楚,这样的话我也不会说出来的;说出来也没有什么,他听见了也不会生气,因为谁都听得出来,这句话实际是在夸奖和赞美他呢!不信?你把我的话说给他听听!

非常美文


   丁师傅的性子很好,不急不躁,不爱计较,性格开朗。他开车路遇狭窄的地方总是主动避让,让一让路就宽,大家就不会顶在那里,就都能过得去,不争闲气!你看大街上那些火冒三丈吵嘴打架的人,争的都是闲气。有一次我坐他的车从双浦回江东,在高速路上,旁边一个车不好好开,怎么别了他一下,我都有些气愤。丁师傅在超过他的车时,我有意观察他,我发现他连看都没看旁边那辆车一眼,还是继续向前开自己的车。我也经常观察其他的司机,他们遇到这种情况在超过去的时候都会向右侧扭头怒视一眼,以表示自己的不满。丁师傅却没有,这让我很敬佩,他有一个好心态。我说丁师傅,我刚才一直在观察你,那个开车的司机不大懂礼貌,他的行为也很不安全,你应该有些生气才是正常的,如果是别人都会扭头看一眼的,甚至在心里骂上一句他老妈的什么,你却没有,这是为什么?他笑着说,开好自己的车就行了,什么样的人都有,我看他一眼骂他一句又有什么用,人家也听不见。你要计较起来,天天都有这样的事情,不要让坏情绪影响了自己。我说是啊,每个人每天都有自己的行动目标,但不管是什么目标,肯定不会是出一场事故去送死这样高尚的目标;有一种特殊车辆的目标当然是送死,但那是送别人死而不是送自己死的;你也许是去给人家送货,也许是去机场接人,也许是去跟情人约会,也许是去旅游,也许是去办一个什么重要的事情……这些都是好的目标,都是正经事情,应当全心全意吧?但是很多人总是忘记了自己的这个目标,用现在流行的话说就是初心。那些办坏了事情的人没有一个不是忘记了自己的目标的。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二)江东的陕西面馆和凉皮与机器发明之扯淡
  
   我这个标题是学习鲁迅的。鲁迅写过一个《魏晋风度及文章与药及酒之关系》。
   晚上下班,我叫宋经理去食堂吃饭,他正在小俱经理那里坐着,说附近有一家陕西面馆听说还不错,咱们去吃面吧。我说好啊!于是小俱开车带着我们几个就出去了。车开到一个住宅小区的楼下,远远地就看到陕西面馆的招牌,里面已经坐满了人,我们只好在外面寻了一处空地摆上一张桌子坐下来。一个皮肤白净的年轻女人过来招呼,我问是陕西人吗?她说是渭南人,一听就感觉亲近了几分,虽说不是他乡遇故知,却也是乡里乡亲和乡音啊!点了四个凉菜,还有冰峰汽水,边吃边等上面。剥蒜,一看就是下里巴人的吃法。凉菜味道说得过去,稍有点咸。我说稍咸没关系,宁可咸一点,尤其是做汤,少了一点盐,鲜味就吊不出来。“盐能吊百味”,这句话我是从陆文夫的小说《美食家》里面看到的,我也有这样的体会。你也不要说南方人口味清淡,浙江有一道名菜叫个“腌笃鲜”,就是新鲜的竹笋切成滚刀块跟腌制的咸猪肉炖在一起的。我吃过一回,“笃鲜”我没有吃出来,脚丫子咸味却领教了,齁死你!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面上得很慢。油泼棍棍面。好不容易面上来了,却闻不见在西安吃面时的香气,吃了一口差点吐出来!这陕西的油泼面怎么放了孜然?这也太不地道了吧!我问那女人这是陕西的油泼面吗?怎么还放孜然呢?她说我们那里的油泼面就放孜然。我问你是渭南哪里人?她说是罗敷的。这真是胡说了!罗敷就挨着华州的柳枝,应该算是华阴的地界,我就是那个地方的人,吃面放孜然?闻所未闻!什么能配什么,什么不能配什么,这也是个道。我在配件厂工作时,有一回食堂里面吃臊子面,一个工人下班晚了,面条没有了,这个工人喜欢吃面,面也是他的道,累了一下午吃不到自己可口的臊子面他觉得很委屈,就敲着饭盒质问道:那我吃什么?炊事员告诉他,吃馍。他又问,菜呢?炊事员说还剩下些臊子!吃馍就臊子?那个工人瞪圆了眼睛气愤地跟炊事员干了一仗!这件事情忽然让我想到了鲁迅在《故事新编·奔月》里讲到英雄末路的后羿因没有大的野物可射了,只好整天射些乌鸦或几匹麻雀,给妻子嫦娥吃乌鸦肉的炸酱面;而嫦娥吃不了这个苦就背弃了后羿,偷吃金丹独自飞升了。乌鸦肉的炸酱面!鲁迅真想得出来。

非常美文


   四个凉菜里面有一份凉皮。凉皮也不咋样,没什么味道。现在蒸凉皮都有机器了,还是河南人在北京发明了蒸凉皮的机器,这个我是在中央电视台的《我爱发明》节目里看到的。宋经理就说他也喜欢看这个节目,里面能人挺多的,懂一点机械原理,会使用车床电焊电洛铁什么的,有的还会CAD制图,懂一点控制电路。这些人的一个特点就是肯用心肯钻研,执着。一个人发明了莴笋剥皮机,电视台的记者问他怎么想起发明这个机器?他说他见老婆喜欢吃莴笋,就萌生了发明一台莴笋剥皮机器的想法,实际情况是他们那里大量种植莴笋用来腌制酱菜,他老婆能吃几根莴笋?又不是一头母牛!这个设备还很好用。有了这个机器效率就提高了几十倍。通过看这个节目我得到一个完全相反的认识,几乎颠覆了我的世界观,过去流行一句女人听着很顺耳的话,大意是“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默默奉献的贤惠的女人”,这样总结的人大约是以刘邦、李世民、朱元璋等一些帝王为例的,这几个男人背后的女人如吕雉、长孙皇后、马大脚等确实也是厉害的角色或者贤惠的女人,都无怨无悔地帮助男人成就了伟业;但普通人不是这样的,我的结论恰恰相反:每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一定有一个拖后腿的女人!大家笑了,宋经理说,确实是这样的,节目里那些费劲心思搞发明的男人没有一个不遭到自己的女人抱怨的,说这样的女人头发长见识短并不为过。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三)幸福里
  
   下午出去交流工作,A君正在开会,我就在吴经理办公室闲聊等他。财务小史也过来,给我发个烟,我说我不抽烟,他们两个就自己抽。他们抽的是一种很细的香烟。我说你们抽这个烟不像个样子,一个大男人,那么大的手指头,夹那么细的一根烟,不像个样子,不像个样子。如果我要抽烟,就这样抽:用一个烟斗,装上烟丝,点上抽;或者还像过去一样,用小纸条撒上烟丝自己卷,卷好了用舌头一舔,封上边,再用火柴点燃吸一口,坐在那里眯缝着眼睛看着对方笑,不说话,那样才像个样子。
   晚上请人吃饭,人不多。A君带了一瓶红酒,到了义蓬镇上一个叫幸福里餐厅的地方。正是吃螃蟹的时候,点了几只螃蟹、一盘琵琶虾、韭苔小炒肉、干锅笋片、烧老豆腐、红烧蹄筋、酱腌萝卜、清蒸石斑鱼、阳春面等。菜做得很好,几个人很能吃,酒喝完了,菜也差不多吃完了。吴经理说今天真能吃。我说今天没事情,就是为了吃!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等着上菜的时候,就说到了年龄,A君才三十九岁,我说你还很年轻。不知怎么就说到了算卦、易经、四柱八字排盘等,A君说他曾有一度对算卦的书有兴趣。我说看不懂,“乾元亨利贞”,搞不明白。但是关于算卦这个事情不能一概否定。商朝是用占卜,就是甲骨,烧热了龟甲兽骨看裂纹的走向和长短,以此决定一件事情可行不可行,甲骨文上记载的大多是这类事情;周朝是用蓍草,五十根草棍,有长有短,也是一种决策的方法。这个事情过去都是专业人员在做的,说是巫师也可。判断肯定也有一定的根据,如果不灵验或概率很小,就没有人相信这个。《易经》原先只叫《易》或《周易》并没有个经字。四书五经里面原先都没有个经字,都是后人加上的。比如《诗经》,原先就叫《诗》,孔子和后来的司马迁也叫它《诗三百》。为什么要加上个经字?易中天在《中国智慧》一书里讲,“经者常也”,经是常的意思,就是常常这样、恒久不变的意思,或者说是永恒的道理或真理也可。如果不灵了就不是经了。现在算卦不灵只是后人没有掌握这一门技术,都是骗子。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在这个秋高月朗的夜晚,几个思想简单有情有义的人坐在一起喝酒谈天吃蟹,忘却忧愁,真是一桩雅事。酒在杯中摇摇晃晃,人也有些微醺朦胧。我又想起我那陋室,如果在家里,此刻,我应该是一个人坐在那间草屋里,沏一壶茶,点一炉香,听古琴禅乐,吃几颗花生米,翻几页闲书,我很喜欢这样无所事事的自在感觉。我说,我这个年纪在生活中的消极就是积极;你们不行,生活中消极了工作中也不会积极的,什么年龄做什么样的事情。
  
   2019年9月20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斜阳草树忆学堂

下一篇:人到中年岁到秋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