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美文网是美文欣赏和美文摘抄借鉴写作的好网站,欢迎分享非常美文网的文章,投稿您的美文!

发布我的美文

当前位置:主页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一场难以触及的梦

一场难以触及的梦

时间 : 2019-09-22 10:23:10来源 : 非常美文网    作者:一炉茶烟    点击:Tags标签:
(原标题:一场难以触及的梦)

   都说,不当兵后悔三年,当兵后悔一辈子。我属于前者,但是,我后悔一辈子。
   至于我为什么想当兵,主要原因来自于我的父亲,我的父亲是一名老兵,曾经荣立过军功章,粟裕将军亲笔签名的军功证书,父亲一直把它深深地藏在箱底,那是父亲的荣耀,父亲生前十分珍惜。父亲过世后,这份军功证书仍保存在我的书橱里,我要替父亲保存这份荣耀。
   想当兵的另一个原因来自于我的姐夫,我的姐夫是一名空军地勤兵,当兵在东北吉林省公主岭市某空军基地,记得姐夫第一次来我们家,当时穿了一身蓝色的空军军装,飒爽的英姿,到现在还留在我的记忆里,那时我就暗暗的下定决心,长大了我也要去当兵。
   1982年,那时我上小学二年级,《少林寺》当时被炒得沸沸扬扬,于是我便缠着父亲带我去电影院,电影中精彩的打斗场面吸引到我,感叹中国武术博大精深之余,从此便痴迷武术一发不可收拾,起早贪黑练习武术,打拳踢腿倒也像模像样。若干年以后,方感叹一场《少林寺》对我影响至深,时至今日,对武术的热爱仍不减当初。正是因为对于武术的热爱,却也让我一场蓄谋已久的当兵梦,最后变成了泡影。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二
   高中毕业那年,季节已是暮秋,层林尽染的秋色还在死死地拽住秋的尾巴,努力地想挽留住季节的脚步。
   村部,高高耸立在水泥杆顶端的喇叭,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播放着今年征兵的消息。村部青年书记,是我初中时一个同校的校友,第一时间跑到我家里做我思想工作,我只是微笑着,安静地听他说话,并不作答。他怎知道,为了这一天,我已经等了十多年。
   待他讲完,我只简短问了一句:“今年都有啥兵种?”
   他瞅了瞅我,突然间就笑了。“我就知道你会问这个问题。”
   “为啥?”我很诧异。
   “因为你喜欢武术,我对村里年轻人的爱好,摸得还是比较透彻。”他很自信地回答。“对于你,那就更不用说了,关于你的一些事,我早有耳闻。”
   “我可是良民哦!”我揶揄地回了一句。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想什么呢?我这是夸你呢,可没有贬义的意思。”他开始大笑。
   “我喜欢武术,跟我刚才问你今年都有啥兵种,他们之间好像没有因果关系呀?”瞅着他,我狡诘地问。
   “因为,你想当武警。”他连想都没想,回答干净利索。一语被他道破天机,我还能说什么呢?只好点头承认。
   “我们宿迁地区,今年主招海军和武警两个兵种,就是因为有武警,我相信你一定感兴趣,所以第一个找的你。怎么样?还对得起同校校友这个称呼吧?”他一直望着我,眼睛里有几分讨好的意味。
   “真的有武警?”我还是有点不相信。
   “当然。怎么样?算你一个吧。”他笑着问我。
   “好,算我一个。”我微笑着点了点头。
   “今天就到村部医务室做个简单的体检,没问题的话,预计后天就可以到镇医院进行第一次正式体检了。当然,你的身体素质,我相信你。”说完,他就走了。

copyright verywen.com


  
   三
   两天后,我被通知前往镇医院进行首轮体检筛选,医院里体检的地方,到处彩旗飘飘,墙面上到处拉满了横幅。在村部小地方也许不觉得怎样多,到了体检的地方,才知道原来有这么多热血青年,等着报名参军报效国家。一时间医院人满为患,清一色挤满了年轻人,一张张青涩稚嫩的脸,脸上写满了志在必得和豪情壮志。
   部队是一个大熔炉,可以锤炼一个人的意志,也可以改变一个人生。当兵,我起初的动机,没有横幅标语上写的那么伟大,我的目的很单纯,还是来自于孩提时对军人的崇拜;其次,我也想用自己灿烂的青春,让人生活得更精彩一些,仅此。

本文来自非常美文网


   如果非要更深挖掘灵魂深处某些欲望的话,我想利用部队的生涯,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爱好的舞台。
   刚巧,在抽血的时候,遇到一个熟人,当时他刚抽过血,低头捂着膀子就走了过来,险些和我撞个满怀,心里正在嘀咕,这是谁呀?这么莽撞。抬头看清来人时,眼角不禁笑意盈然。
   “张建新,怎么是你?”
   见有人叫张建新的名字,他诧异抬头,待看清是我,也有颇有些意外。“咦,你咋也来体检了?”
   “保家卫国,人人有责,响应号召而已。”我淡淡一笑。
   “切,你就别跟我扯了,我还不知道你。”同学三年,朝夕相处下来,早已亲如兄弟,彼此说话也没了太多的顾忌,张建新一边很夸张地说,一边很鄙夷地瞅了我一眼。
   “你体检咋样?”我也不计较。
   “还好吧,顺利过关应该没问题。”看着张建新得意的样子,估计体检结果应该不错。“你怎么样?”张建新反过来问我。

非常美文


   “马马虎虎,目前全过。”我不谦虚地坏笑。
   “你小子体格,壮的像牛,你要是过不了,所有人都过不了。”这句话倒是张建新发自内心的赞叹。
   果不其然,我们两个人都顺利通过了镇医院的初检。一个星期后,我再次被通知到县人武部作最后的体检,如果顺利通过这一轮,参军的梦基本就可以如愿以偿了。县人武部的体检和镇医院的体检大同小异,除了需要在人武部呆上一夜,第二天抽血以外,一切照常。
   那一夜,我和张建新住在一张铺上,我们兴奋得一夜无眠,既然没了睡意,索性我们促膝长谈,更多的是畅想,以前我们是同学,期望这次当兵我们能分在一个连队,将来就是战友了。又是同学又是战友,那该是什么样缘分和情谊?我们带着这份憧憬,一直聊到次日凌晨抽血开始。
   人武部体检结束,第三天,个人体检结果就到了村部,青年书记专门跑到我家告诉我,体检顺利通过。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四
   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我在村部的老柳树下看人下象棋,小妹气喘吁吁地跑来找我。
   “三哥,快回家吧,有当兵的到我们家了。”小妹见到我,迫不及待地说。
   “逗我的吧?体检这才过去几天?咋可能会有当兵的到咱家呢?”听说有当兵到我家,心里不禁些激动,又有些难以置信。
   “骗你干吗?还有你那个同学张建新也跟着一块来了,他说这次是带兵过来家访。”小妹提到了张建新,这次我真的相信了,我向小妹挥了挥手。“快,我们一起回家吧。”我和小妹一路飞奔向家里跑去。
   跑进院子,院子那棵枣树下,两个身着深蓝色军装的军人笔直的坐在桌子旁,旁边坐着张建新,妈妈正在帮客人添茶倒水。见我进了院子,张建新便站了起来介绍了我,两位军人一直盯着我看,最后满意地点了点头。
   “我这个老同学,自小喜欢武术,身体壮的像头牛,而且喜欢文学,文笔也不错,高中的时候,他的作文都是被老师当做范文读给同学们听。”张建新一直在絮絮叨叨的介绍我,看起来这老小子,我不在的时候,没有少在两个军人替我说好话。

www.verywen.com


   “你好,我是海军东海舰队某某,你的各方面条件我们都很满意,我想听一听你的看法。”其中一位年龄稍大一点的军人开了口。
   “你们是海军呀?”我很冒失地问了一句。
   我的话刚出口,张建新就在一旁直皱眉头。两个当兵的也没想到我会反问他们,一时间有些愕然。
   “对呀,怎么啦?”年长的军人反问。
   “没……没什么,实话实说,我希望当一名武警。”我说话有些不流畅,觉得自己太唐突,既然已经说了,其他也就无所顾忌了,干脆实话实说吧。
   结果会是什么样子,已经不言而喻了。送他们走出院子,张建新临行前愤愤地对着我说:“说句好听的,难道会死人吗?”我知道他无恶意,我却无语对。其实,我一直抱着一份妄想,既然我体检合格,海军会到家里进行家访,那么武警也一定会到家里进行家访,距离我美梦成真仅仅一步之遥,我为何不能耐心地等一等呢? 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然,我最终没有等来武警带兵的人到我家来家访。
   那一年,海军和武警征兵比例是20:1,我不是那20:1之中的幸运儿。
   时间过得真快,张建新已经到了部队,而且很快给我写来一封信,信中说那次带兵对我真的很满意,当时如果我说几句冠冕堂皇的话,海军新兵一员非你莫属了。不知道你是咋想的,脑子像进水了一样,有那样问人家的吗?即便我是带兵的人,我也不会要你这样的兵。
   张建新信中的言辞很尖刻,甚至有些刻薄。说实话,我很感激他,人武部促膝长谈一夜,我终是欠他一个说法,也成了此生永久的遗憾,当初那个难眠之夜的约定,最后我还是以我失约收场。
  
   五
   又是一年暮秋,又是一年征兵时。
   青年书记又一次找到我,见了面就神秘兮兮地说:“今年,宿迁招兵就一个兵种,你知道什么兵种吗?”

copyright verywen.com


   “不会又是海军吧?”我打趣地回答。
   “想啥呢?如果是海军的话,你想想我还会找你吗?”他笑着问。“也不跟你藏猫猫了,直接告诉你吧,今年的兵种可是防暴警察,而且仅此一个兵种。”说到防暴警察四个字的时候,他的语气显然加重了些许。
   说实话,当他说到防爆警察的时候,我怦然心动。经历了去年的征兵,结果以这样收场,或多或少在我的心底留下一些阴影。他好像看出了我的犹豫,于是又笑着对我说:“放心吧,只要你今年体检合格,我优先考虑你,剩下的就看你的造化了。”
   他理解他嘴里优先的意思,终于还是打动到我。打动到我的原因,一少半来自于他嘴里的优先,一大半来自于防暴警察,防暴警察对于我的吸引力真的太大了。
   “我试试吧。”最后,我笑了笑说。
  
   六
   那年冬季似乎来得有点早,去镇里体检,气温已经降到了8℃左右。 非常美文
   体检到五官科的时候,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医生温和地对我说:“小伙子,你的鼻腔有点炎症,目前已经有些发红,回家后到卫生室拿些消炎药吃,过几天去人武部体检应该就没事了。”
   “谢谢您!医生。”我点头答应。
   镇里体检,除了鼻腔有点发炎,其他一切正常。当一个人的自信心,膨胀到一定的顶点,其结果会摔的比任何人都更加的惨烈。离开镇医院,我早已把医生的告诫扔到九霄云外,我对自己的身体太自信了,就鼻腔里这点小毛病,两天以后自己就会自愈,我深信。
   三天后,当人武部五官科体检医生告诉我:“小伙子,你的鼻腔已经严重发炎,回家养好身体,明年再来吧!”听到这话,我当时就茫然了。“怎么可能?我咋一点感觉都没有?”我不相信地反问。
   “小伙子,请你相信科学,我只是在履行一名医生的职责,有什么我就说什么。”医生很有耐心地解释。 非常美文
   医生的话,反驳我至无言,同时也击碎了我所有的信心与幻想。当时脑袋里一片空白,至于我是如何走出体检室我都不知道。骑上自行车,走出人武部的大门,眼泪肆无忌惮的流,我知道,走出人武部这扇大门,从此怕是没有机会在迈入了。
   造化弄人,当兵,终是与我擦肩而过。
   当年,因为鼻腔发炎没有通过体检,后来也一直没去医院就诊,以至于现在养成了鼻炎。鼻炎,是一种很难治愈的慢性病,更无良药可以根除,也算是对我一种盲目自信的惩戒吧,让鼻炎伴我终生。随时随地提醒我,曾经有过那么一个青葱的年代,有一个年少轻狂的小伙子,因为自己的无知与自大,受到过最惨痛的代价。
   如今,不论是媒体里,还是生活中,每每出现军人的画面,我心中依然无比的崇敬与向往。那曾经是一个少年多年的一个情结,即便这个梦想夭折了,可它依然存在,而这种存在,不是一般的存在,已经根植到骨髓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给本站打赏

上一篇:田野的风

下一篇:民办教师

非常美文网收录的所有文章与图片资源均来自于互联网,其版权均归原作者及其网站所有,本站虽力求保存原有的版权信息,但由于诸多原因,可能导致无法确定其真实来源,如果您对本站文章、图片资源的归属存有异议,请立即通知我们,情况属实,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如果您有优秀的作品,非常美文网会帮您宣传推荐。